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身边的娇软金丝雀逃跑总失败(秦菱司澜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暴君身边的娇软金丝雀逃跑总失败》 小说介绍

“乖,生下太子,朕封你为皇后。”新婚夜,冷冰冰大暴君低声诱哄。“我不要!”小女人举着软糯双手抗议:“不要后位,给我解除禁令就行了。” 秦菱穿书后一心只想逃出宫去,过潇洒快活日子,远离冷酷嗜血阴戾无情的帝王。 争宠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争宠的,她只想混吃等死,做一条无忧无虑的咸鱼这样子。 可面前这个冷戾无情的残暴帝王,一反常态缠着她不放,还总透露出想要独宠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喂喂喂,大暴君你批奏折去御书房批,不要天天往我这里跑,办公办到我寝宫来,让人笑掉大牙了,还有你对着我就呼吸紊乱,影响到我嗑瓜子的速度了! 哎怎么办,暴君嗜血疯批,阴狠专制,喜怒不定,病得厉害,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于是麻溜地抱紧怀里小包子,连夜翻宫墙跑了! “再敢跑,腿打断,关小黑屋!”暴君将她拦截,双目猩红,欲掐断她细腰。 最后她逃跑99次又被抓了回来,身后还跟了一堆小包子。 冷冰冰禁欲的暴君拉她入怀爆宠,暗哑低哄:“宝宝,乖,别跑了,命给你,皇位给你,朕的一切给你,求你……” (观看提示:1V1双C,不是女强爽文,没有争宠权谋戏,逃跑作精皇妃vs禁欲薄情暴君,甜虐风)。书中主要讲述了:“乖,生下太子,朕封你为皇后。”新婚夜,冷冰冰大暴君低声诱哄。“我不要!”小女人举着软糯双手抗议:“不要后位,给我解除禁令就行了。” 秦菱穿书后一心只想逃出宫去,过潇洒快活日子,远离冷酷嗜血阴戾无情的……
暴君身边的娇软金丝雀逃跑总失败(秦菱司澜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暴君身边的娇软金丝雀逃跑总失败》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抬眸对视上男人深沉如泽寒眸,她陡然一惊,垂下了水灵灵的鹿眸。

司澜宴见她躲避他的视线,也不恼也不笑,修长臂膀圈着她小腰,只是淡淡地问:“爱妃有何奖励给朕?”

她没抬头,只在他怀里道:“奖励已经给了喔!”

“喔?”他挑起她精致微翘小下巴,使得她抬头看向他:“朕怎么不知?”

她被迫和他再次对视上。

男人眼底冷冽摄人的寒光,令她想起了被他做成人彘的原主,顿时心惊胆战。

不敢和他对视太久,转而看向他线条紧绷性感的下颌。

卷翘长睫毛微微扑闪着,一本正经地说:“奖励便是,由臣妾亲口告诉您……您、猜、对、啦!”

听了她这逗趣的话,司澜宴向来冷冰冰、少有表情波动的面瘫脸上,表情难得的松动了几分,嗤笑道:“好啊,戏耍朕不是?”

“臣妾只想博君一笑罢了!”秦菱看着男人近在眼前放大版的妖孽俊脸,作为颜控,她一时竟有些失神:“皇上,臣妾总算看到您笑了耶,还以为您这辈子都不会笑呢!”

可不是么,书里面,暴君从未笑过的,哪怕他中蛊后变得缠她粘她,也不会对她笑。

虽然刚刚他只是嗤笑了一声,但也算是笑的一种吧?

司澜宴便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高冷仙人样。

他一手挑着她小下巴,另外一手则曲起骨节分明的修长食指,刮了下她挺翘的小琼鼻。

“别说御花园,便是在大街上,朕也能猜出,是你这只调皮小猫在捣鬼,放眼世间,只有你,敢如此戏耍朕。”

“啊,这……”她小鼻子被他刮得发痒,忍不住轻轻耸了耸,继而嘴角弯弯地说:“那臣妾只有谢皇上格外恩典了,臣妾受宠若惊,唯有让您开心,给您解渴,为您生下孩子,当牛做马,才能报答皇上对臣妾的厚爱了。”

“油嘴滑舌。”司澜宴不屑地哼道。

“哪有,臣妾都好久没进油了,嘴里也快淡出鸟来了……”

似乎是为了附和她所说,她那干瘪小肚子很合时宜的再次叫了起来。

司澜宴作势握了下她凹陷的小软腰,又轻飘飘瞥了一眼,嫌弃地蹙眉:“才巴掌大的小腰,还不够朕大手一握。”

她一脸黑线:“还不是被您饿的嘛……”

“朕这便来喂饱你。”司澜宴大手贴在她小软腰上,轻轻揉了一把,转向一旁候着的宫人:“这梨树生得不错,便在树下用膳。”

宫人们恭敬地应是,在梨花树下的藤桌上铺了一块金色桌布。

又纷纷将手中的食盒打开,将膳食一一端上了桌。

看着足足有十八道菜,除此之外还有汤粥和点心,皆冒着香喷喷的热气。

秦菱整个人都被桌上这些可口的饭菜吸引住了,根本移不开视线,一双好看的大眼睛亮晶晶的,口水也泛滥成灾。

先前在温泉池里泡澡,小青告诉她,她晕迷了一夜加半个白天,醒来已是下午了。

昨夜她被司澜宴折腾够呛,又躺了这么久没有进食,饥饿无力的她拿起桌上银筷子就要干饭,却被司澜宴大手给拦下了。

“别急。”

带着红袖章的小太监低头哈腰上前,将每样菜都夹出来一点点,用银针一一试毒,再吃进嘴里验毒。

期间,司澜宴则接过太监手里的帕子,亲自给怀里的秦菱净手。

秦菱想证明自己爱干净:“其实我刚刚沐浴了的,并不脏,平时饭前我都会洗手的。”

司澜宴没有说什么,又给自己也净了手,将帕子随意扔在一旁的金盆里。

试毒的太监确认无毒后,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吃了。

司澜宴让太监将离得远的那碗补汤,端到自己面前来。

秦菱想从他怀里起身,然后坐到一旁去大吃特吃,又被他大手用力压下。

“坐着。”

他圈着她瘦弱小身子的左手端起那碗大补汤,右手捏起长柄银勺,在碗里舀了一勺热汤,递到她唇边。

她被他如此宝贝着,感觉浑身不自在,毕竟两人虽然昨夜有了夫妻之实,但在她看来他还是很陌生的。

被他抱在怀里她已经够不适了,于是摇了摇头:“臣妾惶恐,臣妾可以自己来……”

然后她话音刚落,一勺热汤就喂进了她微张着的小嘴里。

她吞下那汤后,当即撅起了秀眉:“妈耶,有点苦,好难吃呀,我不要吃这个,我要吃香喷喷的大鸡腿!”

司澜宴难得好耐心地又舀了勺热汤喂她,低沉哄着:“你太瘦弱,身体虚,血气不足,需多喝点这汤,听话。”

秦菱这才想起来,现如今,她就是一个细胳膊细腿细腰的卡哇伊纸片人,瘦得一阵风吹过来就会倒下。

见她拧着小脸不喝,他又低声哄:“放心,鸡腿给你留着,无人和你抢,喝完给你。”

小说《暴君身边的娇软金丝雀逃跑总失败》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