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法吏寻仙记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米一峰)

《小法吏寻仙记》 小说介绍 “法象明器,刑胜民静,镇——”,鼎令符横空出世! 米一峰言成文典,天生异象,言出法随,几十万兽兵被定格在战场上。 什么武道仙道,我是法道。穿越成小法吏之身的米一峰誓为前世的法家正名。 什么儒皮法骨、表儒里法,都是耍流氓,没有法家哪来的国家。 整合人族,征服兽族妖族,成就法...

点击阅读全文

《小法吏寻仙记》 小说介绍

“法象明器,刑胜民静,镇——”,鼎令符横空出世! 米一峰言成文典,天生异象,言出法随,几十万兽兵被定格在战场上。 什么武道仙道,我是法道。穿越成小法吏之身的米一峰誓为前世的法家正名。 什么儒皮法骨、表儒里法,都是耍流氓,没有法家哪来的国家。 整合人族,征服兽族妖族,成就法圣之身。 寻仙到天庭,小腰一叉,谁是神仙,站出来回话。。书中主要讲述了:“法象明器,刑胜民静,镇——”,鼎令符横空出世! 米一峰言成文典,天生异象,言出法随,几十万兽兵被定格在战场上。 什么武道仙道,我是法道。穿越成小法吏之身的米一峰誓为前世的法家正名。 什么儒皮法骨、表……

《小法吏寻仙记》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米一峰思虑再三,还是决定把事情坦白说一说。

听到自己的爹娘都死了,楚妮搂着米一峰的脖子哇哇大哭,伤心的样子让米一峰非常心疼。

小米兔在旁边也抽泣起来。

两只小兔眼红红的,小泪珠更是一嘟噜一串串的。

米一峰感到头有点大:

“我说哥们,你就别跟着凑热闹了好吧。”

“哼,我又没有哭她,我在哭我自己呢。”

“噢?有故事?

正好你有故事,我有……我妹妹有眼泪,正配,说来听听。”

“我……我爹也被杀了,我娘和我的族银都被抓走了,呜呜呜。

要不是她姐姐救了我,你们根本见不到我的。”

小米兔倔强的擦了擦眼泪,扭身不搭理米一峰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身世,不该跟你开玩笑,我向你道歉。”

米一峰低头致歉,态度诚恳。

楚妮被成功转移注意力。

抽噎着抱过小米兔,小脸蛋贴着小米兔:

“我以后会好好待你的哦,我的好吃的分一半给你,你不要哭。”

“一族人都被抓走了?

那得多少个储物戒……兔子呀!”

米一峰就像自己被抢劫了一样难受。

“一共八个族银。”

“多少?八个?

哥们你是认真的吗?

你是不是对一家和一族的概念有什么误解?”

小米兔甩他一脸卫生球,气呼呼道:

“我爹说我们这一族是仙族,不属于妖族,是它们的皇,当然数量少啦。”

什么仙族皇族的,米一峰根本没当回事,现在他只对兔兜感兴趣。

“那什么,哥们,商量个事呗。”

米一峰兴奋的搓着手,眉眼含笑道:

“你看,能不能把我也装进去。

这样我领着你们就可以偷偷的跑路了,谁也抓不着咱们,咋样?”

“嗤!没文化的银类,我刚刚六岁,只能长这么大,你说呢?”

又被喷了一次,米一峰不死心:

“那你爹娘能变多大?”

“我爹能变成一棵大树辣么高。”

小米兔自豪的抬起小下巴。

好吧,等你也能长辣么高,米哥的坟头草都能成精了。

看来让妖兔带着跑路是行不通了,米一峰失落的摸着下颏开始思索。

片刻一拍额头,连忙从怀里拿出一个小木盒。

里面装的是灵符宗炼制的信符。

这是监察公署内部的定向通讯工具,直通他的上级赵煜。

赵煜是郡府里的典郡书佐。

实际上是监察公署文职里的副尉,管辖着中都府和三十个县衙。

他在信符上言简意赅的通报楚家庄案件。

告知被蒙面凶犯们堵在庄里,请求支援。

随后皱眉咬破了手指,在白色的信符上挤出一滴血。

信符瞬间化作一道流光飞向阶梯穿出阵法,没入了暗夜中。

这枚信符是官方定制的单向信符,之所以滴血,是确定回信的坐标。

米一峰咂咂嘴,看着手指上的小血口,暗暗称奇。

搁前世这就是妥妥的黑科技,就是有点费血。

走上阶梯口,启动了对外的绞杀阵法,现在双保险,米一峰心里才踏实起来。

他十二岁那年,楚老爹就告诉了他。

楚家庄只有三个婶婶和他知道这里的秘密。

逃生出口一个在庄里农户的马厩里,一个在庄外的田渠里,非常隐蔽。

他让楚妮钻进兔兜里,将小米兔踹进怀袋,搬把椅子坐在逃生地道口前。

地道口也有隐匿阵法,对方解开需要时间,足够他跑路了。

日烛天下火力全开,盯着外面的蒙面人,好整以暇的等待援兵。

是夜。

空中一艘黑色的飞舟正快速的向中阳县飞驰。

飞舟周身数不清的符文在闪烁,夜空中如一颗流星在轨道里飞行。

这是监察公署的公务飞舟,各郡只有一艘,非紧急情况一般不动用。

甲板上灯火通明,四周有阵法隔开了气流。

赵煜的副手鲁洪正在分配任务。

这次他从贼捕掾那里借用了一队捕役。

由一个捕头带队,主要稽查县署上下。

另一队人员是五宗十二门的入世弟子。

这些武道仙门的弟子,不服兵役的,必须入郡衙或县衙当差两年。

那些小门小派的弟子大都去了军镇。

鲁洪亲自带领这些战斗值超高的年轻人去楚家庄救人。

“当差见习三个多月,抓的都是苍蝇蚊子,希望这次能有点肉。

不然,天哥太寂寞了。”

