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见者嬴子阳全文免费阅读

《经见者》 小说介绍

在一个名为命运的牢笼里,生物于此卑微的碾磨着自我。
被选中的经见者在路过每个地点时,都默默用自己的经历和见识记录下这个过程,这便是‘经见者’的由来。。书中主要讲述了:道界,道师堂堂下中,满座儿童皆是世界之主嬴的子女。然身份如此超然,可此刻他们却皆安静于坐位置上,认真地听着堂上那位佝偻老头细细说着。“传说很久很久以前,造化主一掌劈开了混沌且阔无边际的初始界,让现在的……
经见者嬴子阳全文免费阅读

《经见者》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道界,道师堂

堂下中,满座儿童皆是世界之主嬴的子女。

然身份如此超然,可此刻他们却皆安静于坐位置上,认真地听着堂上那位佝偻老头细细说着。

老头慢慢说着突然咳嗽不止。

而下方的子女皆是一脸疑惑,他们是世界之主嬴的后代,一出生都是大道体,而他们的老师实力更是深不可测,修为远超众人,这样的体质又怎可能像凡人一样咳嗽?

可事实就摆在众人的眼前。

台下的一个名为嬴天的少年见状微微皱眉,坐不住忙问道:

台上的文渊虽然没有回应,但咳嗽渐渐止住了。

之后缓缓道:

众小子女闻言,都坐回原位。

而台上的文渊这时,嘴角却挂上了一丝微笑,继而开口:

台下一女娃嘴角微微一嘟,疑惑道。

语毕,文渊转身酝酿了一下后,续道:

道界道师堂内,小老头叙叙道着,众小子入迷听着。

………………

百骨山,据传言此山千百年前乃是百位陆地神仙的埋骨之地,所以山中才常年云雾缭绕,生机盎然。但这山却少有人走,因为此山甚是邪异。

在山外不远处有个村子,村里的人经常赶路去临镇赶圩,而每逢路过百骨山时,却总会发生离奇怪异的事情。那些走山路的人回到村里后描述时,总说有女鬼在山中哀嚎,尤其是快到山脚那段陡坡子路,不仅怪异非凡甚至有人直言在那见到了鬼。都说人言可畏,在传说的流传下,渐渐人们都不再走那条山路,宁愿坡脚多走一段大路而去绕开那怪异的百骨山。

山外的小村名叫五酒村,村子也正是因村里的好酒得名。今日的村里还是如同往常一般,可却多了一位从东边而来,一身黑色蓑笠的不速之客。

为什么说是不速之客呢?因为村子的东边有两座高耸入云的深山,山中凶兽奇多,从而完全堵绝了村人们往东边翻越大山的欲望。而见到眼前这位从东边来的奇人,村里众人惊奇之余,私底下更是议论纷纷。

有些耐不住性子的村民连跑到这个奇人面前问东问西,想知道大山那边的世界是咋样的,可这个外乡人却默默不语,只顾走着自己的路,完全不理会外人。

显然,他们眼中的这怪人没有在村里歇歇脚的想法。

蓑笠男子默默走了许久,追随他而去的目光也跟了许久。直到走到村里一小泼儿面前时他却停了下来。

蓑衣男的声音似剑,干净利落道:

近腰胯那小孩儿抬起头,见到了那陌生且冷利的面容,还是幼童的他哪儿见过这般表情,顿时哇哇大哭,而这瞬间引起了周围村人的不满。

一汉子破口骂道。

一旁的老头也忍不住附和道。

随着两人开口,责备之声愈渐响之,四周杂噪之声配合孩童哭声,将蓑衣人原本的一丝超脱物外瞬间拉回了市井门庭之中。

场中人闻言只是摸了摸孩童的脑袋,便继续朝西走去,而在旁议论的人见状骂的更是大声,可却没有一人上前去拦住其,也许是因为蓑衣人是从东边而来,也许是因为他身上那一丝看不透的奇异之感。

