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阴女香师》主角白玲靳陌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走阴女香师》 小说介绍

从我记事起,每晚床上都放着一个纸人,纸人齐刘海妹妹头,白面红腮,圆脸杏眼,一看就是照我的样子量身定做的,随着我慢慢长大,纸人也跟着“长大”了……。书中主要讲述了:“丫头,停下……”奶奶一把抓住了我,因为惯性,我根本刹不住车,连她一起重重地撞到了水缸边上。没等我回过神来,背上突然一松,那股阴冷的重压,瞬间抽离了我的身体,啪的一声砸在水面上。小蝶跌进了水缸,纸糊的……
《走阴女香师》主角白玲靳陌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走阴女香师》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奶奶一把抓住了我,因为惯性,我根本刹不住车,连她一起重重地撞到了水缸边上。

没等我回过神来,背上突然一松,那股阴冷的重压,瞬间抽离了我的身体,啪的一声砸在水面上。

小蝶跌进了水缸,纸糊的头缓缓沉到水下,一动不动的嘴角挂着一副诡笑,让我不寒而栗。

奶奶捂着老腰,示意我去看水缸。

我大着胆子往缸里探头,一张大白脸在水下随波晃荡,月光透过水面,映得它脸色发青,更加的诡异了。

我头皮一麻,赶紧收回目光:

她明显松了口气,随手抡起一旁的铁锤,刚打算用力一砸,一串轻微的咕噜声,打乱了她的节奏。

小蝶的纸糊面皮浮了起来,漂在了水面上,或许是反光的缘故,我看到面皮下面冒出了一团白雾,眨眼就消失在了黑夜中。

见状,奶奶把铁锤一丢,一屁股跌坐在地:

她失魂落魄的样子,看得我心头发慌,自打昨晚开始,一切的一切都变得离奇起来。

陪伴我十几年的纸人小蝶,突然了。

奶奶知道后不仅没有害怕,反而异常欣喜,将家里布置得披红挂彩,还把小蝶打扮成了新娘子。

现在小蝶没了,奶奶的反应就更奇怪了,竟然急得哭了出来。

我实在是忍无可忍:

她抹了一把眼角的泪花,干瘪的嘴唇刚刚张开,远处就传来了一声鸡鸣。

她抬头看看天,叹道:

我听着这话更郁闷了,好好的说什么时辰到了,也太不吉利了吧。

奶奶不由分说抓起我的手,握得很紧很紧,几乎要将我的骨头捏碎,她郑重其事地看着我:

她一边说,眼泪一边顺着耷拉的眼角,流进了脸上横七竖八的沟壑里。

我吓坏了,呼吸都在颤抖:

她唉了一声:

我差点没笑出声来,奶奶死了?那面前站着的,死死抓住我的又是谁呢?

见我不信,她看了眼门外:

她严肃的样子不像在开玩笑,我的心莫名地抽了一下。

直到这时我才察觉到,奶奶的手好冷,比冬天屋檐上挂着的冰棱子还要刺骨。

脸色也是灰灰的,嘴唇没有半点血色,透着一股子死气。

奶奶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她好像很累的样子,每说一个字,都像是拼尽了全力。

我站在原地,拼命地摇着头,我不相信奶奶已经死了,也不想去找什么九叔,这一切就是个梦,醒来就好了!

我狠狠咬了一口舌头,剧烈的痛意刺得我几乎背过气去,当我再次睁开眼,依旧站在水缸边,眼前飘着一个半透明的影子,随着天色越亮,奶奶的身影就越浅,最后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轮廓。

奶奶的声音小到几乎快要听不见,我双手一空,方才束缚我的力量戛然而止。

我疯了似的冲上去想要抱住她,却只抓到一团空气。

天,大亮了!

我呆呆地坐在水缸边,看着奶奶消失的方向,心脏好像被挖走一半,空落落的。

原来,人在极度的悲伤中,是哭不出来的。

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常事,我也不是没见过村里的老人驾鹤西去,但却从未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跟奶奶永别。

昨晚发生的一切,完全超出了我的认知,我甚至怀疑一切都是我自己臆想出来的,奶奶其实没死,小蝶也还安安静静地躺在我床上,什么都没有发生。

直到有人敲着锣跑来报丧,说在桥边见到了我奶奶尸体,我终于忍不住,放声哭了出来……

小说《走阴女香师》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