队列里一人低声故作叹息道。

此人一身打扮很另类。

短衣长裤,裹腿蒲鞋,衣身紧窄,干练利索。

一双眼睛闪着灵动和活泼。

明明年轻也算是俊朗的颜值,却在唇上蓄了一条漆黑的一字须。

像条黑虫子似的,没显出老成,反而很滑稽。

此人是灵丹宗弟子陆小天。

“就是有肉也让你的花蜜丹给熏臭了。”

旁边长相比女子还清秀的青年小声揶揄道。

精致的五官镶嵌在一张典雅唯美的鹅蛋脸上。

皮肤细腻,线条弧度流畅,轮廓均匀。

圆弧形的下巴令他整体看上去端正清秀,很古典的一种美意。

一袭青衫穿在他身上,不显风流倜傥,突显女扮男装之嫌。

他是灵符宗弟子冯不凤。

“呵呵,小凤呀,不是天哥说你,一个紧急集结,你看你捯饬的比雨百云姐姐都周全。

这样吧,这次任务顺利,天哥送你一个金步摇插发髻上,绝对惊艳中阳县。”

“滚,丹臭嘴更臭。”

冯不凤身边一位始终傲然昂头的白衣青年微不可查的往后退了两步。

此人是仙剑宗弟子白可衣。

一双剑眉下,精光内敛的星眸透出一股子孤傲天地间的寂寞。

队列里的众人随着白可衣齐齐往后退了两步,孤零零的将陆小天晒在前头。

而后众人又齐齐的伸胳膊摊开手掌心指着陆小天,一言不发的看着他。

陆小天尴尬的挠挠脸,从怀里取出一个瓷瓶,颇为不舍的说道:

“我跟诸位说,我这解毒丹炼制可是花了成本的。

各位兄弟是不是多少意思意思,天哥也是要脸面的人好吧。”

“刷”,冯不凤一把抢过瓷瓶:

“你还有脸皮吗?

要脸的人能炼制那缺德东西吗?

每次你用花蜜丹,我们身上的衣服泡两天还有臭味。

你是不是给我们大家补偿补偿。”

众人齐齐点头。

陆小天幽怨的瞅着大家伙:

“我不用了行不?

一丸弹出,天地色变,我不是寻思让大家省省力气么。”

“别往脸上贴金,那是天地色变的事吗?

那是万劫不复好不好?”

冯不凤撇撇嘴怼了他一句。

给大家每人发了一颗,最后将瓷瓶递给鲁洪:

“鲁头,这个你拿着,那小子还有不少。”

鲁洪笑了笑。

这些都是武道仙宗的天才弟子,虽然见习当差,但他知道相处的分寸。

“好了,大家准备准备,马上就要到了,尽量抓活的。

这次差事办好了,回去我请吃德福斋。”

队列里憋笑憋了许久的众人喜笑颜开。

唯独陆小天愁眉苦脸的盯着鲁洪手里的瓷瓶。

……

楚家庄大厨房。

“蔡头,天快亮了,是不是先撤出去?”

一蒙面人对蔡勇说道。

“不行,再有一炷香的时间阵法就解开了,东西一定在里面。

趁着没人,今天务必拿到。”

蔡勇一双眼睛阴沉沉的。

他被米一峰的耍戏气的不轻。

更没想到这里竟然是九级阵法,而且还是两套。

现在绞杀阵法马上就要破除,这时撤走无异于功亏一篑。

他催促两个阵法师加快速度。

之前他已经令属下分散在庄里庄外搜索地道出口。

双管齐下,决不能无功而返。

天光方亮,冲进来一个蒙面人。

“蔡头,有人来了。”

话音未落,蔡勇已蹿出了厨房,

一艘黑色的飞舟正好刚刚悬停在主宅上空十丈处。

从甲板上纵跃出数道人影。

“监察快舟!他们怎么来了?

发讯号让弟兄们回援,拦阻他们一炷香的时间。”

蔡勇沉稳的下令,一点也没有慌乱,领着身边几个人迎了上去。

交手在瞬间开始。

鲁洪对上蔡勇,没有废话,纵身飞跃两三丈高,居高临下对蔡勇拍出一掌。

掌印叠叠重重,如一座山岳呼啸着从高处砸下,挤压着空气发出嘶鸣。

蔡勇身旁的一间厢房立刻被气流压成粉尘。

武道九品,一品一重天。

一品到三品,社会满地走,四品到六品,金碗吃不愁。

七品开宗立派,八品王请不来,九品天地安泰。

九品之上是陆地神仙,五百年一出的武皇。

天地间,有武皇、兽皇、妖皇和海皇各一尊,维系着各族微妙的平衡。

鲁洪是武道四品,在文职里已是高手了,但蔡勇却是五品。

蔡勇双脚一跺,飞身迎上临空的掌印。

一拳暴击而出,如同怒海狂涛,平地卷起数丈浪潮。

狂浪击碎掌印,余势未消,汹涌的劲气撞在鲁洪的手掌上。

一声轰然爆响,隐有火光四溅。

武道的劲气碰撞,威猛刚硬。

鲁洪虽占据居高临下攻击的优势,但还是被捶飞了。

在空中他连翻了几个跟头卸力落地。

衣袖粉碎,胳膊血肉模糊,不停的颤抖。

小说《小法吏寻仙记》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