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娇娇嫁给全村最凶恶村霸被宠哭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书秦瑶谢贺章)

《小娇娇嫁给全村最凶恶村霸被宠哭》 小说介绍

【年代+穿越+宠妻+互宠+年下+种田】赫连村成分不好的小混混谢贺章,被城里来的知青缠上了。   小姑娘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干点农活就喊手疼,唯一的爱好就是跟在他屁股后面转悠。   一天下午,不胜其烦的谢贺章将她堵在棉花地里,威胁道:“再缠着我,我就揍你。”    小娇娇书青瑶娇气地撇了撇嘴,委屈巴巴的:“知道了,老公。”   谢贺章:“……”   ???她刚才喊我什么???   被玉佩送回过去,书秦瑶背着自己的小包袱,下乡去投奔自己的老公。 彼时的谢贺章寄人篱下,人憎狗嫌,凶巴巴的还乱咬人。 活脱脱一只小疯狗。 书青瑶捂着被捏疼的脸蛋儿怀疑人生:这狗男人年轻时候咋这德性?。书中主要讲述了:【年代+穿越+宠妻+互宠+年下+种田】赫连村成分不好的小混混谢贺章,被城里来的知青缠上了。   小姑娘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干点农活就喊手疼,唯一的爱好就是跟在他屁股后面转悠。   一天下午,不胜其烦的谢……
小娇娇嫁给全村最凶恶村霸被宠哭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书秦瑶谢贺章)

《小娇娇嫁给全村最凶恶村霸被宠哭》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谢贺章不是一个人进来的。

和他一起进来的,还有七八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少年。

这伙人一进来,就占据了一张桌子落座,食堂里吃饭的村民也没走完,但是谁也没跟他们打招呼。

书青瑶觉得有点奇怪,毕竟赫连村乡里乡亲的都互相认识,下工了进食堂吃饭,大家伙都会互相招呼。

但是此刻她心神都被十七岁的谢贺章吸引,也没空去厘清食堂里这一丝微妙的气氛。

跟她记忆里那个姐姐长姐姐短,笑起来还露着一颗小虎牙的谢贺章不一样,面前那个被朋友围在中间的少年,一头短发,一身戾气,一脸的不好惹。

看起来脾气就很差。

皮肤黑了,头发短了,身材更瘦了,如果不是那张万里挑一的脸蛋还是一如既往的出色,书青瑶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

她温柔体贴的亲亲老公,怎么看起来跟小豹子似的,长得这么凶?!

小娇娇书青瑶睁大眼睛,有点怀疑人生。

“贺哥,后桌那个女知青在偷看你。”

吃着饭,同桌的方翰偷偷地对谢贺章道。

谢贺章瞥了一眼,那女知青应该是今天新来的,生面孔,没见过,穿着雾霭蓝碎花裙,扎着两根粗粗的麻花辫,一双鹿眼又大又圆,黑白分明,愣愣的盯着他瞧,看起来傻乎乎的。

一看就是城里好人家出身的娇娇女。

拿着筷子的手微微一顿,谢贺章冷淡的收回视线,继续吃饭。

方翰的话,令同桌的人都往后看了一眼。

然后偷笑。

“那不叫偷看,应该是光明正大的看!”

“看上贺哥了吧?”

“女知青就是肤浅。”同桌的人不屑撇了撇嘴,“你们还记得童媛媛吧?”

说到童媛媛,一桌人都安静了下去。

童媛媛是去年来的女知青,对谢贺章一见钟情,死缠烂打倒追,最后打听到谢贺章之前是地主家的孙子,出身不好,立刻改变了态度,逢人就说是谢贺章纠缠她。

自始至终谢贺章就没搭理过她,她倒是演了一大出戏。

“贺哥,那个女知青过来的!”

方翰时刻观察着书青瑶的动向,见到书青瑶从位置上站起来,往他们这边走过来,立刻紧张的通知谢贺章。

谢贺章缓缓抬眸看了过去。

书青瑶端着自己的那碗肉,有点紧张。

十七岁的谢贺章坐在他的那群小伙伴中间,模样也很出挑。

少年人还没有完全发育的骨骼修长单薄,覆着薄薄的一层小麦色紧实肌肉,身上穿着打着补丁的粗布衣衫,眉眼虽然生的好看,但是坐在人群中,气质凶恶,令书青瑶无端想到了……

街边的那些成群结队的流氓头头。

想象中温柔带着青涩气息的十七岁谢贺章,跟面前这只凶神恶煞的小豹子,反差太大,书青瑶有点回不过神来。

靳壮吃过饭,这才想起书青瑶下午的嘱托,把傻站着的小姑娘给领到谢贺章那一桌:“小谢啊,这是书知青,今天刚下乡插队到我们东方大队的,你城里的亲戚托你多照顾她一下。”

