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将我深埋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顾言凌一梵)

《请将我深埋》 小说介绍

前几天过马路,
对面一个学生模样的男生朝我走过来。
有点乱的头发,羽绒服里夹着校服,一手拉着书包肩带,一手插在口袋里。
他听着歌,脑袋跟着节奏晃悠,眼神干净又冷漠
洋洋洒洒的路过我。
那一刻,我想起你,
耳边呼啸而过的是再也记不起的慌乱青春。。书中主要讲述了:项目毫无悬念的被未来广告拿下,业内传闻色彩斑斓,有说张成旭分文不取只为名声拿下案子,也有说为了案子牺牲员工色相潜规则,还有说CBD新任总监是他亲戚根本就是走过场内定……设计Amay叉着鱿鱼丝义愤填膺的……
请将我深埋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顾言凌一梵)

《请将我深埋》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项目毫无悬念的被未来广告拿下,业内传闻色彩斑斓,有说张成旭分文不取只为名声拿下案子,也有说为了案子牺牲员工色相潜规则,还有说CBD新任总监是他亲戚根本就是走过场内定……

设计Amay叉着鱿鱼丝义愤填膺的说,太过分了,我们明明就是实力取胜!

程锐拍拍她的头说,说完便被一旁的顾言狠狠剐了一眼,眼神里满满写着的警告。

铁公鸡张成旭这次是高兴大发了,吃完翠微阁又带一群人来了wait酒吧续摊,明显是喝多了都跑去调戏四十岁阿姨,不知道明天早上一觉醒来看到身边素颜大妈会不会吓得尿裤子,然后再发现手机的账单估计得心梗,顾言坐在包厢的沙发里暗暗窃喜。

顾言随手拿了桌上一杯鸡尾酒一饮而尽,还是觉得有些口干,耳边传来程锐带着笑意的声音,顾小姐,你刚刚喝的是我的酒。

她从口袋里摸出十块钱贴他脸上,

没意思,程锐拨开脸上的钱又躺回去,从背后看着顾言在乱成一团的桌上东挑西拣的,酒吧的灯很暗,她的头发随意搭在肩上,偶尔有一些滑到脸颊那边,她又找到一杯不知名的酒仰头就干了,就这个速度牛饮估计没一会儿就要开始闹了,凭着经验每当她开始贪杯的时候基本就是到了醉的边缘。

他伸手把她捞回来,她一时没注意便整个人倒在对方怀里,微微皱眉用眼神示意怎么回事。

程饶一边半抱着她,一边在沙发里找她的包。可惜怀里的人并不配合,一下子坐直了,

他抿着嘴唇,看向光影里忽暗忽明的人。

她没做声低头又去找酒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知道醉了是什么感觉,电视剧里不常演么一醉解千愁,虽然她没有千愁却很想醉一次,她的愁早就没了只是这些年悠悠晃晃的不肯解。

程锐没再阻止她,就在一旁看着她喝,鸡尾酒威士忌啤酒红酒,她抓到什么就喝什么,有同事过来敬她,她都来者不拒的干了,虽然平常的顾言也偶尔发疯不过像这样没在状态的喝很少见,似乎这几天都非常不寻常,就为了那个人么,有意思吗。

下午在慕海集团提案时,顾言在台上意气风发的发言,牛逼哄哄的就差没直接踩着桌子说,老子案子天下第一谁与争锋,其实他和张成旭都看得出来她在装腔作势,如果能用实力说话的时候她绝对是不屑一顾哗众取宠的,这案子她的团队确实是花了很多心思做得很完美了,可是资历都摆那儿与那些一线品牌广告公司相比,被质疑是正常的。

毕竟这并不是一个单纯靠实力的社会,从来都不是。

他拉回思绪,顾言拿着啤酒靠过来有些微醺,

她垂了垂眼,望向他,甚至带了点委屈:

未来是张成旭和程锐花了五年时间一点点打下来的,他们除开生意人的狡诈,还有生意人不该有的尊严和原则,所以发展速度和他们所拥有的实力并不完全成正比。可是他们很开心很自由,他们可以为了坚守的原则和甲方拍桌子说老子不干了,她真的很喜欢这样的态度。

程锐拿起酒杯跟顾言手上的杯子碰了一下,说完就干了,样子很帅。其实他一直都挺帅的,公司里那些小姑娘成天在厕所里悉悉索索都是在讨论他,大概自己是瞎了吧。想着也把酒给喝光了,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朝他喊,小橙子,起驾哀家要回宫了。

不过他还是站起来半搂着她抓起包往外走,尽量用身体隔开人群免得她被撞到,一路走得很惊险,还被张成旭瞧见了给他一记哎哟不错噢的恶心眼神,他可是一个正直的人,苗正根红的好青年,切不会做乘人之危的事情。

走出酒吧,已是凌晨,晚风一吹顾言不自觉的缩了一下,眯起眼四处张望,说完便被一件带着体温的外套给罩住,很淡的烟草味窜进她的鼻腔里,她目送他走远,抓住衣领还是有些冷,便蹲了下来把自己抱住取暖。

没一会儿,一辆黑色奥迪停在前面,咦,那小子什么时候换车了?

