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天纪古叶全文免费阅读

《踏天纪》 小说介绍

一旦踏上修行路,一生遍识修行苦。 修行路漫漫,危机四伏,道阻且长。 谁设计,谁入局? 谁在谁的局中,谁又能勘破真相?。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旦踏上修行路,一生遍识修行苦。 修行路漫漫,危机四伏,道阻且长。 谁设计,谁入局? 谁在谁的局中,谁又能勘破真相?……
踏天纪古叶全文免费阅读

《踏天纪》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古叶和刘心出门走了没多远,就见到已经在房屋外面站着的四位武师。在前排居住的诸多弟子都赤裸着上身从住处小跑出来在四位武师身后有序的站好。

四人都没有理会古叶,各自带着一队人在小楼前开阔的空地上,这里就是山上练武的校场。

不一会便有整齐一致的哼哈之声传出,一听就知道是在练武。

这时的古叶已经跟着刘心提着柴刀和扁担下了山。

山顶上的哼哈之声不断,古叶一路上频频回头。但是看不见练武的盛况,让他心里这会没着没落的,跟猫抓一样。

刘心注意到了古叶的神态,他笑着对古叶说道:“行了别想了,我刚来的时候跟你一样,也想去学武。但我担保你白天砍了柴,晚上就不想去了。”

古叶心底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问道:“刘师兄,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砍柴?”

刘心用柴刀指了指山下八九里处的一片极其宽阔的树林,说道:“诺,你看,就是那里。武师说了,山上的树不能动,我们只能去那片林子里砍柴。

而且那片林子常年被灵气滋润,树杆粗硬树皮老厚。砍一天的柴,手都能给你震肿。”

古叶听了刘心的话有些傻眼,没想到灵宗一个砍柴的任务,难度都这么高。

二人很快来到林中,此时的林中已经有了很多灰衣修士,都是其他山上负责砍柴的弟子。

古叶与刘心在林中一路穿行,走了大概有十余里,在一块刻有“戊一山”的石碑前停了下来。

刘心指着石碑对古叶说道:“看见这个石碑没?这就是我们戊一山砍柴弟子的林子,其他地方的树不能乱砍,是其他山上的。”

“那要是不留神过界了呢?”古叶问道:“就这一块石碑,怎么分辨哪里是我们戊一山的地方?”

“你要是有本事,哪里都是戊一山的地方。”刘心掂量了一下手里的柴刀,又说道:“你要是没本事,那就活该被人抢。”

刘心的一个抢字咬的很重,显然有过很不好的回忆。

古叶沉默了,这一刻他才真正明白楚寒衣为什么跟他说仙人的世界更残酷。

凡人的世界有礼仪规矩仁义道德的约束,见不得光的事情大多不会摆在明面上。

但在这片树林中,根本没有那么多法则的约束,刘心的话完美的给古叶解释了什么是弱肉强食。

刘心运起元气,如同猿猴一般几个跳跃来到树上。他双腿夹着树干,单手固定了身位,另一只手挥舞柴刀砍着树枝。

咔咔声不断,少许木屑在林间飞舞着。

古叶修为低微,无法像刘心那样跳跃上树。于是他在一棵树枝相对较低的树根旁放下扁担,嘴里咬着柴刀爬上了树。

古叶虽然成为了一阶修士,但对于元气的具体运用还只停留在用元气奔跑的阶段。爬上树后他学着刘心的样子固定好身体,挥刀砍向树枝。

咔!

那条树枝因为震动摇晃了一下,树皮上多了一道浅浅的印痕。

“这么硬?!”

古叶有些不敢置信,他八岁开始上山砍柴,堪称经验丰富。但这树枝的硬度实在超乎想象。

古叶卯足了劲,单手再次挥刀落下!

咔!

树枝又摇晃了一下,树皮上也多了一条印痕。

古叶有些不解,转头想问问刘心,但这时的刘心刚刚砍完一段树枝,脚踩树杆借力一跳,到远处去了。

“为什么刘师兄砍的如此迅速?”

古叶思索了一会,忽然脑海中灵光一现,顿时气的想拍自己脑门。

“怎么这么笨,刘师兄肯定是用了元气!”

古叶固定好身体,想着竹简上的运气法门,手中柴刀高举,蓦地一刀落下!

咔!

