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中文网:值得大家信赖的小说阅读站

全站导航 最近更新 标签云 搜索 网站地图

以莱茵之名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木亦共轭牧原林枫)

以莱茵之名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木亦共轭牧原林枫)

都市情感
2022年08月11日 09:46:21
以莱茵之名 木亦共轭牧原林枫 半盏清茶听风雨
酒笙清栀

以莱茵之名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木亦共轭牧原林枫)

《以莱茵之名》 小说介绍

【伪科幻】+【玄幻】+【半无敌】+【多女主】+【主角团】 这是一个科技和超凡力量高度发达的时代,连绵不断战火从未有一刻停歇,然而这一切都要从一颗降落在莱茵之海的陨石开始说起。书中主要讲述了:【伪科幻】+【玄幻】+【半无敌】+【多女主】+【主角团】 这是一个科技和超凡力量高度发达的时代,连绵不断战火从未有一刻停歇,然而这一切都要从一颗降落在莱茵之海的陨石开始说起……

《以莱茵之名》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细雨纷纷,飘洒在林荫道的葱翠树冠上,只有少许水滴溅到布满青苔的沙砾小道。

冷静而静谧,只有我独自一人打着伞走在小路上。

太冷清了,静的能听到细雨敲打树冠与伞,听到脚底发出被雨水打湿的细微声。

教堂报时钟敲响,余音袅袅时,又奏起一句斯美塔纳的乐句。乐句悠扬,婉转袅袅,哀哀凄凄,仿若是我心灵的旋律。

走至尽头,凝望墓碑唯有叹息。

雨下着,落在父亲的墓碑上,雨水已淋湿了墓碑的上端,本该书写名字的地方却空无一物。

……

我叫木亦共轭,那位无名逝者的儿子。

屋间陈旧,随同刀匣一同挂在墙上的是密密麻麻的勋章,那曾经是父亲的荣耀,作为子嗣,自是不能让她与父亲一同葬入那莫须有的土地之中。

将刀匣小心翼翼地取下,轻轻地捧在怀里,默默的将其上的尘埃拭去,那堆积起厚厚一层的尘埃,便如同柳絮般的云烟,一同散入纷杂的往昔之中。

父亲是木尔克蒙一族的荣耀,伫立在莱茵之海的边界处整整三十年,他将仅有的青春与信念全部献给了战争,换来了无隅一带20年的繁荣昌盛。

我无言的看着刀匣,这是母亲最后留给父亲的遗物,现在却也成了父亲留给我的遗物。我望着墙上满满当当的勋章,我很想问他,这样值得吗?

我不知道,我也无法理解。或许我也从事着这样的事,但那仅仅是你的期许罢了。

额间独属于木尔克蒙一族的竖瞳蓦然睁开,苍白而又漆黑的纹路在瞳间交织。

刀匣悄无声息打开,其中空荡荡的,一片漆黑。

默然良久,起身,收起刀匣,静静的走出了这承载着回忆的小屋。

抬头是满天的星辰,与那悬挂在高天之上,整整1400年的王座。

……

清晨,鸟儿伴着虫鸣,舒卷的日光轻浮遍整个校园,露水在鲜嫩的叶尖汇聚,随后又落入了泥间的水塘,掀起阵阵涟漪。

悠铃声悠扬地回荡在整个校园。校园的各个角落中,来往着一道道身穿白衣的青春缩影。

一名少年漫步于校园,默默的打量着校园内的一切。

我叫木亦共轭,是一名退役了的社畜。我长着一副高冷的外表,第一次和我见面的人都会觉得我不好相处,但其实不是这样的。

根据我退役前的一个傻丫头对我的评价,这个叫做闷骚。

但我对他这个评价始终抱有怀疑,这就是赤裸裸的诽谤。

父亲还在的时候,他常会带我到海边走,看着海面上涛涛涌起的波浪,与斜挂在视线尽头海平面上的夕阳。

他常常会拍着我的肩膀说,

“你爹我以前年轻的时候,可是有很多人追的,不谈恋爱的青春,那就不叫青春。等我哪天退休了,肯定带你去母校看看。”

