囤好物资后,我携空间带儿子逃荒(虞禾虞辰安)小说最新章节

《囤好物资后,我携空间带儿子逃荒》 小说介绍

开局穿成一个疯子不算,还附带一个小包子,幸好空间储备了百万物资,养个娃是没问题的,虞禾正准备当娘养娃!天灾,人祸,接踵而至,好不容易有了安定生活,又有人来抢儿子,谁给你脸的?(文文设定,不是爽文,不斗极品,女主不是全能)。书中主要讲述了:开局穿成一个疯子不算,还附带一个小包子,幸好空间储备了百万物资,养个娃是没问题的,虞禾正准备当娘养娃!天灾,人祸,接踵而至,好不容易有了安定生活,又有人来抢儿子,谁给你脸的?(文文设定,不是爽文,不斗……
囤好物资后,我携空间带儿子逃荒(虞禾虞辰安)小说最新章节

《囤好物资后,我携空间带儿子逃荒》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这天,虞禾在空间中给地里的蔬菜间苗,她种的蔬菜已经出苗了。

新出的蔬菜苗密度过大,需要拔出一部分长的弱的幼苗,为剩下的菜苗提供足够的成长空间和营养。

干完活,虞禾动念要从空间出来的时候,这次却没有回到自己原来的家中。

虞禾再次睁开眼,发现自己被绑在床上,嘴也被堵着,这是闹哪样?绑架?抢亲?

正在虞禾茫然无措的同时,一股如潮水般的记忆涌入脑海,疼的她一下子脑门冒汗,直翻白眼……

接受完记忆,虞禾确定自己是真的穿越了,穿越到一个叫大齐的国家。

不禁心里暗骂,她这是哪里得罪老天爷了,居然让她穿到一个疯子身上。

原身和她同名也叫虞禾,今年十八岁,生活在大齐一个偏远的县城,江宁县,爹叫虞怀信,做布匹生意,家里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也是江宁县有名的富商。

原身的娘赵氏在她七岁时因病去世,虞怀信就娶了江宁县蔚高则的寡居妹妹高婉为继室。

算是权钱结合吧。

不然虞怀信长的相貌堂堂的,家里又有钱,怎么会娶一个寡居带孩子的女人。

高婉面甜心苦,人前背后两套面皮,初进门时对原身还行,等她生给虞怀信生了儿子,彻底站稳脚跟,原身的苦日子就来了。

开始只是打着姐妹培养感情的借口,让虞禾把衣料首饰拿出来和她带进门的女儿分享,那些都是赵氏给女儿购置的,原身自然不愿意,她就以管教继女的名义开始克扣原身的份例。

在虞禾看来,这些虞怀信未必不知道,小姑娘又不是没告过状,只不过他走了高则的关系,生意越做越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再则高婉给她生了儿子,他觉得一个女儿哪里比的上能承继家业的儿子重要。

所以没几年的时间,好好的小姑娘就被搓磨成了一个只知道唯唯诺诺的应声虫。

因为沾了高则的光,虞怀信生意做的顺风顺水,他自然也少不了给高则好处,在高则过生日时,虞怀信花大价钱买了一只琉璃碗打算作为生辰礼送给高则。

这只琉璃碗流光溢彩十分漂亮,高婉生的小儿子很是喜欢,趁没人时,忍不住偷偷拿出来把玩,没料到,不小心手滑把碗掉在了地上,摔碎了。

这个皮小子见闯了祸,也知道害怕了,就把责任推给了看到他摔碗的原身。

高婉为了维护儿子,也一口咬定是她干得,原身胆子小,不敢承认也不敢否认只知道哭。

虞怀信见了还以为她是因为闯祸了害怕才哭,大怒之下,就把原身送到郊外的庄子上思过。

原身在庄子上的日子不好过,住的房间不但潮湿还有虫子,她在虞家虽然被高婉搓磨,吃的最起码都是细面粮食,厨师做饭也舍得放油放佐料。

等到了乡下,做饭的婆子给她做的吃食虽然也是细面,菜里的滋味就差远了。

贴身丫鬟夏杏见原身整日里愁眉不展,就提出让她去山上散散心,她是高婉的人,自然不会心疼原身,纯粹是自己贪玩。

爬到半山时,夏杏就把原身丢在一旁,自己去摘野果子了。

原身坐在石头上等夏杏回来的时候,只觉得后脑被击了一下,就失去了知觉……

等到夏杏找到她,看到她衣衫不整的样子,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么……

夏杏吓坏了,小姐遇到这样的事情,一旦事发,就算她是高婉的人,也绝对小命难保。

原身醒来后,痛不欲生,这种事发生在一个从小被教育的规行矩步的古代女人身上,简直是奇耻大辱。

夏杏年纪大,心眼发活,又是哄又是出主意,好容易才把一心求死的原身哄住。

原身战战兢兢,神思恍惚的过了两个月,终于被接回了虞家,就在她以为这件事情被永远埋在两人心里时。

她居然有了身孕,也不怪原身觉察的晚,她月事一向不准,这种事情又羞于启齿,直到肚子大起来才被发觉。

虞怀信大发雷霆,逼问原身奸夫是谁,在得知原委后,就当着她的面打死了夏杏。

原身本就又羞愧,又害怕,看到夏杏惨死,精神再也承受不住,当场就疯了。

虞怀信见女儿疯了,也无计可施,高婉就出主意,把原身送到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这样即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处理了原身的事情,又能保全虞家颜面。

虞怀信也知道这样做就等于放弃了这个女儿,但对他来说,名誉大于女儿的命,也就应承下来。

选来选去,就选到了原身的奶娘张嬷嬷身上,当年高婉进门后言道,原身的不服管教是奶娘在背后挑唆,就让张嬷嬷去了庄子上,那个庄子是原身娘的嫁妆,张嬷嬷的丈夫在那里做庄头,高婉还美其名曰是让她一家团聚。

像看电影似的看完原身的一生,虞禾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真是个可怜的小姑娘,希望下辈子能投个好胎。”

虞禾这边正在发愁怎么叫人进来给她松绑,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推门进来的正是张嬷嬷,“哎吆,我的姑娘啊!让你受委屈了,都怪嬷嬷光顾着给菜地浇水,忘了姑娘还绑着呢!”

张嬷嬷一边着急忙慌的给虞禾解绑,一边嘴里叨叨着来迟的原因。

原身一受刺激就会咬人踢人,张嬷嬷一家没办法,只能在她犯病时把她绑起来,看着没事了再给她松开。

“不妨事的嬷嬷,我没事,”好容易自由的虞禾忙开口道。

可不能再给人当成疯子捆起来了。

“啊……姑……姑娘你说话了?”张嬷嬷瞠目结舌看着坐起来说话的虞禾都傻了。

语气里藏着浓浓的不可置信,毕竟原身疯了之后,只会自言自语说一些谁也听不懂的话。

“嗯,嬷嬷,我好了!真的好了!以后再也不会让你担心了。”

看着虞禾清澈沉静的眼神,再不复原来的混沌疯狂,张嬷嬷上前一把抱住虞禾就哭起来了,

“哎呦……我的大姑娘啊……你可心疼死嬷嬷了……老奴对不起夫人啊……呜呜……”

见张嬷嬷哭的凄惶,虞禾心里也不好受,她接受了原身的记忆,原身的喜怒哀乐自然也对她有影响。

小说《囤好物资后,我携空间带儿子逃荒》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