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行诗宋停晚司寒深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山行诗》 小说介绍

“有谁敢在宋家的头上动土,我就让他有来无回。”
宋家里那个在司家长大的宋停晚,在云城那是个嚣张跋扈,作天作地,在云城没人敢不给她面子。
有人问司家的大总裁:“你不管管?”
司寒深不屑道:“我要是管得住要你来说。”
众人唏嘘,忍不住嘲笑:“看你平时威风的样子,也没什么的嘛。”
司寒深脸色瞬间阴沉:“再多说一句,我就拿你喂鱼。”
众人闭嘴不敢多言……。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二天宋停晚没有迟到,安安分分的上了早读课,也没有出什么乱子,没有打架,在学校也没有抽烟。张老师盯了一天了也没有看见宋停晚违纪,考数学的时候,也没有睡觉把卷子写完了还检查了一遍。看数学老师改卷子的时候……
山行诗宋停晚司寒深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山行诗》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第二天宋停晚没有迟到,安安分分的上了早读课,也没有出什么乱子,没有打架,在学校也没有抽烟。张老师盯了一天了也没有看见宋停晚违纪,考数学的时候,也没有睡觉把卷子写完了还检查了一遍。看数学老师改卷子的时候也说宋停晚不错是个不错的苗子。张老师很欣慰,觉得昨天下午和宋停晚说的话她听进去了,就不再盯着宋停晚。

可到了下午第三节课的时候,出了问题。李母到了学校闹事,说宋停晚把李漱打到毁容了。揪着宋停晚不撒手,扬言要把宋停晚也要打毁容。

李母一贯泼辣,此时嘴上说着难听,手上也不饶人。

几个同学拉着李母也没有把她的手扯开,宋停晚却没有事,自己的身上倒是挨了几个指甲印。都是十几岁的孩子,被打了心里也有火,老师倒是能忍,孩子可忍不住。

匡匡上去两脚,趁着不注意上去踹了李母,李母情绪激动只以为是宋停晚打的,嘴里还依旧没有遮拦的骂着:

英语老师是一个体型娇小的女人,力气小根本拉不住李母,赶紧叫了一个腿脚跑得快的同学:

那同学也机灵,跑的也快,一会儿张老师就和校长都来了。

等校长和张老师都来了,都过来拉架,到底校长是男人,吃了一点苦头也把李母给拉下来了。不过最主要的是,被同学的很好的宋停晚把李母新做的长美甲给连根掰下来了,李母才痛的松手。

校长挨了几个耳刮子,红着脸还是好声好气的和李母说话,看着李母的打扮也知道她是非富即贵的。

李母甩开校长和张老师的手,站在宋停晚的对面,带着一点哭音的骂道:

这时才有人看到李母的手指甲,右手的食指血淋淋的,被人活生生掰了一半,十指连心看着都疼。可是也没有人心疼她,刚刚她可打了不少人,虽然这里是普高,都是寻常人家的孩子也没有那么多贵族孩子的娇气,被人好端端打了也都是闷着气的。

校长赶紧说着,胖乎乎的手擦着头上的汗,想把人带到医务室隔离起来。

李母不依不饶的。

宋停晚手靠在背后将身子歪到一边靠近一个同学说道。

嘴上说着话,手上动作不停,暗戳戳的拍拍身边的同学的手,把手上东西给了他。那个同学一脸懵的看着她,接过之后把手上东西看了一眼,发现是一片血淋淋的指甲吓得把手往背后一靠,赶紧扔了,还搓了搓手把手上的血搓掉。

宋停晚达到了想要的目的,脸上笑的就更开心。李母看见宋停晚那副样子更加有气:

还没有站出去靠近宋停晚,就被校长和张老师左一个右一个架着拉住了。听见不是自己学校学生的家长,也没有什么好的态度了。

校长也开始厉声斥责李母。

李母习惯了上流的生活,总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和平常人家不一样,却学不到上流社会的教养。

