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痴愚之主献上乐章全本免费阅读,顾凡顾恩雅小说全文

《为痴愚之主献上乐章》 小说介绍

这是最糟糕的纪元,神秘莫测的无尽星空,秉承伟大精神的每一个人或者生物都是戏台上的主角,银之钥的挑选者,八百页死灵之书的最终归宿,他/它们在宇宙中心演奏着混乱的摇篮曲,安抚即将苏醒的主宰。

将火之意志洒向星辰大海的鸣佐冒险团,统御十二弦月的迪奥,斩魄刀下定生死夜神月,极致艺术派大星,不死之身赛神仙汤姆,替身使者白银御行,,渴望变成光的尼亚,通天大妖罗小黑…

这是两个小孩的旅途与归途。。书中主要讲述了:南希行星,耀阳星系最小的行星,虽然是个五千万岁的大孩子,却发育不全,只长出一块大陆,其余的全是海洋。帝国历9100年时,它被一艘帝国星际探索舰发现,舰长南希.沃特玛以自己的名字为其命名。一年只能淋沐一……
为痴愚之主献上乐章全本免费阅读,顾凡顾恩雅小说全文

《为痴愚之主献上乐章》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南希行星,耀阳星系最小的行星,虽然是个五千万岁的大孩子,却发育不全,只长出一块大陆,其余的全是海洋。

帝国历年时,它被一艘帝国星际探索舰发现,舰长南希.沃特玛以自己的名字为其命名。

一年只能淋沐一次耀阳的南希行星,就像个孤儿般,在无尽黑暗中流浪。

飘渺不定的运动轨迹,是它拒绝人类前来定居的独特方式。

奈何还未衰落的人类帝国是一个强硬的庞然大物,在锁定南希行星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人类疆土的版图,将重重添上一笔。

浩浩荡荡的星际舰队从母星驶来,星际战士们在南希行星的大路上发现了以部落形式聚集和生存的蛇人,还有体型略微与巨魔有些相似的沃米人。

一部分远古遗迹挖掘出了许多旧日石板,从中解析出不为人知的隐秘知识。

在旧日石板的记载中,这片大陆原名:西帕波利亚大陆。

整块大陆被东西两道山脉截断南北气流,北面全是冰川,毫无人烟,南边气温较高,降雨多,曾经适合生物居住,建起了不少城市群。

其中最庞大,最麻烦的两个城市分别名为:康莫丽恩,乌祖尔达罗姆。

帝国的星际战队在对康莫丽恩,乌祖尔达罗姆发起总攻的过程中,数十万星际战士埋骨他乡。

清除完所有潜在威胁后,帝国颁布移民政策,从各大殖民星球中,挑选出各行各业的杰出人员,总计三十千万人,移民南希行星。

在混乱,野蛮的文明星球上建立起接引星际船舰的灵能灯塔。

在太空中建立起环绕行星飞行黑洞质能转换站,通过向黑洞质能转换站投放物质,从而获取源源不断能量供应。

令人想不到是,接下来几十年的时光里,帝国发生了近百起匪夷所思的大清洗。

无论是盛极一时,协助帝国崛起的国教:机械神教,还是隐匿与各大殖民星球上,崇拜神秘学的诡秘术士,纷纷被帝皇下令缉捕,处以极刑。

然而,随着人类文明兴起的宗教集聚体早已经成为庞然大物,他们影响着帝国方方面面,已然能够撼动帝国长治不衰的基石。

当帝国十二军的屠刀挥向他们时,隐藏在阴影下的獠牙,锋芒毕露,剧烈的反扑蹦断了帝国的支柱。

帝国十二军死伤过半,八个军团重此除名,长达二十八年的内耗和混乱,让帝国的力量再也无法遍及耀阳星系。

从边缘殖民星球开始,各种无法言语的恐怖异象频频发生,堪比天灾的怪物纷纷从遗失的神话中归来。

怪物不仅肆意妄为的猎杀普通民众,以及各种生命体,还将其污染同化成毫无理智的爪牙。

它们用以极其残忍且血腥的形式,将狩猎的生命献祭给无比崇拜,无法描其型,无法呼其名的主。

沉睡在无尽时空深处的存在们,在仆从们竭力奋斗下,纷纷苏醒。

帝国历年,帝国的第四顺位继承者,放弃帝国荣光和人类身份。

他带领十三个殖民球星,无数国民主动融合异种血脉,堕入阴影的黑暗中,成为无可名状之神在耀阳星系散布恐惧的污秽之形。

万载帝国,顷刻间,变得支离破碎。

军事家,野心家,邪魔的狂热信徒,精神失常的疯子,毫无人性的怪物们,纷纷占星自立。

帝国历年,南希行星失去了外界的联系,留存在这里的三千万人被帝国抛弃了。

相比于星河外的混乱战争,在无尽星海中流浪的南希行星,居然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唯一净土。

如果,没发生那一件事的话,人类文明的传承之火或许并不会熄灭。

南希行星。

北面群山,超古代遗迹:姆-图兰。

冰冷刺痛的霜雪中,一个个两三米高的身影在积雪中有条不紊的向前挪动。

他们行进的步伐和方向非常明确,哪怕眼前一片乌黑,也不曾停下脚步考量一番,似乎都拥有夜视能力。

为首的是一个类人型的巨大异形,如果他将身体完全挺起,有五米之高。

从雪地上足足有一尺之深的脚步可以看出,他的后背上捆绑的怪异尸体有着可怕重量。

类人型巨怪行走至峭壁下的石块前,他将尸体狠狠的摔在地上,山岩随着晃动起来,无数的碎石和积雪掉落。

类人型巨怪没有理会那些足以将人砸伤的碎石和冰霜,任由它砸在身上,四只比大腿还要粗壮的手臂放在堪比身躯的石板上。

一声怒吼,他用尽全身力气,石板慢慢的被推开。

一个通往未知世界的地窖洞口出现在眼前,隐隐约约间,还能听见窑洞内传到稀碎的脚步声和混乱的嚎叫。

类人型巨怪和其他怪物纷纷俯身低头,井然有序的进入窑洞。

坑坑洼洼的隧道墙壁上,长满了幽绿色的青苔,自发的微光给这片无边的黑暗世界,带来了一点不同色彩。

借着这点点微光,我们终于能够看清楚这群人的真实面容。

人?

