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顶流家的小祖宗三千岁!(时九元星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嘘!顶流家的小祖宗三千岁!》 小说介绍

【日常&玄学流,小祖宗无CP!元星之有!还有,这个就是个短篇,二三十万左右】 飞升上界几千年的大佬时九一觉醒来回到原来世界,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昔日鼎盛门派变成破落之所,她也不知为何变成四五岁的小孩模样。 道观中仅剩下一个看门弟子,掌门还在娱乐圈十八线的十八线混着。 小祖宗决定扛起重任,为门派再次繁荣贡献自己的力量,只是…… “星之啦,有人说我是你的私生女。” 敲着二郎腿的掌门元星之一抖,慌忙爬起来恭恭敬敬站在小祖宗身边,“谁说的?我去撕了他的嘴!居然敢对我小师祖不敬!” 各路大佬也闻风而动:“算我一份!” —— 传闻九华观那个混娱乐圈却比十八线还十八线的掌门最近被影后包养了,身边还带着一个私生女。 各路狗仔闻风而动。 元星之:私生女?NO!那是我小师祖!至于被影后包养?如果合法夫妻也算,那就算吧! 说完,他亮出手上闪亮的戒指。 众人:……。书中主要讲述了:【日常&玄学流,小祖宗无CP!元星之有!还有,这个就是个短篇,二三十万左右】 飞升上界几千年的大佬时九一觉醒来回到原来世界,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昔日鼎盛门派变成破落之所,她也不知为何变成四五岁的小孩模样……
嘘!顶流家的小祖宗三千岁!(时九元星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嘘!顶流家的小祖宗三千岁!》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黑云密布。

响雷一个接着一个似乎要把整个天地都震碎,闪电一道紧着一道如利刃般划破夜空。

风将山间的树木吹得喀嚓喀嚓作响,好似暴雨就要来临。

漆黑山间只有山腰上的九华观里还闪烁着豆大点光亮。

但在摇曳的暗幕中也是若隐若现,好似随时都会熄灭。

九华观内,一个体型微胖的、下巴处留着一撮小胡须的道士正打着手电在关着那些被风吹得吱呀作响的门窗。

“哎!每次要下雨就停电!真烦——”道士一边抱怨一边伸手想要去拉右边的窗户。

忽然,一声比之前更响的惊雷轰隆一声响起,好似就在耳边,紧接着一道紫色闪电将头顶的整个天空都割裂了一般。

道士被吓得手一哆嗦,那本来就破旧,又被风吹得摇摇欲坠的窗户吱呀一声脱落,咔嚓地砸落在地上。

道士呆住。

好一会才回过神,“完了,完了!又坏了一扇,这下这个月的维修费又要多上好几百了,掌门师兄要是知道了肯定会锤死我的!”

那道士一脸如丧考妣,赶紧小跑着跑到殿外,想着看看那窗户还有没有抢救一下可能。

可他刚踏出殿门,忽然看到从那紫色闪电间似乎掉出来一个闪着金光的东西,那东西似乎直奔这山头而来,只是眨眼间就宛如流行一般从道士的眼前滑过,伴随着一声奇怪的声音,那东西落在了道观的外面。

随着那东西的落下,震天的响雷和骇人的闪电居然诡异的骤然停歇,只有山风还在吹着。

什么东西?

道士心头闪过好奇。

刚才那掉落的东西就跟他隔着道观的山门,只要他走下台阶打开山门就可以看见。

但掌门师兄也说了,山中精怪多,夜里切记不可胡乱开门,也不可乱出山门。

掌门师兄还说了,好奇心害死猫,没事别乱好奇。

再说,刚才那天气甚是怪异,也不知落下个什么东西,他还是谨慎些为妙。

道士抚了抚胸口,定定神,决定还是赶紧回东院那边歇息——

然而,他这边刚准备离开,山门外似乎又是金光一闪。

他脚步一顿,被压下的好奇心瞬间又起来了。

要不他还是去看看,就开一点点门,不出道观。

再说,道家有金光为尊之说,那东西带金光,说不定是什么好东西呢。

这般想着,他的脚步已经不由自主的往山门那边转去。

很快,他走到山门前,小心翼翼的将山门打开一条缝,将手电提到眼前,然后朝外照去——

外面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远处似乎还传来山枭的哀鸣,但除此之外,却好似并没有其他东西。

是他想多了?

道士准备还是关上门回去,正当他要拉门的时候,眼角余光瞄到就在山门前的棂星门上正站着一个身影。

他揉了揉眼睛,用手电射了过去,那里又什么也没有。

难道是他眼花了!

道士咽了咽口水,正思想间,忽然感觉有个东西在扯他的袍子。

他下意识低头,瞬间整个人呆住!