自那时起,我就对校园这个词,产生了别样的兴趣。听父亲讲那是一个充满了爱的地方,虽然父亲总是口口声声说着,年轻时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追求他,但我同样对这一点始终抱有怀疑。

什么是青春,什么是恋爱,也可能就是抱着这样的期许,与父亲对母校的追忆。

我跨进了这座校园,我也想看看父亲走过的足迹。

“听说了吗?就在昨天晚上,上京的苍会院出事了。”

“真假的,那种地方也会出事。”

“骗你干啥?上京那边可不都乱套了吗,那什么苍会院,我跟你说啊,现在都成废墟了,死了好几个大佬呢。”

“我靠,这里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小声点,这可是我叔叔亲自跟我说的。”

“这位同学,请你让一下。”木亦共轭正津津有味地听着校园长廊上,两个学生的秘密聊天,身前却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女声。

迎面撞来了一位背着白色背包的清丽少女。

木亦共轭一个闪身向侧面让开,却没料到女孩竟也向着侧面,一时间两人撞了个满怀。

“嘶,好软。”

“呜呀。”

首先声明一点,我,木亦共轭,绝不是什么lsp。也不是为了要节省算力,而故意不躲开的。

请一定要相信我 我是真的躲不开,因为她实在是太…。

“呜…,同学你没事吧。”少女捂着发痛的额头,语气糯糯的道。

“没事。”

“真的非常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话说那个同学,你知道二班怎么走吗?”木亦共轭拍了拍刚刚因蹭到墙壁,而显得有些脏乱的衣服,随意问道。

“你也是二班的吗?”

“是啊!”

“那个,同学刚刚真的很对不起。班级,我带你过去吧”少女望着木亦共轭的侧脸,双颊微微泛红。

这个同学真的好帅啊!他也是二班的同学,这真的真的太好了。

啊!栗园安语,你怎么又犯花痴了?绝对绝对不可以这样。

“那个那个同学,你跟我来吧!”少女仓促的回过身,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随风飘扬,那一闪而过的侧脸,美得犹如盛开在莱茵之海上的英蒂兰卡之花。

木亦共轭跟在少女的身后,不禁问道:“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我叫栗园安语,和你以后都是二班的同学呢。”

少女回过头悄悄的瞟了一眼木亦共轭,却发现他在看别处不禁松了一口气,连忙转过头,内心砰砰乱跳。

糟糕我该不会表现的太激动了吧,他会不会多想。

啊,可他真的好帅啊!

想到这,少女又不禁回过头,却发现木亦共轭正巧也在看她,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连忙道

“同学,我就看看你有没有跟丢?你,你不要多想。”

木亦共轭看着少女略显窘迫的样子,不禁莞尔一笑。

感觉有点傻傻的样子,看起来很好骗,emmmmm,他绝对没有那种变态的想法,最后重申一次,我木亦共轭不是lsp。

“那个,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少女努力转过头来,转移话题,试图掩饰自己的尴尬。

可恶!我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他该不会认为我是个痴女吧,应该不会吧嗯,应该不会。

“我啊,我叫木亦共轭,怎么了吗?”木亦共轭默默的跟在少女的身后,看着他略微颤抖的语气和稍显急促的脚步,脸上的笑容更加…打住。

一路上,少女在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默默的领着路,脚步却越来越快。

而木亦共轭一路上却在想着别的事,他生活在一个充满着战争的时代,旧时代的超能力,在这个世界,可谓是随处可见。

每个人都拥有着对万物进行定数与矢量偏移的能力。

这可真是生蚝吃人,我很遗憾。

虽然每个人所能达到的程度不一样,但终究已经与旧时代,人们只懂得读书的状况完全不一样了。

每个【域所】毕业的人,无论是平民还是上流社会,都将被帝国的法律所约束,强制送往前线,进行为期三年的义务征兵,当然,这种情况也是有特例的。

(【域所】:为前线培养人才的地方,类似于校园,18岁以后才可以进入)

