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命做编剧,全国泪崩求我别死楚遗风全文免费阅读

《拿命做编剧,全国泪崩求我别死》 小说介绍

穿越平行世界,自己身患不治之症,命不久矣! 垂死病中惊坐起,编剧竟是我自己! 楚遗风欲哭无泪,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恭喜宿主,绑定“拿命写剧本”系统,只要写出好的作品并被人采用,就能延续您的生命! 楚遗风大喜过望,可是立马又被“被人采用”这几个字眼难住。 于是,身患绝症的他,哭天喊地求人采用他的剧本。 三天,《夏洛特烦恼》………….. 十五天,《西虹市首富》…………… 十八天,《飞驰人生》………………. 系统是好系统,知道唯有资本才能对抗资本的道理, 于是乎,虽然每时每刻仍旧能感觉到死亡在自己眼前晃动,但楚遗风从不屈从于人,一心想要更多更好的剧本在这个世界重见天日, 然后,《太阳照常升起》、《让子弹飞》、《东邪西毒》等作品相继问世。 “你管得了我,你管得了观众爱看什么吗?” 直到某天,楚遗风的身体状况被媒体人曝光,全网泪崩! 楚遗风:“…….让我再写下去,还有很多作品,值得被人们记住。” 医生:“不行!您的身体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请好好休息!” 剧作家们!!醒醒吧,贴近人们才能得到大众喜爱!。书中主要讲述了:穿越平行世界,自己身患不治之症,命不久矣! 垂死病中惊坐起,编剧竟是我自己! 楚遗风欲哭无泪,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恭喜宿主,绑定“拿命写剧本”系统,只要写出好的作品并被人采用,就能延续您的生命! 楚……
拿命做编剧,全国泪崩求我别死楚遗风全文免费阅读

《拿命做编剧,全国泪崩求我别死》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余含章马不停蹄地就奔着燕京去了,

人生地不熟,滚作落瓜州。

至于楚遗风的照看,就全权交由医生和他的父母。

余含章径直来到了开心麻椛的总部,经过车水马龙的燕京市区,沿着通州区永乐店镇学府路找到了这里。

余含章直截了当地问前台,闫斐导演是否在这里,自己有一个特别好的剧本要找他。

前台小姐姐当然是依照程序问他:“先生,请问你是否预约了呢?”

“没有。”

“没有的话,那…………”

正当前台小姐姐犹豫了一下准备拒绝余含章的时候,

从门外走进来了一个人,身材微微有点发福,但是依旧能看出来,他脸上还留有几分帅气。

余含章认识这人,他叫郝建,去年椿晚上他的小品《今天的幸福》让全国老百姓都记住了这张面孔,记住了这个名字。

郝建说道:“怎么了?这位先生有什么事吗?”

余含章正想回答,身后的那个前台小姐姐就抢答成功,“藤哥,这位先生想找闫导,说是有一个剧本找他。”

郝建,也就是沈藤一思量,能找到这里来的,不是手里揣着优秀的话剧剧本,就是来寻求商业合作。

来者是客,沈藤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对着余含章请道:“这位兄弟贵姓啊~”

“姓余,余含章。”

“余先生,方便的话,咱们里面谈吧,闫导现在不在燕京。”

余含章心里一沉,顿时焦急了起来。

“您方便给一下闫导现在地址吗?我现在就去找他。”

沈藤情商过人,没有当场拒绝余含章,只是从中折合道:“兄弟,能给我先看看剧本么?到时候我亲自给您联系闫导,怎么样。”

余含章点点头,答应了。

沈藤亲自带着余含章进了会客厅,在一个不大的空间里,外面的烈日丝毫照不进来分毫,空调呼呼呼地吹着冷风,可是余含章的汗还是一滴一滴地流。

他内心有一些焦躁,这一点沈藤通过他的眼神和他还没来得及打理的衣领可以看出。

余含章很急。

沈藤于是给余含章端了一杯茶,递到跟前,温和说道:“余先生,不用着急,只要您的剧本有真才实学,我们开心麻椛是来者不拒。”

余含章没有喝这杯茶,他顾不得礼貌了,直接说道:“郝建大哥,我没有时间再耗着了,我真的很急,急着见到闫斐导演。”

沈藤也没有纠结对自己称呼上的问题,现在全国上下很多人都叫自己郝建,没什么不舒服的。

他看得出来,这个帅小伙子有难言之隐。

“好的,余先生,那咱们直接切入正题,您剧本带了吧。”

余含章二话不说将原本的剧本和后来楚遗风写的一并递到沈藤面前,仔细看,他的双手还有些不稳。

递给的时候,余含章微微躬身,诚恳道:“郝建大哥,请您仔细看一看。”

