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病娇奶狗被白月光打包回家(洛觞墨九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病娇奶狗被白月光打包回家》 小说介绍

〈〔重生+病娇+甜宠+打脸爽文+团宠+女强+无脑〕作者没脑子所以小说也没脑子。 冰冷残戾的女王VS漂亮的爱哭奶萌隐藏大佬,小九辞很爱哭但只是在洛觞面前。〉 洛觞死在心慈手软之下,养了三年的奶辞陪她殉葬火海,明明最怕疼的一个人却忍着烈火的焚烧护着她。 重生一世回来,绑定反派重整计划成为任务者 ,洛觞发誓要将这个世界染透红色。 麻烦的是小可怜好不认识自己。 算了,怕麻烦的白月光直接将人绑回家,就这样奶辞就被洛觞直接打包回家。 小可怜这时候还不认识洛觞,就被其绑回家,从刚开始的惊恐和倔强,“不准再亲我!谁要你这个坏人管,坏人!” 委屈到抽噎,埋在女孩怀里哭。 到后来病态到骨子里的喜欢,凤眸殷红,目光粘稠。 “阿觞已经一天没有亲你的宝贝,他快死了,救救他好不好。” “阿觞抱抱,别不理我。”,彻底染上最致命的罂粟。 想将她彻底圈禁在自己的怀里,离开一秒也不行。 怎么办,就连短暂的分别也能要了他的命,原来还有比病痛更折磨人的东西。。书中主要讲述了:〈〔重生+病娇+甜宠+打脸爽文+团宠+女强+无脑〕作者没脑子所以小说也没脑子。 冰冷残戾的女王VS漂亮的爱哭奶萌隐藏大佬,小九辞很爱哭但只是在洛觞面前。〉 洛觞死在心慈手软之下,养了三年的奶辞陪她殉葬……
重生,病娇奶狗被白月光打包回家(洛觞墨九辞)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病娇奶狗被白月光打包回家》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大雨磅礴,白色细长的弯刀形闪电划破阴暗的天空,朝天边飞驰、隐没过去。

漆黑的大地上明亮一下,又迅速恢复灰蒙蒙的一片,压抑和寂静纠缠,浸着整片空气都格外苦涩。

漂亮到极致的桃花眼映着殷红,勾着笑,像是盛开在地狱旁的曼珠沙华,看一眼便是戒不掉。

洛觞随意地坐在椅子上,衬衣有些凌乱,闲散的慵懒与常日无异。

只是红透的眼尾透尽对杀戮的渴望。

亦或者说她的便是一株繁茂的罂粟,沾血的罂粟。

手指揉了揉太阳穴。

“既然都喜欢,还不想付出代价。

啧,那都到下面见去吧!”

洛觞无奈地向后依了下,躺椅下压,声音有些低哑。

楼口的雇佣兵和狙击手不禁手心冒汗,纷纷拿着枪口对准女人。

昨天夜里国际任务榜单上出现围杀冥啬雪阁的阁主湮没(mo)的任务。

凡参加者佣金五千万,亲自击杀湮没者额外赏金十个亿。

本以为是一个笑话,冥啬雪阁不亚于政府权力的外的另一个组织,武装力量堪比任何一个世家亦或政府。

湮没更是一个魔鬼,银色玫瑰花面具遮面,在杀戮中寻求快感。

谁敢,谁又有能力找冥啬雪阁的麻烦,怕是死几万次都不够。

所有人都以为是一场笑话,却没想到是真的,就连各国政府也联合起来,公开了湮没的位置,如今几千个狙击枪手对着她的脑袋。

缓过神后,便是疯狂的加入和围攻,不管实力如何,这赚钱的机会就算没命了也值得冒险。

至于湮没位置的是如何暴露的,为什么政府派兵,这些人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

只知道,杀了楼里的人会有这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钱。

“阁主不必惊慌,只要交出东西,您便可以离开这里,也不会影响您的生活。”

一个带着厚重眼镜的人温和地安抚,想要简化事情的步骤。

“外边有多少人?”

洛殇只是微皱眉。

没等那人回应,洛殇起身整理了下衣服,黑色衬衣有几分濡湿,透着血腥气。

从远空隐蔽处突然飞出几架微型战机,投放炸药和燃烧弹。

大楼瞬间染上乱窜的火苗,开始剧烈晃动,看守的军队显然有些措不及防。

慌乱地防御,却见几架微型战机纷纷壮烈地撞向大楼,瞬间机身爆炸,散成碎屑落下来。

“是冥啬雪阁的力量,这群疯子!他们的阁主还在里面!

怎么敢的?”

身穿绿色军衣的M国军官对眼前的一切到底有些惊慌。

再回头发现洛觞正笑着,殷红的桃花眼染透了狠戾,依旧张狂不已。

“撤!快撤回去!”