记忆里最熟悉的声音在头顶散开,被风吹得有一些不确定,她怀疑是不是自己幻听了,这大晚上的,肯定是喝多了产生幻觉了。

直到一只手将她从地上拉起来,直到她撞进那个宽阔的胸膛,直到听见轻微的熟悉的心跳声,她才慌张的抬起头,记忆好像被撕开了一个裂缝,那些疯狂的甜美的难过的刻骨的回忆如同风呼啸而来,而那个人竟然在尽头笑着等着她。

她看着他,目光里全是不敢相信。

程锐从车窗探出脑袋,盯着凌一梵抓着顾言的手,语气很平静。

被这么一打断,顾言酒醒了不少,立刻退了一步离开那个怀抱,甚至有些警惕的看了凌一梵一眼,说完就自行跳上程锐的车,上去就给他后脑勺来了一掌,演你妹的偶像剧,开车回家。

活了二十多年,没有一次这么心甘情愿的被打,程锐就差没把脑袋递过去说再来俩下,喜滋滋的踩了油门,临走前还不忘朝甲方先生挥挥手,毕竟还是要尊重一下的。

凌一梵很有风度的点头示意,看着车绝尘而去慢慢变成一个黑点消失在街道尽头,胸腔里像被钝物闷撞了一下,他尝到舌尖有一丝血腥味在蔓延。

那个男人很不错的,比她所知更为优秀,这很好不是吗。他目光清远看了很久,才折身回到车内。

程锐嘚瑟了一会儿就不高兴了,因为从上车后顾言就一直看着后视镜眼睛都不眨一下,这女人心跟回形针似得,难以琢磨。

其实心里有些不好受的,至少她看着后视镜里他一直看着这边,眼神里有些惊讶也有些了然,他肯定猜到自己的故意而为,他依然没有半分动容,哪怕流露出一丝难过也是好的。

这句话他没过脑子就直接问出来了,问了之后就后悔了。这几年他们是同事,是最亲密的战友,他们可以并肩作战对抗外敌,那些似是而非的暧昧谁都没有主动去说破,只要他不说她就一直假装不知道。

其实程锐也说不清自己对她的感情,从一开始的针锋相对到后来的同仇敌忾,他很爱和这个小姑娘斗嘴干仗,喜欢看她光芒万丈也喜欢看她受挫难过,她像个小火车总是横冲直撞什么都不怕,可是对感情她过于谨慎,谁也走不进靠不拢。

他没那么伟大一直守身如玉的候着,偶尔也和那些女人腻歪,不过只要一瞬间想到她就会变得烦躁不安,春宵一刻也变得索然无味。这是爱吗?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不过暂时他并不想打破这个平衡,他怕她会跑。

顾言愣了半天不知道是酒精作祟还是不愿回答,过了半天才突然说了句:关你屁事。

他没看她,自顾停好车下去,顾言也跟着下车连招呼都懒得打就径自上楼,一层一层的灯跟着亮起来,最后停在七楼,他避着风点了根烟靠着车门也没离开,兜里手机震了一下,应该是短信,他懒得看只想安静的抽完一支烟。

多久没在小姑娘楼下等过了,恨不得要追溯到大学稀烂时光,现在那些女人不需要你等在楼下,你在五星级饭店或是LV旗舰店里等着更让她们心花路放。

自嘲下这大半晚上的多愁善感,他转身回到车内压着手机有些不适便掏出来顺便看看刚刚哪位大仙发的消息,屏幕灯光亮起,发件人:姑奶奶,内容:谢谢。

嘿,这祖宗到底什么意思呢,几时学会了人类间的语言了。

顾言发完短信就一直坐在沙发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她觉得有些烦闷,脑袋里有很多情绪却没有一个发泄口,不过是一个曾经很熟悉的人突然回来了而已,于自己真的有多大意义呢,在他毫不犹豫离开的那一霎那,他们之间所有的感情就全部被摧毁干净了。

小说《请将我深埋》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