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世的我与彼境的你李玥璃怜泽全文免费阅读

《现世的我与彼境的你》 小说介绍

彼境之界是一方净土,没有尘埃、没有污秽、没有争战。那里的子民内心至善,不会经历生老病死。凡心生恶念者皆会转世去往现世,历经人世间的种种磨难。 彼境的每一任君主统治一千年,彼境身怀法术之人辅佐君主管理各个城邦。彼镜之君次子怜泽被派遣往现世寻下一任的君主。 女主李玥璃是后期成长型,她意志坚定、心怀大义、有大智慧,美得不可方物。她和怜泽的相遇会很甜也有虐,与反派的斗智斗勇也不可少。 怜泽是万众瞩目的“彼境王子”,颜值非凡、法力高超、知世故而不世故,在危难之时总是舍生取义。 前部分是现世的剧情,后期会有彼境的剧情。。书中主要讲述了:彼境之界是一方净土,没有尘埃、没有污秽、没有争战。那里的子民内心至善,不会经历生老病死。凡心生恶念者皆会转世去往现世,历经人世间的种种磨难。 彼境的每一任君主统治一千年,彼境身怀法术之人辅佐君主管理各……
现世的我与彼境的你李玥璃怜泽全文免费阅读

《现世的我与彼境的你》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第四章

“我们学校竟然还有那么恶劣的小偷,连保险箱都能劈成两半。”

“对方手上有凶器啊,一定要小心。”

“你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少吗,那小偷来所为何事?”

同学们议论纷纷。

“对呀对呀,不可能就门锁坏了其他无事吧?”撒修跟着起哄,这次他和怜泽坐在了李玥璃旁边的位置。

沈兮慕:“这小偷很可能是校内的女生,不然怎么那么容易混进宿舍。”

撒修:“后来呢,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兮慕:“朱堇保险箱里的钱被偷了,还有一本不值钱的书往李玥璃的桌子上随便一扔。”

撒修听了后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他强装镇定的背了后去,愤愤地看着怜泽,自己被成为了偷钱贼,这朱堇可真能编故事。怜泽回应以无奈的表情。

“大家安静,这次朱堇同学丢失了两百元,但是盗窃之人行为恶劣,学校准备在宿舍楼下的大厅多加装一个监控,以及楼梯间等多处加装监控,保护大家的财产安全……”辅导员为此次事件召开了一个班会。

李玥璃想到,宿舍里每张书桌都在各人的床下,每张桌子都有一些距离,如果小偷想把族谱随手一扔,不是扔在地上也是扔在距离朱堇最近的孟书白的桌上。况且确实是自家的族谱,难道对方真正的目的不是为了盗窃,而是为了物归原主?对方又为何会知道朱堇有这本族谱,为何会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不在,想必对朱堇很了解,甚至就在我们身边。

班会散会,大家还没有走,李玥璃站起身大声道:“朱堇,我知道李知墨是谁了。”

此话一出,唯有怜泽和撒修齐刷刷望了过来,和李玥璃眼神正撞上。

朱堇:“谁?”

李玥璃深知朱堇不仅不会把族谱给她,还会防着她,虽然一本族谱对她来说没什么必要:“我问过了,我奶奶家附近村里一个孩子家的长辈。”李玥璃低下头小声道。那位孩子是李玥璃的从堂妹,所以所言不假。

朱堇:“哪个村子,那孩子多大了?”

怜泽已经看穿了一切,根据本次轮转的地点来看,对方绝不在距离遥远的村里,如果李玥璃知道的话,那么就是她自己,虽然此次的扭转时间让轮转沙漏永远的消失了,好在沙漏发挥了余生最后的功效,让他极快的找到了对方。

“玥璃,过来一下。”未等李玥璃说完,怜泽一把拉住她跑出了教室。

见怜泽没有停下,李玥璃随他一路小跑到教学楼后面的小树林里。

“怎么了?”李玥璃在等怜泽道出真相。

“那本族谱是你的法器,把它召回吧。”怜泽冷静道。随即把进入彼境之人会留下一件法器给心怀正义的后代之事,和自己来自彼境之事一一说明。唯独没有告诉李玥璃她是君主,他是次子,以免信息量太大无从消化,这件事得从长计议。

李玥璃:“所以朱堇是觊觎我的法器?可她也无法使用啊。”李玥璃能看出怜泽是一个靠谱之人,定不会平白无故说胡话,他的说辞能把整件事明了,李玥璃便暂且相信了他。

怜泽:“目前还不知道她作何用处,眼下得尽量拿回。”

李玥璃:“所以只要我身处险境,族谱在附近的话就会护主吗?”

