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心后,王爷每日都在狂怒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白凝妤夜欻之)

《读心后,王爷每日都在狂怒》 小说介绍

平平无期的大学生白凝妤因癌症离世,一朝胎穿成丞相府同名同姓的嫡小姐,无依无靠的她,前期为了躲避庶母庶姐的陷害,只能阿巴阿巴装傻 什么?某位王爷要来替白莲花庶姐报复? 哦,还是当年她从粪坑里救出来的屎壳郎王爷啊?白凝妤默默翻了个白眼。 某王爷疯狂暴怒:你说谁屎壳郎呢?本王可是全听见了! 又一日,某王爷:爱妃,本王想听一下敌国大将的心声,打探消息,爱妃就让本王亲一下呗? 白凝妤:滚! (前期女主有能听到所有人心声的读心术,后期被男主亲走了,男主只能听到女主心声,想听到别人的只能疯狂跟女主求亲亲~)。书中主要讲述了:平平无期的大学生白凝妤因癌症离世,一朝胎穿成丞相府同名同姓的嫡小姐,无依无靠的她,前期为了躲避庶母庶姐的陷害,只能阿巴阿巴装傻 什么?某位王爷要来替白莲花庶姐报复? 哦,还是当年她从粪坑里救出来的屎壳……
读心后,王爷每日都在狂怒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白凝妤夜欻之)

《读心后,王爷每日都在狂怒》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夜欻之默默盯着白凝妤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莫名其妙的从她的背影中看出了一丝不耐烦。

她居然不耐烦本王?

夜欻之突然来气,他起身上前,白凝妤的手心直冒汗。

【别的不说,她睡着的样子还是挺乖的,后脑勺圆滚滚的,还挺可爱的。】

他突然想起来,曾经那个和他同坑共粪的小姑娘,后脑勺也是这般圆鼓鼓的。

可惜了,那人不是白凝妤。。。。

夜欻之心里是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失落。

白凝妤:。。。。我谢谢你夸我后脑勺啊!

【就是不知做成骨头碗耐不耐摔?】

白凝妤:。。。。你大爷的。。。。大哥,我求求你,求你长命百岁,求你断子绝孙,大哥,请您赶紧走吧!

夜欻之来到她床前,他总觉得白凝妤的背影好熟悉,可是他想不起来了。

虽然他知道夜闯女子闺房不地道,是登徒子行为,可是白凝妤伤害了白莲莲,她不配!

夜欻之伸手点了她的穴位,把她翻了个身平躺着。

【嗯,不错,这般死人的躺法比较适合她。】

白凝妤:我他妈真的会谢。

【别说,她长得还挺漂亮的,就是人痴傻又恶毒,啧,看了就觉得恶心。】

白凝妤:我他妈。。。谢谢你,因为有你。

你个屎王爷!

夜欻之双手抱臂,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白凝妤冷汗直流,她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哎,要是本王趁机打她一顿,为白莲莲报仇会怎样?】

这般想着,夜欻之举起拳头往白凝妤砸去。

白凝妤:妈妈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

夜欻之看着白凝妤不停的皱着眉头,最终还是没忍心打她一顿,他的手轻轻放下,不经意间触碰到少女光滑的脸蛋。

夜欻之的脸瞬间红了。

【这。。。。女子的皮肤都是这般细腻的吗?好滑。。。好好摸。。还想。。。再摸一次。。。】

夜欻之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他的手就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吸引了一般,不由自主的靠近白凝妤的小脸蛋。

夜欻之常年在边境打仗,他的手掌早就粗糙无比,只是轻轻触碰少女的脸蛋,她的小脸蛋就出现一道红印。

嘶。。。。

夜欻之看着白凝妤脸上的红印,瞬间慌张得像个采花大盗。

他飞快收回手,有没有搞错啊,这女子的脸怎么这般不经捏。

他在边境审问敌军,捏着他们的下巴的时候,用力才会发红,眼下他才轻轻触摸了一把,就红了?

夜欻之低头默默看着自己粗糙的手掌心,手指上还有不少伤痕。

他看着熟睡中的少女,她光滑的脸蛋上依旧留着自己触摸过的痕迹。

夜欻之的脸更红了。

【我怕不是有病,居然觉得她这个样子可爱,不行,我得快点离开,不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夜欻之起身飞快逃离,风不停刮在他脸上,刮得通红。

白凝妤:呼。。。。好险,那家伙终于走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色鬼,半夜非礼她,居然还是个王爷!

哼,等哪天再遇到他,她绝不会放过他!哼哼!