或许,他们已经不能够被称之为人,也不能被简单的称之为怪物。

他们个个身体怪异,有的浑身布满了僵硬幽黑的鱼鳞甲片,有的依靠粘稠体液的触手行动,有的堪比蜈蚣手足,有的拥有蝠翼,有的…

各种诡异的活物汇聚在这里,加剧了使正常人惊惧的恐怖气氛。

他们有两个为数不多的相同点,一个是皆用粗麻布死死的包裹住的脑袋,仅仅只露出两颗暗绿色的眼球。

另一个就是体内的强壮心跳声,哪怕没有贴近胸口抚摸,也能感受出那股磅礴的血气。

为首的的四臂类人型巨怪向其他异形吩咐道。

两名手下将怪物的尸体拖进一个污秽不堪的破损祭台。

左边是已经干枯的血池,怪物锋锐的手刀划破了尸体的皮毛,暗绿色的血液喷涌而出。

血池就像一个贪食的吸血鬼,血液才刚滴落就快速融入池底的石板。

其余的异形怪物跪拜在右侧最后一个台阶,那是用通幽青石搭建而成的梯台。

每一个台阶跪拜的人数都不同,越往上人数越少,似乎在说明它们的地位有些显明的阶层化,而类人型巨怪站在最高处。

他前方正中央摆放着一座由黑色迷雾缠绕的神龛,龛前摆放着五种古老的器物,分别是一对烛台,一对花觚(gu)以及古朴充满特别韵味的大鼎。

而四周的墙壁上,刻画着许多人类无法理解和掌控的象形文字。

这些文字又像是惟妙惟肖的浮雕,很难明确说明它们具体代表着什么样的生物。

鹦与蚁,蛇与马,各种生物错乱的拼接在一起,明明充满了尖锐的矛盾冲击,却又有种说不出来的另类美感。

浮雕的神态十分的狰狞和诡异,鲜红的兽瞳有股说不出的疯狂与残忍。

仿佛只要有机会,就一定会从壁画中跳出来,将你撕成碎片。

其中,最让人不寒而栗的是一棵长满粘稠触手和臃肿血肉的巨树,在树冠的位置,还有一颗无法描述的巨眼。

各式各样的猛禽怪兽都寄生在树根上,靠着树根上残留的血肉赖以生存。

怪物异形们从来不敢过多的将目光投放在壁画上,因为那样会让他们陷入永无止境的幻想中,加速理智的丧失,终生无法从混乱的恐惧中苏醒。

将怪物的血液放干后,百足异形听命上前一步,用锋锐的足刃将整张皮剥了下来。

刀起刀落,无比凌厉的刀工很具有观赏性,一块块巴掌大的血肉,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银盘上。

没想到的是,哪怕白骨和血肉已经完全分离,从怪物尸体中挖出来的的心脏居然还强而有力的跳动着。

乍一看,这颗心的形状有点像人心,不过它乌黑且散发出一股腐朽的恶臭。

类人型巨怪四手郑重的捧起还在跳动心脏,将其举过头,半跪在神龛前。

整整跪拜了十九次后,才将轻轻的将其放进大鼎中。鼎底赫然出现一张张乌黑的利口,仅仅短暂的数秒,心脏就已经被蚕食殆尽。

呕。

所有的异形立马以头贴地,跪拜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发出颤抖,他们感觉到一股厌恶和愤怒的情绪。

突然间,两名跪拜的异形被黑影的尖刃刺穿,他们还来不及发出痛苦哀嚎声,身体就已经干瘪下去。

那舔舌的回味伴随着桀桀的怪异笑声,凭空响起,在整个祭台回荡着,久久不息。

他们用低沉嘶哑的声音共同吟唱着:

没过多久,桀笑声变成了更加无法言语的诡异呓语,祭坛上的咀嚼声越来越响亮。

没有异形敢抬头观察一下,这位存在今天的胃口有没有很好。

今天额外的加餐是不是更符合它老人家的口味。

地上的碎骨残渣已经告诉他们,曾经脑袋缺根经的同伴,在做出这种举动后,将会产生怎样的后果。

祭台中的每一位异形突然间,感到身体传来一阵冰冷的刺痛,有无形之物在舔舐他们全身。

那入骨三分的阴冷,充斥他们整个感官神经。

他们无法动弹,一是不能,二是不敢,就连心跳也随着时间和空气慢慢归于死寂,停止了片刻。

祭坛上的数吨生肉切片消失的无影无踪。

白骨和污秽的内脏丢落一地,似乎他是一位挑食的品尝者。

耳边的呓语消失后,剩余的异形们忍不住松了一口气,无论经历多少次,那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总是让他们回想起,原来自己还是个人类。

他们从来没有失去,那份最古老,最强烈的感情:恐惧。

恢复对自己身体的掌控后,他们缓缓的站起身来,小心翼翼的退出祭台。

他们早已经身心疲惫,短短的半个时辰的祭祀,仿佛是一场无声的痛苦战斗。

小说《为痴愚之主献上乐章》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