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疆一夜风起时全本免费阅读,风林晚唐锦程小说全文

《北疆一夜风起时》 小说介绍

简介:(女强-江湖-刺客-乱世)本是北疆赤烈侯遗孤,却饱受磨难成了一名刺客,从此过上了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江湖势力盘根节,恶势力独占鳌头。 剿灭刺客组织,救福王与水火,因杀人太多而被流放北疆,覆灭江湖恶势力,自创北疆十三女骑兵,解内乱,战倭寇,最终成为傲世天下的女侯爷。。书中主要讲述了:简介:(女强-江湖-刺客-乱世)本是北疆赤烈侯遗孤,却饱受磨难成了一名刺客,从此过上了刀尖上舔血的日子,江湖势力盘根节,恶势力独占鳌头。 剿灭刺客组织,救福王与水火,因杀人太多而被流放北疆,覆灭江湖……
北疆一夜风起时全本免费阅读,风林晚唐锦程小说全文

《北疆一夜风起时》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音乐、舞蹈,欢快、自由,热情而又豪放,通通在篝火晚会上体现了,风林晚此刻的心里似乎,全然忘记自己是谁,她跟着当地人的节奏,一步一步学会了舞蹈,虽然脸上有汗珠落下,那是热情的杰作。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有些许人跳累了,便离开去休息了,风林晚与莫屹知趁机溜了出来,一定是是刚才吃多了糕饼,口渴了,出来时俩人还带着满脸的笑容,完全不知自己牵着彼此的手。

直到有个人撞了风林晚一下,那人还塞给了风林晚与莫屹知,几颗奇形怪样的水果,看着像水果,其实不是。

风林晚一脸茫然,皱眉头,看中手中的东西说“这是什么呀!”

“不知道是什么,不过先不要扔,我去问我娘”莫屹知摇头,继而看见前方自己的爹娘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说着话,莫屹知迎了上去。

“爹,娘,你们也去跳舞了”莫屹知微笑道。

“对啊!他们太热情了”莫言庭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汗,说着话,又想起什么。

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变成了严肃,问“你们两个刚才跑哪儿去了?若不是因为找你们,我们怎么会被他们拉去跳舞?”

“行了,找到他们就好了,那里那么话了”公孙飘絮打断他的话,先是笑着说话,而后眼中泛起嘲讽,喃喃道“刚才不知道是谁?玩的那么开心呀!”

莫屹知将手中的东西,递到公孙飘絮面前,瘪着嘴问“娘,你知道这个是什么吗?刚才一个大叔给的”

公孙飘絮看着他手中的东西,皱了皱眉说“来历不明的东西,还是不吃的好”

“唉,这个叫青团,这是当地的一个风俗,送青团就是送福的意思”莫言庭走向前,瞧了一眼莫屹知手中的东西说。

“送福?”莫屹知有些不信。

莫言庭指了指人群,笑道“你自己看,那些人手中不都是捧着四五个青团吗!”

接着莫言庭又抬手指了一下,一旁有棵树下,有个人手中拿着一盏灯,手上还提着一个篮子,正在给当地人一个一个送青团“还有那个方向,不是有人在送青团吗!”

居然向那边望去,果然如莫言庭所说,是有个老妇人在送青团。

莫屹知不再怀疑,连同风林晚手中的几个青团,一起收在装糕饼的袋子里。

风还在轻轻的吹着,明月高悬与天空,那看似⼩巧的星星也镶嵌在旁边,地上篝火会结束了,人们稀稀沥沥的回家了,风林晚坐在马车里,看着高悬的孤月,想着什么。

马车缓慢前行,发现沙沙的响声,沿着河流原路返回,听着河水潺潺流动之声,心情格外的舒畅。

莫屹知打开手中装糕饼的袋子,递到公孙飘絮面前,笑盈盈说“娘,你尝尝”

公孙飘絮摇摇头,却闻到了一股奇特香气,莫屹知刚要收回自己的手,她抬手抓住莫屹知的手,皱眉头说“这个香气,不像是从食物里发出来的?”

莫言庭本在闭目养神,听见这话,缓缓睁开眼睛,脸上有些透着无奈与疑惑说“怎么了……”

“娘说,这些糕饼的香味,不像是食物本身发出来的”莫屹知挑眉,无奈道。

风林晚也伸着头凑过去闻了闻,略有不解,并抛出疑问道“这个气味,确实不像刚才吃的糕饼味,莫不是这青团的气味”

莫言庭嘴角上扬,笑出了声“呵呵……,青团是用薄荷加糯米做的,肯定和糕饼不一样啊!”