柴刀入木一寸,古叶脸上露出欣喜。找到了法门后古叶干劲十足,一刀又一刀不断的劈砍着树枝。

大约砍了四五十下,随着嘎的一声响,树枝重重的落到地面上。

古叶跳下地面,对着树枝露出笑容。他将柴刀剁在树枝上,揉了揉有些酸疼的手腕和虎口。

眼瞅着刘心那边已经砍下第三个树枝,古叶不再休息,摘了柴刀继续爬上树砍柴。

此时的古叶不再需要刻意的去想才能调动元气,他做每一个动作时元气都可以遍布经脉之中,这对古叶来说是不小的进步。

戊一山的所有修士都没达到筑基境界无法辟谷,因此需要生火做饭,而数百人的伙食所需要的柴火是个巨大的数字。

约莫过了大半个时辰后,天已经半亮了。

古叶与刘心砍了不少的树枝,二人将树枝削去小枝与叶子,用草绳捆好,扁担一挑就向戊一山上走去。

这柴的份量很重,每走一步扁担都发出吱呀的声音。

古叶总算知道了为什么刘心的两肩都是淤青。这种份量的柴,在凡间哪怕是成年人来挑,不出一二里必定满头大汗。

古叶只好运转元气支撑自己,勉强才能跟上刘心的脚步。

树林中有不少来此处砍柴的灰衣弟子见到刘心之后都友好的打招呼,刘心也都笑着回过去,并且介绍古叶给他们认识,请他们以后多多照顾。

古叶对前辈们向来有礼,一口一个师兄好,并且尽力记住师兄们的姓名与面孔。

其他山峰的砍柴弟子大部分都表达了善意,有几个人并不理会刘心与古叶,而是专心的砍柴。

古叶与刘心回到戊一山的时候头上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珠。二人在柴房门口卸下扁担,古叶推开房门顿时露出苦笑。

这柴房若是要堆满,估计还得挑上十几趟。

二人在山上找了点水喝,歇了一会,便又下山砍柴。

古叶在刘心那里得知,灵宗的规矩是相当严格的。外门弟子什么时候完成武师给的任务,什么时候才能吃饭。

能跟随武师学武的弟子还好,不用为三餐发愁。但这种规矩对古叶刘心这种初入山门的弟子就不是那么友好了。

所幸树林中有野果,山上有山溪,二人才可以勉强充饥。

直到下午的时候古叶与刘心才将柴房堆满,二人身心疲惫的去找胡杰报告今天的任务。

胡杰拿着一根沾血的藤条正在校场上来回走着,校场内正在练武的弟子但凡哪个姿势没有做好就会挨上一下。

胡杰下手很重,一藤条下去必然会在人身上留下一条血痕。

即便如此在校场上修炼武道的弟子们也不敢吭声,只能根据武师的话将姿势摆好,纠正错误。

古叶不敢贸然上前,只能在校场外高声说道:“禀告胡师傅,柴房已经堆满。”

古叶的声音都透着疲惫。

胡杰只是斜了二人一眼,不在意的点点头,漫不经心的说道:“多了一个人进度确实快了一些,你二人先去吧,傍晚准时到饭堂。”

“弟子告退。”

二人快步离开了校场返回住处。完成第一天任务的古叶持刀的右手掌心已经磨脱了一层皮,他手腕酸疼红肿,双肩满是淤青,脚下更是磨出了好几个黄豆大的水泡。

古叶坐在床上,拿柴刀手有些颤抖,他尽力的稳住手,谨慎的用刀尖挑破脚下的一个水泡。

几个水泡挑完,古叶脚底板已经满是脓水和血水。

古叶脸色发白,嘴唇颤抖。

另一张床上刘心在用好不容易获得的休息时间恢复元气并且疗伤。

古叶没有打扰他,用柴刀将自己以前的裤子割成布条,咬着牙用一块布擦干净脚下的脓血,再仔细的绑好伤口。

这时的古叶额头直冒虚汗,他忍痛下地轻轻的走到角落把柴刀放好。

“一旦踏上修行路,一生遍识修行苦。”

“好生修行,日后必成大器!”

古叶的脑海中没来由的冒出楚寒衣说过的话,想着楚寒衣傲立云端船头的绝世风采和对自己的鼓励,他更坚定了自己在灵宗修行下去的决心。

古叶在心中想着,自己得习惯这里的生活,明早还要继续砍柴,必须要习惯脚上的疼痛!