沈藤惊讶地看了余含章一眼,竟还是个粗中有细的人,他对这个剧本越来越有兴趣了。

沈藤逐字逐画地看着,眼神从认真渐渐变为沉入,最后转变为吃惊,他因为这样一个剧本而吃惊。

余含章坐在旁边,强忍着自己不发出别的声音,以免打扰到沈藤的阅读。

端起茶,如牛饮鲸吞,尿意涌来,他也忍耐着。

同样,沈藤也是从九十年代走过来的,他对这个剧本的沉入,比起医院的主任只多不少,从心里感叹这是一个好剧本。

他看到夏络穿越回去,第一件事就是拿掉自己老妈的烟并劝她不抽的时候,沈藤的眼中闪过欣慰,见猎心喜!

在看到夏络在校园中当众殴打王老师,又亲吻了班花时,会心一笑,心中虽有不妥,但他深知夏络起初以为这是一场梦。

在看到剧中夏络因为一个上椿晚的机会而伤害了许多人的时候,他也两难了。

看到夏络几经盛名而终于食得恶果后,沈藤长呼了一口气,他有些好奇最终的结局是什么了。

结尾落幕,那几行字映入眼帘时,这个话剧的最终形象跃然纸上,令沈藤眼中大放异彩。

这时候才抬起头,看着余含章很是认真地点评道:“这是一个十分精彩的剧本,余先生,您真是令我大吃一惊,我险些就与您擦肩而过啊~”

余含章激动地站起身来,弯腰凑到沈藤眼前,大声道:“那郝建大哥,这剧本你是要了??”

“要了,我这就通知我们另一个导演与您合同,他叫彭大摩,也是一名很厉害的执行导演。”

这时候余含章才后知后觉,连忙解释。

“不,不,作者不是我,我还是希望能够和闫斐导演见个面,或者通个电话也行。”

沈藤有些不理解了,但还是耐心指点道:“余先生您放心,不管是哪个导演,只要签了合同,您这个剧本就是与我们开心麻椛一起合作的,届时闫斐导演也一定会出席,甚至是共同执导。”

沈藤以为余含章是信不过彭大摩导演的实力,试着稳一波军心。

不等余含章再说话,沈藤抄出电话就打给了彭大摩,“喂,老彭啊,我这里有一个非常精彩的话剧剧本,你在哪呢,赶紧回公司,把合同签一下。”

“嗯?你就在公司,那你快下来,二楼会客厅,现在,对,就现在,把合同给签了,我还怕这剧本跑了呢。”

“嗯对对,闫斐你知道去哪收集灵感了不?打个电话给他,我们这位作者,可是指名道姓要和他合作呢。”

边打着电话,边给余含章使了使眼色,让其放心。

“哦?你也不知道,那你快过来吧,我打电话给闫斐。嗯嗯嗯,好,快来。”

挂完电话,又拨通了另一个号码,这次响铃了许久,无人应答。

沈藤看了一眼余含章,见其面色紧张,再次拨了过去。

还是无人接听,这下没辙了,沈藤跟余含章说道:“兄弟,你看,先让彭导也看一看剧本,咱们把合作的事先定下来,怎么样。”

余含章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事情到了这份上,水到渠成,楚遗风的剧本,有了着落就好。

握住沈藤的手感激道:“谢谢你,大哥,真的。”

沈藤也握住余含章的手,畅快道:“客气了兄弟,我应该比你大几岁,你叫我腾哥就好,不用客气,咱以后就是合作关系,自家人。”

余含章愣了下,合着不叫郝建啊。

“好,谢谢你,藤哥。”

沈藤不在意挥了挥手,“没事儿~”

不一小会儿彭大摩来了,进门看到余含章也是一愣,随后快速从沈藤手里接过剧本,挨着座位就开始看了起来。

这时候余含章实在是憋不住了,忍不住对沈藤说道:“腾哥,洗手间在哪?”

沈藤一拍脑门,领着余含章走到门口,指了指走廊,说道:“一直走,然后左拐,走到头就是。”

“好,谢谢腾哥。”

余含章去了洗手间,沈藤立马挨着彭大摩,悄声问道:“怎么样,老彭,这剧本,这精彩程度,这观众渲染力,有点东西吧。”

彭大摩第一时间没有回答沈藤,好半晌才叹息道:“何止是有点东西啊,这就是我和闫斐一直想要创作出来的剧本,没想到,倒让你小子遇到了最好的。”

沈藤嘿嘿一笑,没有居功自傲,换了个让彭大摩舒服点的说法,“诶,老彭你这话说的,这说明什么,说明有缘,看对了眼!”