。。。。。。

白莲莲终于出嫁了,院子外边众人喜庆连连,白凝妤在自家院子里无聊的把玩手指。

“莲儿,母亲舍不得你啊呜呜呜~”狂氏抱着白莲莲哭得那叫一个感人。

白丞相虽然对他们母女俩心有芥蒂,但是眼下也忍不住红了眼。

“母亲,莲儿会和四王爷相亲相爱,好好相夫教子的。”白莲莲擦了擦眼泪,她哭得梨花带雨。

狂氏一脸依依不舍的抱着她,为她拭擦眼泪。

“好了我的好女儿,莫要哭了,再哭妆都要化了。”狂氏握住她的手轻轻拍了拍。

唢呐一吹,不是升天,就是拜堂,白莲莲我祝你下辈子比狗都不如。。。。

哦,对不起,搞错了,再来。

唢呐一响,新娘上轿,新郎亲自来接亲。

一片喜庆洋洋。

白凝妤听着滴答声越来越远,抱着猫咪打了个哈欠,她起身伸了伸懒腰。

“如今大姐成功出嫁,本小姐可以解禁了吧?“她抬头看了为首的白一侍卫一眼。

“回嫡小姐,老爷说了,起码得等大小姐嫁进琛王府,才能解了嫡小姐的足。”白一侍卫抱了抱拳。

“。。。。行吧。”白凝妤无语的转过身,不用想也知道这是狂氏,在白丞相耳边吹风。

“别忘了喂我的狗,它一个时辰不吃东西饿得慌。”白凝妤叮嘱道。

“是,小的明白。”白一侍卫挥挥手,立马有人拿出狗粮,倒在狗碗里。

大黄狗兴高采烈的摇着尾巴,一瞬间原本装的满满的饭碗,瞬间被大黄狗一扫而净。

白一侍卫:。。。。。就没见过这么能吃的狗。

“汪汪汪!”劳资还要!大黄狗围绕着白一侍卫,不停的摇着尾巴。

“嫡小姐说了,你一个时辰只能吃一顿。”白一侍卫一本正经的说道,也不知道大黄狗有没有听懂。

大黄狗冲他叫唤了几声,发现一点用都没有,它垂着尾巴爬进狗窝,独自悲伤。

。。。。。。

“呵。。。。没想到堂堂丞相府,连一条狗都能当主人!”夜欻之嘲讽着。

今天他带着面具,躲在暗处,默默看着白莲莲出嫁,只觉得心里闷得慌。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当年把他从粪坑里救了出来的人,和他同坑共粪的人,居然出嫁了,还是嫁给他的死对头!

夜欻之紧紧握住拳头,冰冷冷的盯着白凝妤的闺房。

这一切,都是拜白凝妤的福!若不是她给白莲莲下药,白莲莲也不会和夜寺琛。。。。

夜欻之一拳打在树干上,树上的鸟儿被吓得到处乱飞。

“是谁!”听到巨响,白一侍卫警惕的四处张望。

噼里啪啦,原来是炮仗的声音。

白一侍卫松了一口气,继续心安理得的撸着狗头,别说,这大黄狗手感还挺好的。

“呵,一群玩忽职守的废物。”夜欻之翻了个白眼,咻的一声一飞而过,没人发现他的身影。

夜欻之轻声熟路的来到白凝妤闺房,她正抱着被子懒洋洋的睡在床上。

【这人怎么那么喜欢睡觉?不睡就会死吗?】

夜欻之看到床上隆起来的鼓包,无语的想着,他真没见过这么懒的人,这个时间他们军营的士兵已经在练兵了!

【有够懒散的!】

白凝妤:我谢谢你啊!不知道是哪位王爷的狗王爷!

【她难道没喝我昨晚偷偷下的泻药?不然她为什么一点事都没有?】

夜欻之忍不住上前,他想要抓住她的手把脉,他虽然不是医者,但是行军十年,他多多少少还是会一点的。

【她怎么睡的那么熟?本王来了都不知道,看来本王不用点她穴位了。】

白凝妤:我谢谢你啊,我谢谢你没点我穴位,还想给我把脉!

【怎么那么喜欢则着睡,而且一直都是同一边?她就不会翻个身的吗?也不怕压扁了。】

白凝妤:。。。这狗王爷说的什么玩意?压扁什么?

【我们军医说,睡觉不翻身,那里会压扁的,女子应该也一样吧?】

这样想着,夜欻之眯着眼睛盯着她的后背,恨不得透过后背看到她的。。。。

呃。。。

【夜欻之!你在想什么下流东西?打住打住!】

夜欻之深深吸了一口气,为了防止意外发生还是点了白凝妤的穴位。

白凝妤:我谢谢你。。。。。完了,他在想下流的东西,还点了我的穴位!

———怎么办?在线急!

———等等,他刚刚说他叫什么?

———夜欻之?

———那个掉进粪坑的皇子!夜欻之?!

