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里许思麦林闯全文免费阅读

《怀里》 小说介绍

适当的远离是为了更好的靠近,从青涩懵懂到勇敢奔赴,少年不负青春也难凉热血。
——风可以凌冽刺骨,少年的心永远热血难凉。
——“白日有太阳,夜晚有月亮,我躲进日月都照不到的地方,你最明亮。”

食用tips:本文有点细水长流,群像不少,战线很长,甜的都在后头~。书中主要讲述了:“你,拿着书,出去背。”许思麦正来回翻着试卷发愁,头顶忽然一个声音,抬头就是郭娟一张凑近了的大脸,表情里正带着一丝不耐烦。许思麦些许纳闷,自己一没迟到二没睡觉,就算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也不能逮人就撒火……
怀里许思麦林闯全文免费阅读

《怀里》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许思麦正来回翻着试卷发愁,头顶忽然一个声音,抬头就是郭娟一张凑近了的大脸,表情里正带着一丝不耐烦。

许思麦些许纳闷,自己一没迟到二没睡觉,就算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也不能逮人就撒火呀?

许思麦紧张地眼睛直眨,却又壮着胆子跟郭娟对视。她又想起昨天郭娟开班会期间来来回回温柔地重复,,复又觉得自己语气太过尊敬,权衡了一下,说,

此句一出,郭娟脸上那一丝不耐烦肉眼可见地也没了,郭娟用食指来回戳她的肩膀,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反问道:

许思麦动作敏捷地从桌子上抽了几本书,几乎是落荒而逃。

唉,难得一回来早还被赶了出来。

于是她就站在楼梯口的那一小块露天平台上三心二意地读着书,每来一个相熟的同学就要悲惨地解释一番缘由,直到早读铃响,才结束的业务。

十来分钟后,郭娟双手插兜走到她面前,端着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气势汹汹地问道,

许思麦被质问到大脑一片空白,但仍本能地辩解,

于是,郭娟更加恼怒了,双手从兜里掏出来,在空气中摆来摆去,说:

许思麦直接被她一番轰炸,人怔愣地点点头,连连道歉:。

原来郭娟也不完全是因为她英语考了全班倒数第一才让她在冷风中上早读,也算带有一点点的报复心。

罗老师,是许思麦的上一任班主任,不过只带了一个月,月考前交代了一下就再不见人影了,大家都往好的方向纷纷猜测他只是有急事请假,而且历史老头也只说郭娟暂代两个星期,但现在郭娟说罗老师辞职了?

其实许思麦早就猜到了,郭娟的话更加证实了她的猜想。

月考完她偷偷跑到办公室门口观察过,罗老师的办公位早已清理干净,这个时候郭娟暂代,想来是既定的事实。

但许思麦和罗老师的关系颇好,一时接受不了,特别是郭娟讲的英语课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恍若天文,本来就讨厌她,又小孩子想法,认为是郭娟抢了罗老师的位置,心里不由得憋着一团气,上英语课总是控制不住地叹气翻白眼,谁能想到郭娟站讲台上,次次都能看见最后一排的许思麦嘴角一瘪眼皮子一闭,那模样能给她气的头顶冒烟。

郭娟刚走没一会儿,楼梯口就拐上来一个人,早读还有二十分钟就结束了,许思麦暗自感叹,小伙子真有魄力哈,郭娟的天下也敢造次。

来人很自觉地背着书包走到了许思麦身边主动罚站,他端起书包哗啦啦翻了好一会,才把破破烂烂的语文书拿了出来,歪着一头睡炸了的头发笑嘻嘻地看着她,开始自来熟地问候:

许思麦无语,倔强道,

我也不是因为迟到!!!

方才郭娟回班以后,许思麦懵掉的大脑才稍稍恢复了运转,但一想到上课自以为无人注意地翻白眼结果被老师逮个正着,一边尴尬到无地自容,一边又想到罗老师是真的不来了,忽然悲从中来,唧吧唧吧不知道怎么掉了几颗眼泪,呼哧呼哧用袖子蹭了干净,接着这人就从容不迫地拐了上来。

许思麦在大脑中搜索了几秒,才终于把他的脸和名字对上号,开学一个多月了,有些人还是分不清。

林闯说完还点了点头,结尾还不忘语重心长地安慰她要坚强。

许思麦漠然无语,但身旁突然无声地出现一道身影,还没反应过来,耳边就又炸开了魔鬼般的声音:

许思麦听得一愣一愣的,突然又被吼到自己,人傻了傻,光站着,不说话,也中枪???

