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凌晨(樊易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至暗凌晨》 小说介绍

架空,文中所有内容皆非真实,单女主 没人记得,上一个对这个世界的真实性发出疑问的人到底是谁 在地球上现存的人类眼里,这世界的组成,不过是一片名为海洋的水渊,一片片名为大陆的厚土。 当那些生存在传说中的生物,在愚人们惊恐的眼中,强行侵入他们熟悉又陌生的世界时,当异界生灵,将碧蓝的天空染成黑色的深渊,降临蓝星的那一刻。 他们的观念,被彻彻底底的打破。 那一刻,对于人类来说,最宝贵的东西不是钱权,也不是时间。 而是希望。 有人说 泱泱华夏,从来不缺少希望。 在漫无边际的黑夜里。 也许,就是需要那样的一束光 光,不只会在表面上闪耀 更会在这至暗的时刻,依旧自顾自的照亮着 这就是华夏民族 永远能够于至暗中,发觉凌晨!。书中主要讲述了:架空,文中所有内容皆非真实,单女主 没人记得,上一个对这个世界的真实性发出疑问的人到底是谁 在地球上现存的人类眼里,这世界的组成,不过是一片名为海洋的水渊,一片片名为大陆的厚土。 当那些生存在传说中的……
至暗凌晨(樊易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至暗凌晨》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更何况,对方还没有使用武器。

但是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想要退却是不大可能了,护卫队长刚刚那一个扫腿,令他的肋骨到现在还隐隐作痛。

只要没断就好,不影响行动就可以。

樊易天眸色渐深,右手在后面的土地上抓了一把,攒成拳头。

“别挣扎了,你打不过我,也跑不过我,等到天亮了,我完全可以报警了。”护卫队长眼中涌现着淡淡的轻蔑:“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

“是你那死去的老母亲!”

樊易天身形猛的暴起,右手猛的朝着护卫队长的眼睛扬出一把尘土,随后快速的朝着马路的尽头冲去!

风紧!扯呼!

“找死!”

听到樊易天的辱骂,护卫队长暴怒挥拳,一拳将面前的尘土扬散,另一拳猛的一挥,一股气劲仿佛击散了空气,直直的朝着樊易天的背后疾驰而去。

感受到这背后传来的危机感,樊易天一咬牙,身体向左一侧。

那气劲的速度太快,他没法完全的躲过去!

“砰!”

气劲猛的打在樊易天侧过来的左臂上。

他的左臂立刻软绵绵的垂了下去。

一阵剧痛让樊易天几乎是眼前一黑,他狠狠地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尖,继续玩命的往路口的方向跑。

幸好左手是他的弱侧手,樊易天估计,这一下,他的左手一周都未必能抬得起来!

“不愧是冲击过灭煞的存在……”

看着自己已经冲出好远,他回头,远远的朝着护卫队长喊道:“咱们后会有期!”

“下次见面!我必把你摁在地里。”

樊易天眼中闪过一抹狠色。

“让他跑了。”

护卫队长叹了口气,感受着自己还在颤抖的,已经脱力的手臂,皱了皱眉:“力气还挺大。”

樊易天硬挺着走到马路边上,有些脱力的扶住路边的大树,抬起还能动弹的右手打车。

幸好照片是拍下来了,也能回去交差。

不然今天算是白挨打了。

差距还真是不小,樊易天咧咧嘴,叹了口气,嘟囔道:“妈的,老登,你等我突破到超凡六阶,我一天打你十遍。”

掏出手机,看着上面来自樊凝雪的十几个未接来电,樊易天不禁汗颜。

“你死外面了啊?”

“为什么不接电话!”

