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骨灰盒店那几年(戚成器阿冬)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我开骨灰盒店那几年》 小说介绍

戚成器是鹿市骨灰盒店的少东家,直到相亲的那一天,一件件怪事袭来……
脑洞文,耐心慢慢看。
(因作者从事殡葬行业,所以会介绍一些殡葬圈子的知识与大家分享)。书中主要讲述了:老佟留着光头的造型已经有些年头了,对于会谢顶的中年男人来说,光头是最体面的发型。不过往常老佟都会带一个鸭舌帽或者贝雷帽,保留中年男人的一丝尊严,今天穿着中山装又给脑袋打了蜡,昂首挺胸容光焕发,估摸着是……
我开骨灰盒店那几年(戚成器阿冬)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我开骨灰盒店那几年》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老佟留着光头的造型已经有些年头了,对于会谢顶的中年男人来说,光头是最体面的发型。不过往常老佟都会带一个鸭舌帽或者贝雷帽,保留中年男人的一丝尊严,今天穿着中山装又给脑袋打了蜡,昂首挺胸容光焕发,估摸着是想别人夸他有几分当年常凯申的模样,但是绝对不会喜欢别人说他是为了给人当镜子。

老佟有些讪讪地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脑门,想给面前这兔崽子一计爆栗,但刚抬起手就反应过来前面的戚成器不是以前可以随意揉搓的小孩,已经是大人了,自己伸手都够不到他的脑门,又看了看亭亭玉立的本家侄女,即使是小学都没毕业的他也要感慨一句岁月如梭光阴似箭。

趁着插科打诨的档口戚成器也偷眼看了佟冬冬一眼,发现这妹子长的甜美但是一直都不苟言笑,有点冰美人的味道。不管是之前楼下面对戚家人的热情相迎还是刚刚自己与老佟的吐槽打屁,居然都能板着一张脸,好像今天不是来当相亲的女主角而是来当三堂会审的刑事主薄一般。

【可能是比较内向的一姑娘,脸皮薄不大好意思吧。】

三人到了二楼,戚成器将佟家二位客人安排在会议室落座。

没有错,一家殡葬用品店的二楼拥有一个可以容纳二十人规模的会议室。其实戚家小店在光明路上已经算是一个传承最久的店铺了,早在戚家祖爷爷那辈就在这个位置开着棺材铺,在全民移风易俗让遗体火化步入正轨的时候,民政选址也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鹿市名气最大的棺材铺这块地,而挨着鹿市殡仪馆建成后给予戚家的补偿就是在隔壁给补偿了这块更大的商业用地,让戚家可以继续干自己的老本行。

虽然店名叫做戚家小店,可这块招牌拿在鹿市也是殡葬圈金闪闪的招牌,有多少吃这碗饭的人都是认可戚家在殡葬圈的龙头位置,不管哪个行业,做到龙头都不可能是自己一人单打独斗,势必是拉起一票人报团取暖,虽然不是像公家组建的那些殡葬协会一般严肃较真,但也是能影响到鹿市殡葬圈行业标准的社会型组织。

不过平日里在会议室里商量的都是某件殡葬用品该提价了,某位从业人员破坏了大家公平竞争的原则该如何惩处云云,这一次被戚家少掌柜给一番布置,反而是别有一番风味。

这不,老佟环视了一圈这个自己没少来的会议室,发现了很多与自己印象里的戚家小店会议室截然不同的点。

手指在空中划了一圈,基本上涵盖了整个会议室的窗面,老佟面色古怪的吐槽:

戚成器的脸上有闪过一点不自然的小尴尬。

原地对着那一个个编成字的中华结说道:

戚成器对上老佟的便秘脸色,挑了挑眉,做了些男人之间的无声交流。

见老佟眨了眨眼回应后,便放下心中的包袱发出了灵魂拷问:

老佟既然已经读懂了戚家少掌柜的眼神,也一改自己低情商的毛病,嘴上相当配合地道:又左右看了看满屋子那字,想了想楼下的那些骨灰盒与各式的白事用品,几乎是闭着眼睛继续违心地瞎扯道:

最后用一个违心的大拇哥作为结尾:

说罢还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佟冬冬,也想让她一起参与这个话题,好让气氛活跃起来:

声音很小,但是反响很大。

板着一张脸的冰美人从进门后都一言不发,此时第一次出声给戚成器的感观不是惊艳而是惊吓……

如果是一个盲人听到这个声调的话,那绝对会在自己的脑海里塑造出一个满脸络腮胡,有着三十年烟龄的抠脚大汉。

开口跪系列啊!

老佟似乎早就打好了腹稿,连忙解释道:

此时的戚成器在自己的脑海中闪过一些奇怪的念头。

【爱上哑巴新娘……不对,应该是爱上女装大佬……也不对,天使的脸蛋魔鬼的身材配上……破锣的嗓门?】

脑袋在思考,嘴巴上却说道:

说完这句话后戚成器面色变的有点古怪,但对上对面老佟那的眼神,也只能做出一个温和的笑脸,一副邻家正太的正面形象。

佟冬冬低着头玩弄自己的手指,似乎刚刚那声并不是出自她的口中般,没有抬头看向戚成器。

现在看来,这姑娘的这种不苟言笑到有些自卑的性格或多或少是受到了自己的这副嗓门的影响。

但此时的戚成器心中有些紧张,紧张的倒不是佟冬冬对自己的看法,而是刚刚那句话不是自己说的啊!