狙击枪向内扫射数枪边迅速往外边撤,但大楼已然陷入火海的汪洋。

不断塌陷,似乎要一直掉进地狱里,不停地坠落。

呼喊声响彻整片街道,惨不忍睹,宛若人间地狱。

“洛觞!阿觞,阿觞!”

所有人都在往后退,唯独一个少年死命往里面冲眸底浸透了慌乱。

少年很漂亮,一双潋滟多情的凤眸似乎蒙着一层薄雾,因为猩红添了几分零碎美。

精致的五官和脸轮廓每一分都映着俊逸,无疑是上天的宠儿。

终于看到一抹黑色踪影,墨九辞不顾四周东西的倒塌和灼热的温度扑向洛殇。

“阿觞,我找不到阿觞了,真的吓死我了,别丢下我阿觞。”

墨九辞见到人激动不已,恐惧也在熟悉的清冽玫瑰花香中开始沉寂。

“我带阿觞出去。”

滚烫的高温让墨九辞清醒几分,检查女孩身体,有一处枪伤,顿时有些哽咽。

洛觞看着来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眼尾处的泪痣更是勾人。

这是她养在身边两三年的人,整日如同猫儿一样缠着自己。

“东西我让人给你送过去了,以后你也用不着依着我活,就权当我最后一件有用的东西。”

大楼摇摇欲坠,接天的火光伴着噼啪声掀起阵阵热浪。

洛觞淡淡说着,掰开男人的手,墨九辞却听得一愣,下一秒却又死拽住女孩的胳膊。

声音微颤,“阿觞这是打算抛开我吗?不可以,不行!”

虽是大楼最坚固处,伴着整栋楼的不断下陷,四周的东西也零零散散地掉落,朝两个人砸过来,温度更是不断升高。

“再停几秒你也就不用出去,跟我一起死在这算了。”

高温灼得洛殇有些睁不开眼,身体里的痛楚也愈发明显,桃花眼微蹙,不得已找个角落坐下来,疲惫地闭上眼睛。

走到今天的这一步还真是她活该,如果早些将那些人杀了,也不会落得今天的下场。

是她低估了人性的贪婪和善变。

眼看着玻璃灯直直坠下朝洛殇砸去,墨九辞冲过去将人一把抱在怀里,严实地挡住所有玻璃碎片。

高温让玻璃炸成碎片,冲击力让其刺进男人的后背,没入肉里几分,红色迅速蔓延浸润高昂的西装。

“墨九辞!”

洛觞本松散的眸子蓦的紧缩,抱住男人急转身,两个人较为靠向稳固的墙角。

“自己身体什么样都不清楚?这种地方你该来?”

微怒地看着怀里的人。

墨九辞凤眸染上剔透,“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阿觞在这里,你在哪我就在哪。”

男人也犟起了脾气,不甘示弱地哑声道。

洛觞微愣,墨九辞仅仅跟了她两三年,最多也只是算合作关系。

但男人眸底缱绻深厚的情感给她一种错觉,一种她就是他的命的错觉。

无奈只能解释,像往日一样哄着男人。

“我中毒了,估计是活不了多久,根本就走不出去。

乖,快点出去吧。”

温柔的嗓音听起来却格外刺耳,尖锐,似乎要将墨九辞的心脏割裂开。

“什么意思?阿觞是不是生气了所以才这样骗我,没有的,我的阿觞很好,没任何问题。”

男人眼尾不停地淌出泪水,纤长卷翘的睫毛沾上湿意,求证似的看着女孩,手攥得极紧。

但洛觞只是擦去男人的泪水。

“我还没有和阿觞结婚,还没有生小宝宝,没和阿觞去看过蔷薇湖畔傍晚的灯塔,好多都没有,……”

墨九辞再也忍不住哽咽出声,每一个人都恐惧死亡就连他也不例外。

男人的话听的洛觞不禁想笑,这小家伙想的倒是不少。

不过随即就从升腾起一股悲哀。

“快出去,一会儿真晚了。”,洛殇顾不得男人的恐惧,强撑着最后的力气想将人推出去。

热浪熏得眼睛都睁不开。

墨九辞死捆住女孩,像是对眼前的妥协,嘴角微微上扬,“不出去,既然阿觞不在,那我也去死就好了,这样也可以和阿觞在一起。”

今天对女孩动手的那些人他会让他们一个个都付出代价。

“胡说!”

洛殇正欲将人推出去,大楼的顶棚直接掉落下来,火蛇的高度顿了顿。

顿时房间里也彻底融为一片汪洋火海。

“阿觞,抱紧我。”

墨九辞低声呢喃一句,尽管皮肤已经被热浪熏破,鲜血淋漓,依旧死护着怀里的人。

国际顶级贸易商场大楼,CH,整烧了一天一夜,高温过后一切都化成了毫无温度的灰烬。

小说《重生,病娇奶狗被白月光打包回家》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