接起电话,听着对面樊凝雪生气的声音,樊易天擦了擦额头上不自觉的渗出的冷汗:“我刚锻炼完,现在往回走。”

“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我想吃麻辣烫。”

樊易天无事在先,再一听到有吃的,樊凝雪的语气顿时变了。

“好,我给你买,家里等着吧。”

挂断电话,樊易天深吸一口气。

看了看周围没有监控,他开始脱身上穿着的夜行衣。

因为左手受伤用不上力气的原因,他脱衣服的速度并不快。

好在这个是特制的夜行衣,可以进行多次收缩折叠,最后变成一个小黑袋,十分方便。

樊易天拎着折叠好的夜行衣,打上一辆出租车。

这一次,忙碌了一天的樊师傅,真的要去睡觉了。

到了猎灵者协会,戴好口罩,简单的登录了之后,他直接来到前台。

即便是晚上,猎灵者协会依然存在着一大堆打工人为了富裕而不懈的努力着。

说实话,樊易天挺瞧不起这群人。

都是有修为的修士,也够了参军的年龄,不往前线堆,窝在这里净扶老奶奶过马路了。

然后吹牛b的时候比谁嗓门都大。

人各有志,他也没必要去评价别人,樊易天摇了摇头,走到前台,把自己的身份卡放在前台的桌子上,推给了前台的工作人员:“我来兑换任务奖励。”

“好的。”工作人员笑着接过他的身份卡,在机器上操作了一下:“尊敬的红色猎灵者林大叉先生,您好,您接取得是……25号任务是吧?”

“是的。”

樊易天一边看着任务表上的任务,一边回答道。

“好的,请您现在随我们的工作人员前往负责人处进行任务结果确认以及任务奖励领取,感谢您的配合。”

前台的小姐姐笑眯眯地说道,她扬了扬手,一个穿着工作服的高大男子走了过来,小姐姐说道:“带这位先生去找负责人。”

“请跟我来。”

高大男子带着樊易天走到前台后面的一个电梯前,进入电梯,摁下了四楼。

樊易天站在电梯角落里,打量着高大男子。

气势雄厚,身材健壮,从他的气息来看,这是一个心通境的高手。

电梯缓缓的停在了四楼。

四楼最里面,正对着电梯口,是一个黑金色的大门。

高大男子带着樊易天,走到黑金色大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请进。”

一个浑厚的声音从门内传出,高大男子推开门,转头对着樊易天点了点头:“请进吧。”

樊易天点了点头,进入房间。

房间里的空间很大,而房间的中心处,围绕着四个沙发,最左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

那是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看见樊易天进来,他拍拍裤子起身,走到樊易天面前,伸出手,笑道:“您好,林先生,鄙人是连市猎灵者协会分会的会长兼负责人,白一云。”

“您好。”樊易天握了一下他的手,点点头。

“请坐吧。”

负责人的手摊开,指向后面的沙发,然后对着还等在门口的高大男子说道:“小李,麻烦你帮忙看一下门,别让人进来。”

“是,会长。”

高大男子点点头,走了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樊易天和白一云对着坐在沙发上,对方拿起放在桌子左边的茶壶,给樊易天倒上半杯,放在杯托上,推到他面前。

“白会长客气了。”樊易天动了动口罩,伸手接过,并没有喝:“我这次来的目的,您应该知道吧?”

这个白一云的气息,他看不透,应该是灭煞境的强者。

樊易天掏出手机,打开自己拍的照片,放在桌子上:“您检查一下。”

“没有问题。”

白一云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将手机推了回去,从衣服兜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樊易天:“这就是任务发布人的联系方式,至于您的任务积分奖励,我们将会直接加到您的身份卡上面。”

樊易天点点头:“可以。”

看着樊易天在看名片,白一云向后靠在沙发上。

“林先生是连市本地人吗?”

“是。”

“父母也在连市吗?”

“不在。”

樊易天一个字两个字的回应着白一云的问话。

能当上会长的人,都是人精,跟这种人言多必失。

他最讨厌被别人摸透底细,所以在回应的时候都说了谎。

看着对方没有与自己聊天的意思,白一云耸了耸肩,站起身朝着樊易天伸出手:“那么,就期待着我们的下次合作吧,希望间隔不要太久远,我这边一会还有一位客人,恕不远送。”

“确实不会太久,我总来。”樊易天心中想着,也站起身,握住他的手:“白会长客气了。”

随后,樊易天转身向外走去。

“送客!”

