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字虫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燃影寻飒)

《食字虫》 小说介绍

他们是写故事的人,也是保护文字的人。
没有人知道“虫”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又是从何而来。它们有着千奇百怪的模样,唯一的共同点是只要它们出现,字就会消失。
它们以字为食,繁衍迅速。小说、散文、字典、百科全书,没有书能逃过一劫,全都一本本成为空白。
任何攻击都无法将虫消灭,只有能写出“灵言”的魂语者才能阻止虫的进食。
“人们不要的文字,我们要。”
“我会是你最忠实的读者,透过文字,看到你所看到的世界。”。书中主要讲述了:多亏有了寻飒的提醒,燃影才想起语言和文字也是一种纪录。在没有相机的年代,人们只能用文字与图画将看过的景色留存。在更久以前,文字还没有被发明之前,历史与故事都是由大家口耳相传,才能流传至今。话语、文字、……
食字虫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燃影寻飒)

《食字虫》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多亏有了寻飒的提醒,燃影才想起语言和文字也是一种纪录。在没有相机的年代,人们只能用文字与图画将看过的景色留存。在更久以前,文字还没有被发明之前,历史与故事都是由大家口耳相传,才能流传至今。

话语、文字、图画都是人类珍贵的文化,和原原本本截取现实的照片与影片不同,拥有独一无二、无法取代的温度。

不只又多了一个人知道的模样,也让燃影再次看到自己记忆中的。虽然因为失去感到难过,记忆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褪色或改变模样,但好好的保存在他的小星球上,他会记得它震摄人心的生命力,并用声音与笔杆将它重新带回这个世界。

在燃影兴高采烈的对寻飒形容时,寻飒专注倾听,不时点头应声附和。也许过去十八年里说过的话都没有此刻多。他发现自己的声音能被聆听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可以直接看到对方的反应,知道对方对自己的话语有什么样的想法。堆积在心里的情绪被抒发,的美好也成功被传递,燃影已经完全恢复平时的他,灵感也在此时源源不绝而来。

他的左手朝装满笔的笔袋伸去,寻飒见状,并不在意他突然开始书写,也将视线放回电脑荧幕上。这是两人的默契,只要其中一人进入写作模式,另一人也不会在意对话是否中途切断,继续做自己的事。这样的相处让燃 影感到自在,不需担心寻飒会因为自己的分心感到不悦。

燃影拿着笔在纸上振笔疾书,脚下的木地板被草地覆盖,苍郁的丛林将他与透希包围。一阵强风吹乱他们的头发,两人同时向上看去,地焰拍翅降落在他们身旁,周围的植物被它硕大的体积波及,藤蔓缠绕在它的羽翼,树叶掉落在黑亮的鳞片上,看起来有些狼狈。

透希眨着翠绿色的大眼,对地焰露齿一笑,婴儿肥的双颊残留着稚气,如果不是眼里的指针,肯定是个人见人爱的孩子。对,他还只是个八岁的孩子,却在没有大人的陪伴下独自旅行,身边还跟着一只看起来极为危险的火龙。

地焰抖落身上的树叶与藤蔓,边收拢羽翼边问透希。

透希神采奕奕的回答,眼里的指针仍然规律向前。燃影凝视着透希眼里的指针,尽管是自己笔下的角色,所有设定都是由自己所决定,还是不禁感到鼻酸。

他有时觉得自己就像个残忍的造物主,左右着角色们的生死。不过如果要比笔下的牺牲者,孤斋比他多更多,或许加起来都能建立一座墓园,专门埋葬死在二月手下的亡魂。

时钟症,那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先天疾病,无药可医,时钟症的病患在睁开双眼的瞬间,眼里的指针就开始走动,指针停止的那刻,心脏也会同时停止跳动。没有医生知道指针什么时候会停止,但目前没有病例活超过十岁。他就像个不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发病。也因为如此,透希在八岁生日那天跟他的父母许了一个生日愿望,希望他们让他一个人去旅行。

他已经受到无微不至的呵护整整八年,不曾离开过家,他想在死之前亲眼看看这个世界。而且他也不希望爸爸妈妈在剩下的时间里一直心惊胆跳,害怕下一秒他的心跳就会永远停止。

最初透希的父母当然不愿让他离家,因为一但离家,就必需抱着永别的心理准备。商量了许久,他的父母才终于点头答应。妈妈缝制了一顶绿色的尖帽给他,与他翠绿的双眸和发色同一色系,宽大的帽檐可以抵挡阳光和雨水。爸爸则是做了一个坚固的牛皮背包,里面装满所有旅行的必需品。又做了一双小牛皮做的鞋,强韧耐穿,柔软的皮革走万里路也不会摩脚。

