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独宠奶乖小夫郎蓝潼景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女尊:独宠奶乖小夫郎》 小说介绍

顶尖杀手蓝潼一朝穿越进了女尊的世界,变成了闻名遐迩的暴戾皇子的悲惨影卫。 当她提刀准备杀了皇子跑路的时候,暴戾皇子忽然梦中呓语喊着她的名字。 看他奶唧唧的样子,蓝潼犹豫了。 这一犹豫,暴戾皇子摇身一变成了粘人精,整天跟在身后赶都赶不走。 【白天神经病晚上粘人精男主vs淡漠强大冷心冷肺女主】【女主真·杀手、不圣母、人狠话不多】【女主前期需要成长,有被欺负的片段,但也只是一章而已,一章过后无敌爽文(人生总会有坎坷的对吧)女主控和老圣母不要点进来看,当我谢谢你】。书中主要讲述了:顶尖杀手蓝潼一朝穿越进了女尊的世界,变成了闻名遐迩的暴戾皇子的悲惨影卫。 当她提刀准备杀了皇子跑路的时候,暴戾皇子忽然梦中呓语喊着她的名字。 看他奶唧唧的样子,蓝潼犹豫了。 这一犹豫,暴戾皇子摇身一变……
女尊:独宠奶乖小夫郎蓝潼景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女尊:独宠奶乖小夫郎》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蓝潼心里松了口气,还好就两鞭子,勉强给小疯子留个全尸吧。

她抹了一把被风吹凉的血,漫不经心的看了看被染红的手背,道。

“属下负伤,这几日怕是不能守在殿下身边了,不过殿下若是强人所难的话,属下也可以带伤保护殿下。”

蓝潼不过是阴阳怪气一番,没想到景离真的答应了。

“没…本皇子不需要你守在身边,你下去、下去养伤吧。”

他的声音极其紧张,和刚才狰狞暴躁时完全不一样,好像有些现代人所说的夹子音。

蓝潼没多做注意,“哦。”

又补一句:“多谢殿下。”

景离始终别着脸,未曾转过来。

他吩咐道:“玉书,带她下去休息。”

景离身旁一个看着有些娇弱文静的男子应道:“是,殿下。”

蓝潼随着玉书去了后院,景离站在原地一直看着她离开的背影。

蓝潼始终未曾发现,景离通红如火烧云一般的耳根。

——

玉书带着蓝潼去了后院一个房间门口,结结巴巴道:“影、影卫大人,您的房间在这里,奴才昨日已经给您收拾过了。”

影卫的地位比寻常的奴才和侍卫高,所以这一声“大人”喊的也不为过。

只是蓝潼觉得奇怪,为什么一个个都结巴了。

“多谢。”

蓝潼说完,抬脚推门就进了屋中,她才要关门时就看到玉书还站在门口,眼巴巴的看着她。

“有事?”

“没、没事。”玉书脸上滚烫,低下头怯懦道:“殿下就是这个性子,难为您了……”

“哦。”

我又不是不知道,他暴戾疯批的名声不是全京城都知道吗。

可玉书还在门口,没有要走的意思。

蓝潼有些不耐烦道:“你有话就直说,我的伤还在流血。”

是真的还在流血,虽然不多,但火辣辣的疼还在继续。

“影卫大人。”

不知是否是蓝潼的错觉,她感觉这个男子有些扭捏,虽然这个时代的男子都要求温婉娴淑,但蓝潼还是觉得有些辣眼睛。

玉书道:“因为殿下经常用鞭子,所以奴才那里常备着治伤的药,如果影卫大人不嫌弃的话……”

蓝潼挑眉,“你要给我送药?”

玉书羞涩的点了点头,说实话,玉书生的白净清隽,四皇子府里对他心生爱慕的下人不少。

“要钱吗?”

玉书一愣,立刻摇头否认。

“不用不用!影卫大人能用奴才的药是奴才的荣幸!”