“你好。”书青瑶赶紧把手上的肉菜递过去,打量着谢贺章薄薄的身躯,心疼死了,以后一定要想办法把他养胖一点,“我叫书青瑶。”

谢贺章扫了一眼面前没动过的菜,又看了眼面前的书青瑶,语调冷漠:“书青瑶?不认识。我城里没亲戚,你认错人了。”

“这……”

靳壮看了书青瑶一眼,眼底疑惑。

书青瑶赶忙道:“可能是他忘记了,队长,你忙去吧,我跟他再聊聊,好好回忆回忆。”

“那你们聊。”

靳壮摸了摸后脑勺,也没有再多管闲事,点点头走了。

“这菜给你吃。”书青瑶迎着少年人冷漠桀骜的眼神,甜甜地笑了一下,然后想了想,又从兜里摸出五块牛轧糖,桌上一人都送了一颗,然后深深地看了谢贺章一眼,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贺哥,这女知青绝对看上你了!特意编了一个理由来接近你!这些小姑娘的花花肠子,我一眼就能看穿!”

书青瑶一走,方翰斩钉截铁道。

“比上次那个童媛媛大方。”同桌的人晃了晃书青瑶分给他们的牛轧糖,嘿嘿笑了两声。

牛轧糖是好东西,村子里的人都舍不得买,供销社也基本不进货,也就城里来的知青舍得拿出来分人。

“别整天胡说八道。不想吃了就滚。”

谢贺章冷着脸沉声骂了一句,神色凶厉。

一桌的人都怕他,方翰嘿嘿傻笑了两声,低头闭嘴老老实实吃起了饭。

谢贺章低头迅速扒了半碗饭,忍住了那钻心挠肺的饥饿感,把剩下的另一半饭倒进了自带的饭盒里。

他看了一眼书青瑶给他的那份肉,微微顿了顿,将肉菜倒进饭盒里一起打包。

方翰看他只吃了一点,赶紧把自己那份饭推过去:“贺哥,我胃口小,你再和我吃点吧。”

谢贺章拎着饭盒站起来,推了自己兄弟脑袋一下,气笑了:“猪都比你能吃,你还胃口小!——我先回去了。”

谢贺章一走,桌上的少年们眉眼都染上了一抹忧虑。

他们这伙人,祖上都是成分不好的,村子里的人都不待见,小队长每次分工,都把最重最累的活儿推给他们。

前阵子,谢贺章的妹妹谢小倩上山砍柴的时候,不小心从山上摔下来摔断了腿,只能在家休养。

兄妹两无父无母,原本就寄人篱下,谢小倩失去了工作能力,兄妹两更不受姑父家待见。

谢贺章一人赚的工分不仅要分一半给姑父家,还要养活自己和妹妹。

导致这段时间他根本连饭都吃不饱,原本就瘦的少年人更是瘦了一大圈。

……

谢贺章拎着饭盒,远远就听到姑姑谢荷兰的叫骂声:“赔钱货!扫把星!洗口碗都不会,我养你是养了一个祖宗!”

小姑娘的哭声跟幼猫一般微弱,黑夜里只有谢荷兰粗俗的骂声回响。

谢贺章眉眼上染上了凶煞气,快步走到家门口,就看到谢小倩坐在门栏上哭,谢荷兰拿着一把扫帚在打她。

“谢荷兰,你在干什么!”

谢贺章一把冲过去,单手握住扫帚柄,推开了面前的胖女人。

谢荷兰见到谢贺章,还是有点怕的,近几年谢贺章长得太快,已经比她高一个头,不像小时候那样好拿捏了。

见谢贺章满脸凶煞,谢荷兰气焰怂了些,然后指着餐桌上一只摔碎的碗道:“你妹把我们家碗给摔碎了,谢贺章,你要赔,听明白了吗?”

谢贺章把扫帚摔在一旁,俯身将七岁的谢小倩背起来,面无表情道:“明天我去买口新碗赔你。”

他直接背着谢小倩进了屋。

一旁靠窗正嗑瓜子看好戏的王威见谢贺章进了屋,煽风点火道:“妈,你看他对你什么态度!连名带姓叫你!”

谢荷兰也骂,故意高声道:“没娘生没娘养的,果然没家教!我和你姑父供你吃供你穿,连一句好都讨不到!”

小说《小娇娇嫁给全村最凶恶村霸被宠哭》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