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向那畔行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叶月圆戚明石)

《身向那畔行》 小说介绍

两情若是长久时,只求朝朝暮暮。 为爱,叶月圆在家仇与相思之间徘徊。 为爱,戚明石在国恨与挚爱之间辗转。 她苦苦寻觅,向他而行,家仇昭雪。 他披肝沥胆,向她而来,身陷囹圄。 满目山河远,唯怜眼前人。 斜风细雨,白鹭鳜鱼,共剪窗烛,话少年时。。书中主要讲述了:两情若是长久时,只求朝朝暮暮。 为爱,叶月圆在家仇与相思之间徘徊。 为爱,戚明石在国恨与挚爱之间辗转。 她苦苦寻觅,向他而行,家仇昭雪。 他披肝沥胆,向她而来,身陷囹圄。 满目山河远,唯怜眼前人。 斜……
身向那畔行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叶月圆戚明石)

《身向那畔行》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她们又来到了早上休息的地方,月圆从竹篮里拿出刚才脱下的夹袄,递给苏桃儿。

“桃儿,你穿上这衣服,跪在这块草地的边沿,双手把竹篮举起来,低头装作做错事情被惩罚的样子。我们三人围着你,冬沛姐姐和碧儿佯装编花环,我故意训斥你。这样应该可以扰乱视线,蒙混过关。”

大家都点头赞同。

这时,路边又跑过来一个气喘吁吁的中年妇人。一边左右张望,一边骂骂咧咧。

“苏桃儿,你个死丫头片子,还不赶快滚出来,你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只要你回那个家,老娘有的是时间和机会打你,让你长长记性,看还敢不敢偷家里的钱。给老娘赶紧滚出来。”

她在泼妇一般的叫骂,也没看到苏桃儿的影子。她东张西望好几圈,只觉得眼前编花环的这几个人有可能藏匿。她不再叫骂,想上前看看,又被冬沛的华服吓退。她心知,只有有钱人家的姑娘,才能穿起这么昂贵华丽的衣服。

“我看,姐姐就得让你这么跪着,你才老实。一天天看姐姐脾气好,你就偷奸耍滑,啥事情都让碧儿干,下个月的月俸,让姐姐给你减半,你要再不识好歹,我就让姐姐把你发卖了。”

这一句句训斥,一步步的打消了中年妇人的怀疑。她心有不甘,甩了一句“老娘在家里等着你”,便离开了。

看着中年妇人离去,月圆拉起苏桃儿,带着她向阿娘的茶棚走去。

戚明石不自觉的笑了笑,也回到了茶棚。

却说这曲流方,一路忍着疼痛,逢人便用衣袖挡着脸面,绕了一个大圈,垂着酸痛的双臂,在午饭过后许久,才回到了县丞府邸。

中午用膳时,没看到她那宝贝儿子,县丞夫人就开始担心。这会听到门房小厮大喊“少爷回来了”,就三步并作二步的从房里出来。

“我儿这是干什么去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她定睛一看,立马心痛难抑,声音颤抖的问道:“我儿怎么伤成这样?是谁干的?还有哪里疼?还不赶紧去找大夫。”身边伺候的小丫鬟赶紧跑了出去。

“娘,我被人欺负了,我的脸都丢光了,我要报仇,我要杀了他们。”见到了对他百依百顺的娘亲,曲流方顿时觉得有了底气,恶狠狠的发誓。

曲夫人听了儿子这话,转悲为恨。“哪个狗东西瞎了眼,敢欺负我儿子,让他吃不了兜着走。方儿,告诉为娘,是谁欺负你了?只要他在咱们吴兴县,决计不让他好过。”

“娘,他们不是咱们这里的。你去给父亲说说,让他派几个侍卫给我,我自己找他们去。”

曲夫人有点犹豫,她心知这样不合规矩,也怕丈夫不答应,没有一口应允儿子的请求。

“娘,行不行?求求娘了。啊,好疼啊!”说着就跪到了地上。他这一声哀求,一出苦肉计,让曲夫人即刻允诺了。

大夫来了。在给曲流方检查医治的时候,曲县丞也从县衙回来了。

“大人,公子只是些皮外伤,并无大碍。涂上活血化瘀的膏药,静养几天便可痊愈。”

