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团今年三岁啦解瑾萱陆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奶团今年三岁啦》 小说介绍

【架空,非穿越、非重生】 【女主会长大,慢慢养成中】 【作者有挖坑、埋线、填坑,所有疑问的答案皆在文中】 【背景架空,所有剧情内容请勿对照现实】 她本生来就该是Y市解家的掌上明珠,却因别人的贪念而流落在外。幸而在她三岁时上苍终于眷顾于她,让她刚出生时便为救她而成为植物人的解家特助苏醒,将她的生世告知,叫她回到了解家的怀抱。 大哥:“小糯儿在幼稚园被欺负了!准备合同,让这个学院改姓解。” 二哥:“小糯儿,二哥哥带你去坐大航母好不好?看看我泱泱华夏!巍巍山河!” 三哥:“小糯儿喜欢古玩吗?三哥哥都送给小糯儿!” 四哥:“小糯儿喜欢粉红色的实验室吗?那四哥哥就把实验室里所有的东西都变成粉红色好不好!” 五哥:“小糯儿最喜欢跟五哥哥去剧组了对不对?咱们说走就走!不要其他哥哥了!” 六哥:“小糯儿最爱的明明就是我!有我在,岂止幼稚园!整个学院小糯儿都可以横着走!” …… 当整个解家都沉浸在宠妹无度的世界里,偏偏有人敲开了那扇门,拉着她的手,道一句:“小糯儿,你还记得那对你承诺过,会永远守护着你的星星吗?”。书中主要讲述了:【架空,非穿越、非重生】 【女主会长大,慢慢养成中】 【作者有挖坑、埋线、填坑,所有疑问的答案皆在文中】 【背景架空,所有剧情内容请勿对照现实】 她本生来就该是Y市解家的掌上明珠,却因别人的贪念而流落……
奶团今年三岁啦解瑾萱陆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奶团今年三岁啦》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不出意外地,公司会议刚开到一半,解雨泽就接到了解钰轩打架的消息,挂了电话,姚擎就被解雨泽派到了帕美斯学院的政教处处理这件事。

政教处里,“回头客”解钰轩靠墙站着,百无聊赖般地看着政教处门口,一脸“我没错的”拽样,邢超吃着萧文骁买来还来不及吃的零食,偶尔还投喂几块给解钰轩,萧文骁低着头站着,看着像是“悔过内疚”,其实他闭着眼睛在睡觉。

身为“弱势”被打的龙哥三人,被政教处老师好生安排在皮制长沙发上坐着,一人一杯白开水,还有校医在一旁给搽药,即使那龙哥被解钰轩揍得眼睑下乌青一片,鼻子下流着鼻血,脸颊处高高鼓起,但看向解钰轩的眼神还是十分挑衅,带着看十足地好戏的心态。

他可是Y市俞家准继承人,今天不让解钰轩被退学,他就掀不过这件事儿!他一个高二的被人初二的打了,传出去还让他怎么立威、怎么混!

姚擎带着律师走进政教处时,俞龙的家长还在和政教处的老师争论,说一定要解钰轩给她儿子磕头认错,然后开除,而政教处的老师只能赔笑,说等解钰轩家长来了再好好商量。

开玩笑,解家的小少爷,哪能是他们说开就开的。

解钰轩见是姚擎来了,轻笑一声,如意料之中,眼帘微垂,一把夺过了邢超手里的零食就倒进了嘴里。

“你给我留点儿!最后一包了!”

邢超骂骂咧咧地把解钰轩递回来的空气扔进了垃圾桶里。

姚擎看了一眼站在墙边一脸桀骜的解钰轩,微微叹了一口气,随即走到了政教处老师身前,与政教处老师握了个手,又将手递向了对方家长。

穿着香家限量款的夫人打量了一下全身上下一套行头不过三千的姚擎,不屑地笑了一声,开门见山。

“那解钰轩是你家孩子是吧?你会不会教孩子啊!看看把我们家俞龙打成什么样了!你知不知道我家俞龙是谁?他可是Y市VG集团的未来继承人!我告诉你,今天这事儿,解钰轩不给我家孩子下跪磕头道歉,不被退学,我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听着俞龙妈妈的话,姚擎轻笑一声,有些蔑视与嘲讽,收回手,从西装内口袋的名片兜里取出一张支票放在了桌上,移到了俞龙妈妈面前。

“不好意思,把你家孩子打伤是我们小少爷下手重了,这里是五十万,你看够不够医疗费。”

VG集团是Y市刚刚冒出头的汽车研发生产集团,但现任董事长俞觉私生活比较混乱,原配无所出,于是在众多情妇中,独独生出了儿子的俞龙妈妈:秦箐上了位,但因为还没有被正式扶正,所以,出生风尘的秦箐看着桌上的支票微愣,眼中动摇了几分。

“妈!”

