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小悍妻》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傅灵犀胥延昭小说全文

《侯门小悍妻》 小说介绍

一朝重生,她仍是待字闺中的相府嫡女 偏心渣爹、恶毒继母、变态渣男还想送她去替嫁,将她送入魔窟 没关系,对付恶人她比他们更可怕 比宅斗,她嚣张跋扈,打得继母恶妹满地找牙 比宫斗,贵妃娘娘您哪位? 比权谋,皇帝陛下您没事吧? 比变态,世子殿下您还有什么新花样? 比耐心,她认输,小侯爷您是缩头乌龟吗?别人都欺负到头上了还那么能忍? 好吧,就让她来保护他,还他暗中相助的人情吧。。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朝重生,她仍是待字闺中的相府嫡女 偏心渣爹、恶毒继母、变态渣男还想送她去替嫁,将她送入魔窟 没关系,对付恶人她比他们更可怕 比宅斗,她嚣张跋扈,打得继母恶妹满地找牙 比宫斗,贵妃娘娘您哪位? 比权谋……
《侯门小悍妻》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傅灵犀胥延昭小说全文

《侯门小悍妻》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傅灵犀当然知道,她还知道迟早有那么一天,傅炎一定会看到她狠绝的模样,可那又如何,她总不能瞒他一辈子,他总该要面对这世间的残酷,她只想要保护自己,保护她至亲之人,不管自己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哥,如果我不杀他,他就会杀你,我宁愿死的是他而不是你,你明白么?”

这个道理傅炎自然懂,在那样危机关头,若不是妹妹出手,恐怕他现在已经是死尸一具,可他还是不能接受自己天真烂漫可爱乖巧的妹妹变成了现在这样。

“你,你不害怕吗?”

“怕?”傅灵犀一张血脸之下,笑容有些扭曲,“怕死么?原来是怕的,但现在不怕了。”

她已是死过一次的人,又是被萧衡百般折磨而死,别说是死,即便是上一世的那些痛苦再经历一遍,她也不怕,只不过如今她比较惜命而已。

“你当真不怕死?”

头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三人抬头一看,竟是胥延昭,他安然出现在这里,那便说明那些杀手已经被处理干净了。

傅炎只感觉此刻见到胥延昭倍感亲切,他当真不想再经历任何生死。

“上来吧。”

胥延昭俯身向傅炎伸出了手,三人依次被他拉到了路面上,当他最后将傅灵犀拉上来时,指了指她的脸,“小丫头,你还当真是个胆大包天的,还不快去洗把脸,免得一会儿进城把旁人吓坏了。”

说着,他取下了腰间的水囊递给了她。

傅灵犀拿着他的水囊躲到一边将手帕弄湿后很快就把脸上的血渍都擦了个干净,正在擦着手上的血,手中便突然多了一把皮鞘包裹的匕首,她顺着手臂向上抬头一看,是“徐将军”。

“仅用一把竹刀就把人杀了的,你是我见过的头一个。”

傅灵犀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便听他道,“你不是第一次杀人。”

他的语气极其笃定,就好像亲眼见她杀过很多人一样,她正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却又道,“你杀人时的眼神骗不了我,你嗜血,但你却能控制自如。”

“那……将军你觉着杀人是好是坏?”

傅灵犀感觉自己的嗓子发紧,被人一眼看穿的滋味的确不好受,就仿佛自己衣不蔽体当众示人一般。

胥延昭轻笑了一声,由于他戴着面具,她不确定他这声笑到底是什么意思,只听他道,“就像你手中的这把匕首,它可以用来自保也可以用来杀人,持刀并不是什么坏事,是好是坏,是对是错,关键在于持刀的人怎么用这把刀,杀人亦是如此。”

不知为何,眼前这位“徐将军”的话仿佛让傅灵犀茅塞顿开,她白皙的手掌紧紧握住了他赠予的这把匕首,对他心存感激。

“谢过将军的匕首以及这番话,也感激将军几次三番相救——”

不待她把话说完,他便打断她道,“不必言谢,你们几次遭遇危险皆是受我牵连,至于这匕首,原就是他人赠予,我不过是借花献佛。”

想到一连遭遇多次刺杀的事,傅灵犀不免调侃起他来,“看来有很多人想要你死,不知这一次将军是得罪了什么人,竟然能联合众多江湖高手一起来击杀你。”

胥延昭自嘲一笑,“奈何我命硬,别人想取也取不走。”

他似是想起了什么,又盯着她质问道,“你怎会知道萧衡派人刺杀我?”

“我也是无意间听到了你同手下的谈话。”

傅灵犀怕他怀疑自己偷听,再问起别的,尤其是和墓穴有关的那些事,忙岔开话题,“以我对萧衡的了解,他不可能会组织那么多的江湖高手来暗杀一个人,所以今日的刺杀并非他所为。”

“你很了解萧衡?”

胥延昭对她越发感到惊诧,她明明只是个平民小丫头,却好似对英王世子那般身份尊贵的人极为熟悉。

“将军若是想知道萧衡的底细甚至是他的软肋,我都可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还请将军不要好奇也不要追问我是从何得知。”

这是她同他谈合作的底气,也是她的底线。

胥延昭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缄默了片刻后,才开口问,“你说你了解他,如何证明?”

