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偏宠:禁欲国师暗恋我魏泱肆江衎辞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重生偏宠:禁欲国师暗恋我》 小说介绍

重生前泱肆的生命里只有四个字:保家卫国
重生后多了四个字:陪伴莫辞
那个冷傲孤僻的国师大人怎么也想不明白,这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为何突然总爱黏着他不放?
开始,“莫辞莫辞,我想看看你小时候的样子。”“嗯?”“我的意思是,我想给你生孩子!”“……”
后来,江衎辞借着醉意夜潜未央宫,钻进她的衾被里,把熟睡中的人儿抱进怀里,“泱泱,我想看看你儿时的模样。”
我本不眷恋光,直到你降临
两世情深,以爱之名。。书中主要讲述了:落染赶紧重新为她整理好被弄乱了的衣襟,雪白的狐裘复又遮住那白皙的脖颈。嗔怪道:“您可当心!虽然屋内没有那么冷,但您这还生着病呢!”泱肆眼神呆呆的,闻言看向落染。落染不是早在她出征夜郎前两年便出宫嫁为人……
重生偏宠:禁欲国师暗恋我魏泱肆江衎辞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重生偏宠:禁欲国师暗恋我》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落染赶紧重新为她整理好被弄乱了的衣襟,雪白的狐裘复又遮住那白皙的脖颈。

嗔怪道:

泱肆眼神呆呆的,闻言看向落染。

落染不是早在她出征夜郎前两年便出宫嫁为人妻了吗?

可她现在穿着宫衣,脸庞也稍显稚嫩。

而且她的宫衣,是棉质的。

难道是夜郎那场雪也蔓延到了大北?

泱肆抓住她的手,

落染被她眼神里的急切和慌乱吓到了,一向冷静的人哪曾这般过。

冬月?

不可能,不可能啊。

泱肆的手滑落下来。

她分明死在了六月夏日的夜郎,怎的在大北醒来时却已是冬月了?

落染是头一回见自家殿下露出这般神情,隐隐觉得不安,道:

后者却早已陷入了沉思。

落染更担心了,正欲转身出去,泱肆就腾地一下站起来。

鞋履都来不及穿,挑开珠帘往外走。

打磨细致的珍珠碰撞出清脆的响声。

落染连忙提着鞋履追出去。

所幸她并未走远,停在了廊间。

漫天大雪飘落,庭前亦堆满了落雪。

今日风雪更烈了,狂乱得令人睁不开眼睛。

泱肆却清楚地看到,院中跪着一个人。

那人身上也早就落满了雪,但是脊背挺直依旧。

膝下一块冰石,衣衫单薄,裤管挽到大腿上,在这冰天雪地里,用膝盖肌肤的温度去融化那块冰。

这是宫里常见的主子惩罚下人的方式。

落染跟在泱肆身后,也看到了院里的人,忍不住求情:

确实很冷,泱肆裹紧身上的狐裘,看着院中紧咬着牙,脸色苍白的人,不发一言。

秀丽的眉头慢慢蹙起来。

敢往她身上捅刀子,就该罚!

脚底隔着一层薄布踩在地上,泱肆觉得很冷,便就着廊椅坐下,落染麻利地蹲下身去给她穿鞋。

同时还在小心翼翼地继续道:

今早没看见他,还以为是走了,谁曾想是换了一块新的冰石。

穿好了鞋,泱肆挑一下眉头,看向她:

落染一顿,立马噤了声。

泱肆记忆力没那么好,但眼前这一幕,她记得。

加上昨日的种种画面,泱肆心里有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她伸手接住一片雪花,看它在掌心迅速融化。

泱肆不想在这里耗,

她仍能忆起民间是如何议论这一天的:

建北二十一年,太后盛威,然年事已高,欲在宫中另立新后,先皇后之女靖安公主请求收回成命,在寿康宫长跪整日,受寒晕倒,大病数日。

落染得了令,高兴地直直跑进院中。

跪着的人目视前方,即使整张脸已经失去了血色,甚至嘴唇发青,也不曾动摇过分毫。

落染急得不行,这人怎么就这么固执呢!

阿烈不为所动。

已经往外走的泱肆停下了脚步,往这边瞥一眼,语气冷硬:

阿烈飞快地看她一眼,而后低下了头,被反应迅速的落染搀扶起来。

泱肆懒得去管他们接下来如何,确定落染搀着阿烈往偏殿走,依照她的性子,肯定是要上了药之后方能放心离开的。

狐裘太长,泱肆双手提起来,往外跑,片刻也不停歇。

穿过回廊水榭,越过石桥花园,一路上碰着不少宫女太监,见她行色匆匆,行个礼的空隙,人早就没影儿了。

如果,如果这真的是建北二十一年,那么,她是不是能见到那个许久不见之人?

就算是梦,她也想试一试。

待泱肆终于停下来时,略带微喘看着上方的宫殿的牌匾。

华清宫。

门外站着两个侍卫。

泱肆只觉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手心里甚至浸出了汗。

深吸一口气,大步走进去。

被门口的侍卫拦下来。

他们的话,反而让她更加紧张和激动,指尖忍不住发颤。

他们说,他在禁足之中。

重点是,他在。

泱肆凝了凝神,不悦地睨两人一眼,挺直腰,厉声道:

下禁足令的是皇帝魏明正,然众人皆知当今圣上最宠的,非公主殿下莫属了。

两个侍卫对视一眼,还是选择收了手里的兵器,恭声道:

华清宫还是和以前一样,庭前种了一树樱花,只不过现已是枯枝落叶,冰雪覆盖,光秃秃的枝干,只等着春来,再次发芽开花。

公主殿下的到来早已惊动了宫中的仆人,尚未走到寝殿,便远远瞧着一人正朝她走过来,素色衣袍,撑着白色油纸伞,几乎要与这天地融为一体。

泱肆忘记了行走,脚下变得沉重,只是站在原地,呆呆地望着那个愈来愈近的人。

生怕再往前一步,那人就会消失不见。

直到他走到她面前,将伞的一端倾向她。

太久了,她有太久没有见到这张脸了。

久到这一刻,这张脸连带它的主人就完好无缺地站在她面前,还是那样温柔的眉眼,温润如玉,气质绝伦。她的眼泪就不听话地,一直往下掉。

他唤她,向来都是温声细语的。

温热的指腹擦去她眼角的泪水,泱肆才终于感知到,这个人是真实的,是鲜活的,不是她的梦。

我很想你。

很想很想。

小说《重生偏宠:禁欲国师暗恋我》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