小树林后飞来一副双截棍挂在了李玥璃头顶的树枝上,又被撒修招回手中。“对就像是这样。”撒修从树后走了出来,为了增加可信度,当场给李玥璃表演了一番。李玥璃从小就相信,这个世界不是肉眼可见的那么简单,当亲眼见到这个场景之时也就没有那么惊讶。

怜泽:“不要以身犯险,我们几个可以直接夺回。”

晚上李玥璃在三人刚组建的群里发来消息:朱堇请假回老家了。

撒修:辅导员那么容易批假吗?

李玥璃:理由是丧假。但是一定没有这么简单,该不会去找我口中所说的小朋友了吧。

怜泽:朱堇与李知墨是同乡,他能拿到这本族谱,想必背后也有势力在探查,说不定对方已经查到了。

李玥璃:很有可能,只要说出我的名字去曾祖父的村里问,认识我的人太多了。而且祖上几代人没有搬迁过其他的村子。

怜泽:我能感觉到族谱,我明天去寻回。

怜泽想到朱堇并没有其他的法器,她又是如何知道整个事情,想必她家族的几代人都悉知此事,他们或许还有不为人知的阴谋。

怜泽趁着夜色,赶忙买下了去往鹤城的高铁票,恐时间长生变故。

“怜泽。”

怜泽闻声转过身去,李玥璃紧随其后:“我和你一起去吧,毕竟是我的法器,不能让你一人为我寻回。”

怜泽:“辅导员给你批假了?”

李玥璃:“今天已经有你们两人请假了,我准备明天再请,今晚就当作是走读回家了。”

第一次和一位男生同行去外地,李玥璃心中略微紧张七上八下,一旁的怜泽已经在座位上闭目养神,接下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先保存实力再蓄势待发,想到这里李玥璃内心又莫名的激动起来,像一起去干一番大事。

怜泽感觉到李玥璃的目光,微微睁开眼,从包里拿出一条宽大的围巾,给李玥璃盖上:“休息一下,还有三小时的车程,晚上就要行动了。”

怜泽一下车就开始感知族谱的方位,突然小臂如火般剧烈的灼烧,怜泽一时间疼痛的紧锁眉头捂住了小臂。

“怎么了?”李玥璃弯下腰担心的查看怜泽的情况,一道闪电形状的疤痕在发烫。

李玥璃:“这是什么?”

怜泽:“没关系,只是在找你过程中的意外。”

李玥璃没想到为了找她牺牲如此之大,见状像一个诅咒一般的痕迹,在怜泽使用法术的同时会催动。

没想到花一些精力感知远距离的法器也遭到了反噬,怜泽强忍疼痛确定了最终的方位,他们坐上了开往海边的巴士。

怜泽面色苍白,强忍着痛感,李玥璃很想为他分担却手足无措。这时她只想尽快夺回法器,或者能帮到怜泽。

“就在前面。”怜泽和李玥璃下了车一路飞奔往海滩而去。

“李玥璃,你来的正好,我为你保管了这么久的族谱,是时候回报我了。”朱堇掌中似有一道白光,她步入海中成半蹲姿态,手所及之处化为一条冰路。

“玥璃,你在这里等我。”怜泽头也不回的跑上了冰路。

李玥璃面对冰路举步维艰,她不熟水性,此时的海面一片漆黑,狂风拍打着浪花发出阵阵呼啸,手机的电筒打出微弱的灯光淹没在黑暗里,朱堇的背影成一个黑点大小,只见她跳下了海,怜泽也跟着跳了下去。

怜泽已经不便使用法术了,此去十分危险,族谱也不会保护他,李玥璃不管三七二十一,只希望怜泽不要以身犯险。

她把手机放入随身携带的包里扔在海滩上,颤颤巍巍在冰路上迈出第一步,第二步迈出之时由于打滑,一个踉跄摔倒在地顺着冰面一路滑行,到了二人跳海的地方,这里距离岸边几十米,冰路也到了境头,李玥璃想停下却没有着力点,一轱辘跌进海里。

李玥璃能感到自己渐渐往下坠落,海的下方泛起猩红色的光芒,朱堇带着族谱已经游向了深处,李玥璃在水中极力睁开眼睛找寻怜泽的踪迹,在迷迷糊糊之时看到怜泽往上游来,便昏了过去。

海底五千米,一处黑暗的境地,人所不及,却是现世所有恶念的归处。相传把彼境之物献祭于此,便能以物换物,获得与之相同力量的法器,不同的是,此法器生于恶念。

小说《现世的我与彼境的你》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