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美人怀李炎覆欧阳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醉卧美人怀》 小说介绍

一个江湖小菜鸡想在这江湖里活下去,就只能靠运气;
一个江湖大侠客想在这江湖里活下去,那也得靠运气。
能力有高低,都是靠运气,所以能力重要吗?废话,当然重要了,因为有能力的时候,一般运气都比较好。。书中主要讲述了:“天南地北是我家,山高路远咱不怕,不要问我为什么,羊儿羊儿你快点爬”,一阵阵歌声自远处不断传来,声音虽显老迈,却也是苍劲有力,其中还带着点调皮的味道,让人听着别有一番风味,只是唱来唱去,却只有这么几句……
醉卧美人怀李炎覆欧阳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醉卧美人怀》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一阵阵歌声自远处不断传来,声音虽显老迈,却也是苍劲有力,其中还带着点调皮的味道,让人听着别有一番风味,只是唱来唱去,却只有这么几句。

突然天空中响起了一阵阵响雷,使得这歌声开始变得断断续续,时隐时现,大雨却在这个时候瓢泼而下,而那歌声被雨声遮掩,就再也听不到了。这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上也不知多久没有人走过了,路面崎岖不平,杂草丛生,显得颇为荒凉。没过多久,隐隐约约,那歌声竟又出现了,而且越来越近,终于,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儿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里,奇怪的是他竟然骑着一只山羊,晃晃悠悠的从远处走了过来,嘴里却不曾闲下,依然是高歌不止 ,但见这老头儿,发须皆白,身材瘦小,一身衣服破烂不堪,脸上也是皱纹横生,已看不出有多大岁数了,不过精神状况似乎还不错,他胯下的山羊,却也甚是健壮,比一般山羊要大上不少,两只硕大的羊角向后弯曲,即使身上驮着一个人,却丝毫不显吃力,一人一羊,在雨中缓慢前行。这时候雨越下越大,而老头儿似乎并不着急,依然是不紧不慢的唱着歌,兴致甚好。

此处正处关中东北部山区,虽说离皇城不过百十里地,但是却不同于皇城的富庶繁华,这里交通闭塞,人烟稀少,一座山连着一座山,一路走来连个村庄都不曾遇到,想要在这里寻得一个避雨的场所,怕是并不容易。

但是天无绝人之路,运气来的时候谁也挡不住,一人一羊竟来到了一座破庙外,这庙也不知是何人何年所建,却已然失修已久,断壁残垣,甚是破败,不过聊胜于无,既然来了,总是要进去看看的。老头儿进得庙门,才发现这里似乎是有人居住,地上尚有新烧出来的柴灰,旁边的香桌上还摆放着一些瓷碗瓷盆等餐具和盐巴,辣椒一类的调味品,靠墙角的地方铺着一层厚厚的茅草,上面还扔着一个已经破洞,漏出棉絮来的破被,而此刻主人却似乎并不在庙内。

老头儿独自走进室内,却并不理会羊儿,由得它在庙内四处游荡,而这山羊却甚有灵性,也不远跑,转了一圈后,就找了个避雨的地方卧了下来,用嘴舔着身上的雨水,还不时的叫上两声。老头儿也给自己找了块干燥的地方,席地坐了下来,把身上的一众行李扔在了墙角,本以为他只是坐下来休息,却不尽然,只见他双目微闭,双手分放两膝,手心朝上,嘴里念念有词,就像那庙里念经的和尚一样,但是细看这姿势又不完全相同。不一会功夫,老头儿身上竟然变得雾气蒸腾,更诡异的是他全身的骨骼都在噼啪作响,而那老头儿却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宛如仙人一般,这老头到底在干嘛?怎地如此奇怪?他到底又是何方神圣呢?

要说起这老头儿,那可着实不简单,其本名叫做陈默笙,提起这个名字,江湖人可不陌生,更甚者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天下第一啊,又有谁会不知道呢?其年少时便已成名,而后更是纵横江湖六十余载,论天下英豪,竟无一人能与之匹敌。晚年的陈默笙逐渐淡隐江湖,游历天下,以山羊为伴,纵情山水之间,尽尝天下美味。近些年来,虽然武林中人才辈出,但仍难有人能出其右。栖绝峰一战,天下好手尽皆云集,剑绝木秀林大破四方,一剑称雄,却只夺得天下武评榜第二的头衔,陈默笙虽未到场,然其盛名早已震古烁今,更重要的是木秀林本就师出陈默笙,而天下又有谁人不知,是以这天下第一的名号也可谓是实至名归。

陈默笙游历天下多年,探寻天下美食,听闻关中北部山区有异禽凤雉,其肉质嫩美,天下无二,堪称关中一绝,便一路寻访,辗转至此。陈默笙为人豁达,生性豪爽,一生沉迷武学,其晚年偶然得到了有江湖奇书之称的七十二章无字天书,稍作阅览其便被书中所载的精妙武功所深深吸引,可是陈默笙花费数年时光却仍难将书中武学融会贯通,只因此功法乃纯阳之功,大有超出人类身体之极限之势,每当修习至关键时刻,便浑身燥热难耐,难以克制,陈默笙天资聪颖,即使称作近百年来第一武学奇才也不为过,但对此节却是久久不能参透,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其曾远赴酷寒之地,想以严寒克制身上的燥热,却发现寒热难以均调,或寒气相逼,或燥气太盛,而稍有不慎,轻则前功尽弃,重则走火入魔。陈默笙游历多年,苦思解决之法,却始终不得要领,以至今日。