公孙飘絮斜着眼睛看他,明显是生气了“我都说了,这东西来历不明,还是扔了的好”

“怎么就来历不明了,别人都有啊!你们不吃的话,留着给我吃”莫言庭伸手拿过莫屹知手中的糕饼袋子,略有不服气的说。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的也是蜀山派的弟子,怎么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公孙飘絮翻了个白眼,说着,满脸写着恨铁不成钢几个字。

“你!说我就说我,你扯其他的干嘛?”莫言庭想要反驳,却发现没有理由反驳。

公孙飘絮瞪了他一眼,将头扭到了一边,什么话也不说了。

风林晚看着两人,相互斗嘴的模样,甚是可爱,脸上泛起了浅浅笑容。

“让你见笑,他们每天都这样的,我都习惯了”莫屹知有些不好意思说。

“没有啊!我觉得这才是夫妻该有的样子”风林晚说着,眼中,脸上都透着羡慕。

莫屹知抓了抓头,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喜欢看斗嘴吵架呢?

远处的树枝上,有一只鸮,它站在那里,看着缓慢行走的马车,发出了咕咕……咕噜的叫声。

风林晚被叫声惊醒,睁开眼后,莫屹知正用担心望着她,见她睁开眼睛,便问“做梦了?”

风林晚摇头说“这是什么声音,怪吓人的”

“应该是鸮,是一种只会夜晚出来的鸟”莫屹知告诉她说。

树枝上的鸮,还在咕咕的叫,突然一阵疾风而来,鸮被吓得马上便飞走了。

此刻马车顶上,赫然站着一个人,此人穿着黑袍,脸上戴着铜色面具,几乎和黑夜融为一体,但是依旧遮不住眼中的肃杀之气,他仿佛是地狱来的恶魔,恐怖如斯。

铜面人快速的抽出背后的剑,马车也停了下来,车内公孙飘絮与莫言庭立刻意识不对,马上取出武器戒备起来。

“怎么了?”莫屹知问了一句。

“别说话,车顶有人”公孙飘絮肃然道。

马车上铜面人飞身而下,直接将驾车的人,踢下了车,然后伸出手的剑,向车内刺去。

那剑穿进车帘,只见铜面人转动剑柄,车帘瞬间破开,车外的四个护卫,伸剑砍向铜面人,他立刻转动手中的剑,去抵挡袭来的剑。

剑刺来的方向不一, 铜面人轻轻跃起,跳向了地面,四个护卫马上将他团团围住。

莫言庭运用轻功,从车内飞身而去,落在铜面人的身后,举起手中的剑,疾言厉色道“你竟然跟到了这里……”

铜面人嘴角上扬,邪魅一笑,另一只手从怀中掏出几个飞镖,于是展开双臂,飞镖瞬间发出,四人护卫,有两个各中了一枚镖,其他两个伸剑挡过,有一枚飞镖,插在马车上。

同时铜面人跃向空中,向莫言庭刺去,两个护卫立即反应过来,举着剑刺向铜面人。

莫言庭一瞬间运起内力,他手中剑,发出一股白光,接住铜面人刺来的剑,并且将铜面人震了一下,铜面人瞪了一下眼睛,向后退去,有一个护卫的剑,刺中了铜面人的左肩,另一个护卫,却被铜面刺中了右臂。

铜面人被震的退后数步,差点倒在地上,他用受伤的左手撑了一下地面,便站立起来,铜面人眼神透着寒意,嘴角上扬,开口笑道“呵呵……,蜀山派的归灵剑气,果然威力巨大,但你只能发出一次了”

铜面人的声音狠辣中透着阴森,风林晚瞪大眼睛,汕汕道“说话的人不是前几天抓我的”

等了一秒,她又说“换人了!”

莫言庭刚想对铜面人说些什么,只觉胸口一痛,眉头一皱,口中便吐了一口鲜血,他大为震惊,想要再运内力,却发现身体没有了力气,身子还有些倾斜。

两个护卫立刻走了过去,扶住莫言庭,其中那个叫阿凡的护卫说“堡主,你怎么了”

公孙飘絮看了风林晚一眼,神色严肃,握着鞭子的手,又握紧了一分,立即飞身出了马车,直接向铜面人甩鞭打去,铜面人马上闪开,鞭子打到地上,只听啪的一声,地上的石头发出了白色的烟雾,立刻燃起了一点火,不过很快便消失殆尽了。

公孙飘絮落在地上,她站立身体一秒,又甩起鞭子,鞭子在空中转了两次,迅速的劈向铜面人,铜面人拿起剑砍去,须臾间,鞭子缠绕在铜面人手中的剑上。

莫言庭见此情况,瞬间想起了什么?大喊道“阿絮,不要用内力”