傅灵犀眼中有一抹奇异的光芒闪过,她斩钉截铁道,“我可以无偿透露一个消息给将军,英王世子妃并非病逝,而是被萧衡逼死的。”

英王世子妃潘凌雪本是吏部尚书潘云海的掌上明珠,可嫁入英王府后,未满三年便因突发疾病而亡故,外人都只知道她是因病去世,只有傅灵犀还有她那豺狼虎豹一样的父亲、继母及继妹知道,她是受不了萧衡的折磨,自裁而亡。

见胥延昭垂眸不语,怕他不信,傅灵犀忙提醒他道,“凡事只要做过必有痕迹,将军大可派人去细查,尤其是英王府里伺候过萧衡或者潘凌雪的那些下人,定然会有所收获,若是能让潘大人同英王世子反目,给他制造一些麻烦,想必对将军而言也是一桩好事。”

傅灵犀并不知道,这个消息对于胥延昭的影响,远比让潘云海和萧衡反目还要大。

他从未想过潘凌雪竟然会死于非命,如今回忆起那双淡眉浅眸,以及那一抹弱不禁风的身影,他的心里不禁掠过一丝惋惜。

“小丫头,你告诉我这些事,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时省力,她也不必再委婉,“小女子别无他求,只求他日我若有难求助于将军,还请将军出手相助。”

“那是自然。”说到这,胥延昭突然话锋一转,“除了萧衡,你还知道谁的底细?”

正所谓在商言商,傅灵犀并不打算此时就把自己所有的底牌都亮出来,她摇了摇头道,“等我回到朔京,将军想知道什么我一定会想方设法去打听。”

她知道他的身边定然有很多耳目替他办事,但总归有些秘辛是他们所探听不到的,而她补的便是这个缺。

听到“朔京”这两个字,胥延昭极目远眺,仿佛能看到天际那头的朔京一般,神情颇有些惆怅,那是他的伤心地,也是于他而言,整个大郢最危险的地方。

一行人终于入了忠州城,刚一入城门,一名侍卫装扮戴着面具的男子便迎了上来,身后还牵着一匹身形高大的烈马。

“主子!属下已在此恭候多时。”

说着便将缰绳递到了胥延昭的手中,退到一侧同绪风站在了一块儿。

傅灵犀好奇地打量着紧紧跟在胥延昭身后的两名手下,她发现眼前的这位“徐将军”身份着实不一般,不仅手下有兵,还有自己的专属侍卫,且看着各个武艺高强。

就在傅灵犀沉思揣摩之际,胥延昭已经翻身上马,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道,“小丫头,此去朔京山高路远,你们路上小心。”

听他话中的意思,傅灵犀忍不住询问道,“将军不回朔京么?”

胥延昭摇头,“暂且不回,我只能送你们到这,办完忠州的事我还要到南方走一趟。”

傅灵犀莫名就想到了那一夜他说的那些和墓穴有关的事,她不明白眼前这人到底想干什么,但显然是很危险的事。

“保重——”

说完胥延昭便打马疾驰而去,他手下的兵卒及侍卫们也跟着列队奔行。

傅灵犀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心中有些怅然,也不知道今后在朔京还能不能同这位“徐将军”再见面,她都忘了问他,今后到了朔京,她该去哪里找他。

等她收回视线,才发觉身旁的傅炎一直在打量着她,眼中满是捉摸不透的神色。

“灵儿,你同那徐将军是怎么回事?他为何这般关照你?”

傅灵犀明白自己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同他解释清楚,正不知所措时,便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呼喊。

“少爷!小姐!”

两人顺着喊声看去,竟是阿德远远的从人群中跑了过来。

“少爷小姐!小的总算是等到你们了——”

说着阿德就又哭又笑呜呜咽咽地抹起了眼泪,他一个牛高马大的成年男子当街大哭,也不怕羞。

“好了阿德。”

傅炎实在看不下去,忙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道,“我们都没事,你也不必自责难过。”

阿德抽抽噎噎的把这连日来的经历都说了一遍,原来当日傅炎被劫,在客栈马房里喂马的他侥幸躲过一劫,便快马加鞭的赶来州府报官,一进城门就见到了一队军爷,他知道剿匪这种事找军爷要比找官爷更靠得住,于是拦住了那些军爷,把城外客栈里遇匪的事都告知了他们。

本来他只是抱着一丝希望,原以为这些军爷不一定会管闲事,哪知道那领头的军爷让他先在城中找个地方歇脚,等着他们的消息,所以他就在离城门最近的巷子里风餐露宿的过了几日,今日再次见到那一队军爷,得了消息,这才急忙赶了来。

阿德诉完了苦,这才发现他家主子的身后多了一名十七八岁的陌生女子,因着年纪同傅炎相仿,他不禁开始胡乱猜测。

“少……少爷,不过才几日,您这就在匪窝里……给自己找了个媳妇儿?”

小说《侯门小悍妻》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