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城颂(任平生任夜城)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青城颂》 小说介绍

一位说书人讲起百年前的腥风血雨,多少天骄纵横一甲子,却死于小卒之手,这里有庙堂的权谋、江湖的恩怨。
有锦绣红娘枕边客,夜夜笙歌不留情的走蛟任二爷。
有手握妙囊三千计,青楼一貌值万金的白龙莫无笑。
有仙路缥缈空自闲,空滞千年无人怜的剑神冷绝尘。
……
在说书人口中,生命的短暂,竟胜不过一场花开。。书中主要讲述了:登上历经百年岁月的石板桥便能看到对头桥边的老槐树,上面绑满了新人系的红布条,寓意着百年好合,而馄饨铺子,就在老槐树下。古桥外身布满青苔,河中细雨点出涟漪,桥上行人打起了各色的油纸伞,目光所及之处,皆是……
青城颂(任平生任夜城)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青城颂》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登上历经百年岁月的石板桥便能看到对头桥边的老槐树,上面绑满了新人系的红布条,寓意着百年好合,而馄饨铺子,就在老槐树下。

古桥外身布满青苔,河中细雨点出涟漪,桥上行人打起了各色的油纸伞,目光所及之处,皆是熙熙攘攘,任平生撑起油纸伞,伞歪向段雪薇,微润的肩头,是他对她的偏爱。

桥头的馄饨铺只有四五张桌子,还有一位腿脚不便的老伯,他早些年是段天德手下的兵,听说是受了伤才从军中退下,如今已是年过半百,靠馄饨铺维持生计,而这一开就是二十多年,味道依旧如初,任家两兄弟和段氏兄妹,都是吃着李伯的馄饨长大的。

段雪薇用瓷勺舀起一个馄饨,满眼星光,期待的望着任平生。

任平生皱起眉头说完,段雪薇便撅起了小嘴巴,双手抱臂,也不理任平生了,俏脸上写满了不高兴。

任平生终究是拗不过段雪薇,拿起勺子从她的碗里舀了一个馄饨。

看到任平生吃下了馄饨,段雪薇顿时眉开眼笑。

任平生敷衍着叹了口气:

段雪薇伸着勺子探着头,从任平生碗里舀着馄饨,任平生伸手就给她的额头上来了一个弹指。

段雪薇丢下勺子揉着已经发红的额头道:

任平生捏着她柔嫩的脸蛋很是无奈的说道:

段雪薇吐了吐舌头,俏皮的说道:

灶旁的李伯扭头看着这两个欢喜冤家,摇了摇头看向锅里,而脸上,则是洋溢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

夕阳落入黑山,天穹仍有余晖,任夜城喝完最后一杯酒,任平生吃完最后一个馄饨,他们趁还有余光,心有所想,该走了。

任夜城拜别了醉花庭的一众红娘,纵然她们万般不舍这个香饽饽,但任夜城仍是头也不回的带着一炷香的段毅,往箭楼城门口走去,而任平生则是告别了李伯,带着段雪薇直行过集市,而集市尽头便是北城门的所在。

夕阳西下,街道两旁的集市都在不急不缓的收着摊位,段雪薇不知道从哪变出来一个小小的锦囊,伸手递给任平生,并说着:

段雪薇皱着柳眉,歪着头,一副蛮不相信任平生的样子说道:

任平生笑着刮了刮段雪薇的琼鼻,随即便伸出了小拇指。

拉完勾,段雪薇这才罢休。

天穹尚有余光,远远的便能看到正在城门口等待的一众人马,任平生定睛一瞧,是罗叔没错,可倒是没见任夜城和段毅的身影。

突然的喝声吓了两人一跳。

吓了一跳的段雪薇脱口骂出。

听着三人愣过之后的大笑,段毅一脸黑线。

……

任平生跨上白鬃毛马对着段氏兄妹抱拳告辞,任夜城也是如此。

待一众人马行出老远,段雪薇忽是想到了什么,向任平生喊道:

听到瓮城里传出悠长的回音,段雪薇露出绚烂的笑容。

段雪薇握起粉嫩的小拳头,眼中散发着丝丝寒意。

段毅吓得缩了缩头,说道:

段雪薇盯着远去的一众人马,美眸中掠过一道流光,心中所想:

城外,放眼望去皆为废土,农田都在周遭小镇,城中农人也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任夜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任平生白了任夜城一眼,众人迎着背光的北寸山前进。

任夜城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道:

九州大陆上的功法分为两种,一种为外功,炼外脉罡气,存气于四肢百骸,借躯发力,俗称武者。

一种是内功,炼内脉内力,气游五脏六腑,沉于丹田化力,力御躯行,俗称修士。

而外功分为六个境界,分别是筑基,易筋,百目关,十月关,地武,天武。

内功也分为六个境界,分别是,开脉,化气,小周天,大周天,小天位,大天位。

每一个境界都分为下境,上境以及圆满,而内外功境界都是相互对应的,不过也都是有利有弊,战场上厮杀的大多是武者,武林中人绝大多数是修士,武者力破千钧,置罡气于体表,所用罡气只能近战,修士飞檐走壁,内力覆于身与器中,可数里之外取人首级。

每一大境界从根源上讲,差距很大,但是若根基不稳,仍可让越阶斩杀。

段天德和罗林,都是地武境巅峰,离天武境只差一线,而任东青,便是天武巅峰,也是世人所知的武力至高,而达到天武境,便可将罡气外放。

不得不说,兴许是血脉的缘故,纵使任夜城从小偷懒,不喜练功,十七岁仍是练到了易筋圆满。

再说任平生,他是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若没有十几年前的那场变故,如今最起码也是十月关上境,但也就是因为那场变故,让他外脉固化,内脉不通,终生陷入易筋境圆满,无法再进半步。

段毅与任平生同岁,十岁之时还未筑基,而如今已经是感受到罡气的百目关上境高手,要不然,就算段天德在军中有些威望,也不可能让段毅去做长安城的禁军副统领。

而段雪薇和段毅相差无几,是内功小周天下境。

任平生叹了口气,拔下酒葫芦塞子便饮了一口烈酒,随即说道:

罗林领头,剩下九名护卫前四后五,将任氏兄弟保护在其中间,从七周城到北寸山脚共有三里路程,两兄弟也就这样聊了一路。

罗林手扯缰绳,战马前蹄跃起一尺,激起的泥水四溅开来。

此时众人已然到了北寸山脚下,羊肠小道就在眼前,天空中只剩下微弱的红芒,山林之深,让他们在苍茫的孤山上只能看到婆娑的树影。

罗林怒声喝道:

在罗林的面前,是一个突然从树林中蹿出的狼狈之客。

任夜城借着昏暗的浊光,发现他竟是刚进城时碰到的那个算命先生,不过此时的他颇是狼狈,布幡和铃铛也不知丢到了哪里。

他口中的话还未说完,一道剑气忽然从林深之处斩出,沿途一尺外的草木皆被搅碎,眨眼间便飞至眼前。

罗林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将军,抄手祭出寒剑,不过他明显低估了这道剑气的威力。

叮!

剑气如毒蛇般阴冷,也如猛虎般不催,罗林的寒剑应声而断。

而剑气却仍不减其势,径直掠过任夜城的头顶,只听一声脆响,剑气毫无阻碍的斩开了他束发冠的侧边。

这一手吓的任夜城瞪大了双眼,冷汗直流,半晌后,铜制束发冠摔落在泥地里,长发顺势披肩落下,所幸只是被斩掉了几缕青丝。

也就是在同一时刻。

轰隆隆!

三里外,七周城墙上的门楼轰然倒塌,任夜城僵硬的转头望着远方的灯火通明处,心有余悸的摸着垂下的散发。

任平生望着熟悉的羊肠小道,如今看来竟如此可怖,那林路深处的黑暗里,若蛰伏了一只嗜血的凶兽。

罗林丢掉被齐刷刷斩断的寒剑,眯起眼睛,喃喃道了一声:

此时,山顶传来任东青的声音,若在耳边。

小说《青城颂》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