前线的人每时每刻都会把算力遍布全身,以免遇到突发情况。

而在后方,由于环境较前线而言比较安逸,人们也不会无时无刻的将算力包裹齐身,为其名曰保存状态。

但实际上在他看来,这就是懒,毕竟就算是旧时代,人们也不会在街上做数学题一样,哪怕是三位数的加减法,有的时候也会懒得计算。

道理是一样的。

他也正在慢慢的适应这种习惯,表面上说是为了适应城市的环境,其实本质上因为他也比较懒,这是人之常情。

就像上课摸鱼,emmmmm。

看着眼前少女窈窕的身姿,不禁感叹,这就是青春嘛,爱了爱了。

少女辗转数次,登上了高楼后,属于二班的班牌赫然出现在眼前。

临近教室门口,侧头向内看去,班级内早已经坐满了人,难怪她那么着急了,应该是怕来不及吧。

教室的讲台前,站着一名一头银发的男子,手里捧着一沓厚厚的文件,见最后的两人进入班级内,缓缓抬头示意他们随意落座,毕竟也只剩下两个空的位置了,都在教室的最后两个座位。

两人落座后,讲台上的男子终于将手上的文件合上,望着台下满足的学生,微微一笑,随手抄起一支粉笔捏在手中。

“各位同学们我是你们的班主任,也是将与你们一同度过三年【域所】时光的老师,我叫白银渊默,你们也可以叫我白老师,以后也请同学们多多关照了。”

台下随后响起了熙熙落落的掌声,显得很是不和谐,有的同学甚至毫不在意的把玩着手里的星环,在其上阅读着一篇篇文章,丝毫都不在意台上老师的发言。

他们都是来自全市各地最拔尖的一批学生,在【初所】的时候自学惯了,老师对其自然也是不加管束,有这样的行为,其实并不奇怪。

(【初所】:18岁以下人员学习的地方)

白老师也不恼,只是继续笑着道“同学们,我看过你们所有人的档案,也都知道你们是来自各个地方的顶尖人才,不论是天赋还是中考成绩在全市中也都是最拔尖的那一批。”

“但是在这里请你们端正自己的学习态度,这里是为前线培养尖端人才的地方。前线是怎么样的情况 我就不多说了,大家都知道。”

“所以也请各位放下你们以前自己的所谓的骄傲,重新端正好自己的态度。”

“一班和二班都是学校的重点班级,每个班级每年因社会实践,突发病变,或者是一些其他的特殊情况,而死去的学生都不下五名。”

“最惨烈的一届42个人,活着毕业的只有一个。”

“在这里,我们的教育方式将不同于你们之前所任何见到的,好了,我的话就讲到这里。”

随后,白老师从星环中取出一堆堆极微小的书本,通过定数偏移,对体积进行篡改。书本在空中猛然发生突变,体积的改变带动了其质量的变化。

“接下来我会将本学年所有的教材都发下来,请同学们好好保管,如果损坏到不能观看的地步,可以到教务处进行更换,价格的话词汇稍微偏高一些。”白老师意味深长的道。

接着,一本本书飘向了班级的各个角落,每个同学的桌子上都叠着一堆厚厚的书籍。见同学们都拿到了书,白老师便缓缓地走出了教室,在出门后,他突然回过头,将头伸进教室内,轻轻一笑。

“哦,对了,同学们。接下来的每个月,我们都将进行一次特殊的考核,两个班级总排名前12的同学将会代表学校参加全国莱茵大赛,请各位同学一定要做好准备哦。”

话毕,便快步走出了教室,消失在长廊的尽头。

看着走出校门的白老师,不知道为什么,木亦共轭总觉得这道身影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

小说《以莱茵之名》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