他带着一身的疲惫和疼痛回到床上打坐运气。丹田元气在四肢百骸中涌动,古叶觉得自己体内的经脉比之昨夜修行时要宽上一丝丝,这种猜想在元气行过双手双肩双腿的经脉后得到了印证。

古叶内心欢喜,不用多想也知道是今天砍柴的功劳。仅仅一天便有如此进步,古叶虽然疲累,但对日后的修行也有了些许期待。

丹田内的元气经过这一日的使用,此刻已经不再是饱和状态,昨日还有些雾状的元气凝实了一些,明显变得精纯了许多。

古叶继续练气,直到饭堂的钟声响起,才结束修行。

古叶站起身来,脚下挑破的水泡还有些微痛,但并不影响行走,身上其他部位的淤青与红肿都有了消散的迹象。

“原来元气还可以用来恢复自身的伤势?”

古叶对元气的神奇功效又有了新的理解,他内心欢喜跟着刘心向饭堂走去。

二人出门来到饭堂,饭堂里汗臭味和饭香味混合在一起,实在算不上好闻。

所有的桌子都按照住处排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除了四位武师之外所有人饭食都是一样。

而且四位武师也在此就餐,不会出现争抢打闹的情况。

古叶和刘心的位置是角落里最不起眼的地方,小桌上摆着两碗饭菜。

饭菜很简单,一碗白饭几片薄肉再搭配上两根瘦的可怜的青菜,就是每个人的晚饭了。

这是古叶近日来吃的第一顿热乎饭,眼见其他人都没有动筷子,古叶也没动,直勾勾的瞅着眼前的饭菜。

他肚子里的咕咕声不断传出,饭菜冒出的香气已经让古叶擦了好几次口水。

附近的弟子不禁为之侧目,鄙视的目光和冷笑嘲讽声不停的传来。

古叶充耳不闻,反倒是同坐一桌的刘心满脸涨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随着武师端碗起筷,饭堂正式宣布开饭。

古叶抄起筷子捧着瓷碗,用力的往嘴里塞饭,双腮都被撑的鼓鼓囊囊,像极了饿死鬼投胎。

古叶很快就将碗里的饭食吃的一干二净,见刘心还没吃完,又盯着刘心的碗舔了舔嘴唇。

刘心见古叶眼冒绿光,三下五除二的将碗里的饭食吃干抹净。

古叶无奈的笑了两声,将碗筷放好,默默的与刘心从侧面出了门。

晚上,住处内。

刘心早早上床抹了药膏,将装有药膏的小瓶子扔给古叶之后就要睡下。

古叶接过瓶子倒了些药在身上淤青红肿的地方涂抹着,看着躺着的刘心他有些不解,问道:“刘师兄,你不修炼吗?”

刘心摆摆手,无奈的骂道:“没有四层功法,修炼个屁!”

古叶挠挠头,说道:“师兄,换四阶功法需要多少元石?”

“我们灰衣弟子每个月可以领到十块元石,换四阶功法需要四十块,五阶需要五十块,遥遥无期哟。”

古叶想了想,说道:“那师兄昨日说的领取宗门任务完成的话给不给元石?”

“给啊,当然给。你以为就你聪明啊,我们灵宗多大的宗门?适合灰衣弟子的任务就那么点,狼多肉少,抢不到的。”

刘心对现状很是无奈,明明可以继续修行,但苦于没有功法,只能在这里砍柴混日子。在下一个砍柴弟子到来之前刘心是无法晋升去学武的。

古叶没有回话,正在思考,他是一阶修士,手里还有二阶三阶的功法,目前还不用为四阶功法发愁。

但若是不早日做准备,他早晚会面对和刘心一样的困境。

刘心见古叶不出声,打了个招呼就先睡下了,只一会的功夫就传出了轻微的呼噜声。

古叶思来想去也没什么好办法,唯一的路好像只有去发放任务的地方碰碰运气。但自己才刚刚修行实力低微,就算侥幸抢到一两个任务只怕也难以完成。

“还是先老老实实的修行吧,赚元石的事情也不急在这一两天。”

古叶做好了决定,再度运起功法。鼻下有两道淡淡的白雾随着他的呼吸进入体内归纳于丹田。

修行之路没有一步登天,只有一点一滴的积累,古叶运转练气法,整整一夜都在吐纳修炼。

小说《踏天纪》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