蓑衣人继续往前走去,不知走了多久,终于来到了一处分岔口。看到岔口中央的木牌上写着左通百骨山后,蓑衣人渐步向左走去。

蓑衣人走着,逐渐发现四周环境慢慢改变了。

原本晴朗丽日的天,变得薄雾蒙蒙,而越走,路上之雾便更浓一分,四周寂静无声,整条路宛若走入阴间彼岸。

这时,蓑衣人停下了脚步,对着面前的一片大雾开口道:

闻言,一位老朽慢慢从雾中显出身影,走了出来,只见老头脸上印着几个大痣,额头的老纹斑斑,全身上下仿佛只剩一副骨头一般。

老头微微一笑,放下了手上的农具。

蓑衣人闻言,心中默念道:此地果还不是山中。

想到此,也没理老头,继续走去。

老头见状也没阻拦,脸上微笑依旧,而待蓑衣人走过后,老头依旧笑着,却也没再动弹一丝一毫。

复前行许久,原本路上的大雾却又忽然散去,终是露出了那一片绿草如茵,满山花香。

见状,蓑衣人再次停下脚步,开口道:

蓑衣人话音刚落,原本山中的绿草鲜花顿时枯萎消失,刚刚散去的大雾突然更浓郁的涌了出来。

然而蓑衣人仿佛没看见变化一般,冷冷道:

苍老的声音从蓑衣人后面传来,一转身便看见了一个老头,而老头的模样却与山外问他为何山上那老朽毫无分别。

蓑衣男子看了一眼老头后,直言道。

蓑衣男话音刚落,眼前的老头便不再动弹,只见身后雾中,一个庞然巨物隐于其中,奸笑道。

蓑衣人闻言淡淡道,仿佛在说着什么叹事。

不知什么时候,无数条锋利如刀的树枝从蓑衣人四周的土壤里窜了出来纷纷刺向蓑衣人,然而在就要碰到其衣物一角时却全都停住了动作。

蓑衣人默默开口。

话语刚响起,浓雾中的老树妖瞬间瞪大了眼睛。

树妖哀嚎着,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勃勃生机开始消散。

蓑衣人淡淡的看着眼前的树妖生机渐渐消散,直到完全失去生机。

随着树妖消散,山中仿佛恢复了生机,花儿渐渐长了出来,枯萎的草也逐渐变得翠绿,花香,鸟叫,虫鸣,一幅美景重现于世,仿佛这方桃源从未有过一只凶恶的老树妖。

蓑衣人叹了叹。

又看了眼美景,他转身走了回去,就像一切从未发生。

从此,千百年后的百骨山中有花香,有鸟叫,有虫鸣,有春风十里,唯独,少了一丝儿人意。

此时五酒村里,那玩着泥沙的小泼儿突然发现四周人们都不见了,他见状放下手中树枝直起身子,急忙大喊道:

喊着喊着,小孩犹被孤独笼罩,渐渐大哭起来。

寂寥的村里除了孩童的哭声外,没有一丝动静,安静的可怕。

小孩再一次哭喊道。

然而这一次,小孩看见了那个身穿蓑衣的人走了回来,顿时心理害怕不已。

小孩哭喊的更大声,然而这终将是无济于事,没有人再能听到。

蓑衣人再次走到了孩童身边,同样的摸了摸他的头。

随后,蓑衣人走到旁边的酒坊里拎了一壶酒,便要走远。

然而,他转身刚走几步,身后的孩童却仿佛变了一个人,突然开口问道:

蓑衣人闻言不语,继续向前走着。

这一刻,孩童仿佛长大了一般,他颇为痛苦的跪在地上,泪水从脸上两旁滑落,问出了他此生最疑惑也最不解的话。

这时,蓑衣人停了。

他微微转身,抬起头看着天,淡淡道:

说完,他喝了一口手中的酒,便继续往前走去。

小泼儿闻言愣了许久,在蓑衣人快要从眼前消失时,内心的疑惑终于让他忍不住开口道:

今日的春风犹为瑟瑟,寂日也甚是瑕人,小泼儿没再见到其身影,却只远远闻到几字:

此方经见者,嬴子阳是也。

小说《经见者》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