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被迫和亲,被王日日娇宠完颜真权淩弈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穿书被迫和亲,被王日日娇宠》 小说介绍

【穿书+双向奔赴+甜宠+权谋】 他年少有为,带兵震慑西境、归朝堂亦能屡建奇功,是敌人口中的煞星,是文武百官眼里的魔头,叱咤风云,堪称天晋卷王。可没想到竟然娶了杀死兄长仇人的妹妹,一开始对她厌弃甚至冷言相向,故而处处防备,想着井水不犯河水就好。可没想到这如狐狡黠的女子,竟然扮猪吃了老虎,她要亲要抱要举高高,他送完私产又将俸禄上交。闻者吃惊,他却不以为然,还很得意的说着,本王的爱妃,本王自个儿宠着,你们懂什么?她笑笑,王爷只对你们凶,对我可温柔了。。书中主要讲述了:【穿书+双向奔赴+甜宠+权谋】 他年少有为,带兵震慑西境、归朝堂亦能屡建奇功,是敌人口中的煞星,是文武百官眼里的魔头,叱咤风云,堪称天晋卷王。可没想到竟然娶了杀死兄长仇人的妹妹,一开始对她厌弃甚至冷言……
穿书被迫和亲,被王日日娇宠完颜真权淩弈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穿书被迫和亲,被王日日娇宠》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皇后越氏看了看婢女,婢女拍了拍手,侍卫便从殿外鱼贯而入。

强行拉过玉安贵妃,执鞭落于玉安身上,仅几道鞭子,血痕便顷刻染红了宫装。

一声声的惨叫,哪怕是在宫殿很远也可听得一清二楚。

李兆歌的这具身体本能反应般的推开侍卫,不小心自己也吃了几鞭子:“皇后娘娘就这般等不及了吗?”

几道鞭子打在自己的身上,旧伤未好,又添新伤,背部瞬间火辣辣的疼,不过她也只是咬住一口银牙,不吭出声来。

“给本宫狠狠的打,谁叫她宠冠六宫近二十年呢。”皇后越氏笑盈盈的看着这对被打得半死的母女。

李兆歌站起身来接住了侍卫的鞭子,鲜血从手中滴落,眼眸半抬:“想要我乖乖的去和亲,半路不逃跑,敌国不闹事,那你便即刻停手。”

皇后越氏起身,让侍卫收了手。

皇后的婢女从怀里掏出一颗药丸,放进了玉安的嘴里,李兆歌根本没有机会来阻止。

“长公主去了天晋,我这做母后的也怕不好管教,所以先让你母妃吃下这南诏最厉害的毒药噬魂。

你且放心,你若听话替我办事,本宫倒可以每个月给一次解药,留着她的命。”皇后越氏深紫色的眼影下,一双阴毒的双眸正高傲的正瞧着她。

李兆歌轻笑,她在心中盘算了一下,既然彼此都有利用价值,那么事情还不算到谈崩的时刻。

眉峰一挑,面容丝毫不见惧怕之色:“好,我答应你。”

不过这皇后如此心狠手辣,想必不会善待自己的母妃,每个月一次的解药到底给没给,自己远在千里之外,根本不会知道。

“那我又如何知道解药到底给没给,和亲之后,你如何保证我母妃的生活?”

皇后越氏冷哼:“你觉得自己还有谈条件的资格吗?”

李兆歌眼眸里带着一丝不屑:“我从来都有资格谈条件。比如等我到了天晋,便直接去告诉那皇帝,说我根本不是嫡三公主,是皇后私下调换的,你瞧瞧天晋会作何言行?

这两国关系再次不和,即使父汗不废后,这大金的皇室宗亲也不会放过你。

我死了也就算了,可皇后娘娘您为了这后位,辛辛苦苦在后宫斗了二十年,您舍得吗?