虽然话语已出,但还是来不及了,公孙飘絮已经运起内力,贯穿手中的鞭子,鞭子缠绕着铜面人剑向后一甩,公孙飘絮听了这话,先是有些愣神,继而立刻出鞭,打向铜面人胸口。

铜面人手中的剑脱手而出,他退后一步,还未反应过来,鞭子便向他袭来,速度很快,他瞬间只觉胸口一阵火辣辣的疼,继而蔓延全身,同时叫了一声“啊……”

然而公孙飘絮也吐了一口血,她有些茫然失措,看着铜面人问“你对我做了什么?”

铜面人咬牙切齿,抬手摸着胸口道“你们是不是感觉,现在全身筋骨松软,没有了半分力气”

公孙飘絮听了这话,迟疑了片刻,想起来历不明的青团,怒斥道“莫言庭,我早就说过了,来历不明的东西不能要”

铜面人嘴角泛起浅笑,声音阴森“这松筋散的味道不错吧?”

莫言庭忍着疼痛,向铜面人奔去,口中念念有词。“阿絮,你带着儿子先逃,这里留给我”

铜面人迎向莫言庭,抬手便打在莫言庭的胸口,莫言庭却毫无反击之力,直接倒向地面,两个护卫跑过来扶住了莫言庭。

他露出嘲讽的笑,喃喃道“别白费力气了,你们谁也跑不了!不过我只需要带走车中的小女孩,你们便可以安然无恙”

风林晚听了这话,毅然决然的冲出车内,然后快速逃下马车,可却因为落地不稳而摔倒,此刻已经趴在了地上。

莫屹知跟着她出来,拉都没拉不住她,莫屹知见此,太阳穴突突的跳了两下,马上跳下马车去扶起风林晚。

“风姑娘,你要干什么!”莫屹知问。

风林晚不失尴尬的笑了笑,面色严肃的看向铜面人道“你要的人是我,放过他们”

“风姑娘,不可以”莫屹知伸手挡住她,摇着头说。

夜晚很黑,只有马车挂着一盏灯,灯光打在风林晚的脸上,有些许朦胧,她抬手推开莫屹知,一步一步向铜面人走去。

铜面人捡起地上的剑,嘴角微微一笑,等着风林晚走来,莫屹知看着铜面人,双手拧成了拳头,此刻他的脚点了一下地面,腾空跃向空中,飞向铜面人,铜面人皱眉,伸出手中的剑,等着莫屹言来。

莫屹知在空中一个翻身,左脚踩在了铜面人的手中的剑尖,右脚使劲踢向铜面人的脸,铜面人抬手挡住踢来的脚,瞬间,莫屹知左脚抬起,重重的踢在铜面人的右肩上,然后借着铜面人手臂的力量,在空中旋转一圈,而后轻松落地。

铜面人惊叹“这是什么武功”

“知儿,千万不可以使用内力,就用我教你的回旋踢,连环踢,千变万化踢”公孙飘絮扶着马车,喊道。

风林晚看到这一幕,立刻停下脚步,心中感叹道:莫小哥也会武功!

“十七莲花坞成名绝技,莲花十七踢”铜面人退后一步,惊奇道。

莫屹知脸色冷峻,眉峰拧起,盯着铜面人说“知道就好,若想要带走她,就要先打败我”

“黄口小儿,口气不小,我看你能够打几个回合”说着,铜面人冲了过来。

莫屹知侧头看向风林晚,说了一句话“向后退几步……”

说完,他迎了上去,只见他抬起了右脚,铜面人立刻去抓莫屹知的右脚,莫屹知在次借力,双手柠成拳头,双臂大开向前伸去,重重的打在铜面人颈部。

然后翻转右脚,左脚继而抬起,踢在铜山人受伤的胸口,右脚从铜面人手中挣脱,身体向前翻腾两下,才缓缓落在地上。

莫屹知动作行云流水,又快又狠,铜面人几乎没有反应过来,此刻铜面人倒在了地上,这一系列的动作,看得风林晚眼花缭乱,瞠目结舌,心中暗叹“好快的脚力……”

莫言庭见此,抬了一下手,两个护卫马上便施展轻功,飞向铜面人,同时出剑想要擒住他,铜面人立刻出剑挡过,另一只手撑着地面迅速的站了起来,继而退后几步。

两个护卫根本打不过他,只是螳臂挡车,毫无用处,不过两回合,便被砍伤了,若非莫屹知进入打斗,两个护卫可能命丧当场了。

小说《北疆一夜风起时》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