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九千岁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张易之李安澜)

《大周九千岁》 小说介绍

张易之醒来以后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佛、儒、道、巫、妖、鬼的世界。
明明秋闱后就能入朝为官,却被未婚妻陷害关进刑部大狱。
为了给舅舅报仇,他只能吃下化形丹变成假太监。
多年后……大周摄政王、九千岁、武神张易之回首前尘往事,
他不禁感叹道:“我来我见我征服!”。书中主要讲述了:张易之不敢怠慢,立刻换了白色飞鱼服随厉胜男前往镇抚司。在京城,所有人提起镇抚司都会心生惧意,那里有大周最恐怖的诏狱,有残酷的七十二套酷刑。没有人能活着从诏狱里出来。可真走进镇抚司,张易之却发现内部建造……
大周九千岁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张易之李安澜)

《大周九千岁》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张易之不敢怠慢,立刻换了白色飞鱼服随厉胜男前往镇抚司。

在京城,所有人提起镇抚司都会心生惧意,那里有大周最恐怖的诏狱,有残酷的七十二套酷刑。

没有人能活着从诏狱里出来。

可真走进镇抚司,张易之却发现内部建造竟然和前世的苏州园林一般无二。

厉胜男露出自豪的笑容:

张易之张口结舌,对这位国子监口中的大魔王充满了好奇。

文韬武略、天文地理、琴棋书画无不精通的全才?

他跟着厉胜男来到镇抚司最深处的一座小庭院,里面假山、流水、木屋,设计精巧,处处可见匠心独到。

北侧有一座凉亭,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男子站在石桌前正在写字。

那男子五官硬朗,尤其是那双眼睛,如同深邃的海水,蕴藏着无数智慧。

哪怕自称的张易之都自行惭秽。,

慕容飞烟和北镇抚使纪纲立在白衣男子之后,一眼就能够看出来两人小心谨慎、生怕出现任何疏漏。

厉胜男躬身行礼:

庞广孝把手里的笔轻轻放下,把目光放在张易之身上,

张易之有一种无处遁形的感觉,所有的小心思都瞒不过庞广孝。

他毅然抬起头,大声道:

慕容飞烟不由自主握紧了拳头,露出紧张的眼神。

别看她威名在外,可在庞广孝面前,大气都不敢出。

这个该死的小冤家,命都不要了吗?

庞广孝淡淡一笑,拿起桌上一个账本丢给张易之,

张易之木讷的接过账本,

庞广孝挥挥手,慕容飞烟连忙拿起纸笔递给张易之,眼中满满怒火。

可在庞广孝面前,她只能用眼神来表示自己的内心想法,根本不敢传话。

张易之接过账本,心中却在飞快盘算,给自己化形丹究竟是慕容飞烟的谋算,还是庞广孝的谋算?

假如是庞广孝想要出去,根本不用那么多算计啊。

他恍然大悟,是慕容飞烟想要包养自己。

却不料自己破了税银贪墨案,成功进入庞广孝的视线内。

张易之收起所有小心思,开始检查庞广孝农庄的账本。

咳咳……纵然你御剑飞仙、也摆脱不了落后的记账方式……

张易之在纸上列好表格,然后用阿拉伯数字的方式开始重新记录账本。

慕容飞烟站在张易之身后,看着一个个符号,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不到半柱香,张易之就把账本用阿拉伯数字重新分类整理完,还核算出了一个新的数字。

他尴尬道:

尴尬归尴尬,心里却有一丝窃喜,智近乎妖又如何?

佃租不一样被私吞?

庞广孝接过慕容飞烟递过来的新,略一思索就明白了那些符号是代表数字。

让他吃惊的账本的记录方式。

如果全部按照这样计算的话,能够减少户部近六成的工作量,而且比以前更加清晰、准确。

庞广孝默默把账本放在桌上,冷冷道:

张易之忍不住两腿一软,差点吓得跪在地上,这老鬼太强了!

却不知道纪纲、慕容飞烟都露出惊讶的眼神,他们不知道被庞广孝一句话下跪了多少次。

张易之一咬牙,

庞广孝嘴角露出淡淡笑意,

张易之懂了,想白嫖我的诗词!

写的好恩怨一笔勾销,写不好菜市场午时三刻断头台。

他默默拿起笔走到凉亭前,思索片刻,奋笔疾书。

上联:春梦惯迷人,九环仙骨,误著了二品朝衣,任鸡鸣紫陌,马踏红尘,军门向哪头跳出;

下联:空山曾约伴,六诏杯茶,犹记得七闽片语,看剑影横天,笛声吹海,先生从何处飞来?

庞广孝就是为了敲打张易之,要知道不论是诗词还是对联,都讲究心境,如今在压迫下张易之能写出什么好诗词?

没想到他被对联给勾住了目光。

张易之在赌!

这副对联是写剑仙吕洞宾的!

他赌庞广孝虽然在庙堂身居高位,却向往的田园生活。

出身白鹿书院,自然精通剑术……虽然无人见过庞广孝出手,张易之却敢肯定庞广孝绝对是剑道高手!

庞广孝素来喜怒不形于色,如今却仰天长笑,吓得慕容飞烟、纪纲、厉胜男三人战战兢兢。

庞师这是怎么了?

庞广孝指着张易之大声道:

张易之用尽全身力气才没有让自己失态,

庞广孝再次露出赞赏的眼神:

张易之后背生出冷汗,他没有想到税银贪墨案竟然牵连如此之广,难怪慕容飞烟昨日无能为力。

庞广孝从桌上拿起一张请帖丢给张易之,笑道:

七夕诗会是京城一年一度的文人盛事,去的都是京城赫赫有名的才子、才女。

打脸徐渭?

那可是国子监监正,大周国文人的精神领袖之一。

哦……当年庞广孝和徐渭齐名,堪比卧龙凤雏。

听说庞广孝当年从军被白鹿书院除名,而徐渭十年如一日,每年都给庞广孝送请帖恶心庞广孝。

偏偏锦衣卫里根本找不出一个能吟诗作对的文人骚客。

这庞广孝是个小心眼,以后千万不能随意得罪。

张易之忍不住苦笑道:

小说《大周九千岁》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