白一云站在原地,喊了一声。

小李打开一边的门,将樊易天迎了出来。

离开猎灵者协会,樊易天看着手上的那张白一云递给他的名片。

苏令万,电话186********。

快走到家楼下的时候,樊易天突然想起了什么,猛的一拍脑袋。

“完蛋,麻辣烫忘买了!”

他又折返回去买了麻辣烫,这才回家。

进了家门,刚换完鞋,就看见满脸幽怨的坐在沙发上的樊凝雪。

“我还以为你跟我有什么仇怨,想把自己的亲妹妹活活饿死。”

看见樊易天手里的麻辣烫,樊凝雪上前一把抢过,翻了个白眼。

“没吃饱啊?”

樊易天笑呵呵的问道。

“吃饱了。”

樊凝雪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嘻嘻笑道:“但是我又饿了。”

“馋猫。”

樊易天摇了摇头,看着正在吃麻辣烫的樊凝雪说道:“吃完了放那,碗我刷。”

“知道了知道了。”

樊凝雪低下头就是炫。

樊易天笑着摇摇头,走进屋子,拿出那张名片,拨通了上面的电话。

不一会,电话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有些哑的男声:“您好?”

樊易天淡淡道:“您好,是苏先生吗?”

苏令万微微一顿:“是我,您是?”

“我是猎灵者协会的红色猎灵者,我刚刚完成了您发布的任务,打电话是来领取奖励的。”

苏令万明显一愣,似乎是在思索,随后恍然大悟般的应声道:“啊,你接取得是那个张家大院的任务对吧?”

“是的。”

“那这样。”苏令万声音带着笑意:“你把你的银行卡号给我,我现在就把钱打过去。”

樊易天依言,把自己的银行卡号告诉了他。

挂断电话,没有十分钟,手机信息就来了提示。

“尊敬的樊先生,您的尾号为****的银行卡到账十万华夏币。”

樊易天满意的点了点头,办事还算利落。

“我吃完了!”

屋外传来樊凝雪打嗝的声音,樊易天失笑,老老实实的出去刷碗。

左手还是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用点力就疼。

但是为了不让樊凝雪担心,他还是深吸一口气,咬牙提起手臂。

虽然使不上力气,但是装装样子足够了。

看着樊凝雪踱步进屋,樊易天松了一口气,用自己还能动的右手去刷碗。

晚上睡觉的时候,才是樊易天感觉到煎熬的时候。

他的左胳膊依然动不了,连转动都觉得疼痛。

无奈之下,樊易天撇了撇嘴,转过身趴着睡。

他的左胳膊需要被托着。

一直都很舒适。

直到第二天一早他脑抽一样抻了个懒腰。

“卧槽好疼!”

今天难得没等着樊凝雪叫他。

这意味着什么?

不光意味着樊凝雪没起床。

还意味着今天的早饭需要他来做。

樊凝雪做早饭可以是简单的下楼买一份豆浆油条,以及简单的其他早点。

但是他做早饭就不行。

洗漱完看看时间。

五点整。

肯定是那个该死的胳膊弄得他睡不好觉。

樊易天下意识的又要伸手抻懒腰,随即又被疼的呲牙裂嘴。

早上不适宜吃过咸过荤的东西。

所以加上一点糖,熬上一锅大米粥。

樊凝雪喜欢吃那种米多水少,有些浓稠的,而且还是要热的大米粥,还要甜的。

樊易天有时候就十分之不理解,那粥他喝着都烫嘴,樊凝雪却喝的十分享受。

还有西红柿炒鸡蛋,也要甜的。

刚把西红柿炒鸡蛋端上桌,樊凝雪就扑棱着湿漉漉的头发,拖拉着拖鞋走了出来。

等到樊凝雪吃完饭,樊易天刷完碗之后,二人一前一后前往学校,本来是应该一起去,奈何樊凝雪突然来了点……私人隐私问题。

有亲戚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于是樊易天自己去了学校。

刚走到校门口,就碰见了宇文轩。

“易天,你听说了吗?”

宇文轩看着樊易天,张口问道。

樊易天挑了挑眉:“听说啥?又有什么大新闻?”

小说《至暗凌晨》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