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我竟成了三岁奶团子墨安安南暮寒全文免费阅读

《震惊!我竟成了三岁奶团子》 小说介绍

【重生+超级甜宠+在线打脸+娱乐圈+豪门】上一世她被胁迫不得自由,在执行最后一次盗窃任务时发生爆炸坠楼身亡,原以为孤苦一生就此解脱。却不曾想一觉醒来竟成了三岁的奶团子墨安安,原本惨死的小女娃一朝脱胎换骨,化身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治愈系小太阳,豪门父母酷帅哥哥轮番宠!!!   (Ps:孤独的灵魂终将都被治愈!)。书中主要讲述了:【重生+超级甜宠+在线打脸+娱乐圈+豪门】上一世她被胁迫不得自由,在执行最后一次盗窃任务时发生爆炸坠楼身亡,原以为孤苦一生就此解脱。却不曾想一觉醒来竟成了三岁的奶团子墨安安,原本惨死的小女娃一朝脱胎换……
震惊!我竟成了三岁奶团子墨安安南暮寒全文免费阅读

《震惊!我竟成了三岁奶团子》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这一句句话犹如钉子深深刺进冉月的骨血里,当场就忍不住靠在墨清池的怀里痛哭,这比她预想的最差的结果还要差。

那些人怎么可能善待她的女儿,原以为做外婆的再狠心也不会去折磨自己的外孙女,是她低估了她们!

“不哭,我定会让她们付出代价!”墨清池也气的浑身发抖,眼里划过一抹嗜血的光芒,欺辱他孩子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墨安安躺在病床上输液,原来是肋骨被打断了,难怪这么痛连呼吸都是痛的,头上的纱布也换了新的。

“安安……”冉月坐在床前眼里都是红血丝,明显是哭过的,神情有几分尴尬好像想同她说说话,又觉得无从开口十分局促。

“为什么不要我?”

这句话不是替自己问的,是替原主问的。

冉月被她问的一愣,刚擦干的眼泪哗一下子又涌了出来,艰难的开口:“爸爸妈妈从来没有想过不要你,这些年一直在找你,你还小这里面有太多的弯弯绕绕,一时半会儿讲不明白的……”

这三年来她没有一天是快乐的,每每午夜梦回她脑子里都是孩子被夺走的画面,月子里也落下了病根子,休养了近一年多才好了大半。

墨家费了好大力气才查到这个地方来,还是避着冉家那边儿,就怕她们察觉到会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

还好,还好她赶上了。

父母对孩子的关爱是做不得假的,墨安安也不是块儿石头,能感觉到他们同自己相处时的小心翼翼,看着冉月哭她心里也会跟着难受。

“我们已经在做伤情鉴定了,村里那边也会为你作证,我绝不会放任任何人欺负你的!”

墨辞来的时候墨安安正翘着二郎腿玩儿手机,冉月不眠不休照顾了她两天两夜也累倒了,在一旁的病床上休息。

“你是谁?”

眼前这个男孩儿大概十二三岁的模样,穿着一套白色的运动服,五官长的很硬挺,可以说是个很标准的帅哥了。

就是看起来有点奇怪,一双眼睛上上下下将她看了遍,恨不得将她盯出两个洞来。

“你就是墨安安?”少年的语气有些生硬,听起来不像是询问,倒像是来找茬儿的。

“昂……”墨安安收起腿放下手机,一脸警惕的看着他。

自己现在应该不是他的对手吧……?

墨辞向前走了几步想要与她亲近亲近,手还没碰到她,就听她嗷的嚎了一嗓子:“妈……”

睡眠极浅的冉月一下子就醒了,只见自己的宝贝儿子捏着宝贝女儿的脸,又揉了揉拍了拍:“你怎么长得像根豆芽菜啊?一点肉肉都没有,不好玩儿!”

“谁要跟你玩儿啊?你哪儿来的熊孩子?”两个人的体型差距太大,墨安安也是绝不肯吃亏的,张开嘴就要咬他的手指。

墨辞被她的这个形容词说的不开心了,收回手一本正经的看着她纠正道:“什么熊孩子?我是你哥哥,叫哥哥!”

“阿辞!不可以欺负妹妹!”

冉月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如水,但对墨辞来说还是有十足的威慑力,立马就乖巧下来,坐在病床旁的凳子上,拿了颗苹果动作熟练的削起来。

之前没有听他们讲过,她竟然还有一个这么大的哥哥。

主要是她们夫妻两个看起来都太年轻了,如果不说的话,还以为墨辞是冉月的弟弟。

“喏,看我削的完不完美?”墨辞手里捏着一根很长的苹果皮,这可是他的独门绝技,一口气将苹果皮完整的削下来。

“幼稚~”墨安安无语的看着他,那苹果皮都快放到她脸上了。

真是个不稳重的男孩子!

“你无趣……”墨辞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挫败感,伸手将墨安安的脸掰了过来,不满的控诉道:“你知不知道我刚放假就赶过来看你啊,那大巴车把小爷的屁股都快颠烂了,你有没有心啊?”

不都说妹妹是甜甜软软的小棉袄,怎么自己的妹妹就一点都不甜?

墨安安被他这副委屈巴巴的模样逗笑了,她从小到大从未感受过家人的温暖和关怀,所以同墨家人相处之时,还是有些别扭。

先前以为是她们抛弃了原主,对他们心里有很深的隔阂,经过这些天的相处,才发现他们都是实打实的真心疼爱这个女儿。

而好不容易应该苦尽甘来的原主,却早已经摔死,这一份温暖实在是让她不敢消受。

本来应该安安静静的医院,外面却十分吵闹,那闹哄哄的声音一直来到她们的病房门口。

方爱莲拉着方清婉又哭又闹的,硬闯了进来,门口围了一大堆看热闹的患者。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放了我!放了我!看在我照顾你女儿这么多年的份儿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放了我们吧!”

“妈妈,妈妈……”方清婉抱着方爱莲的胳膊,透过人影缝隙,后面好像还有警察。

冉月听着她的话简直想笑:“照顾我女儿?若不是你们联合起来抢走我的孩子,用得着你来照顾?”

“表侄女,话不能这么说啊,我也是授了你母亲的意,就算再怎么不对,你孩子不还活着?”

方爱莲跟冉家老夫人是拐着十八个湾儿的表妹,压根儿就算不上是什么真正的亲戚,而是表的不能在表远亲。

“所以说没死就行?没死我就该感谢你的大恩大德?是吗?”墨安安靠在墨辞的背后,只露出了一双乌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自打原主能走时就一个人住在那破旧的土坯房里,整天饥一顿饱一顿的,大冬天连盆暖手的炭火都没有。

有一次夜里发烧浑身滚烫,若不是隔壁刘婶子偷摸去看她的时候发现了,带她及时就医,恐怕都熬不过那个冬天。

平日里她要是说错什么话,或者当着外面的人说了声饿,更甚者她心情不好,便对她打骂羞辱,都是家常便饭。

诸如此类的事情不要太多,能撑到割猪草的时候摔死,都已经能算得上是奇迹中奇迹了。

小说《震惊!我竟成了三岁奶团子》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