透希带着父母送他的礼物与他们做最后的道别,独自踏上旅途,没过多久就在以火山闻名的小镇遇到地焰。原本地焰想把他当下午的点心,但一看到他眼里的指针就忍不住心软,决定陪他一起旅行,等他死了再吃也不迟。他们一起走过许多小镇,遇到大海时地焰会直接载他飞到下一个岛屿或陆地。

现在他们身处于一座迷幻的丛林,丛林里有许多透希不曾看过的动植物, 让他大开眼界,边走边好奇的东张西望。

透希大叫提醒,险些直接撞上巨大蜘蛛网的地焰急忙停下脚步。鬼面蛛在他们面前现身,肥硕的腹部上布满柠檬黄的细毛,深棕色纹路在其中穿梭,留下一个如鬼脸的骇人图案,仿佛蜘蛛真正的脸孔不在那两颗黑色小眼,而是被鬼附身似的背部。

写到鬼面蛛,燃影的思绪慢慢从故事中抽离,他需要去找蜘蛛图鉴来研究一下蜘蛛的构造。边想着要参考哪些书,左手仍然没有停止,笔下的地焰展翅替透希挡掉蜘蛛丝的攻击,正准备朝鬼面蛛喷火。

燃影的视线突然被桌上正在移动的东西吸引,有别于键盘声的细微声响从他刚才摊在一旁的书传来。那是一个巴掌大的椭圆形物体。一开始燃影还无法理解那是什么东西,直到那个物体在书上缓缓移动,他才意识到椭圆形物体的真面目是一只肥肥短短的毛虫。半透明的米白色身体里漂浮着许多小东西,背部依稀看得到毛虫特有的皱折,底下的小短脚与纸张摩擦,传出刚才听到的声响。

随着毛虫的移动,书上的字一点一点被吸进身体里,原本的米白渐渐转换成翠绿。仍然是半透明的身体里除了文字,似乎还能看到小松鼠、橡果与穿山甲。

它在吃字!

一阵怒火从心里猛然窜出,他不禁大叫出声,全身紧绷瞪视着毛虫。

它在吃书!

它在吃他最重视的书!

它把故事里的小松鼠和穿山甲都吃了!

比起对未知生物的恐惧,他更愤怒那只虫的所作所为。手里的笔终于因为气愤而停下,最后写下的字潦草失控。燃影握紧拳头气得浑身发抖、想要救回字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突然一道黑影从纸里一跃而出,朝正在吃字的毛虫飞去。燃影惊讶看着展开双翅的地焰张开大嘴喷出灼热的火焰,毛虫瞬间被烈火包围,在火里痛苦扭曲,只持续了几秒就被燃烧殆尽。

毛虫消失的同时,地焰和燃烧的烈火也随之消失,一切又恢复平静。燃影张开的嘴忘了合起,愣愣看着摊在桌上的书,过了许久才抬头看向寻飒。寻飒脸上也难得露出惊讶的神色,眼神在燃影面前的纸张与书本之间来回。

燃影问,颤抖的声音透露了他的胆怯。

寻飒已经恢复冷静,站起身走到他身旁,拿起摊在桌上的书。

看到寻飒点头后,燃影低头看向桌上的纸张,刚才潦草写下的两个字已经消失,宛如他不曾写过。但他记得很清楚,虽然眼睛看着毛虫,他的笔确实写下了。

看着寻飒手里的书,书页上的字只剩一半,另一半则是一片空白,甚至可以看到处于边界的字少了一个。

恐惧与怒气交织,紧握的双手仍在颤抖,他喘着气,眼睛死盯着被吃的字,脑里反复上映刚才的画面。

他过了许久才发觉寻飒修长的手指包覆他的手,将他手里的笔拿走,并扳开右手指甲已经陷入掌心的五指。

稳重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如徐风吹拂,引领着紊乱的呼吸恢复平静。燃影深呼吸好几口气,才终于不再颤抖。也许是太过突然的情绪起伏与惊吓,让他顿时觉得全身无力。直到他对寻飒点头表示没事,寻飒才放开手,将手里的书递给他。

心痛的抚摸洁白的纸张,燃影几乎又再度崩溃。失去的字回不来,故事缺了一角,这本书永远无法回到完整。

小说《食字虫》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