您从南诏和亲天晋,在朝野之内毫无根基,宗亲与世家大族可更想拥立自己家族的贵女做皇后呢。”

她早在心底盘算了一把,皇后越氏在大金根基并不算牢固,

所以她趁着父汗重病,赶紧在前朝后宫排除异己,此事必会动了大金贵族的利益,自己走后,这越氏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远去天晋其实对自己反而是一件好事,和亲公主既是一颗棋子,也是一把刀。

自己远在天晋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反而不再受这皇后的控制,现下只是要保证母妃的安全,待到来日找了机会便可一举复仇越氏。

越氏的脸垮了下来,这长公主完颜卿倒是与平日里柔柔弱弱的性子不同了,居然敢和自己叫板!

“长公主这几日不见,倒是生了几分傲气。罢了,本宫允诺贵妃可每月书信于你,其间暗语你母女二人相知,若有异象,你便可知晓。这下如何?”

李兆歌冷然点了点头:“好。”

魏判官给她安排的身份是大金国的长公主,虽是庶出,但看这宫殿,想必之前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可没想到一过来竟然遭遇了换脸,身份变成了嫡三公主完颜真。

“我女儿天生一副好相貌,却被那嫡公主夺去了,还夺走了你未来的夫君,更夺走你本该平安顺意的人生,他们太毒了!”

李兆歌握住玉安贵妃的手,眼底黑雾四起:“母妃,今日她母女二人从我手上夺走的,来日,我必十倍奉还!”

她现在一个头两个大,没想到穿过来后,日子照样很精彩。

小说里的完颜真,在天晋遭遇十分凄惨,因为天晋皇帝无比痛恨大金杀死了他们的太子,所以完颜真在刚满二十年华时便惨死亲王府邸。

李兆歌摇了摇头,祖父十世好人卡,就让自己穿书过来活三年???

做好人,也太不值钱了……

——————

宫女上前:“三公主,殿外君澜将军求见。”

她正色道:“吾乃长公主,不是什么三公主!”

宫女道:“启禀三公主,皇后娘娘说了,您此刻就是三公主,完颜真。以后,长公主完颜卿的一切都与您无关了,若说漏了嘴,您的母妃怕是不好过了。”

李兆歌执笔在宣纸上写下的自己的新名字:完颜真。从此,自己就以大金尊贵的嫡公主身份,行走于世间。

其实,姓名、身份于她不过是名分罢了,她根本不在乎。

只是这叫君澜的男子,让她的身体起了波澜,忽的眼泪坠落,脑海记忆翻腾,可是殿内全是皇后的人,自己什么都不能说,更不能让君澜看出什么来。

君澜只是听闻后宫出了事,但一夜之间却什么消息都查不到了,他担心自己心爱的女子,故而进宫来探。

君澜跨入殿内便看见了完颜真,很是奇怪,这皇后的公主怎会在玉安贵妃的宫里?此刻背后传来一声娇柔轻唤:“君澜哥哥。”

君澜转身立马见到了自己心爱的女子完颜卿,转眼便将心中疑虑打消,拥了上去:“卿儿,我听说宫里出了事,担心着你,你还好吧?”

那被唤作完颜卿的女子,才是真正皇后所出的嫡三公主完颜真。

她扑在君澜的肩头,柔柔的说:“卿儿很好,君澜哥哥莫要担心我。”

语毕,完颜卿的眼神极为挑衅的飘落在完颜真的眼里,仿佛在说,姐姐,他终于是我的了。

君澜向来厌弃皇后所出的那位三公主,因她时常欺辱自己这位姐姐,于是转身道:“三公主若无事就请回宫吧,这里,是卿儿的寝殿。”

完颜真的心忽而绞痛了起来,可……明明君澜心爱的女子是自己啊!

虽然君澜不知情,但这份冷漠与眼神里的厌弃已经深深的刺痛了她,曾经那样百般迁就她的男子,居然对她说出了这般冷漠的话语。

完颜卿被君澜宠溺的抱着:“怎么了好妹妹,还不走?”

小说《穿书被迫和亲,被王日日娇宠》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