过得一盏茶的功夫,只见陈默笙身上雾气渐渐褪去,而全身的衣服竟然已经干了,他面如火烧,额头上的汗珠不住落下,显然是到了练功的紧要关头。

雨仍然在下,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在离破庙不远的山道上,一排四骑正踏着雨水极速向破庙方向赶来,几个人皆是一袭黑衣,背负长剑,头上带着斗笠,身形彪悍。此处地处偏僻,除了当地的农夫,平日里很难见到外地人的身影,但看这几人的装束,却绝非本地人士。

再看这陈默笙,浑身的皮肤已经通红,脸上汗如雨下,而身上干了的的衣服此刻却又被汗水湿透了,他仍旧是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可是那卧在角落里的山羊却好像听到了什么,突然竖起耳朵站了起来,嘴里叫个不停,显得甚是急躁,而那四骑却已经悄无声息的到了庙门之外。

此刻雨已经渐渐小了,天色开始放亮。四骑来到庙外,却并不进去,只是横马守在门口。几人除去了头上的斗笠,竟然全都是头发花白的老头,看起来年岁已然不小。

那领头的老儿清了清嗓子道:

,只见一个稚嫩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几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浑身破烂的小男孩正在朝他们走来,嘴里还不住的吆喝。这小男孩看年纪也就十一二岁的样子,身材瘦小,头发散乱,一脸的污垢,额头上似乎还有旧伤未愈,光着脚丫子,手里提着一只肥大的野鸡。

小男孩慢慢走近,分别仔细瞧了几人一眼,最前边的老头衣着华丽,满脸富态,看着倒也和善,只是后边的两位却把他吓了一激灵,这第二位是一脸的横肉,那两只眼睛就像两颗大大的铜铃,鼻子塌陷,嘴巴宽大,面相甚是凶恶;第三位则是左耳朵上挂着一个大铁环,脸上一道长长的刀疤从额头直达下巴,那鼻子甚至是被一刀劈成了两半,一口牙齿参差不齐,让人看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只是最后一位,模样却很是清秀,稍显年轻,也看不出有丝毫苍老的痕迹。

看了四人的面相,小男孩哈哈一笑,道,说完又是哈哈一笑。

马上的四人并不理会,眼神只是死死的盯着庙内。

那第二个老头低头看到了小男孩手中的野鸡,嘴巴一抿,只见他突然飞身下马,竟然一把将鸡夺了去,然后又回身跳到了马上,这一起一落,身法极快,小男孩似乎还未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竟然楞在了那里。

那老头儿大嘴一咧,露出满嘴的黄牙,恶狠狠一笑,道:

小男孩回过神来,只见手中的野鸡竟被那凶恶老头夺了去,顿时着急,想要前去夺回,却被一脚踹在了地上,那老头骂道:

小男孩一跤跌倒,顿觉天旋地转,头晕目眩,可是他性情却甚是刚烈,竟然挣扎着站了起来,又朝老头冲去,嘴里喊着:,那凶恶老头又是一巴掌抽去,这时候那领头的老头儿出手拦了一下。

嘴里喝道:

可是那凶恶汉子出手的力道却是极大,那领头的老头竟也拦之不住。

小男孩又挨了一巴掌,口中顿时鲜血直流,脸色惨白的吓人,竟连半点血色都没了,五个手指印深深的嵌在了肉里,小男孩再也坚持不住,仰天跌倒,昏死了过去。

庙内传出一声怒吼,却不是陈默笙又是谁。

原来这天山四老乃是当今天山派掌门林元朗的师叔辈的人物,均属于江湖老一辈中的绝顶高手,几人横行西域多年,难遇敌手,在关内也有极大的名声。

老大郑千森,江湖人称,其师承有天山神话之称的天山派近百年以来第一武学大师刘敬玄,武功尽得其真传,而后又入天山派仙人洞钻研剑法多年,武功早已不在当年的师父刘敬玄之下,相传其在仙人洞中曾获神人指点,是以剑法大成,被称为天山派第一高手。

老二薛千林,其年少时便身形彪悍,力大无穷,是以武功路数尽走刚猛一路,曾一掌震断少林玄苦大师五根手指,而一战成名,其剑法,掌法和指发均是西域一绝,然其名声却是极坏,据传其在关外仗着自己一身武功,奸淫掳掠,几乎无恶不作,江湖人称之为。

老三韩千树,其本是山西一带的大盗,杀人越货,干着没本钱的买卖,被过路客商称之为,为人却是奸诈机警,心狠手辣,而又武功极高,可是江湖上却少有人知道其武功底细,因为据传凡是和他交过手的人,都死在了他的剑下。而后其为躲避官府追捕,便远遁西域,投入了天山派门下。

老四花千木,四人中最神秘的人物,相传花千木年轻时相貌英俊,仪表堂堂,而又天资聪颖,本是当时天山派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却因感情受挫,自困天山派封剑庄二十余年,不曾想却因缘际会练就了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其后剑魔东方敬登临天山挑战,适逢郑千森外出,而天山门下众人又皆不是东方镜的对手,花千木不得已出庄迎战,却只用三十招便逼走剑魔,一时间名动江湖。花千木为人低调,在江湖上的名气远不及几位师兄响亮,但是若论武功,其实不在郑千森之下。

那陈默笙话音未落,只见一道白光已从庙内射出,来势极快,直冲薛千林而去。

,花千木一声长喝。

薛千林来不及多想,右掌推出,这一掌乃是薛千林成名绝技之一的,而这一掌已用上了其十成的功力,的一声巨响,薛千林竟从马背上直飞了出去,一下跌出了三丈有余,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而手上的野鸡却已被人抢了去。马儿受惊,一声嘶鸣,向远处奔去。而此刻的小男孩身边却多了一个年纪更大的老头,手里还提着一只野鸡,正是陈默笙无疑。

小说《醉卧美人怀》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