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中文网:值得大家信赖的小说阅读站

全站导航 最近更新 标签云 搜索 网站地图

穿成虐文女主后,我整活虐爆别人(沈楼谢忱)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穿成虐文女主后,我整活虐爆别人无弹窗)_笔趣阁(穿成虐文女主后,我整活虐爆别人)

穿成虐文女主后,我整活虐爆别人(沈楼谢忱)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穿成虐文女主后,我整活虐爆别人无弹窗)_笔趣阁(穿成虐文女主后,我整活虐爆别人)

其他小说
2023年11月30日 05:50:19
沈楼 谢忱 其他小说
咕咚冻
其他小说《穿成虐文女主后,我整活虐爆别人》,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楼谢忱,作者“咕咚冻”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沈楼,全国最顶尖的科研团队负责人,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结果一把火把自己烧死在了实验室里。一睁眼,入...

穿成虐文女主后,我整活虐爆别人(沈楼谢忱)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穿成虐文女主后,我整活虐爆别人无弹窗)_笔趣阁(穿成虐文女主后,我整活虐爆别人)

小说《穿成虐文女主后,我整活虐爆别人》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咕咚冻”,主要人物有沈楼谢忱,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刻带着杀意与嘲弄盯着沈楼,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狠戾劲。饶是沈楼之前做过心理建设,此刻还是被吓了一跳。她现在想把那个老中医叫过来,说明一下自己这个心悸不是因为刺杀什么的,纯粹是被谢忱给吓的。这气氛不像夫妻,像生死仇敌。谢忱道:“大婚那日小王女就遇害了,算起来,这还是你我第一次见面。”他在无人时称自己为小王女,说明他不承认这门婚事,也从未把自......

穿成虐文女主后,我整活虐爆别人


《穿成虐文女主后,我整活虐爆别人》精彩章节试读

北疆天气酷寒,风雪经年不散。

室内燃着炭火,林文州披着大氅坐在案边,仍有几分冷意,他提笔落在宣纸上,勾勒着屋外红梅。

“公子。”

黑影落下,拜在身前。

“昭阳城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小王女遇害,已昏迷了三日。”

笔触停顿,宣纸上晕开大片朱红墨迹。

林文州:“她不要紧吧?”

“茯苓亲自下的手,应当是知道分寸的。只是不知为何会昏睡这么久。公子,这样下去,我们的计划怕是行不通了。”

“无妨,剩下的交给她,她知道该怎么办。”

林文州低头看了一眼画,寒梅已毁,没有续笔的必要,索性团起纸扔进一旁的火炉里。

火舌燎曳,映出他眼底的冰冷。

岷朝,昭阳城,镇北侯府。

莹莹白雪从窗口飘进屋内,又化作水珠浸湿地面,屋内炉火熔熔,装潢饰品皆为上等,床上女子双目紧闭,面色苍白,却无一人守在身旁。

风雪似乎更大了些,吹得窗户咯咯作响,女子手指微屈,而后猛地睁开双眼。

思绪还有些昏沉,沈楼撑着酸软的身体坐起来,脑中传来与昏倒前极为相似的机械音——

“宿主你好,欢迎加入‘有情人终成眷属’活动,我是你的专属姻缘系统,接下来,将由我为你发布任务。”

沈楼揉着脑袋:“说说背景和主线任务吧。”

“好的宿主,”系统答道,“下面为宿主讲解本次任务背景:本世界有岷朝和雪原两个国度,两国对立,雪原连连战败,不得已送出小王女,也就是宿主你现在的身份,到岷朝和亲,被岷朝皇帝赐婚给平阳侯谢忱,也就是把雪原打得屁滚尿流的谢大将军。”

“那现在的情况是?”

系统:“小王女与侯爷刚成婚,小王女就惨遭毒杀、刺杀等一系列事件,昏迷到了现在。”

岷朝、雪原……

平阳侯……

沈楼越听越觉得不对,脑海里浮现出一些不好的回忆:“你说的岷朝和雪原不会是一本叫《意满躇》的书里的吧?”

系统心虚应声。

“原主是沈衡阳?”

