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王周康传最新章节,小说献王周康传无弹窗(周康楚乔木)

《献王周康传》 小说介绍

女帝周康生来锦衣玉食,万千宠爱,而死士楚乔木生来孤苦无依,身不由己,命中有未定能得,命里无或许可留。。书中主要讲述了:女帝周康生来锦衣玉食,万千宠爱,而死士楚乔木生来孤苦无依,身不由己,命中有未定能得,命里无或许可留。……
献王周康传最新章节,小说献王周康传无弹窗(周康楚乔木)

《献王周康传》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皇宫外朝南门城楼上,有一处亭台,里面挂着一口洪钟,名为告民钟。

赵屈站在告民钟前,伸出双手抓住钟椎用力敲响,连敲三声。

城楼下的百姓们听见钟声后跪伏在地窃窃私语道:“三声告民,皇帝驾崩。”

赵屈敲完告民钟后转身走到城楼边缘处,从外衣里拿出一道诏书,静静地看着城下百姓们。

黑甲军中有一小队长见这赵屈久久不念诏书,便问道:“赵常侍,为何不念诏书?”

赵屈面无表情地回道:“三声告民钟,京都城中百官皆得跪于南门听旨,现还未到不可宣。”

小队长见城下百姓们居多,官员确实没有。

等了将近一个时辰,已过午时,城楼上的士兵与城楼下的官民皆饿得肚子咕咕叫,敢怒不敢言。

赵屈斜望东方街道上,左丞相周敢与宗正周宾姗姗来迟,靠近皇宫居住却是最后过来。

等他们跪下后开口说道:“先帝有旨。”

城楼下的百官齐呼道:“臣在。”

赵屈打开诏书念道:“诏曰,朕执政十年,无所功德,丧事从简,百官毋须拜祭,万民毋须守礼,太子周康继帝王,免去登基仪式。”

百官与百姓皆行礼接旨,唱“喏!”

长安宫内殿中,谢福听见三声钟声被惊醒,眼泪直流地看着先帝,痛不欲生。

曹辉在一旁说道:“谢大总管,马车已备好,快走吧!”

谢福带着哭腔回道:“就让老奴随先帝去,生死一起可否?”

“这是先帝旨意,他希望您能好好活着,嬴存会送您去雍州边境。”

曹辉虽不知先帝为何一定要将谢福送走,但旨意不得不遵。

谢福跪的时间比较久,想起身却起不来。

楚乔木眼尖看着后,乖巧地伸手去扶谢福起来。

谢福见这个女童心善便开口说道:“曹太医,还是将这孩子送到民间,过太平日子为好。”

曹辉愧疚地回道:“她的一生已注定,先帝选择她,便是她的福分。”

谢福颤颤巍巍地走向先帝说道:“老奴要为先帝换上殓服,你们稍等一下。”

曹辉带着小乔木退出内殿,在前殿坐于凳子上等候。

楚乔木好奇地问道:“舅父,先帝选择我是要做什么?”

曹辉握在小乔木的双手回道:“乔木,从今日起你便就是小皇帝的死士,等会也随嬴叔叔一起去雍州城。”

楚乔木不解地再问道: “死士是什么?我一个人去雍州城吗?”

“死士是保护小皇帝的人,一生不得婚娶,一生不得离开,曹干与曹京同去。”

曹辉眼含热泪地看着小乔木,一年前将她与两个侄儿从西戎人手中救回,如今又要将他们送到雍州城的绝地里。

楚乔木是懂非懂地说道:“曹干与曹京也要做死士吗?”

曹辉不忍直视再回道:“他们不是。”

“那就好,我一个人当死士足够,会保护好小皇帝的。”

楚乔木听后轻松很多,只要不是全部去当死士,她无所谓,就当还舅父恩情。

曹辉看着如此懂事地小乔木,更加不忍心,开口说道:“乔木放心,舅父一定早日解决叛臣,向太后请旨还你自由。”

楚乔木抱着曹辉安慰道:“舅父,我没事的,只要能让我杀了西戎人报仇,做什么都行。”

“曹大人,周敢与周宾已来南门城楼下接旨,小皇帝的名号三日内可传遍九州,天下初定。”

周贤还是带着面具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然出现。

曹辉担忧地说道:“先帝留着他们为新帝做垫脚石,他们很快会发现,我们的谋划没有十年根本不能将他们全部铲除。”

周贤淡淡地回道:“有周敢、周宾、秦家军三方互相牵制,小皇帝能够安稳长大,待他亲政之时便是这些叛臣死期之日。”

楚乔木听不太懂,在一旁东张西望,看见谢福慢慢走出来便喊道:“舅父,看谢爷爷。”

曹辉转移视线看向谢福,惊呆好一会,任他学医十几年,都没有见过刹那间满头黑发变白发的。

谢福声音嘶哑地开口说道:“走吧!”

周贤也是难以相信,先帝是谢大总管一手带大,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确伤心。

“谢大总管且慢。”

众人看着是秦时月抱着小皇帝过来。

谢福弯着腰仿佛是第一次看见先帝一样,当年谢后派人将先帝抱来交到他手里,也是襁褓之中。

秦时月开口说道:“太后让奴婢把他抱过来让您看一眼。”

谢福将小皇帝接过手,仔细看着,跟先帝幼时一模一样。

看那双大眼睛黑溜溜的,转来转去,盯着谢福的帽子垂须甚是好奇。

楚乔木站在凳子上也看不着,只能爬到舅父身上让他抱着再看看。

刚才看他是在睡觉,如今醒来更加可爱。

用手再摸摸小皇帝肉乎乎的脸说道:“真好看。”

周康被楚乔木冰冷的手摸一下,嚎啕大哭起来。

秦时月赶紧抱回哄一哄,见哄不住,便匆忙行个礼返回侧殿内室。

楚乔木瘪瘪嘴说道:“我只是轻轻摸一下,又没打他,他哭什么?”

曹辉笑道:“他是皇帝,君王如虎,老虎的胡须怎能轻易摸啊!”

谢福还想再看看,上前几步又停下,垂头说道:“走吧!缘分天注定。”

出了长安宫门,看着一人飞奔而来,正是赵屈。

谢福看着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赵屈说道:“屈儿,义父远行,宫中事物多上心,好好伺候陛下。”

赵屈扑通跪下回道:“义父,屈儿定多做事少说话,照顾好陛下。”

谢福将赵屈扶起来,拍拍他的肩膀没有再说话,向着外面走去。

周贤拉住小乔木的手跟在身后。

赵屈看着满头白发的义父背影再跪下重重地磕三下头。

曹辉看着跪地不起的赵屈说道:“先帝的后事你办好,三个月内任何人不准再靠近长安宫。”

“喏!”

赵屈起身按照之前的商议,准备将先帝送至乾安殿灵堂。

曹辉看一眼天上炙热的太阳,刺得眼睛睁不开,但愿先帝的余晖能照耀新帝的九州。

史官记;大周朝开化十年十月五日,皇帝周勋崩于长安宫,太子周康灵前继位,尊先帝为周文帝,改年号正端。

小说《献王周康传》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