……………………..

等到余含章从洗手间里回来,进门便看到沈藤和彭大摩坐在那好整以暇地等着他,桌上还有一份两式的协议合同。

沈藤率先说道:“余先生啊,我和彭导都看过了,这个剧本我们用了,您可以先看一下合同,没什么问题咱们就先把合同给签了。”

余含章愣了一下,拿起乙方协议就开始查看。

他本就是从事演员行业,对于这种合同是了然于心,确定没什么问题了之后,在签字那一栏却犯了难。

“怎么了,余先生,是对合同协议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彭大摩看出了余含章的犹豫,出声问道。

余含章摇摇头,想了想,若有所失道:“我想,还是作者本人签比较有成就感。”

彭大摩诧异,这哥们不是作者本人么?

沈藤一拍脑门,连连道歉:“怪我怪我,光顾着让你看剧本,忘了告诉你这剧本作者另有他人了。”

彭大摩好奇了,想不到这么优秀的剧本作者不是眼前之人,也是眼前之人有些太年轻了,若真是他,这便是编剧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方便问一下作者本人是谁么?”

余含章迟疑了一下,声音低沉,失魂落魄。

“创作者,是我的兄弟,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编剧。”

哦?这下轮到沈藤和彭大摩好奇了,居然是一个小编剧?什么时候年轻人这么有实力了。

“他…….他是看了闫斐导演之前执导《五龙山伯爵》,又从椿晚上看到了沈藤老师的表演,一直从年初写到现在,今天早上才写完结局的。”

沈藤和彭大摩两人对视一眼,沈藤恍然大悟:

“难怪要指明是找闫斐呢,原来是专门写给他的剧本。

如此说来,确实是要本人签名才有仪式感。

那这样,余先生,作者本人什么时候有时间来一趟,合同什么时候都能签,重要的是一定要本人签。到时候,我一定找到闫斐让他亲自出席。”

听到这一句,余含章身躯摇晃了一下,勉强笑笑,回礼道:

“腾哥,彭导,谢谢您二人的好意,我兄弟,估计来不了这里亲自签名了。”

彭大摩还想和这个剧本的创作者好好讨论一下,忙追问道:

“怎么了,余先生,作者本人是有其他事脱不开身吗?没关系,我正好也想见见本人,讨论一下关于创作方面的事情。”

余含章又一次要说出这个事情,可是这一次的感受却与之前的处处碰壁决然不同。

“抱歉,彭导,他病了,很严重,肝癌,晚期,最后的底稿一完成,他的身体又差了一些。

现在的情况,我也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这个剧本,是他最后的心血,我一定要帮他做到。”

沈藤和彭大摩齐齐愣住,震撼不语,过了好久彻底接受了这一消息。

沈藤拍了拍余含章的肩膀,涩声道:“抱歉,兄弟,之前我不知道情况,别往心上去。”

彭大摩心情更加复杂一些,听到这个情况,第一时间就想到四个字。

天妒英才。

敬佩之余,感慨劝慰余含章:“余先生,请不要太过悲伤,人各有命,起码他的愿望,你做到了。”

是啊,我做到了。余含章幽幽如此想道,眼角不自觉流出泪来,七尺男儿,潸然泪下。

三人沉默无言,不知该说什么好的时候,沈藤的电话响了。

“喂,藤哥啊,怎么有空打我的电话?”

“闫斐,你在哪呢,电话是不是落车里了,打你电话也不接。”

“八达岭?不是出去找灵感了吗?回来一趟,有人给你写了一个剧本。”

“什么剧本?你自己回来看就知道了,这个剧本比你策划的那个小品要好,真的。”

这下电话那头的闫斐惊讶了,忙说道:“诶等等,腾哥,您没拿我玩呢,您可别糊弄我啊,只要是好剧本,我立马回来,多久?最快也得一个多小时。”

既然如此,沈藤也不含糊,将情况都跟闫斐说明白。

“闫斐,这个剧本的作者就是奔着你这个导演兼编剧来的,人在燕京看了好几场你的《五龙山伯爵》,在医院里又看到了咱们上椿晚那个小品。”

“医院?你等等,藤哥,具体等我回来说,电话里一句两句说不清楚,我马上赶来。”

“行,作者他兄弟拿着剧本来找你的,人你是务必要见的,但是,行车注意安全。”

电话那头的闫斐嘟了两声,然后挂断了电话。

余含章怔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话感谢才好,沈藤于是给他泡了杯新茶。

茶杯古朴,从杯口升腾起热气,

雾袅袅,你可知,这像极了雨中的浮萍。

小说《拿命做编剧,全国泪崩求我别死》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