也许是李母的一句戳中了班上某个同学的笑点,一声笑出来,其他同学也跟着一起笑。最后还是张老师一眼给瞪回去了,不过治标不治本,还是有人偷偷的笑。

宋停晚知道校长和张老师根本不能怎样李母,但她却知道怎么治李母,笑吟吟的走到李母面前:

见宋停晚开口说话了,她就顺杆爬了挥开张老师和校长的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一千万。

在这种平常的人家一千万是一个天文数字,都开始觉得宋停晚赔不起,开始窸窸窣窣的交头接耳。

校长和张老师也有点惊讶到了,虽然知道一点宋停晚的身份不同,可是一千万也太多了。就算毁容了,把全身都给整了也要不到一千万。

校长开口准备说话,却被宋停晚打断了。

李母被气的面红耳赤,本来长得就不好看,此时更加的丑陋。其他同学也纷纷开始讨论,李母的女儿应该长得也不好,估计就是破了一点皮跑来讹钱的。

李母又换了另一个条件,这块地皮李家想要很久了,李闲的爷爷也吩咐李母想想办法筹钱把这块地皮买下来,目前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宋家和许家。

李母娘家是暴发户,不懂怎么做生意,当年李家经济危机,为了解决问题李父被李爷爷逼的才娶了李母。这些年被李家利用的不止一次,缺钱的时候都是李母娘家想的法子。李家虽然利用,但也不是不还,也会分红给李母娘家,所以李母娘家也愿意做冤大头。

宋停晚也没有想到李母会提到这个要求,也愣了半天,才开口说话,不过换了个别的法子:

李母也一直知道李漱有这个想法,但是知道自己女儿几斤几两,平时李父又不同意李漱弄一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正好这次李漱的的确确是毁了容,又有宋家做东何乐而不为,李母思索了半天就同意了。

这时听闻了风声的李父来了。到了宋停晚的教室,语气不好的说道。

李父黑着脸来了,走到宋停晚面前有些不好意思:

宋停晚将话又说了一遍。

李父有些迟疑,不过宋停晚都开口说了,也就默认了。立刻和校长还有张老师赔不是,和宋停晚打了一个招呼就把李母给带走了。

人走了之后,校长就立刻把宋停晚叫走了,英语老师受一点伤去了医务室,张老师把学生安排一下让他们自主自习也走了。

等张老师一走,班上就瞬间炸开了锅。

在另一边,司寒深坐在办公桌上,林倦过来说:

正在看文件的司寒深停下,抬头问道:

林倦如实回答。

司寒深是知道宋停晚打了李漱的,不过,他更感兴趣的是宋停晚是怎么处理的事情。

林倦继续说:

司寒深并没有很意外,似乎猜到了她会怎么做,他低头继续看文件说着:

说到这个,林倦就有些为难,本来他也是为了这件事来禀报的,支支吾吾的半天不走,司寒深就抬头不悦的说道:

林倦面色为难看着司寒深,果不其然对面的男人面色黑的和炭一样。

司寒深黑着脸,沉声道:

林倦苦着脸应下了:

在学校的,宋停晚在校长办公室里交代了一些事情就走了,毕竟人家身份不一样,校长也不好说什么,而且人家处理的很好。走到校长室门外,宋停晚拨通了宋玉然的电话。

今天的新闻宋玉然也知道,此时正忙的不可开交,宋停晚打电话来了也没有什么好语气。

电话那一头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宋玉然的声音也传来:

说完,宋玉然就挂了电话。

到了晚上晚自习的时候,宋停晚靠在座位上刷着新闻就看到李漱毁容的那条帖子就不见了。

一切都以误会解决掉了,结果怎么样宋停晚都知道,此时看到了她也很满意。

另一边在车上,司寒深也看到了,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心想:小丫头,几年不见长本事了。

小说《山行诗》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