我爱你,别感冒季凌霄翁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爱你,别感冒》 小说介绍

【人人都爱的治愈系小爱神】季凌霄×翁郁【人人都不爱的高冷社恐星二代】 看一看两个人有多相爱,再看一看两个人如何因尘世离散? 所有人都说季凌霄生而逢时,说他天降紫微星,但只有他清楚,来时每一步究竟走得有多艰难。 如今,季凌霄的名字常年挂在世趋前列,年轻人争相模仿他的穿着打扮,大街小巷播放他的热门新歌,他的实体专辑破百年唱片记录,救实体业于水火…… 季凌霄的头衔太多,多到数不清,恍然间他时常会想,这样的季凌霄,这样好的季凌霄,翁郁为什么不肯要? —————— 翁郁想要保证的还有另外一件事,在电话里她没有说:除了不会再与季凌霄见面,还有她会好好活着。。书中主要讲述了:【人人都爱的治愈系小爱神】季凌霄×翁郁【人人都不爱的高冷社恐星二代】 看一看两个人有多相爱,再看一看两个人如何因尘世离散? 所有人都说季凌霄生而逢时,说他天降紫微星,但只有他清楚,来时每一步究竟走得有……
我爱你,别感冒季凌霄翁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爱你,别感冒》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毕业生总是人群中最好辩认的那一拨。

他们装扮光鲜,笑容和煦如风,像遇上大喜事般与见到的每一位同好高谈阔论。

也在校园内大声嬉戏,逗留拍照,收获一众艳羡目光。

翁郁没有毕业生身上那股子兴奋劲,她沉默着,脚步平稳,视线不为周遭停留。

没有照片,没有寒暄,她头也不回走出了校门。

伫立在人行道,翁郁两眼放空,呆愣愣对着不远处的信号灯。

家教的事,读书的事,和耳际阵阵传来的蝉鸣齐齐涌进大脑里,震得人发晕。

为显气派,校门附近以高大石雕为主,鲜少绿色植株,来往之人无处避暑,靠近时总会不自觉加快脚步。

有个男孩儿大剌剌站在马路正对面,由于等人的姿态过于明显,人来人往,唯有他一眼就能被看见。

零星几个绿荫下站满了人,他离人堆很近,但没有一点要去共享“遮阳棚”的意思。

四周光秃秃什么都没有,他的白色短袖能反射光,隔着马路,面部五官被光线糊得望不清。

一墙之隔是体育馆,露天篮球场24小时人气不打烊。

他脸微侧着,专注地望着围栏里打球的人,时不时手跟着一抬,一整个沉浸式看球选手。

背不是特别直,身形体态和总屈着脖子的小屁孩差不多,一看就是爱琢磨电脑的那类人。

信号灯转绿,翁郁却没有行动。

一时间不知该把视线往哪放,她迅速背过身,下意识向后退了半步,又顺着路沿朝边上挪了挪。

暑气终于蔓延到翁郁身上,被办公室冷风吹麻的后背渐渐恢复知觉。

呼吸打乱了节奏,双颊渐渐漫上血色,滞了会,她在大帆布包里费力掏出了手机。

公交车站就在眼前,翁郁悄无声息调转方向,去向下一站。

一路往前走,平时的她会戴上耳机隔绝杂音,此刻却没那份闲心。

可又因为没有音乐分心,路程也变得愈加漫长了。

她紧张地捏着手机,耳朵不自觉收集身边的声音。

她听见汽车轮胎压过路面,听见商店小贩吆喝,听见不同的行人抱怨——好热啊,今年最热。

反正说这话的每年都会这样说。

还有走路声……

翁郁习惯盯着自己的脚尖行走,而现在她目视前方,下巴端平,所以一路走着,少见地没有撞到任何遮挡物。

她忽地留心起全部的自己,甚至细到头发丝。

刘海被汗水润湿,最里层的头发粘着额头,有微风在吹,外层还是维持着干爽的形态。

会很糟糕吗?现在的她是什么样子呢?