———草!他没事跑我闺房干什么?有病啊!还点老娘穴位!

———对了,昨晚他说要给白莲莲报仇来着,报什么仇?她哪里得罪过白莲莲了?白莲莲不欺负她,她就谢天谢地了!

【你说你一个痴傻女子,怎么就那么恶毒,居然给自己的亲姐姐下药,让她失身于夜寺琛那混蛋!】

夜欻之越想越生气,他的拳头握的嘎吱响。

【白莲莲可是当年把本王从粪坑里救了出来的小女孩,她还一个不稳被本王拉下了粪坑!】

【也是那时候,看到她回去喊人来救本王,还特意换了一身衣服。】

【那时候本王便下定决心,那么好,被我害的失去名节的女子,本王要娶她!】

【可是万万没想到,他不过是在几兄弟里武力出彩了一些,从粪坑里被捞出没多久,皇帝大手一挥,让他去边境学习去了!】

【美若其名提前让孩子培养兴趣,学习专长!】

【他专长什么?打打杀杀吗?他才九岁啊!就被丢进军营里,其他的兄弟却在皇宫里跟着太傅学习!】

【而他只能抱着自己,说战场一点都不害怕,每天都闭眼想着那道模糊的粉色身影,安慰自己。】

【本王对那个粉色身影可以说是病入膏肓了,没有她,本王就活不成!】

【也是奇了怪了,明明白莲莲亲口说的,救了本王都是她应该做的】

【可是为什么十年里本王一闭眼想的却是那道粉色模糊身影,而不是换了一身衣服的白莲莲呢?】

【怪哉,怪哉!】

白凝妤:。。。。。我谢谢你告诉我真相啊,掉粪坑皇子!

———哦,不对,如今是掉粪坑王爷了!

———啧,老娘就说我跟他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啊!居然想杀了她,哦,是打她一顿!

———感情上因为白莲莲那个小白莲!

———呵呵,笑死人了!

———什么白莲莲救他出粪坑!

———当年妄想拉他出粪坑的人,明明是她白凝妤好吗!被拉下粪坑和他同坑共粪的人明明是她!

———是她白凝妤!

———我草你全家的夜欻之!

———你眼睛被屎糊了吗!谁救你出粪坑都不知道!我草!我靠!

可不就是被屎糊了吗,当年夜欻之的刘海一片黄泥色,刺激得他双眼都睁不开。

白凝妤来拉他,他还是勉强睁开双眼伸出手,然后扑通。。。。

。。。。。。

夜欻之轻声熟路的坐在白凝妤床边,他默默看着她的后脑勺。

【奇怪。。。真的好奇怪啊!这个后脑勺,本王真的好熟悉。。。。】

【熟悉的。。。要不是知道当年救了他的是白莲莲,他肯定以为救他的人是白凝妤!】

白凝妤:。。。。我。。。。算了,大哥你还是一直误会下去吧!

———掉进粪坑这么丢人的事,她不想让别人知道!

———虽然当年一群人看到她满身大粪脏兮兮的,跑去找人救命。

———啧,可真是狗咬吕洞宾 不识好人心!

———狗王爷!果真是个狗王爷!

———不!

———他是掉粪坑王爷!粪坑王爷!屎王爷!

白凝妤被点了穴位无能狂怒,只能乖乖被夜欻之翻了个身。

【嗯,果然还是这般死人睡法适合她,不然要压着一边睡,会。。。。】

夜欻之的耳朵红了,他摇了摇头,强迫自己不去想军医说过的话。

他冰冷的大手触碰到少女的脉搏上,一跳一跳,跳进他心里。

【她当真没事?看来真没喝下那壶茶水。】

【不过说来也奇怪,她没有给白莲莲下药?今天白莲莲看着满脸红光的样子,一点事都没有。】

【呵,看来是个有心没胆的怂逼!】

白凝妤:。。。。谢谢你夸我,真心的!谢到你回去就一泻千里!谢到你断子绝孙!

———啧!傻逼王爷!

———妈的,老娘当年就不应该救他!就该让他死在粪坑里!

———怕不是在粪坑泡久了,脑子里都是屎,心也是屎!

两人各怀鬼胎。

夜欻之默默看着她熟睡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觉得心情不错。

他抬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脸蛋,滑滑的,像果冻一样。

【手感真好!不是吧?本王都摸得那么轻了,还是留了印子!】

【这人皮肤到底有多细腻?】

夜欻之收回手,他手上还有那股细腻的触感,让他依依不舍。

夜欻之低头默默看着自己满是刀痕的手指,那是他曾经为了变强,徒手和别人练习,所受的苦。

也是他的荣耀。

小说《读心后,王爷每日都在狂怒》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