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下不知姐姐好》主角夏凝沈之烨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年下不知姐姐好》 小说介绍

第一次见到沈之烨是在他十八岁。 夏凝从不认为一面之缘后还有继续发展的可能,但命运让她在研二那年重新遇见他。 “我不喜欢年纪比我大的,这么说你明白吗?” 沈之烨没有顾及任何情面,目光凛冽又决绝。 夏凝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强忍下内心的不适,举杯大方地扬起笑容。 “既然如此,那姐姐就祝愿弟弟翱游蓝天,前程似锦!” 两个红酒杯象征性地轻轻交扣,发出清脆的低鸣。随着冰冷的液体入喉,夏凝在心中默念。 也祝你,归来平安,一生无恙!。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一次见到沈之烨是在他十八岁。 夏凝从不认为一面之缘后还有继续发展的可能,但命运让她在研二那年重新遇见他。 “我不喜欢年纪比我大的,这么说你明白吗?” 沈之烨没有顾及任何情面,目光凛冽又决绝。 夏凝也……
《年下不知姐姐好》主角夏凝沈之烨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年下不知姐姐好》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夏姐,待会下班老地方见?”

无菌手套包裹下的一双巧手此时正在进行伤口处的缝合,左右手动作配合干净且利索。随着最后一个线结的完成,这台手术算是圆满完成任务。

“好啊,老地方见。”

夏凝摘下手套,扔进垃圾桶。左右手交替握着手腕旋转放松,五个小时的手术让身体有些疲惫,急需找个地方释放。

夏凝回到休息室换了一套棉质连衣裙,走出医院大门就迎上了一阵寒风,惹得夏凝缩起肩膀,紧了紧身上藏蓝色的大衣。

“夏医生!”

苏艺从后方给夏凝来了个结结实实的熊抱,夏凝惊呼,险些要被撞飞出去。

“怎么跟你姐一样,毛毛躁躁的。”

夏凝看着眼前和闺蜜有几分相似的女孩,有些无奈地扶额。

“这不是同一个出厂设置嘛。”

苏艺亲昵地挽着夏凝的手臂。

夏凝突然想起一个人:“对了,你姐什么时候回锦城,快过年了。”

苏艺皱了皱眉头: “她说年后新品的画稿还没搞定,可能不回去了。”

两人的谈话被鸣笛声打断,车到了,车里的人提醒道。

“你们俩快上车,晚点就塞车了。”

“来啦。”

繁荣的商圈,精致的大牌旗舰店,奢华地段的写字楼,无一例外地诠释着一线城市的光景。

正是这样的映衬,平凡而悠久的老店铺在人们心中的分量更显得特殊。

简单的一层玻璃推门隔开了外面的世界,店面是个不足50平米的小店,遇上用餐高峰期时还得等上好几个小时。

店里面充斥着一股麻辣鲜香的湘菜味道,呼吸之下都能感受到热油激发出的辣椒香气。

科室主任照旧点了经典的老几样,辣椒炒肉,剁椒鱼头,干锅土豆丝,红烧米豆腐,金钱蛋。鲜红油润的辣椒几乎占据每道菜的三分之一,卖相极佳的菜系勾得人口水直流。

同行的五个人之中有三个星城人,一个锦城人,剩下的最后一个则是地地道道的穗城人。

“小夏,你不是穗城人嘛?怎地这么能吃辣。”

众人齐齐望向夏凝,期待她的回答。

夏凝咽下嘴里的肉片,轻声道:“我闺蜜是锦城人,经常带我吃川菜,但我个人更喜欢湘菜的味道。”

苏艺微笑着看向夏凝,眼底满是质疑,摆明着要指证夏凝撒谎。

她姐姐哪来这么大的面子,明明就是因为那个傻小子!