俞龙看着自己妈妈的眼里产生了动摇,生怕秦箐最后收钱了事,连忙叫了一声,使得秦箐还是想到了自己儿子的面子问题,高贵的头颅扬了扬。

“我俞家还不缺这点钱。今天解钰轩必须给我儿子下跪磕头道歉!必须退学!”

姚擎点了点头,看向秦箐的眼神里添了几分欣赏。

呵,还挺有骨气。

“那就让我们家律师与您谈吧。”

姚擎对政教处老师微微颔首,不再理会秦箐,转身走向了解钰轩。

“小少爷,总裁让我带您回家,三少爷和四少爷给您出的卷子已经在家里了,总裁说等他回去至少要看到您完成一套卷子。”

“解雨泽没毛病吧!他俩出的卷子是人做的嘛!还做完一套!不去!”

解钰轩骂骂咧咧地出了门,看背影是落荒而逃,邢超见解钰轩跑了,立即摇醒了还在梦里的萧文骁,跟着跑出了政教处。

“轩哥!咱还打篮球不!我叫班里人占位置了!”

最终,解钰轩还是在邢超与萧文骁的注视下,被姚擎带的保镖抓回了解家别墅。

傍晚,幼儿部托管丫丫班放学,解雨泽提前在托管丫丫一班等小糯儿收拾好书包出来,待小糯儿背着小熊书包与小朋友们告完别跑出门来,便一把将小糯儿抱进了怀里。

“小糯儿,第一天上学好不好玩呀?有没有受欺负?有没有想大哥哥?”

小糯儿依偎在解雨泽的怀里,搂着解雨泽的颈脖,开心地笑着。

——“好玩!小朋友们对糯儿也很好!糯儿明天还要来上学!还要和小朋友们一起玩!”

解雨泽将小糯儿放到刚买好的儿童安全座椅上,给小糯儿系好安全带,揉了揉小糯儿的发,柔声笑道:“好——那明天大哥哥继续送小糯儿来上学。”

但没有从小糯儿的手语中读到“想念”,解雨泽便故作失落道:“不过,小糯儿这一天下来,真的没有想大哥哥吗?大哥哥可是想了糯儿一天呢……”

见解雨泽这般可怜兮兮的模样,小糯儿立即哄起了解雨泽,星星眼看着解雨泽,小手飞舞得极快。

——“糯儿想大哥哥了的!真的!很想很想!”

为了表示“想念”,小糯儿努力抬头,亲了亲解雨泽故意凑上前的脸颊。

如愿得到了小糯儿的“想念”,再看着这样可人的小糯儿,解雨泽便笑得更温柔了,可脑海中蓦然想到了今早送小糯儿来上学时,见到那小胖墩拉小糯儿手的画面,笑容微凝。

虽然已经让姚擎跟幼儿部部长说过了在学前教育里增加男女有别的知识,但是,他还是不放心,怕小糯儿知道知识还被别家的混小子给骗了。

想着,解雨泽便微微摆正了神色。

“小糯儿,你答应大哥哥,以后不许随便和别的男孩子牵手手,更不许抱抱!知道吗?”

小糯儿迷惑不解,歪头看着解雨泽。

——“为什么吖?小虎他们也是糯儿的好朋友吖!”

原来那个小胖墩叫小虎……

解雨泽面不改色,继续对小糯儿道:“虽然是好朋友,但那是男孩子,男孩子和女孩子不一样,做朋友是不能牵手手和抱抱的!”

姚擎坐在副驾听着,不禁将头转向了窗外看风景。

总裁的忽悠大法好!

小糯儿似懂非懂,提出疑问。

——“糯儿是女孩子,大哥哥是男孩子,那糯儿和大哥哥是不是也不能牵手手和抱抱?”

解雨泽微愣,千算万算没算到,教小糯儿与男孩子保持距离的同时,把自己也坑了,坐在副驾的姚擎终于坚持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成功地受到了解雨泽眼刀的洗礼。

姚擎突然觉得自己很可能要去F国出差了……

为了保住自己与小糯儿的兄妹情,解雨泽第一次微微有些慌张地解释起了事情来。

“小糯儿,大哥哥和你是哥哥和妹妹的关系,不是朋友的关系,所以是可以牵手手和抱抱的,但是别的男孩子不可以,知道嘛?”