公交车很快到了,翁郁觉得这趟出门都挺顺利,没遇上奇怪的人,听见奇怪的话或者什么怪事。

出门前的忐忑被彻彻底底放下,轻松掺杂进了她的表情。

翁郁找了个窗边的二人位,手机不再被紧紧攥着,包带不受力,褶皱一块跟着平了。

她直直盯着前车门,人们按排队顺序上车刷卡或投币,车厢因为踩踏,发出不间断咚咚的响声。

他们大多在为即将发动的车辆做准备,握紧扶手或抓牢座椅后背。

最后一个人也上了车,他手里提着一瓶冰汽水,将刷完的卡不紧不慢放进裤子兜里。

有些人就这样,块头不大,但扎眼的很,一出现,所有人的目光都情不自禁被吸引过去。

他神态总是笃定平和,没和任何人对上眼神,不疾不徐坐下。

翁郁的轻松只维持了很短的一瞬,她用余光偷偷打量身边人,手指相互摩挲着。

那人握住汽水瓶,玻璃外壁的水珠因温差不住向下淌,将手心颜色润深润红。

他嘴巴抿成条直线,颧骨平缓,模样乖巧温顺,发着呆似的望着前方。

翁郁轻轻叹了口气,手在空中滞了下,小心翼翼伸出去。

直到碰触到汽水瓶,慢慢地,顺着握住的手指贴了上去。

湿漉漉的冰水很滑腻,那人反应迅速,立即伸过另一只手握牢瓶身。

翁郁压低脑袋,因为笑着,天生的距离感被缩减不少,一张肤质细腻的小圆脸软得像能掐出水来。

她偏过头,一点点缓慢地往侧面靠,也不好意思看旁边的人,等脑袋靠实在人肩膀上后还在弯着眼睛笑。

“结束了?”

那人发问,翁郁点点头,很好脾气地蹭了蹭头发。

“这次谁赢了?”他把脸转了过来。

翁郁想,每次都是她喊停,自然每次都是季凌霄赢。

但不知为什么,他每次总还要问。

翁郁没立刻回答,勾着手捞过冰汽水,看清上边的字,“柠檬味的。”

笑意加深,她把靠着的胳膊抱住,“那算我赢了。”

说完又没太大底气,,闷声追加一句道:“好不好?”

“嗯,是你赢了。”

季凌霄带着理所当然的口吻,天然上扬的嘴角又向上提了提。

双腿往前伸,他多占了点地盘。这样做,肩膀可以塌下,让翁郁靠得更舒服些。

结果不重要,在他这里,翁郁想永远赢也没有关系。

实际上,他一直有种直觉——翁郁并不很想他出现在自己学校周围,甚至可以说是完全不想。

这体现在她接连拒绝他接送,避开在南门美食街用餐,打印资料要绕远路去别的复印店等方面。

有回她课本忘带,宁愿冒着迟到的风险回来取,也不愿让他送去。

包括这个陌生人游戏,次数多了,他也能摸清规律:一靠近翁郁学校,就自动开启游戏模式。

手机是传递信号的工具,她发出指令,他执行。

两人暂时性化身演员,失忆扮演互相不认识的人,以一方主动示好为终点。

无法揣测出翁郁每回划分出的距离,他选择默默等待,交出一切控制权。

翁郁似乎对此乐此不疲,由她开始,又由她结束,以为自己隐藏得巧妙。

当今天再一次收到游戏开始的简讯时,季凌霄止不住叹了口气。

望着马路对面行色匆匆,仿佛已经全然投入在角色扮演里的翁郁,他很难得地无法展露笑容。

他并没有太多了不起的心愿。

想在女友毕业这天捧一束鲜花,说一句毕业快乐,如果还能拥抱一下是最好不过。

所以并未提前告知,辗转几人,他打听到了翁郁学校毕业生返校的日子。

怀抱一丝侥幸心理,也不敢明目张胆准备鲜花,他只是提前站在显眼的地方等。

可等她终于发现自己,下一瞬就迅速隐入人潮之中,既不会等他,也不会给他思考的时间。

如果再不追上她的背影,他们就会错过一起回家的班车。

翁郁没有动弹,手指以别扭的姿势扒在季凌霄手上,看上去并不舒服。

季凌霄想起买汽水的用途,他拧开瓶盖,柠檬气味登时扑满鼻腔。

汽水瓶递过去,身子却不自觉朝后微仰,他避开脸,也躲避掉在空气中四散的气味。

“你不渴吗?”