吓得夏凝忙给身边的小妮子夹了一大筷子土豆丝,希望能堵住她想要发言的冲动。

主任接着向夏凝抛出个重磅炸弹:“小夏,你条件那么好,怎么还不找男朋友。”

话语一落,周围的同事都要燃起来八卦魂。

“就是啊,夏医生长得漂亮,性格也是极佳。”

“如果没记错的话夏医生过了年就快三十了,还是得抓紧点,不然这市场可就不好交易了。”

夏医生听着护士长的“好心”提醒,嘴角不忍抽搐,心想21世纪了还有这么裹小脑的人。

夏凝笑了笑,回应了护士长:“过完年29,缘分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再急遇不上合适的哪怕结了婚还得离,多麻烦。您说是吧?”

苏艺本来就和这个欺软怕硬,两面三刀的护士长不对付,此时更是要抓住机会。

“是啊,这离了婚还得自己带个孩子,还不如单身时的生活质量高,您说是吧?”

这话可是将护士长的心扎得透透的,她的女儿正是去年刚离了婚带着孩子。原本准备嘲笑的嘴脸这下尬在脸上,只好默默地低头喝茶并出声表示认同。

“是是是,这种事也急不来。”

苏艺侧过脸朝夏凝眨了下眼睛,夏凝回了一个挑眉。

就在一行人准备离开时,五六个高大的男人推门走了进来。领头的那位穿着橄榄色飞行夹克,黑色版型的束脚工装裤搭配驼色作战靴,右臂上的圆形肩章里是斜向起飞的战斗机。

店员将他们安排在隔壁桌,领头的男人皮相和骨相俱佳,眉眼深沉,好看的双眼皮令眼型看起来完美到不可挑剔,眼尾略微上挑,瞳仁呈现为茶褐色。山根拔地而起,锋利又挺拔的弧度让整个面中的部分瞬间立体起来,抿起的薄唇更添几分疏离的意味。

“卧槽,坐在最右边那个好帅!”

“他旁边那个帅哥也很好看,小奶狗!我的菜!”

“哇塞,寸头都这么帅!”

夏凝刚回复完科室群里的信息,苏艺用手肘撞了撞夏凝。凑近她耳边问道:“夏姐,那桌边上的是沈之烨?”

夏凝抬眼看去,恰好与那人四目相对。

神色是和五年前如出一辙的冷淡,不一样的是眼眸里传达出的沉稳和岁月磨炼出来的刚毅。 沈之烨视力极好,一眼过去就捉住夏凝眼底稍纵即逝的慌乱。这样直勾勾盯着女生的行为在平常人看来有些唐突,但在这张惊为天人的脸上,像极了雄鹰在公开狩猎眼前的猎物。

她好像比上个月瘦了;今天的眼妆很浓,估计这几天又熬夜讨论手术方案了;这个颜色很适合她。

夏凝定了定神,完成两组深呼吸后,移动视线到与沈之烨平齐,而后莞尔一笑,浮现出嘴角两边的梨窝。

好久不见,沈之烨!

直至夏凝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沈之烨才收回视线。他不能否认,胸腔内的心脏还在剧烈地跳动,梨窝的位置像是施了魔法,快要把沈之烨的魂勾走了。

“喂,兄弟,回魂了。”

方嘉然在桌底下用脚踢了踢沈之烨。

方嘉然夹了一大块鱼肉放到沈之烨碗里:“说不定人家早就对你没念想了,沈大爷,吃饭吧!”

沈之烨回敬一了脚,喝了口热茶,缓缓夹起那块鱼肉,让它“物归原主”。然后慢条斯理地回应方嘉然:“对我没念想,总比你想都不能想要好。”

方嘉然瞬间觉得嘴里的土豆片索然无味,沈大魔王果然很懂心理战术,每个字都能在自己的禁区精准打击。

“沈队,方哥还有故事呢?”

“就是就是,说说呗。”

沈之烨低笑半晌,随后简洁地描述。

“喜欢人家姑娘,又死鸭子嘴硬,现在人家名花有主了。”

方嘉然不满地啧了一声,拿筷子发泄般敲了敲碗沿:“还能不能好好吃饭!”