一个大约四五岁、穿着一身宽大衣裳的小孩儿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台阶上,正拉着他的衣袍,抬着一双湛亮的眸子看着他……

……

烈日当空。

寂静树林小道,一个少年鲜衣怒马驰骋而来。

忽然,几个黑影宛如飞电般从树林间掠过,手中的长剑直指那骑马而来的少年郎。

眼见着那利剑卷着凌厉的劲风就要袭上他的要害。

那马上的少年忽然冷笑一声,足下一点竟然从马上一跃而起,一个反手,手中漆黑的宝剑祭出,长剑斜挑,将那迎面而来的利刃悉数挡住,一时间铿然声不绝于耳,似震得连四周得树木都在发颤。

紧接着,那少年郎五指一翻,身形一转,黑色宝剑带着寒光,刷得一声拉开一道剑花,卷起一阵罡风咻得一声射向对面几人的胸膛——

“卡!很好,很好!可以下来了!”导演从监视器看到画面,满意的朝着那个少年点点头。

那少年收到信号,呼了口气,将手里的剑收了起来退出场。

“星之,不错啊!刚才那个剑花漂亮,你这身手真的是绝啊!”副导演走过来拍了拍元星之的肩。

“谢谢副导。”少年抱了抱拳客气一笑,然后朝片场另一边角落走去。

副导演瞥了眼远去的少年,赞赏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惋惜。

听说这小子好像入行的时候得罪了某位大佬,不然以他的相貌和演技也不至于混成这样,连十八线的艺人都不如。

元星之哪怕不回头都能感受到副导的目光,但他并未在意,只是拿起休息位上的水杯,仰头咕噜咕噜的紧喝了几口,然后长长出了口气。

他的戏今天就算是结束了,另外一个剧组的戏份三天后才开始,这中间他可以好好休息休息。

元星之走到柜子那边开锁将自己的小背包拿出来,翻出手机,正想着一会先在旁边刷刷手机等其他人拍完,手机就震动起来。

屏幕上闪动着“师弟”二字。

元星之按下接听键,刚要开口那边就传来师弟急切又惊慌的声音:“掌门师兄,出,出事了——”

元星之一听眉头一皱,:“那些人又上门闹事了?”

元星之今年二十四岁,是九华门第三百二十五代传人,也是九华观的观主和掌门。

这要是放在以前,那是风光无限。

可现在末法时代,灵气所剩无几,加上世代交替,乱世恒生,道门没落,已经两千多年未有修行者证道飞升。

诸多子弟满堂、繁荣鼎盛的道家门派都渐渐消散在时间的洪流中,只有少部分还在苦苦的支撑。

九华派就是其中一个。

作为一个有几千年历史的门派,九华派坐落在九华山上,他们门派曾经出过好几个飞升成仙者。

这世界最后一个飞升者就是他们九华派的,而自那以后再无飞升之人。

可就算是他们,到现在也是没落不堪。

原本九华山方圆几百里皆为门派所辖,现在却只余下山头小小道观。

就那道观他都不知还能维持多久。

原本师父还在的时候他们还有三人,师父去世后观中就只有他和师弟两人。

还好还有个师弟在,不然别人是光杆司令,他便是光杆掌门。

不过,就算是他一人他也会守着道观。

毕竟道观是他的家。

四年前,为了维持观中开销,也为了能赚钱维修年久失修的道观,他下山赚钱,误打误撞却入了娱乐圈,成了一个名不见经传、比十八线还要十八线的小艺人。

有戏就拍戏,没事的时候就多接点活儿,偶尔有事就少接些,时间上比较自由,也还算能赚到些钱,也勉强能够维持观中的开销和日常维修。

只是近几个月却一直有人上山骚扰,说他们是某某公司的,想要开发这边作为旅游度假区,让他们从九华观搬走,并转让协议,如果他们同意,他们可以出钱在其他地方给他们重建一个道观。

九华山是九华派开山以来所在之地,几千年时代更替从未改变,他们自然也不会同意。

那什么公司的人见利诱不成,便开始隔三岔五骚扰和恐吓。

上次他离山前设了个小小的阵法防止那些人上山,难道失效了?

“不是,不是——”电话那边的玄青摇头否认。

听到玄青说不是,元星之松了口气,“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不过,他转念一想,不是有人闹事,那难道是——

“玄青,你该不会是没钱了吧?上次才给了六千,这才刚过半个月——”

“师兄,不是的,不是的!”

“不是?那是什么?”

“是……是小孩……不,是老祖宗回来了……”玄青急吼吼的终于把话给说出来。

“老祖宗?”元星之眉一挑?“什么老祖宗啊?我们家的老祖宗可都归西了。”

他正说着,就听到电话那头响起一个稚嫩的孩童声音:“玄青啦,你在给你那个在外的掌门师兄千里传音?把那法器给我,我跟他说几句。”

小说《嘘!顶流家的小祖宗三千岁!》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