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大圣灵申屠冽全文免费阅读

《鸿蒙大圣灵》 小说介绍

无系统、无穿越、无后宫。 大圣灵是诸天万界生灵进化的终极目标,每一界只会产生一个。 部落少年申屠冽幼时得吞星血脉,后又吞食鸿蒙界道果,成为鸿蒙界大圣灵,一段全新的、跨越万界的旅程即将展开。 万星城中、须弥山下、混沌旋涡内,面对亿万大圣灵,申屠冽是否能成为超越大圣灵的存在?。书中主要讲述了:无系统、无穿越、无后宫。 大圣灵是诸天万界生灵进化的终极目标,每一界只会产生一个。 部落少年申屠冽幼时得吞星血脉,后又吞食鸿蒙界道果,成为鸿蒙界大圣灵,一段全新的、跨越万界的旅程即将展开。 万星城中、……
鸿蒙大圣灵申屠冽全文免费阅读

《鸿蒙大圣灵》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中州,北莽山以北的苦寒之地,这个白茫茫的世界终年寒风呼啸、冰雪肆虐。

厚厚的冰层下,藏着一个幽暗的冰洞,洞中白骨森森,点点流萤般的鬼火明灭不定。

“噗通!”一条人影忽然掉落在白骨堆中,压得满地白骨咯吱乱响。

少年“呸”的一声吐掉嘴里的碎冰,冻得青灰的脸微微抽搐,一双眸子警惕的环顾四周。

冰洞一人多高,斜斜向下消失在一片幽深的黑暗中,那里正有微弱的暖流传来。

少年名叫申屠冽,今年十岁,是附近申屠部落族长之子,于暴风雪中与族人走散偶落至此。

“竟然是人骨。”申屠冽的眼皮跳了跳,忍痛拔掉戳进小腿的一截白骨随手扔掉,又从衣服上撕下一缕破布将伤口扎紧止血。

“父亲定会回来找我,只要不被冻死就能活命。”申屠冽咬牙起身,踩着满地白骨向更温暖的冰洞深处走去。

随着深入,洞中温度渐高,前方竟是一个巨大的冰窟,申屠冽呆立在冰窟入口,片刻后他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双手合十默念:“狼神吞星!永佑我族!”

只见淡蓝色的冰窟中央,赫然趴着一只双眼紧闭的巨狼。

巨狼浑身红毛,脖子上覆盖着一层晶莹如玉的五彩鳞片,背后一对巨大的暗红肉翅上有淡淡的火光在流动,阵阵暖流正从那对肉翅上散发出来。

被申屠冽的声音所扰,巨狼双眼微睁,向洞口那小小的身影看去。

“你认识我?”低沉、沧桑的声音如滚滚巨雷在冰窟中回荡,震得洞顶的冰渣不停掉落。

“当然,您是我们申屠部落的图腾,我和族人每日对着您的画像膜拜。”

“唔…申屠氏?时间太久我不记得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申屠冽终究是个孩子,这一刻终于有点绷不住了,略带哽咽道:“狼神…我…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我也是…”巨兽似是被触动心事,苍凉的声音带着无尽疲惫。

“…您…您也迷路了?”申屠冽擦擦眼泪惊讶道。

“嗯,回不去了。”

申屠冽感受到巨狼的悲伤安慰道:“狼神大人别难过…如果您没地方去就跟我回部落吧?我父母还有族人都很好客,您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

“小家伙,你过来!”巨狼对洞口冻得瑟瑟发抖的申屠冽点了点头道。

申屠冽摇摇晃晃的走到巨兽面前,巨狼抬起几乎和他上半身一样大的右爪猛然按住他的头顶,申屠冽微微皱眉。

“不害怕吗?”巨狼声音中带着丝调侃。

申屠冽摇了摇头。

“外面的人骨你没看见?我可最爱吃人,尤其是小孩。”

“您对我并无杀意!”申屠冽道。

巨狼嘴角翘了翘,抓住申屠冽脑袋的爪子红光闪烁,申屠冽被寒毒入侵几乎冻僵的身体一轻,寒毒尽去,浑身暖洋洋的。

“资质不错。”

“谢谢狼神!”

“我乃吞星一族,并非狼族,别叫我狼神,吾名任惊雷你唤我任先生即可。”

“是…任先生。”

“唔…洞外有人在叫你,那大胡子应该是你父亲吧?”

“太好了,任先生不如跟我一起回去?父亲定会设宴好好款待你。”申屠冽心中一喜。

任惊雷摇了摇头道:“你记住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我的样貌,包括你的族人,能做到吗?”

“嗯!您…真不跟我回去?部落里有酒有肉,比这里舒服多了。”

“你若有心,隔些日子给我送点酒肉来即可!”听到酒肉,任惊雷似乎咽了咽口水。

“先生放心,我记住了。”申屠冽点了点头,沿着原路返回了冰层之上。

……

北莽山的风雪依旧年复一年的肆虐,转眼已是申屠冽遇到任惊雷后的第八个年头。

深夜,地底冰窟的正中央,名为任惊雷的巨狼正紧闭双眼静静趴伏。

八年过去,它似乎更加萎靡,肉翅上的火焰微弱得几乎看不见,脖子上七彩鳞片干巴巴的贴附着没有丝毫光泽,身体更是只有八年前的一半大。

忽然冰窟外的通道内响起脚步声,一条高大的人影弯腰钻了进来,正是申屠冽。

他今年已十八岁,当年的瘦弱小童如今已长得身高背阔、高大强壮,只一双明亮的眸子里偶尔还能看见一丝稚嫩。

他泛着古铜色的脸线条刚毅,挺拔的鼻子、微凹的眼眶带着明显的北方血统,满头飞舞的长发竟是诡异的暗红色。

八年前偶遇任惊雷后,申屠冽每隔几日便会带些酒肉来孝敬他,且遵守诺言没和部落里任何人说过任惊雷的外貌,只说遇到了一位叫任先生的苦修者。

一年后,任惊雷正式收他为弟子。

“师父!”申屠冽走到巨狼面前轻轻唤道。

“嗯!”任惊雷应了一声,浑身光芒闪烁化为一位红发红须乱作一团的枯瘦老者斜倚在岩石上。

任惊雷骨节粗大、脸色苍白,精神虽十分萎靡但气度不凡,浑身散发着可怕的威压,刀削斧凿般的脸上薄薄的嘴唇紧抿着,一看就是杀伐果决之辈。

“喝了!”任惊雷递过一瓶药液,申屠冽皱了皱眉伸手接过,熟练的开盖将暗红色的药液倒入口中。

一股甜腥的味道扑鼻而来,就算是已喝了数十瓶这药液,但那腥味仍让他一阵作呕。

“师父啊,我什么时候才能不喝这玩意,已经是第八十瓶了。”申屠冽苦着脸问道。

“你到记得清楚。”任惊雷淡淡道。

“每月一瓶,都快七年了。”

“下个月就是最后一瓶了,成败在此一举。”任惊雷眼中有精芒一闪。

“这玩意到底是什么?”申屠冽忍不住问道。

“等你喝下最后一瓶,若是没成就算了,你知道也无用,若是成了,师父自会告诉你。”

“哎…我就知道问了也是白问。”申屠冽从怀里掏出酒壶和尚有温度的烤肉。

“好孩子,你最孝顺。”任惊雷哈哈一笑一把抢过酒壶咕嘟嘟灌下半壶。

“一个月后吗?”申屠冽啃着烤肉心中有些惴惴。

小说《鸿蒙大圣灵》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