沈之烨也收回笑容,低头吃饭,周围自然识相地闭嘴。

夏凝和苏艺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苏艺边脱鞋边问:“夏姐,你现在对沈之烨是什么感觉?”

夏凝放包的动作一愣,淡淡回复道:“就普通…朋友。”

夏凝始终找不到一个形容词来诠释这种普通到差点成为陌生人的关系,搜刮完脑袋里的储存才勉强找出这个答案。

苏艺边走边嘟囔:“朋友是这个世界上最暧昧的关系。”

手机在餐桌上震动,夏凝看了一眼电话号码,接通。

“喂,妈咪。”

“你几时翻来过年?”

(你什么时候回来过年?)

“差唔多要下个礼拜。”

(差不多下个礼拜。)

“咁啊,我同老逗去机场接你?”

(这样啊,我和你爸去机场接你?)

“好,翻去之后我要饮早茶。”

(好,回去之后我要喝早茶。)

“系啦系啦,记得早点训觉啊,身体紧要啊!”

(好啦好啦,记得早点睡觉,注意身体。)

“知啦,系咁先啦,拜拜。”

(知道啦,就这样先把,拜拜。)

夏凝推门走进房间,洗完澡的苏艺坐在书桌前擦头发。

“苏艺,你什么时候回去?”

“下周三吧,你呢,和我一起嘛?”

夏凝用卸妆湿巾擦掉厚重的眼妆,眼睑下的黑眼圈程度有些深。前段时间好不容易消散的黑眼圈因为这两天的方案制定又开始“卷土重来”,夏凝免不得心疼自己的LANCOME眼霜。

“可,订票了吗?没有的话帮我订一张。”

苏艺将毛巾搭在凳子后面,双手搭在夏凝肩膀上,侧着头打量起眼前的人儿。

一双清澈好看的杏眼,鼻梁的高度显出几分英气,教科书级别的花瓣唇更添几抹娇媚。五官流畅立体的人在妆容上只需要浅浅的点缀就能营造出温婉可人的气质,若是稍加浓妆,便是另一种勾人魂魄的妖精模样。颇有七,八十年代港风美女的风范,美得能让人一眼记住。

苏艺觉得自家姐姐和夏凝最大的不同便是,一个让人如沐春风,一个让人如临大敌。虽然苏妍的颜值很高,但与之相匹配且直线上升的便是那股暴脾气。

“夏姐,你和我姐同岁嘛?”

“是啊,怎么了?”

苏艺俏皮眨了眨眼睛:“我感觉,你比我姐年轻。”

夏凝先是愣住了,然后发出爽朗的笑声,笑弯的杏眼更显温柔。

“让你姐知道你就完蛋了。”

几天后,随着全国各地置办过年的氛围越来越浓,夏凝也如期回到了穗城。走出机场,远远就看到了朝自己挥手的老夏和老吴。

“爸,妈!”

夏凝分别给父母来了个拥抱,这个简单的动作在无声地诉说着在外一年的思念。

老夏边开车边说,眼尾笑出的褶皱都是愉悦的弧度:“今晚买佐你最钟意嘅蜜汁叉烧肉”

(今晚买了你最喜欢的蜜汁叉烧肉)

夏凝还未开口回应,就被身边的老吴打断。

“哎,刘姨同我讲,佢个仔都喺北京做医生,听朝我约咗佢一齐饮早茶。”

(哎,刘阿姨和我说,她的儿子也是在北京做医生,明天早上我约了一起喝早茶。”

夏凝就知道是这样,言语间都透露着抗拒。

夏凝尝试用小时候的杀手锏——撒娇。

“妈咪,我唔想去。”

(老妈,我不想去。)

吴女士不留情面地将女儿的头从肩膀上移开,显然不吃这招:“听话,去见一面。”

餐桌上,吴女士滔滔不绝地介绍明天的相亲对象,那架势巴不得把人家族谱都说一遍。

例如:

他和你是同一个大学的。

180的个子。

你看刘姨,在大学城当老师,老肖又是国企上班,这种家庭妥妥的稳定型。

夏凝连忙向身边的夏文哲投以求救的眼神,夏文哲心领神会,顺手拿起手边的汤喝了起来。

“咳咳咳…”

不小的动静打断了吴女士激情的发言,夏凝连忙拍着“盟友”的后背,给他顺顺。

“你看,老吴用实际行动表示抗议了!”

