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见欢》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景湛宋初初小说全文

《惊见欢》 小说介绍

原名:《乍见无欢,久处怦然》 主角名;沈沐舟,宋初初(强调) 【权谋宫斗,大势所趋。】【HE】 表面慈眉善目实则内心狡诈的皇帝稳坐朝堂,却靠着别人的成果蔑视众臣,朝野上下人尽皆知。 前弱后强拌猪吃虎的大理寺少卿和沉着谨慎无所不能的相府嫡女 。他们一见倾心,却被莫名的婚书牵绊,危机重重一路坎坷。 被皇帝利用多年决心反抗的太子和深谙世事背后推演的漠北公主 青梅竹马却在家国大义和至深挚爱中艰难抉择。 满门抄斩,赐婚,降罪,胁迫出征,四面楚歌,重重叠叠的身份,表面顺从与内心的违和,身份与立场,胁迫与反抗,一场不一样的悲欢正在上演……。书中主要讲述了:原名:《乍见无欢,久处怦然》 主角名;沈沐舟,宋初初(强调) 【权谋宫斗,大势所趋。】【HE】 表面慈眉善目实则内心狡诈的皇帝稳坐朝堂,却靠着别人的成果蔑视众臣,朝野上下人尽皆知。 ……
《惊见欢》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景湛宋初初小说全文

《惊见欢》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若无乍见之欢,但愿久处怦然。许你乍见之欢,许你一生得安。

自诩半生安稳,奈何半步入深渊,一生不得安。——楔子

我叫宋初初,爹爹宋唯是当朝丞相,娘亲是圣上亲自封的一品诰命夫人,哥哥宋叙白是最高司法法官大理寺卿,嫂嫂是先皇后的亲生女儿,萧予公主 。而我,整天无所事事,用爹爹的话说就是不学无术。

但是我也学了很多,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住在我家隔壁的几家大人的女儿都相继嫁人之后,我只能和慕予玩儿了。

或许,这和我后来及笄半年内,却从未有人敢上门提亲有很大的关系。

但是沈沐舟这个人,爹爹在饭桌上经常提起。说他才貌双全,断案也很有一手。我便在心里默默记下了,十分想看看这个沈沐舟到底是何许人也。

建宁四年暮春。昨日,我扮作男装随哥哥去大理寺查案,偶然见他,眉目间似有星河, 一身暗蓝锦衣更衬得他贵气天成,风光无限。

几案之上被风随意吹开的卷宗和展乱的折子,给我一种异常沉重的感觉。不是心疼哥哥,他是大理寺卿,平日里本来也没有如此繁杂的工作。

这些,案子上摆着的这些,都是他要看的,他一个人要看。下面还有许多主簿,主事,层层筛选,最后的折子都要到他这里来。

多少是有些心疼他的。

明堂上,哥哥见我看他的眼神已经有些呆滞了,随即轻咳了两声。我仍旧没反应,直到他扯了扯我的衣袖,我回过神来。

可人已经走到我面前了,与我仅有一步之遥。

我脸上微红,垂眸回避他的视线,连忙让开路,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他。眉清目秀,比哥哥都好看几分。怪不得爹爹和其他叔伯们都说,朝堂上大理寺内有两朵“娇花”,大抵说的就是他和哥哥吧。

“宋大人,今日的案子还有一个没结……”他话里有些愧疚,让我不由得看向哥哥。心里想道:原来哥哥在工作的时候如此严肃,一点也不像在家里一样爱笑。

哥哥坐在几案旁边,身形放松了些,面色也稍缓,对他开口道:“无妨,今日案子少。该歇歇就歇歇。明日休沐,家父想请沈大人来家里一趟,不知沈大人意下如何?”

“明日……自然是有空的。”沈沐舟站在堂下,负手而立。面色上像是有些疑虑,少顷,他又问:“不知……,丞相大人有何要事?”

哥哥届时从几案边缓缓站起身,悄然开口:“既然是休沐,聊的自然不是朝堂上的事,宋大人不必如此紧张。”

哥哥用余光瞥见我见人如见糕点那般不知礼义廉耻的样子,又纠正了我,掐了掐我的胳膊,这次哥哥真的用力了。

我的神儿,也瞬间回了过来。再不敢看沈沐舟一眼。

沈沐舟这人,像是对我施了什么魔咒,他眼如暗渊,看一眼过去便瞬间沦陷。甚至想让人看看他这身锦衣之下,是怎样的风光无限。别人不知道,我确实是如此想的。

哥哥冷眼看向我,随即走下了台阶,走到沈沐舟身侧又开口道:“还望明日,沈大人定要来府上才好。”

“是,属下知道。”沈沐舟只得这样说。他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宋丞相是朝堂上出了名的热心肠,好说话的紧。

他能坐上大理寺少卿的位子,还是宋丞相举荐的,他理应去看看,拜访一番。

“还不走?”哥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凌厉的很。

我怕哥哥生气,只得收回了看着沈沐舟的眼神,低着头小跑出去。走在后面跟着哥哥的步伐,两步并作一步走,他腿太长了。

我小跑着跟上哥哥的步伐,脑子里依旧是沈沐舟那般温润如风的模样。

其实,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见沈沐舟了。

我第一次见他,是在建宁一年的冬天。那天哥哥和爹爹本来该是休沐的,可大理寺却紧急送来了折子。

哥哥刚接到折子,想着在以前就算是再大的案子都会等到休沐之后再去审理,今日这番定是有紧急的要事。他没人跟着,嫂嫂又在陪着慕予,爹娘不在家。整个家里只有我整天吊儿郎当,无所事事。

哥哥眼神瞥向我,我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下一秒,那大理寺随身书吏的衣衫已经塞进了我怀里。当日,我退了两步,扮成了哥哥的随身书吏。

我记得很清楚。那案子,是审理沈家满门抄斩一事。

那时,我懵懂的问哥哥,犯了什么事情才够得上满门抄斩那样的罪名,哥哥皱眉,本不想提这事,奈何看我求知若渴的眼神只是小声清口回了我四个字:大逆不道。

我一脸茫然。纵使我看过许多书,但是对于大逆不道这四个字的理解多少还是有些偏差的。

大逆不道,是我在大理寺的藏书阁内接连几日,日夜翻阅卷宗之后见到的最大的罪名了。

届时,我也不能理解。

那日,我于大理寺朝堂见沈沐舟,适逢大雪。

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凄冷,即使坐在堂中,迎面吹来的寒风料峭,让我不由得紧了紧身上书吏的棉衣。

站在台上远远望去,在一众人中,一个衣衫褴褛男子,满身伤痕的跪在地上。多处还有血迹,看上去已经在刑部受过刑罚了,伤的不轻。进了刑部,少说也是皮开肉绽,脸上还蒙了灰尘。

即便是这样不堪的场面,我也觉得这个人像是鹤立鸡群一般,在一众罪犯中脱颖而出,与众不同。这词虽然用的不极其合理,但是 他的确就像是蒙了灰尘的珍珠,被埋没在废石里。

又像被埋没的千里马,正在等待伯乐的发掘,然后驰骋天下。

哥哥正襟危坐在明堂之上,身着官衣,面若冰霜威严四射。我站在他身旁,矮了大半寸。偶然垂眸间看见了他手边的折子,上面写的大概意思就是,沈家满门抄斩,不留活口。

这案上的折子,犹如圣旨一般。

我站在哥哥身旁,在旁人眼里我只是一介小厮,定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他说些什么。

然而就在哥哥即将下令之时,方才我见的那蒙了尘的\

小说《惊见欢》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