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我坑哭了满院禽兽全本免费阅读,李大胜冉秋叶小说全文

《四合院:我坑哭了满院禽兽》 小说介绍

穿越四合院,成了许大茂的邻居。李大胜蛰伏五年,看穿了满院禽兽。
一大爷易中海,道貌岸然还绝户。
二大爷刘海中,心黑手黑是官迷。
三大爷阎埠贵,只知算计占便宜。
傻柱真傻。
秦淮茹一家吸血鬼。
总之没一个好东西!
觉醒签到系统,李大胜的日子越来越红火,有人羡慕嫉妒恨暗中使坏?你看我坑不坑哭你就完事了!。书中主要讲述了:四合院门外,何雨柱背着手,拎着饭盒走了进来。何雨柱小时候,帮老爸卖包子,遇到了逃兵。包子是卖出去了,结果拿着一堆假钱回了家,被他爸何大清一顿毒打。他爸一边打还一边骂“傻柱傻柱”。傻柱这外号也就一直叫了……
四合院:我坑哭了满院禽兽全本免费阅读,李大胜冉秋叶小说全文

《四合院:我坑哭了满院禽兽》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四合院门外,何雨柱背着手,拎着饭盒走了进来。

何雨柱小时候,帮老爸卖包子,遇到了逃兵。

包子是卖出去了,结果拿着一堆假钱回了家,被他爸何大清一顿毒打。

他爸一边打还一边骂。

傻柱这外号也就一直叫了下去。

现在四合院所有人都叫他傻柱。

傻柱不傻,四合院所有人都知道。

不过在李大胜看来,傻柱就是真傻。

他馋秦淮茹身子,就心甘情愿被秦淮茹吸血。

他是八级炊事员,又是轧钢厂食堂的主厨。

俗话说得好,厨子饿不死。

傻柱每天都能从食堂带回来剩菜剩饭,小日子滋润得很。

可是自从贾东旭变成废人以后,傻柱带回来的剩菜剩饭,就全被秦淮茹拿了过去。

这不,傻柱刚一进四合院,刚刚还在闻五花肉味儿的秦淮茹就盯上了他。

只见秦淮茹媚眼一抛,露出一个微笑,抿着嘴就走过去,二话不说就把傻柱的饭盒夺了过去。

食堂不上班,傻柱就去外面给人帮厨。

他从小学厨艺,正统的谭家菜,手艺远近闻名。

要请他帮厨,好酒好肉都得伺候着。

每回帮厨,傻柱都能拿不少好处。

他一见到秦淮茹,表情立刻就得意起来。

傻柱伸出手比了个五。

秦淮茹眼睛就亮了。

秦淮茹露出一个娇弱无奈的表情,眼中还有晶莹的泪珠在打转。

傻柱最吃不得这招,脸色当即就变了。

傻柱心疼的掏出三块钱。

这钱是今天帮厨的工资,还没捂热乎,转手就给秦淮茹了。

傻柱一个月工资块,日子还是很不错的。

秦淮茹就冲着傻柱的工资,他一没结婚二不养老,就一个妹妹,这么多钱怎么花的完?

而且贾家人多,他接济一下贾家也是应该的。

秦淮茹接过钱,笑着就要跑回屋。

傻柱立刻道:

秦淮茹不耐烦地说:

秦淮茹说完就火急火燎地回屋了。

傻柱这饭盒挺重的,估计有不少肉菜,秦淮茹等不及要给棒梗他们加餐了。

傻柱摇摇头:

肉菜换了花生米,还白白损失了三块钱。

傻柱连秦淮茹的手都没摸着。

不过没关系,傻柱乐在其中。

他喜欢秦淮茹,帮秦淮茹缓解点压力,他乐意。

秦淮茹进了屋,婆婆贾张氏正在纳鞋底。

棒梗和小当围着火炉玩,卧房里,废人贾东旭抱着尚在襁褓的槐花。

贾张氏一见到傻柱的饭盒,眼睛就亮了起来。

贾张氏的表情不怎么好。

三块钱,还要过个四五天。

一家人最多只能吃棒子面了,有可能还吃不饱。

要是再加上另外两块钱,那就不一样了。

说不定还能加点肉嘞!

李大胜家的肉香味也飘进了她们家,贾张氏早就流口水了。

秦淮茹无奈地看着婆婆。

棒梗这时候也跑过来,扯着秦淮茹的裤子。

刚刚学会说话的小当也跑了过来。

秦淮茹立刻把傻柱的饭盒打开,把里面的菜都倒进了自家的碗里。

肉菜不少,一家人都很开心。

不过到底是剩饭剩菜,和李大胜吃的新鲜红烧肉一比,就没那么好了。

棒梗也想去李大胜家吃五花肉。

可惜,奶奶不让他和李大胜说话。

李大胜也不喜欢他。

棒梗就只能闻着味儿眼馋了。

要是李大胜能主动叫他去吃肉就好了。

棒梗这样想着。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李大胜这五年来,就没有和贾家的人说过一句话。

当初传播他的谣言,说他作风有问题,幸好李大胜成分好,不然就得被赶出四合院。

现在,更是不可能和贾家有任何往来了。

此时,李大胜已经做好了饭。

五花肉炒青椒、搭配白米饭。

李大胜穿越前是个南方人,所以这四合院里,只有他一个人,顿顿离不开白米饭。

对于他来说,吃饭没有白米饭,那能叫吃饭吗?

之前他工资不高,但好在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所以他还能吃上米饭。

现在有了系统,就更不用说了。

李大胜已经决定,吃完饭就去多买点白米囤着。

很快,他吃完了午饭。

他胃口大,一盘五花肉就着三碗大米饭,很快就吃饱了。

他拿出一个大袋子就出了门。

他没有锁门,因为四合院正在评先进,家家户户都不锁门,证明四合院里风气好。

李大胜虽然和四合院里的人不对付,但也不会在这种事上和三位大爷抬杠。

而且,他家也没什么值得偷的。

看到李大胜提着袋子出门,前院正在扫雪的三大爷闫埠贵不乐意了。

三大爷没敢在李大胜面前说这话,而是看他出了院门才说。

他的大儿子闫解成也在旁边扫雪。

听到老爸的嘟囔,闫解成笑一声:

三大爷顿时怒了:

闫解成竖起了个大拇指。

闫埠贵越听越不对劲,歪头问道:

闫解成翻了个白眼:

闫埠贵气了个够呛,直接把扫把一丢。

小说《四合院:我坑哭了满院禽兽》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