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想结婚而已赵晚慕沈延舟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只是想结婚而已》 小说介绍

北城赵家的二小姐赵晚慕,得了怪病,算命的说,26岁前不结婚,就小命呜呼了。
赵家费尽心思,最终和沈家大公子沈延舟订婚了。没成想沈延舟脾气硬,誓死不从,生生地顶着压力退了婚。
赵晚慕很受伤,一气之下,烧光了关于沈延舟的一切记录,跑到南城疗伤。
当所有人都觉得沈赵两家的联姻是一场笑话时,沈延舟偏偏又心动了。
事情突然难办了。。书中主要讲述了:赵二下楼的时候,前厅已经响起了交响乐,钢琴和大提琴搭配的天衣无缝,沈延舟跟在沈爷爷身后,和宾客觥筹交错。他如今是商圈的新贵,自然被围了一圈。赵二要下去,却又犹豫了。她不知道自己站在沈延舟身边干嘛,又要……
只是想结婚而已赵晚慕沈延舟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只是想结婚而已》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赵二下楼的时候,前厅已经响起了交响乐,钢琴和大提琴搭配的天衣无缝,沈延舟跟在沈爷爷身后,和宾客觥筹交错。

他如今是商圈的新贵,自然被围了一圈。

赵二要下去,却又犹豫了。她不知道自己站在沈延舟身边干嘛,又要以怎样的身份面对他。

说是未婚妻?

沈延舟应该不会乐意,她何必往枪口上撞。

赵二想着,也不能一开始就让他讨厌她不是?

然而,结论还没得出,命运便见招拆招了。

赵二深陷一团乱的思绪,被身后那道清脆的声音给打破。她回头,看到了一身穿着红丝绒,带着白色珍珠项链的女孩。

几年不见,她早已变了样子,头发烫成波浪大卷,唇色鲜红,没有了学生时期的鲜活。

是顾家二小姐,她的初中同学兼死敌,顾蕴。

顾家是娱乐圈巨头公司掌门人,前两年做电子业务,找明星做代言,混得风生水起。顾家和赵家主营业务重合,算是对手。

赵晚慕和顾蕴原本上同一个国际学校的初中部,是校友。后来,赵二成绩好,考了重点高中,再加上在国内上的大学,她和顾蕴很少见面。

大概有十年没有见,赵二病了又病,气色大不如从前,她没想到再次见面,顾蕴还能认出她来。

赵二微笑示意,和顾家二小姐打招呼:

然后转身就要走。

她知道,顾蕴从小就不是善茬。

果然,在转身的那一刻,赵二被顾蕴紧紧拉住了胳膊。顾蕴好像早都料到赵二会躲她一般。

赵二不愿意,想找借口要溜。一个月前,她大姐的业务线和沈家闹出了点不愉快,两家的矛盾正是僵硬,以至于这次沈延舟回来,沈家根本没通知赵家。

如果让大家知道赵家二小姐不请自来,岂不是闹了笑话。

然而,顾蕴看的就是这个笑话,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她看赵二要走,也顾不了自己的形象,冲楼下喊道:

宾客们都是圈内的老熟人,听到顾蕴的声音,乐呵呵地往上看。

赵晚慕硬着头皮,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里。

顾蕴生怕大家不知道似的,介绍道:

说话间,她搂上了赵二的胳膊,表现得十分亲密。

楼下的人表面上笑意仍在,但赵二知道,他们私底下一定议论纷纷,取笑赵家肯定也是有的。

如果让大姐知道,一定不会放过自己。而这个圈子没有密不透风的墙,大姐一定会知道。

赵二知道自己完了,她觑了顾蕴一眼,觉得她还是像初中那样讨厌,喜欢看人笑话。

最后,是沈爷爷打破了尴尬,他拉过赵二的手,说:

赵二几乎是撑着嘴角,才勉强的笑出了一个弧度。

沈老爷子嘴上说着没关系,可实际上,是在告诉所有人,赵家人不请自来。

赵二怎么会不懂,但也只好体面的笑了笑。

她忍不住抬头看身旁的沈延舟,对方仿佛没有看到她似的,把她晾在一边,和一旁的顾蕴打了招呼:

顾蕴的哥哥叫顾成,从小就和沈延舟玩的好,两个人还上过同一个高中,总是称兄道弟的,顾蕴是顾成的妹妹,拖哥哥的福,经常见到沈延舟,所以,她也总是的叫着沈延舟。

顾蕴甜甜的回了一句,炫耀地看了赵二一眼,故意气她。

赵二忽视掉顾蕴的眼神,然而却看到了沈延舟的低头一笑。

那个笑像一弯镰刀,划过了赵二的心。她只见过他对她的师姐,也就是他的前女友这么笑过。

那句话又响在了赵二的耳边:

赵二心里不是滋味,在她眼里,顾蕴和沈延舟就是青梅竹马,关系好不说,还有其它解读的余地。比起自己,顾蕴的优势太多。

但她还是硬着头皮想插嘴,

赵二的声音发怯,在热闹的会客厅里不仔细听,根本就听不到。

沈延舟或许是没有听到,赵二鼓起勇气刚叫出声,他便拿着高脚杯,走向了另一边,和别人谈笑风生。

顾蕴看了赵二一眼,眉毛一挑,径自跟着沈延舟走了。

沈老爷子似乎是意识到了赵二的存在,拉着赵二去找沈延舟:

沈延舟这才看向了赵二,他似是不屑,眼神一如既往的清冷,而唇角轻轻一勾,疏离地说:

赵二愣住了。她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试图去理解他说这句话的含义。在场所有人都知道,她和他定过婚约,算不算数先是一说,可这是他回来的第一支舞,和别的女生跳到底是什么意思。

分明就是要她难堪。

沈延舟深不见底的眼睛里,把情绪掩埋的极好,看不出有任何波动。

赵二看出来了,她说话的声音还是不大,但听在周边人的眼中,却有些强势:

沈延舟没想到赵二会这么回答。

他正要开口,却又看到赵二坦然一笑,落落大方道:

赵二几乎堵上了自己的自尊,她何时这么求过人。

沈延舟不说话,笑了笑,算是拒绝。

大提琴悠扬的声音在前厅里回荡,赵二像个局外人一般站在一旁,看着沈延舟和顾蕴跳完了一整支舞,又看着沈延舟全场social,和每个人交谈甚欢,除了她。

赵二傻傻地跟在沈延舟身后,听他和顾家的兄妹说:

那些人的回答,赵二没有往心里记,无非就是奉承的话。

突然有新来的女生指着赵二问沈延舟:

小猫咪。

赵二在心中默默念了这三个字,总觉得不算是什么好的形容词。

乖、听话、安静,在她这里算不上褒义词。

但她不在乎,她更期待沈延舟如何向大家介绍她。

沈延舟不确定,终于向赵二投来了求助的目光。

顾蕴捂嘴笑出了声,嫌弃又亲昵地对沈延舟说:

赵二忍不住握住了拳头,又松开。她的小名,这么好记,他却记不住。

顾蕴那位新来的朋友也不是一个善茬,似乎和顾蕴联合起来针对赵二一般,她笑道:

顾蕴瞥了一眼赵二,半开笑半认真道:

赵二咬了咬唇,终于硬气了一回,小声道:

顾蕴抱着怀,脸上有些不悦:

气氛突然紧张起来。交响乐停了下来,倒霉伴随着大家的目光如期而至。

赵二厌烦透了顾蕴这种阴阳怪气的样子,但碍于沈延舟在场,她吃下了这个闷亏,让顾蕴暂时落了上风。

毕竟是他回北城的接风宴,赵二不想因为自己,搞垮了这个晚宴。

她抬头看沈延舟,可对方丝毫没有为她出头的意思。

心里不失望、不难过是真的。可是能看到沈延舟一眼,哪怕是一眼,哪怕是这样的僵局,只要站在他身边,她就很开心。

趁着顾蕴离开的间隙,赵二再次鼓起勇气跟沈延舟搭话。

话还是没有说完,又被沈延舟打断了。

他总是忽视她,打断她,让她难堪。

他说:

疏离而礼貌的拒绝,让赵二有一瞬的不知所措,她在想,是不是自己要联系方式的举动太贸然了。

不然为什么他对她,就像一只浑身竖起刺来的刺猬。

这是驱逐。赵二听出来了,即便是她支支吾吾不想离开,但还是不知不觉被沈延舟送到了大门口。

等车间隙,赵二觉得气氛有点干,便鼓起勇气问:

白昼渐长,天空中有一两颗稀疏的星星,宴会上的交响曲从不远处传来,显得此处更为幽寂。

也显得沈延舟的话令人难忘。

或许是觉得机会合适,沈延舟把话说得更明白了:

赵二低着头,盯着脚上那双很久没有穿过高跟鞋,再也没有说话。

他怎么会不懂沈延舟话语里对她的推拒,每一句都仿佛在说着离我远点。

那他呢?他懂她每句话的意思吗?

小说《只是想结婚而已》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