小糯儿思考片刻,终还是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看得解雨泽一口气放下了,又没有完全放下。

不行,他得想办法把自家的小白菜给护好了,绝不让别家的猪给拱了去!

想着,一张承诺书的雏形已经在解雨泽的脑海中显现了。

回到解家别墅,刚进门就听到了自二楼传来的解钰轩的咆哮声。

“解越彬你能不能别看着我写!我写不出来了!”

“请不要把你智商低的责任推卸到我身上。”

“我智商低?你出的题我都答完半面了好不好!放眼整个学院,有哪个人能比我牛!”

“嗯,重量单位写成长度单位,乱写的本事的确没人能超过你。”

“靠……”

解钰轩的愤怒输出终是没有敌过解越彬的平静陈述,丢下笔,骂骂咧咧地走出了房间。

“钟叔!我饿了!什么时候能吃晚饭!”

“快了小少爷,您要是饿极了,我给您端碗粥?”

“我自己来!”

解钰轩飞奔下楼,只为逃离解越彬所在的区域。

解雨泽看着解钰轩跑进厨房倒也没叫住他,现在对解雨泽来说,有比教育他那不省心小弟更重要的事情。

抱着小糯儿上到二楼,正巧遇到双手插兜,缓缓从解钰轩房里走出来的解越彬,都一天了,憔悴不改,还是顶着一对淡淡的黑眼圈和一头遮了眉眼的杂乱的发。

解越彬盯着小糯儿,没有开口,但解雨泽知道解越彬想干什么。

为了保证身体健康,解家每年都会做一次体检,所有资料材料档案都会存在解家医药库里,所以解婉柔的DNA检验材料不用再额外得到,而小糯儿不同,她在外漂泊三年,昨天才回到解家,解家都还没来得及给小糯儿体检,从小糯儿身上提取DNA检验材料,所以,解越彬想要检验小糯儿是不是他解家真正的小女儿只能亲自来取。

解雨泽微微叹了一口气,对小糯儿笑问道:“小糯儿,你陪陪你四哥哥好不好?”

小糯儿想都没想,立即笑着点了点头。

解雨泽将小糯儿小心地放到地上,小糯儿便倒腾着两条小短腿来到了解越彬面前,抬手拉住解越彬白大褂的衣角,仰着头,对解越彬粲然一笑。

——“四哥哥!”

解越彬低头看着小糯儿,从眼前杂乱的发间看着小糯儿璀璨的眼眸,平静无波甚至有些暗沉的眼眸渐渐变得温柔了,但心里变扭,还是冷着一张脸,做不到对小糯儿弯一弯嘴角。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小长在福利院的关系,小糯儿营养吸收得特别好,才两天,身上便有了些肉,虽然还不到正常三岁的婴儿肥,但看着已是十分软萌可爱,让搞科研都搞得清心寡欲了的解越彬,不禁将手从白大褂的大贴袋里伸了出来,覆上小糯儿的脸颊rua了rua。

软软的手感引得解越彬眸中星光乍现,嘴角终是扬起了一抹笑,对小糯儿伸出了手。

“跟我去做个体检好不好?”

——“体检是什么?”

小糯儿不解地歪头,却又是在解越彬的心上来了一击。

这种奇怪的,使平淡内心变得柔软的感觉,解越彬从未体会过,所以攻陷解越彬,或许只需要那么一瞬而已。

就像一个满心苦涩的人,只要一丝甜,就能填满整个心脏。

解越彬蹲下身,让小糯儿不必再仰头望着他,能够与他平视,指节分明,有些病态白的手握住小糯儿柔若无骨的小手,开口说话,语气都不禁变得温柔。

“体检就是检查小糯儿的身体是不是很健康,用不用打针吃药。”

听到“打针吃药”,小糯儿不禁害怕地一颤,皱了眉头,嘟着嘴摇了摇头。

——“糯儿很健康,糯儿不打针吃药!”

“嗯,小糯儿不打针吃药,那如果体检出来小糯儿身体真的很健康,我们就不打针吃药了,好不好?”

解越彬把话绕了一下就成功地将小糯儿绕了进去,只见小糯儿笑着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解越彬拉着小糯儿的手路过解雨泽时,解雨泽微微侧头,用只有他和解越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对解越彬嘱咐道:“重点查查糯儿的声带、舌系带,看看她以后是否还能说话。”

想着小糯儿这般如天使般纯净可爱的孩子口不能言,解越彬也是微微有些心疼,点了点头,便拉着小糯儿的手走下了楼,而解雨泽看着从解越彬眼底浮现的微微心疼,欣慰一笑,向三楼书房走去。

小说《奶团今年三岁啦》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