系统点头。

沈楼沉默了。

她平时不爱看网络小说,知道这些还要多亏好基友在耳边时常念叨。

她隐约记得,上次基友看了一篇权谋文,因为太过于意难平,想起来了总要跟她吐槽几句。

她也就记住了,平阳侯谢忱,字长煜,战功赫赫年少成名,最后也是平阳侯征战沙场,与明德帝一起,达成岷朝和雪原的统一,创造书中大一统的政权。

而平阳侯之妻沈衡阳,也是个传奇。

能在历史向权谋文中浓墨重彩描述的女子无非两种:一种功业彪炳千秋,巾帼不让须眉,所做之事桩桩件件让男子自叹弗如;一种则是臭名昭著,或是恶贯满盈,或是荒淫无度,引得当世乃至余后万年皆被唾骂。

沈衡阳作为和亲公主,本该是前一种,很不幸,在后一种中也有提名。

听说她私生活混乱,且极有野心,刚到岷朝不久就跟重要朝臣暧昧不清,企图套取岷朝机密,阴谋败露后,她暗杀了岷朝当时的皇帝——崇哀帝,而后连夜奔逃至雪原,率雪原狼骑一路北下,一直打到了函默关,平阳侯亲自出马,才抑制住岷朝的颓势,但战局也僵持了半年之久,谁也没奈何谁。

可见沈衡阳此人,军事谋略皆为上等。

转机出现在明德帝登基的消息昭告天下之后,消息一传到函默关,沈衡阳就亲自领着狼骑,攻打函默关城门,那是她与岷朝对战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正面出场,而不是躲在幕后操控。

结果是,沈衡阳撞死在谢忱的长枪上,雪原狼骑溃不成军,平阳侯花费两年,将整个雪原纳入岷朝版图。

没有人知道沈衡阳究竟是真的不敌,还是有意寻死。

有读者甚至猜,她与明德帝关系匪浅,发兵岷朝,就是为了逼岷朝臣子簇拥新帝登基,最后撞死长枪,更是为了亲手将雪原送给明德帝。

沈衡阳的死,在她穿越前都还是个谜。因为听说书还没更完。

读完全书的人们都猜不到的原因沈楼也不想深究,她心里还存在着最后一丝侥幸:“所以我这次的主线任务是?”

“在不影响岷朝和雪原的统一的前提下,改变沈衡阳死亡的结局,促成沈衡阳和谢忱的he结局。”

沈楼:“很好,这是我今天听到最坏的消息了,还有更坏的吗?”

大概是沈楼的表情太过难看,系统接下来的话都说得小心翼翼:“穿书总局觉得我们姻缘部的任务太简单了,决定增加我们任务难度,不再提供剧情服务,如果宿主你看过原著的话……”

沈楼直接气笑了:“我一页都没看过。”

而且她长这么大,也从来没谈过恋爱。

“咯吱”

推门声响起,沈楼赶紧躺回床上装病。

脚步声错落不齐,进来的人应该不少,沈楼紧闭双眼,不敢呼吸。

异国他乡,举目无亲,谁知道岷朝人对这小王女什么态度?

来者的手搭上沈楼脉门,沈楼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抽出手迅速缩到床脚。

本就带着病容,再加上眼中不加掩饰的惊慌,让人觉得她似乎受了许多委屈。

前来诊脉的老者一时愣神,低下头看了下自己的双手。

“夫人可否让大夫把把脉?”

沈楼听到这话也没反应,她看着是被吓傻了,实则眼角余光打量着周围环境。

几个丫鬟垂首站在床头,即使刚刚出现那样的闹剧也始终目不斜视。

她们身前站了名男子,玄衣金线,华贵逼人。

是平阳侯谢忱。

沈楼视线往上移,先是看到了这人带笑的唇角,而后对上了一双浓黑的,冷冽的眼睛。

沈楼不由自主地后退些许。

这就是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平阳侯,仅仅一个眼神罢了,就能骇得人心跳如鼓,连同全身的血液都在叫嚣着远离。

不安,呆滞,惊惧,眼前少女的种种情绪皆被谢忱看在眼里,不知为何,他心中有些异样,似乎是……无措?

不愿把思绪放在这上面,他道:“本是看夫人久久不醒,想请大夫把把脉,调整一下药方的,没想到夫人已经醒了。不过这脉还是要把的,也免得身体上留下什么问题,夫人说呢?”