曲县丞谢过大夫,安排人去送,转身进屋去看儿子。

他年过不惑,才有了这个儿子,夫妻二人视如掌上明珠。虽然他没有夫人那样百依百顺,但是儿子的请求,他十有八九都会同意。

他看到儿子鼻青脸肿,一脸气愤,甚是揪心。

听儿子说了事情的缘由,沉思了片刻,问道:“这几个男子衣着如何?口音呢?”

“打头的那个,衣服讲究,其他三人普通装扮。口音是京城那边的。”

曲县丞捋着胡子,心想:莫不是宫里的人,普通人哪有如此身手的侍从。可是,没听说宫里的人出来啊!

“老爷,你可得帮帮方儿啊,你看被人家欺负成什么样子了?你给他派几个侍卫,保护着他。”曲夫人没敢说报仇的事。

曲县丞回过神来,没听明白夫人在说什么。

曲夫人以为丈夫不答应,委身坐在矮凳上,垂首顿足,哭腔立即出场。“我命好苦啊,好不容易得来的儿子,被人欺负成这样,你也不派人保护,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曲县丞现在听明白了,也想到假如派侍卫,儿子很可能会去报复,再惹麻烦。他得先确定对方的身份,才能做这个决定。

“我的夫人啊,好了,你听我说。这事情又不急于一时,先让方儿在家养伤,家里守卫森严,你有何不放心的。”

“小草,进来,伺候夫人回房休息。”

曲夫人听了这些话,想想也是,就在小草的搀扶下出了儿子的卧房。

曲县丞跟着出来,派小厮叫来师爷,吩咐师爷暗地里打听,是否有宫里的人出来了。

叶月圆带着苏桃儿,一行四人来到了阿母的茶棚,她让苏桃儿洗了把脸,坐着休息,随手给她倒了杯茶水。

苏桃儿也确实口渴了,她大口的喝完了一杯水,缓了一下,便起身感谢叶月圆的救助之情。月圆赶紧谦让,不愿居功。

叶母招呼完顾客,见过了冬沛,缓步走了过来,关切地问:“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啊?”

苏桃儿:“伯母,我叫苏桃儿。家在县城三公里外的三里村。”

叶母:“我看你和我家月圆差不多一般大?”

苏桃儿:“伯母,我今年十二岁,出生在三月。”

叶母:“真是有缘,和月圆同岁,她是腊月生辰。这是冬沛,她比你稍大一些。”

月圆看到母亲和苏桃儿交谈,便走到炉边提起水壶,给冬沛和碧儿各倒了一杯茶,接着照顾其他顾客了。

叶母又问:“你说月圆帮了你,是遇到啥难事了?”

苏桃儿有点惭愧,顿了一会儿回答:“我母亲走的早,父亲又续了一房。后娘对我总是冷言冷语,只要父亲外出干活,她就不给我吃饭,还威胁我,要是敢给父亲说的话,就打我。后来实在是饿,我就给父亲说了,结果父亲说,一定是我不听话,后娘才不给我吃的。”

“没有办法,我就隔三差五的去偷吃的,我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就想着从后娘那里偷点钱,趁着过节人多,去贩卖点小玩意儿,挣点钱买吃的,没想到被她发现了,就追着我到了这里。”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叶母幽幽的叹了口气,问桃儿。

“我都想好了,家是回不去了,回去一定要挨打。我索性住到县城的庙里,明天就去采买小玩意儿。”苏桃儿有些激动的说。

“这样吧,你跟月圆回家里吧,她平时也不在家,你来了,刚好给我做个伴儿。”

“伯母,不用了,不能再麻烦您和月圆了。”

“阿母说的对,你就去吧。我阿哥也不住家,家里就父母两人。”月圆也走过来邀请。

苏桃儿看盛情难却,就同意了。

小说《身向那畔行》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