郭娟转脸瞪她,许思麦被吓得手一抖,书差点掉在地上。

许思麦吸吸鼻子,连忙结结巴巴地背英语短文,生疏又笨拙。

早读下课铃响后,郭娟才对林闯甩下一句,背着手,处置满意地回了办公室。

林闯手里拿着刚才郭娟塞给他的成绩条,黑亮亮的眼睛眨巴眨巴,无辜又茫然。

许思麦些许同情地想:看,又是一个被吼懵掉的小朋友,不过他一点都不无辜。

不过联想到自己以后,不仅觉得自己不无辜,甚至觉得死有余辜。

考了个倒数第一还不尊重老师,早晚难逃一死。

许思麦合上书,吸吸鼻子,声情并茂、抑扬顿挫地说:,转头大步迈进了教室。

……

许思麦话还没说全,后面两三排都沸腾起来了,你一言我一嘴的,早自习都没这显得热闹,前面四五排同学只见着后面闹哄哄地,也都围过来听个热闹,了解清楚后,又是七嘴八舌地一通哀嚎,这场面,就差没拉过来一条白绫哭丧了。

只见第一排中间站起一个男生,表情看起来恨不得拿桌上的草稿纸把他们的嘴都一个一个塞上。

陈彦杰笑得起劲,引起一阵哄笑,有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男生还附和道:、,只见徐律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脸色难看至极,一副忍不住要开口骂人的架势。

徐律这声冷哼实实在在地惹毛了陈彦杰,陈彦杰二话不说就要拨开人群往前走:”你他妈骂谁没脑子呢?!不服干一架行吗!徐律倒是表情自若,坦坦荡荡。

几个男生又十分及时地全力绊住陈彦杰,但他没被堵住的嘴仍旧骂骂咧咧。

许思麦瞅着墙上的钟,时间掐准,吼了一声,吼完了,铃就响了,乔文启的身影果然如约而至地掠过教室后门。

见状,围在许思麦面前的好几层人墙瞬间逃散,几秒前还架着陈彦杰的人直接原地消失,只剩陈彦杰还黑着脸站在位置上,和第一排的徐律遥遥相瞪。

许思麦扶额,戳戳陈彦杰,他咎然不动,转头向徐律上下摆手,轻声喊他坐下坐下,徐律也视若无睹。她眼看着乔文启走进来了,只能摊开数学卷子,紧闭着嘴巴,心道,这我管不了了管不了了。

乔文启把手里的试卷放到讲桌上,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淡淡地说,

徐律这才转过身,沉声道:

陈彦杰漫不经心地回答。

乔文启眉毛拧到一起,陈彦杰的态度明显惹得他很不高兴。

许思麦暗笑,果然谁在老乔面前都拽不过三秒。

班里同学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情态,这俩人刚刚才吵完一架,这戒尺这个时候递上去,简直就是去充当泄愤工具的啊!陈彦杰看起来可比瘦瘦小小的徐律有劲多了,虽然只是五个板子,但若陈彦杰存心报复,也真够他受的。

陈彦杰从乔文启手里接过戒尺,小表情里些许得意,心想为罗老师报仇的时候到了,让你替郭娟说话,还骂老子没脑子,越想越气,使了狠劲啪啪啪地连敲了徐律五个手心。

许思麦微微别过头以示同情,打的真狠,徐律的脸憋得有些泛红,但仍倔强地抻平着手掌。

陈彦杰向徐律挑了挑眉,戒尺一端停在徐律红透了的手心里,语气里透露出一点儿挑衅地说:

徐律盯着他,左手握紧了戒尺一端,在陈彦杰摊平了的左手心儿上不痛不痒地拍了五下,淡淡地说:

陈彦杰的表情何止是震惊,简直是完全不能理解对方的想法,你他妈搁这给我表演菩萨如何渡化凡人呢?

,杨成用胳膊肘戳戳许思麦,端着点评的姿态,眉飞色舞地比划道:

许思麦睨他一眼:

虽然徐律看起来吃亏了,但实际陈彦杰才应该要被气炸了。陈彦杰因为一点儿口舌之争就使了狠心要给徐律一些颜色看看,但是人家却表现得心生大度,慈悲为怀,只看着你像一个疯狗一样跳脚,你咬我我却不咬你。旁人也觉得这陈彦杰也太睚眦必报了,也不看看人家徐律,就算吃了亏也不跟小人计较。

许思麦看着陈彦杰咬紧后槽牙愤愤的表情,只心道:完了,这梁子真结下来了。

小说《怀里》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