“店里只有这个口味了。”

翁郁侧过头看了季凌霄一眼,接过汽水却不说话。

季凌霄收敛表情,攥了攥手中瓶盖,湿漉漉的手指捻了下翁郁脸肉,安抚道:“你喝啦。”

翁郁眨眨眼,乖顺地点下头,窗外的阳光晒得颈侧滚烫。

她不假思索地把身子转过去,一侧肩膀借力抵在前座靠背上,歪斜的正面全朝向季凌霄那头。

就着这姿势,她感觉自己像株单箭头的向日葵,凭本能生长,等周围有人注意过来,才有了些迟来的羞赧。

拿下巴去够手头瓶子,脑袋垂得越下,柠檬的味儿越是浓郁。

有一瞬,柠檬的天然清新惹得心情愉悦了几分,但一想到季凌霄排斥一切相关产品,她又很没主见地开始把饮料瓶当假想敌人。

眼见翁郁的表情由晴转阴,身体越蜷越拢,季凌霄摊开掌心,在她后颈处揉了揉,望她像终于被抽出了线头的毛线球,整个人徐徐平铺展开。

季凌霄学翁郁将肩膀抵上前座,眸中含笑,垂眸看她喝水。

他笑时眼睛眯成一条优美的弧线,像能藏下无穷无尽的温柔。

翁郁就在那弧线中没正形坐着,并不急着把水瓶举到唇边。

她反其道行之,可能是向小动物取经学来的姿势,脖颈低垂,小心翼翼用舌尖舔着瓶口的水。

睫羽乌压压盖住眼皮,眸子乌黑且深,即使走神也是专注深情的模样。

翁郁喝水喝得认真,唇舌红润,沾染上水光就变成莹润饱满的新鲜浆果,按下去可沁出丰沛甘美的汁液。

喝了几口后,她咂咂嘴,好像琢磨不出味道那般,还得好好细品一番。

这是不喜欢时的反应,季凌霄明白。遇见喜欢的,她从来都是一口咽下,只有碰到不喜欢的,她才会反复回味。

像要弄清,要记牢,要吸取教训,要下不为例。

翁郁贪凉,他恰好有双冬暖夏凉的手,干脆就继续捂在她后颈,等手温变热再放下去。

他凝神望着翁郁汗湿的鬓发,在冷气的照拂下,那点小面积湿润被徐徐烘干。

季凌霄的思绪飘远,想翁郁有没有在学校和别人拍张毕业照,想她学校的物品有没有搬干净,什么时候搬的?搬得动吗?想她用了什么方式和四年的同学告别……

这些他全都想象不出来,但又好像找不到语言问她。

话到嘴边,他绕了个弯,像是随口一问:“今天怎么样?”

“挺好的,毕业证拿到了,一切都顺利。”

翁郁神情天真,回答看起来毫不设防,季凌霄心里没来由升腾出起细微的不忍。

翁郁依然在小口抿着,他控制不住揣测她这个劲头,怕是今后受了伤,吃了苦,也要逼自己品很久很久,难以释怀。

几乎是眨眼的功夫,季凌霄倾身靠近,他仔细嗅了嗅,把翁郁专心喝水的动作打断,携上轻松平常的语气,“没想到这个水的味道还挺好闻。”

“真的?”翁郁舔舔上唇,眼里满是狐疑。

她转头的幅度很小,像是怕把贴在脖子上的手不小心甩掉。

季凌霄眼神诚恳,“嗯,很清爽,还有点甜味。”

他惯常唇边带笑,语气诚恳,拥有让人轻易信服的能力。

翁郁舌下还含着一口气泡水,一时张不开嘴说话,听了季凌霄的话自然而然迅速咽下了肚。

或许连自己都未发觉差别对待有多明显,她已然给手里的水贴上了安全牌。

小说《我爱你,别感冒》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