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师尊和她的病娇绿茶戏精徒弟暮卿卿君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清冷师尊和她的病娇绿茶戏精徒弟》 小说介绍

初见,他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微微垂下,抓着她的衣角,小心翼翼的问:“姐姐,我可以跟着你吗?”
后来她收了他当徒弟。
他握着她的手可怜巴巴:“师尊不会再丢下我了吧?”
会灼灼的望着她:“师尊是我最喜欢的人了。”
会不安的问:“在师尊心里我比其他人更重要对吧?”
也会和她闹小脾气:“在师尊心里我和师兄谁重要?”
她以为自己只是捡了一个身世凄惨,粘人却又单纯的小狐狸。
却不想这小狐狸褪去伪装之后,偏执,冷漠,几乎不近人情。
他捏着她的下巴,眸子里全是疯狂和执拗,语气却温柔的可怕:“师尊别这么看我,我好难过。”
他微凉的手指在她唇上细细摩擦:“我好爱师尊,可师尊恨我,不在意我,那清境门的人师尊总是在乎的吧。”。书中主要讲述了:李泰又实在吞不下这口气,索性抓起就近的弟子怒道:“说,到底怎么回事?”那弟子本就格外怕李泰,如今见李泰一副恨不得吃了他的样子,心里更是哆嗦不止,心惊胆颤的开口:“我们就是和他闹着玩…….”魔修……
清冷师尊和她的病娇绿茶戏精徒弟暮卿卿君召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清冷师尊和她的病娇绿茶戏精徒弟》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李泰又实在吞不下这口气,索性抓起就近的弟子怒道:

那弟子本就格外怕李泰,如今见李泰一副恨不得吃了他的样子,心里更是哆嗦不止,心惊胆颤的开口:

魔修大战,这些年妖和修士的关系缓和了许多,也有些修士将妖收为灵宠。

门派中养妖的事情并不少见,可收半妖当弟子的还是极少数。所以很多人并不能将君召当成正常的弟子看待,心中多少有些轻视。

但君召是张长老和尊上安排进来的,他们也不敢说什么,一开始也不搭理他。

时间久了,几个爱挑事的发现君召性子绵软,故意调侃他。

今日也不过是和前几日一般,逞了几句嘴上的快意,可君召却一拳打了过来。

他们心中本就轻视半妖,甚至觉得半妖比妖还要下贱,如今被打了甚没面子,几个人就围着君召揍了起来。

李泰本还抱着点希翼,觉得可能是自己冲动了,可听到这话,气又涌上来了,一把推开了他, 站起身一脚给他踹了几米远。

张圆眼见李泰是真生气了,连忙上来阻拦,说到底这能进清境门的弟子要么根骨好,要么门庭显赫,万一被李泰打废了怎么都说不过去。

王渊本还想嘲讽两句,见李泰气的要吃人也就没说什么了,想着以后再拿这事恶心他。

郁卿没管那些人吵吵嚷嚷,走到了君召身边,见他缩成一团,身上又是脚印又是血迹,双眼紧闭,白皙的小脸满是痛苦,意识显然已经不怎么清明了。

郁卿突然想起那日他对着自己笑的样子,微微皱了皱眉。

伸手将他抱在了怀里,明明是个少年了,却轻的可怕。

张圆刚开口便对上了郁卿飞过来的淡漠眼神,生生将改成了

说到底,尊上将人交给他,如今被打成这样他也有责任的。

李泰也微微低头,保证将人赶下山去,再也不会让郁卿见到他们了。

郁卿头也没回,抱着君召,快步走进了自己的院子。

自己带回来的孩子,被打成这样,她确实是不开心的,可她也知道这不是三位长老的错。

她当时只想着如何帮这孩子避开君召的追赶,却忘了

也许自己应该将这孩子的妖力封锁起来, 送到山下的好人家里,让他平安简单的度过一生,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郁卿将君朝放在了床上,手中运出来淡青色的灵气,帮他将断掉的肋骨接在了一起,期间君朝都微微蹙着眉,光洁的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痛苦非常的样子。

郁卿便将力道放轻了一些,直到所有肋骨都接好,她又探查了一遍他身上没有其他的伤势才放下心来。

便想着要将他身上的妖力妖气封锁起来,只是手上的灵气刚接触到他体内的内丹时,竟被顶了一下。

力量之强有些超过郁卿的意料。

郁卿微微皱了皱眉,再拿灵气去试探,却发现那颗妖丹安安静静,似乎没有多少妖力的样子。

就好像刚才那股强悍非常的力量,是她的错觉罢了。

不对……

一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

紧接着她就被搂进了一个温热的怀抱,她一下子僵住了,耳边是虚弱又带着劫后余生的欣喜的声音:

郁卿一把将人推开,有些慌乱的站起身来,目光难得的染上了些怒意。

如果三位长老见到郁卿此刻的表情,才明白他们以为的郁卿生气根本不是生气。

君朝看着郁卿,脸上的欣喜转换成了失措慌乱,眼角微微下垂,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语气也弱的不能再弱:

显然是被吓到了。

郁卿微微皱了皱眉,生生将想要训斥他无礼的话咽了下去。

君召微微低着头。

郁卿叹了口气,又坐了下来:

君召这才抬头看着郁卿,诚实的摇了摇头。

郁卿道。

君朝又低下头去,声音弱的不能再弱:

君朝抬起头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亮了一下,随即暗淡了下来,声音也染上些悲戚:

郁卿刚还觉得奇怪,那几个出手也忒没有分寸了,闹些皮外伤也就罢了,竟然还将骨头打断了。

现在听君朝这么说,想必是下了死手了。

君朝看着郁卿,笑了一下,笑容干净:

郁卿微微抿了抿唇,他是这么想的吗?

好像自己答应他的时候确实没说清楚,可能潜意识里觉得清境门和她并没有分别。

君朝看着郁卿,眼里亮亮的:

郁卿看着可怜希希,像是小狗一样坐在床上的君召,这个时候,再把他赶出去就忒不是人了吧。

而且他话都说到那份上了,再赶他不就是讨厌他了吗?

郁卿有些头疼,下次谁再问她,讨不讨厌之类的,一定要回答讨厌。

郁卿点了点头:

君朝欣喜的望着郁卿,小心翼翼的开口:

郁卿点了点头,然后起身走了出去。

君朝看着郁卿的背影一直消失在了视线中,脸上的表情都消失了个干净,轻轻弯了弯嘴角。

小说《清冷师尊和她的病娇绿茶戏精徒弟》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