蓝潼道:“那就送来吧,谢谢你了。”

玉书慌忙点头,蓝潼见此,无情的一把关上了门。

本来想吐槽一句“这男的怎么娘儿们唧唧的”,可这里是女尊世界,他们当然娘们儿唧唧的啦。

屋内还算宽敞,收拾得干净整洁,蓝潼拿着木盆准备去接点水回来清理一下伤口。

玉书正在回去拿药的路上,就碰到了景离身边的玉墨,他和玉墨都是贴身伺候景离的,但玉墨性情冷漠,也比自己更受景离喜爱,所以玉书跟他不怎么合得来。

玉墨拦住他,“玉书,你去哪里?”

玉书白了他一眼,“我去哪里还用跟你汇报?你是主子?”

玉墨冷冷看了他一眼,道:“殿下让你去拿上次女皇赏的金疮药和凝肤膏送给影卫大人。”

“为什么是我去?”

“不是一直都是你负责把赏赐送去库房的吗?我去了定然要找半天,殿下说影卫大人身上的伤很严重耽误不得,让你赶紧去。”

“耽误不得还下那么狠的手。”玉书冷笑道:“殿下不会是见色起意后悔了吧?”

玉墨警告道:“殿下如何是殿下的事,你别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

玉书哼了一声转头去了库房,反正他本来也是要拿药给蓝潼的,既然如此,她就拿库房的好药给蓝潼送过去算了,也能给蓝潼留个好印象。

等玉书拿了药去后院找蓝潼时,推门就看到蓝潼衣衫半敞,正用湿了水的布处理伤口附近的血,锁骨和肩膀都露了出来。

蓝潼的身姿不同于府里那些粗壮的侍卫兵,一身腱子肉,皮肤又黑又糙,也不像那些文人淑女瘦弱如鸡,她是恰到好处的那种身长玉立,身形美的同时武功还高,简直是他未来妻主的最好模样。

蓝潼听到推门声动作一顿,抬眸看到是玉书,她有些不悦。

“你进来都不敲门?”

玉书脸上通红,随口给自己编了个理由,“奴才担心影卫大人身上的伤,所以才莽撞了,影卫大人恕罪。”

蓝潼披上了外衣,道:“算了,药呢?”

玉书连忙把药送了过去。

蓝潼看着精美的青瓷瓶,这药应该挺贵的吧?

她问道:“这药是你自己买的还是你主子以前赏给你的?”

玉书睁眼说瞎话,“是殿下以前赏的,但奴才一直舍不得用,影卫大人要保护殿下辛苦,所以这药给大人用正合适。”

“多谢。”

玉书又拿出凝肤膏,道:“殿下刚才派人让我来给您送这凝肤膏。”

他多了个心眼,取了凝肤膏之后用自己以前盛膏药的破方瓷盒子跟凝肤膏的圆瓷盒子换了下,膏药没变,若是伤疤恢复不了难免景离生疑,但这么一来凝肤膏看着破破烂烂的,好像景离随手拿的破药来打发蓝潼似的。

蓝潼“哦”了一声,也没在意,她将青瓷瓶里的凝露倒在指腹,轻轻涂抹在伤口上,玉书炙热的目光紧紧追随,蓝潼有些不自在,但人家刚送了药,也不好意思赶人家走。

随口扯了个话题,缓和尴尬的气氛,“既是你主子赏的,那你主子以前也用鞭子打过你?”

玉书脸上出现一抹哀伤的神色可可怜怜的说道:“他是主子,我是奴才,主子不开心责罚奴才不是很正常的吗……更何况还是四皇子殿下……。”

“如此说来此人还真是可恨。”

蓝潼又一步坚定了为民除害(报仇)的想法。

玉书一脸心疼的看着蓝潼,“难为大人刚来府上就承受殿下无名的怒火。”

蓝潼:“………”

实际上她知道景离为何生气,原主当初那般不给景离颜面,景离不报复就怪了。

小说《女尊:独宠奶乖小夫郎》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