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长女难当(辛漪凤烨)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嫡长女难当》 小说介绍

偏执+穿越+空间
  刚考上国内顶尖大学的辛漪,在博物馆撞到一名男子而意外穿越。
  一穿越过去便身处牢狱,嫡母在狱中产子而亡,她被迫揽过照顾幼弟的责任。
  还好她带着空间,奶粉不愁,日用品不愁。
可下落不明的父兄,年幼势弱的弟妹,漂浮不定的家族,她又该如何守护?
  面对权倾朝野的疯批侯爷,心怀天下的深情太子,不管他们如何情真意切,抱歉,她不想谈爱,只想回现代。。书中主要讲述了:太尉夫人带着婆子,婢女,大夫和女医冲进牢房,森冷潮湿的牢房一时之间变得狭小拥挤。年过五旬的大夫替许氏把完脉,面容沉重地朝太尉夫人摇了摇头,“许老夫人,大将军夫人已无力回天。”“怎么会无力回天,血没有止……
嫡长女难当(辛漪凤烨)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嫡长女难当》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太尉夫人带着婆子,婢女,大夫和女医冲进牢房,森冷潮湿的牢房一时之间变得狭小拥挤。

年过五旬的大夫替许氏把完脉,面容沉重地朝太尉夫人摇了摇头,

辛漪扬声质问。

大夫叹息一声,看向跟着一起来的女医,女医似乎对许氏的遭遇十分惋惜,道:

太尉夫人眉目低垂,和蔼慈祥的面容再也绷不住,一声嚎哭,扑到许氏身旁。

辛漪面容雪白,满脸不可置信,她睁着杏眼,怔怔望着许氏。

她还不到三十岁啊。她是那样的善良,那样的端庄优雅。

她还没有等到她的夫君归来,她还没有看着她的孩子长大。

命运怎么可以这样轻而易举就剥夺了她的性命。

辛漪听不清牢房中的一切,沉浸在痛苦中。

古代的生命是如此脆弱,为什么要让她来历经这一切?

到底是为什么?

她抱着辛泞,两人靠在墙角。

大夫带着女医离开,太尉夫人吩咐婢女出去。

牢房中的人逐渐少去,太尉夫人低耳附在许氏唇边。

一切仿佛静止般,连煜儿都格外听话,未曾哭闹。

辛漪觉得很累,从内到外。

她方才不顾外人的怀疑,也要进入空间取药,她只是想要留住许氏啊,可是她明明已经找到了药,给许氏用上药了,可为什么还是不能留住她?

许氏如此决绝,是为了想要救辛家的人吗?她分明可以在一开始阵痛就求助太尉府的。

拿命做赌注,到底值不值得。

太尉夫人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她泪眼婆娑,忍着失去爱女的痛,颤颤巍巍用手绢轻轻擦拭着许氏面容上的血渍与泪痕。

辛漪心中大骇,与辛泞走过去,看向许氏。

她平躺在石炕上,鬓角的头发还未干,身子尚有余温。静静阂着眼,白净的面容一片安详,却已无生息。

辛泞不禁嚎啕大哭。

辛漪厉声喝道,静望着许氏,泪水滑落,又温声道:

太尉夫人由王妈与一名婆子搀扶,捂嘴落泪,强忍的呜咽声充满悲恸。

众人立身在石炕前,默默垂头流泪。

牢房不多时传来皇上旨意。

安葬镇远大将军夫人许氏,准辛府家眷回府。

辛漪清楚,这道旨意是许氏用性命得来的,许氏在最后一刻,都在替辛府筹谋。

辛氏是开国将门,族人世代从戎。辛麓战功卓著,此次下落不明也是因为护送公主,辛麓尚未定罪,夫人却死于牢狱。

若皇家对许氏的死无动于衷,必定会寒了苍国将士们的心。

牢房的门大开,几名太尉府的奴仆陆续进屋,将许氏放置在木板上,盖上白布,将她抬了出去。

辛泞哭着追了几步,

辛漪拉住她,

两人目送奴仆将许氏抬走。

辛漪整理了下略微凌乱的发丝,换上奴仆送进来的新衣,对辛泞道:

牢狱的过道空荡荡,两侧的墙上还有烛台摇曳着明亮的灯火,关押的犯人站在窗口往外看。

关押辛家的牢房在最里面,也难怪平常听不到外边的声响。

越走越能听见审问犯人的用刑声和惨烈的叫声。

辛泞和辛洛跟在辛漪身后,一步步向外迈步。

门口站着几名狱卒,看见辛家的人出来,拿出门匙打开了高大厚重的铁门。

辛漪跨出门槛,微风吹拂,突然的光亮,刺得她眼睛都快睁不开。

她用手蒙住双眼,缓缓睁眼。半眯半睁,让自己渐渐适应光亮。

透过手缝,她依稀看见一行人从大门外的石阶迈步上来。

双眼还没来得及完全睁开,便听见严厉的呵斥声,

身后的辛泞和辛洛毕恭毕敬跪在地上行礼。

辛漪思绪一片空白,她虽然有原主的记忆,可她从来没有对人下过跪。即使清楚这是奴隶社会,以权为尊。

让她只听见名号便规规矩矩跪下,真的做不到。

她盯着站在门口的那双金丝纹祥云黑靴,往上看,是一袭紫棠色绣云华服,腰间挂着一枚光泽透亮的玉佩。

声音清洌动听。

辛漪抬起头,将目光移到长身玉立的男子脸上,墨发由金冠高束,剑眉星目,薄唇微红,面容似刀刻般俊朗。眸子如黑晶石闪耀,深邃的目光带着几分探究。

那是一双灿若星辰的桃花眼,是她从未见过的好看。

通身的清冷矜贵,带着浑然天成的威仪。

辛漪被他的风华折服,双膝不知不觉跪在地上,低头答道:

她回过神时,身子已经不由自主跪下,说出的话也未经思索。怎么回事?自己控制不了这副身躯的行为?

凤烨目光凝住辛漪,简单的发髻束在身后,周身无一华丽饰品,一身素衣。即使跪在地上,方才坚毅不屈的眸子却让他胸口一震。

毋庸置疑,她是极美的,美的让人心生怜惜。

其实他与她曾经在宫宴上见过,她那时候小小的身子,却礼仪周全。与今日她眸光中的倔强,似乎大有不同。

两年不见,竟像变了个人。

辛漪回想辛麓离府前的话,道:

即使在牢狱受苦数十日,即使落魄狼狈到如市井民妇般素衣裹身,她也不忘提起辛家上过战场的功绩。

凤烨迈进一步,居高临下俯视着她。

瞧见她苍白小脸上未干的泪痕。

辛漪低垂面容,语气平和,道:

凤烨神色一凛,俊朗的面容暗沉下来。

他只接到旨意,皇上准辛大将军家眷回府,命他彻查辛大将军之事,并不清楚大将军夫人在牢狱离世。

他收起眼底的寒光,

辛漪缓缓起身,脑子有一瞬恍惚,身子几乎要倒下,被她强行撑住。

她朝着太子点了点头,领着妹妹们迈下石阶。

凤烨盯着辛漪的背影。

她的话,滴水不漏,是真不知情,还是不想说。

父皇对辛家的处置,太过宽容,令他心中觉得定有隐情。

他眼眸意味深长含疏离,低声道:

在他身后的白青鹤听见此话,面露惊诧,不由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迈下石阶的素衣女子。

辛漪清楚背后定然有审视的目光,头也不回地踩上停在官道上辛家的马车。

小说《嫡长女难当》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