惹得吴女士用不太biu准的普通话警告夏凝:“你别斜(学)你爸,成四(事)不卓(足),败四(事)有余。”

此话一出,让父女俩直接笑到直不起腰,吴女士拿他们没办法,只能转身到客厅去看电视。

第二天一早,吴女士报复似掀开夏文哲的被子,推他起床洗漱。紧接着来到夏凝的房间,开启了门口连环call的操作。

夏凝眯着眼睛摸到床头柜的手机,打开一看,才七点多。吴女士这哪是喝早茶啊,简直就是赶早市吧。

“老逗,我仲未训醒,点算啊?”

(老爸,我还没睡醒,怎么办?)

夏凝昨晚看了个综艺,凌晨一点多才放下手机,假期大早上就被吵醒,任谁都会无奈。

“系咁算咯,不敢惹老虎。”

(就这样吧,不敢惹老虎。)

夏凝看着驾驶位心急如焚的吴女士,感觉下一秒自己乘坐的SUV就会像玛莎拉蒂那样的顶级豪车一样“飞”出去。

吴女士眼尖地发现自家女儿没化妆,清了清嗓子。

“夏凝,口红涂一下!”

夏凝撇了撇嘴,认命地把烂番茄色口红涂上,抿开。夏凝皮肤底子白皙,五官端正,简单地涂个口红也极具战斗力。

推开包厢门,男方一家已经到齐。男生穿着卡其色大衣,精致的三七分发型一看就画了不少功夫,金丝边框眼睛下的双眼闪着成熟稳重的光芒。不错,整个人的形象严谨且一丝不苟,一看就是吴女士会喜欢的类型。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吴女士边说边把夏凝推到男生旁边,摁着她坐下。

“这是我女儿,夏凝。”

夏凝只好配合自家吴女士:“叔叔好,阿姨好。”

“小夏,你之前是在A大读的嘛?”

刘俪的声音很温和,可能是从小受到吴女士的影响,让夏凝觉得温柔的女士挺难得的。

“是的,我在A大读临床。”

“这么巧,小辰也是在A大读临床,他是12届,你们赶紧认识一下。”

旁边的男生先伸出手:“12届临床肖沐辰。”

夏凝回握:“13届临床夏凝。”

两位妈妈在那边讨论得热火朝天,其余的四个人负责埋头苦“吃”。夏凝迫不及待地夹了一个晶莹剔透的虾饺塞进嘴里。

一咬开,唇齿间满是虾肉的清甜和马蹄颗粒的脆爽,溢出的汤汁鲜美无比。

简直要鲜掉眉毛了!

夏文哲瞅着他们几个人的气氛有些尴尬,于是拿过遥控器打开电视机。

“能够驾驶歼二十战斗机的飞行员一定是万里挑一的优秀学员,下面让我们来听听来自空军第九旅的沈之烨同志对于歼二十的看法。”

“首先感谢祖国对于我们的能力的肯定,能够驾驶先进战斗机是每个空军的梦想。其次祖国在战机方面的研究以及发展都在稳步前行,很荣幸能够驾驶歼二十,为保护祖国领空安全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镜头一切,刚刚还在采访的人已经坐到驾驶舱内,完成好一系列准备工作后,舱门缓缓关闭。

从跑道慢慢滑行到斜上升空,干净利落的动作让这架战机像是破云而出的雄鹰,张开丰满的羽翼,霸气地巡视着属于自己的领空。

直到筷子里的凤爪“吧嗒”一声掉进碗里,夏凝才把视线从电视机里移出来。

小说《年下不知姐姐好》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