“啊是是是。”沈楼点头如捣蒜,直愣愣的把两只手都递出来给大夫把脉。

大夫在她左右手腕各把了一次,半晌对着谢忱点了点头,“侯夫人身体已大好,只是尚且虚弱,再加上连番遇害,心悸未平,还得好好将养,待老夫为夫人开点清毒补气的药。”

谢忱摆摆手,丫鬟们都领着大夫去拿药去了,一时间,屋子里只剩下他和沈楼两个人。

谢忱蓦地蹲下,视线与沈楼平齐。

他眉峰锐利,眼睛又生的凶,此刻带着杀意与嘲弄盯着沈楼,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狠戾劲。

饶是沈楼之前做过心理建设,此刻还是被吓了一跳。她现在想把那个老中医叫过来,说明一下自己这个心悸不是因为刺杀什么的,纯粹是被谢忱给吓的。

这气氛不像夫妻,像生死仇敌。

谢忱道:“大婚那日小王女就遇害了,算起来,这还是你我第一次见面。”

他在无人时称自己为小王女,说明他不承认这门婚事,也从未把自己当成他的妻子。

认清楚这个事实,沈楼更忐忑了。

沉默是金。她干脆闭嘴当哑巴,等着谢忱继续发挥,但是谢忱这次不打算让她混了,直接把问题抛给了她:“小王女知道,陛下为何会赐婚你我吗?”

一般来说,和亲的公主不是被皇帝纳入后宫,就是赐给皇子王爷,赐给谢忱这么个侯爷的,还真是个特例。

基友当初给她解释的是,平阳侯是大败雪原,让他们丢盔弃甲不得不请求和亲的人,把和亲公主赐给平阳侯,是一种威慑,也是一种羞辱。

但是羞辱这个词也是双向的,让人家平阳侯跟自己的手下败将结为姻亲,人家指不定也觉得挺羞辱的。

所以还有个说法是,平阳侯本就到了婚娶的年纪,又家世显赫,手握兵权,圣上怕他谋反,自不敢给他赐婚名门望族家的千金,选来选去,只有这敌国送来的小王女,是最能牵制住他的。

但是这些理由沈楼一个也不敢说,而且她还有个疑问——崇哀帝就这么确定谢忱不会背叛岷朝,投靠雪原吗?

她回答不上来,只能继续用清澈愚蠢但真诚的眼神看着谢忱,真诚就是必杀技,谢忱居然被她看愣了。

大抵她是真的不知道,可她怎么能不知道。

谢忱这样想着,眼中的冷意又重了几分。

他整了整衣袍,眼里几分讥诮:“小王女醒了这么久,竟不关心一下那些害你的凶手吗?”

“啊?”沈楼一脸茫然,“侯爷这么快就找到凶手了?”

“并未。”谢忱道,“下毒之人还没有眉目,但刺杀的人留了一个关在大理寺,本侯想着,毕竟是冲小王女来的,还是由小王女亲自审问最为合适,免得雪原说我岷朝之人徇私舞弊,破坏和亲。”

沈楼摇了摇头,下意识想拒绝,话还没出口就被脑海里的系统音打断了——

【恭喜宿主触发支线任务:1.寻找谋害小王女的真凶;2.探索刺杀毒杀案的真正目的】

沈楼看着虚空面板上的新任务,内心翻来覆去骂了几百遍。

她默默停下晃动的脑袋,假装乖巧道:“侯爷是我夫君,侯爷做事,我自然信得过。但侯爷若要我从旁协助,衡阳也绝不推辞。”

说完,她的表情变得有些纠结,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晌后,轻轻抓住了谢忱的衣摆:“侯爷最近,都是在为这件事烦心吗?其实我的事情不重要的,侯爷的身体要紧。”

任谁看到这样楚楚可怜的样子,都难免心软,谢忱却不为所动,他甩开沈楼的手,语气里都带着森冷:“不要对我来这套。不论你心里有什么算计,劝你都不要施展。也不要拿着平阳侯夫人的身份作威作福,在我这里,你只是雪原来的奸细,若是踏实度日,我还能保你多活些时日。”

他拂袖离开,走到门口时,顿了下脚步:“明日卯时,在侯府正门等我。”

沈楼还维持着被他甩开手的时的动作,眼中似乎闪着泪光,惊愕不解,心痛委屈。

谢忱只觉得心中烦乱,加快了离开的步伐。

看着他走远,沈楼脸上的表情尽数褪去,她走到桌边倒了杯茶,漫不经心地晃着茶杯。

系统目睹了她堪称影后的变脸,佩服得五体投地:“宿主,你是真能装啊。”

“这怎么能叫装呢?”沈楼饮尽茶水,有水珠顺着脖颈滑下,“我本来就是个孤苦无依,懵懂无知的小白花啊。”

小说《穿成虐文女主后,我整活虐爆别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戳我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