【不是说好不在我相亲的时候捣乱的吗?】

刚那句话一戚成器自己的涵养也肯定会这么先回答,不管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老佟的面子肯定要给到位,但是被自己嘴巴抢答就问题大了!毕竟……

毕竟今天自己的嘴巴今天有了自己的思想,待会要是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来,能不能和佟冬冬程式倒是两说,但要是因为自己搞得戚家小店和老佟有间隙,那可得不偿失了。

赶忙找了个借口扭头下了楼,得抓紧和自己嘴里的这位大佬好好商量一下。

走到楼梯间,见前后左右没人,刻意压低了音量,开始奇怪的自言自语。

戚成器:

嘴巴也有样学样地压低音量配合回答道:

戚成器心想到现在为止两人都没没有面对面说过一句话,个人情况方面都还没有深入了解过,虽然说长得漂亮让自己某些器官春意盎然,性格也软软糯糯挺招人稀罕的……但是怎么能这么轻巧地谈喜欢与否呢?思想和肉体不能混为一谈!

戚成器:

话还没说完,嘴巴打断了他发言的权利开始先说自己的观点:

扭头一看,果然戚母正端着茶盘往楼梯口走来。

戚成器倒吸一口气。

就在刚刚嘴巴说出自己妈妈过来后他猛然想到,自己这个嘴巴真的只占据了自己嘴巴这一席之地吗?嘴巴能和自己对话,起码得有接收听力的器官吧,能发现自己妈妈过来起码得有眼睛吧,自己可不记得嘴巴上长着耳朵和眼睛……况且自己刚刚也没有正脸朝向母亲过来的方向,他甚至能先自己一步发现自己没有注意的情况……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这种问题放在一般人身上估计会越想越不寒而栗。

但戚成器的想法是……

算了,不管了,该咋咋滴吧。

就算知道的再多又能怎么样,自己现在连他是什么样的存在都不知道,难道还想着去解决这些奇幻的问题吗?起码至今为止嘴巴里的大佬还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或许真如他所说的那样,这是自己的福利也说不定。别的小说里都是捡到一个老爷爷开启爽文人生,自己这张嘴巴四舍五入也是个老爷爷一样的外挂……应该算是吧。

戚成器一直都是这么乐天派的人物,这个想法在脑子里转悠了两圈之后就抛于脑后,内心里把嘴巴当做是自己的一个福利的存在,上前接过戚母手上的茶盘,嘴上说着你看刚刚老佟的眼睛都看直了,就那老棒槌还想着老牛吃嫩草……”之类的玩笑话。

戚母嗔怒地拍了两下他的脑袋,交代说等会自己出马,你小子给我安静一点老实坐着就行。

重新回到楼上,将茶盘上的茶水点心放在佟家两叔侄面前,戚家两母子在其对面坐落,正式开始了一场传统意义上的相亲。

不过自从戚母上来了之后,佟冬冬就没有再出声过,所有的回答都是老佟在那里说。

戚成器也很自觉的一改话痨的性格,安安静静地坐在那由母亲去应对老佟,搞得这场相亲就像戚母和老佟是主角,自己两位真正的主角就像是两个陪衬一般,不由暗自好笑。

戚成器趁两人唇枪舌剑吹嘘自己的儿子/侄女有多么多么优秀之际,抬眼看向对面的佟冬冬,也捕捉到对方好几次偷偷抬头看向自己但又迅速地低下脑袋,从她微微泛红的耳根中暗自猜测一二。

料想这佟冬冬对于自己声音的敏感,不敢将自己这个巨大的缺陷在相亲对象的母亲面前出声,降低其心目中的对自己的评分,那这么做的动机不外乎要么性格真的内向腼腆到有点不谙人情事故,要么就是……

她对我有意思,所以才会这么在乎戚母的看法。

结合之前对方频频看向自己又低头害羞的画面,戚成器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觉得是自己该主动出击的时候到了。

低头在戚母耳旁低语了几句,戚母就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说道:

实际上低着脑袋的应该是只有佟冬冬一人,但是戚成器为了估计这个面皮薄的冰山美人,也配合着母亲大人的话头叫脑袋低下去避免场面尴尬。

直到母亲大人用胳膊肘捅了他两下才抬起头来,装作后知后觉地说道:

老佟也低声和自己的本家侄女低声嘀咕了两句,佟冬冬也站起身来和戚成器一同下了楼梯。

两人下了楼梯后戚成器便在前面一边引路一边开口问道:

见身后没有动静,戚成器便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这冰美人的反应。

只见对方一直盯着自己的脚后跟,见自己停下来后也赶忙刹车。抬起自己精致的脸蛋,上面还泛起一丝潮红的涟漪,仿佛刚刚戚成器说了什么十八禁的话题。

不过……这样好像更秀色可餐了!

戚成器的大灰狼眼神有点吓到了今天的相亲女主角,对方的手指不自然的在自己的裙摆上摩挲着,点了点头闷闷地回复一个。

【淦,这声音太上头了。】

所谓的上头指的是这种容貌和声线不协调的搭配让戚成器有一种生吞一大口芥末的辣目感……

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戚成器站在原地抬手看了看自己的腕表继续道:

在这里足可见戚成器的经验之丰富,水平之高超。

戚成器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把接下来的行程安排的明明白白就可以让对方不大好拒绝整体上的安排,至多小细节上出现歧义,但这都无伤大雅,毕竟……

约会嘛,谁都可以提出意见,只要这是场约会就可以嘛。

小说《我开骨灰盒店那几年》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