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老六皇子和他的怨种父皇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朱橚)

《大明:老六皇子和他的怨种父皇》 小说介绍

【智斗+权谋+轻松+慢节奏】 穿越大明,成为明太祖第五个儿子,周王朱橚。 朱橚原先一心想只做逍遥王爷,平日里斗鸡走狗,赏花听曲。 奈何就藩之迹,皇孙朱雄英病重。 为了将来的太平日子,朱橚只好出面医治,却发现一个惊天秘密。 是有人下毒谋害朱雄英。 一石激起千层浪,在这场皇孙保卫战中,藏在暗处势力的反抗接连而至。 朱橚只好将攻击一一腾挪到其他人身上。 坑朱标、坑蓝玉、坑李善长、甚至坑那位九五至尊… 多年后,朱橚坐在皇位上,惆怅表示: “我就是想做个闲散王爷,有什么错呢。”。书中主要讲述了:【智斗+权谋+轻松+慢节奏】 穿越大明,成为明太祖第五个儿子,周王朱橚。 朱橚原先一心想只做逍遥王爷,平日里斗鸡走狗,赏花听曲。 奈何就藩之迹,皇孙朱雄英病重。 为了将来的太平日子,朱橚只好出面医治,……
大明:老六皇子和他的怨种父皇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朱橚)

《大明:老六皇子和他的怨种父皇》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太子朱标是朱元璋毋庸置疑的储君,朱雄英则是朱标毋庸置疑的储君。

不出意外的话,大明第二任皇帝是朱标,第三任皇帝是朱雄英。

然而历史总是戏剧的,不出意外往往伴随意外发生,朱雄英八岁早夭,太子朱标在洪武二十五年视察陕西回来后,因风寒病逝。

这两个最没有悬念的大明皇位继承人接连倒下,朱标后代里,能考虑当皇孙的就剩朱允炆和朱允熥两人,其他人年纪都太小了。

朱允熥能力一般,外戚势力太盛,朱元璋担心复行汉初之祸,外加他的劲敌朱允炆温良恭俭让礼义仁慈孝占了个便,皇位直接送到朱允炆面前,抬抬屁股就坐了上去。

待朱元璋驾崩,朱允炆登基,这位建文皇帝颁布的诏令好似换了个人,对亲叔叔们毫无人情,在外就藩的亲王在他手里没有落得一个好下场,兴刚的自焚,软弱的赐毒,中庸的流放,还有一大堆幽禁。

朱橚作为大明五皇子,自然不会逃出他削藩的铁令,历史上朝廷派李景隆突袭开封,捉捕朱橚后将他贬为庶人,发配到云南去了。

云南是个好地方,有山有水有菌子,冬暖夏凉四季如春。

可要知道现在是洪武年,云南还被称为蛮荒之地,瘴气密布,蛇虫四起,外乡人过去十个里九个都要掉层皮。

这一世朱橚为了不让历史重演,为了自己将来美好日子,一直明里暗里紧盯着朱雄英的一切。

朱雄英是关键,他一旦死了,哪怕朱标从西安视察回来的路上没出幺蛾子,顺顺利利活到朱元璋让位,最终皇位还是会传到朱允炆屁股底下。

狗改不了吃屎,到时候朱橚依然躲不过流放的悲剧,那时候年纪要更大,受的罪更多。

朱橚穿越前看过不少明朝相关史书,雄英是在洪武十五年夭折于天花,现在才是洪武十四年,不应该出事啊!

这事关乎到将来的逍遥日子,朱橚顾不得眼前之事,连忙爬起身,把手里的瓜几口吃了干净,匆匆朝门外走去。

马报国给皇城司副统领蒋进使了个眼神,蒋进走到楼梯口,喝道:

“都跪下,不许抬头!”

皇城司所到之处,等同于皇帝亲临。

底下百姓闻声连忙下跪,心想是哪尊太岁爷,架子这么大,连面都不让见。

朱橚拍拍屁股,看到店小二瘫软跪在地上,才想起来有桩子事没解决。

他从袖子里取出一张宝钞,丢给了店小二:

“拿去买点药。”

店小二一看,整整一百两,顶得上他三年的工钱了。

不过他像是个见过世面的人,接过银票后也没有多么狂热,恭敬地行了一个大礼:

“多谢大爷的赏。”

朱橚有些意外地打量了他几眼,此人长得颇为丑陋,龇牙咧嘴的,眼睛一个大一个小,还是地包天,让人心生厌恶,难怪方才汪庆要对他这般羞辱。

接着,朱橚朝蒋进勾了勾手。

蒋进连忙凑了上来。

“南城兵马司有个畜生,欺凌百姓,你配合这个挨打的小兄弟查一查,查清楚之后应该知道怎么做。

另外还有个叫张公子的,诬蔑皇亲,打断一条腿,他俩都在楼里,去办吧。”

朱橚交代完这些,也没心思继续停留,出了广翠楼。

楼中百姓皆跪拜,乌泱泱一片,头都低垂着,没有一个敢抬头偷看,根本不知楼中是谁。

朱橚直奔东华殿,把后事交给了蒋进。

就汪庆和张蟠这种不上台面的喽啰,还用不着他亲自出马,一句话就有无数人愿意替朱橚动手。

张蟠淹没在人群中,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皇城司兵马退散,就当他准备继续去楼上看汪庆打人时,几个人围了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张公子吗?”

张蟠点了点头,心想自己威名远扬啊,真没替爹丢脸。

没等张蟠得意,猛然被捂住嘴,一伙人将他拖到不知何处弄堂暗处,杀猪似的喊叫声传出。

“啊啊啊!”

“你们干什么!我爹是张邦霖,竟然敢打我!”

“啊!我要让我爹把你们都抓起来。”

慌乱中,他眼神一直在找汪庆的身影,试图找到庇护之所。

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

殊不知,汪庆这时被扒了个精光,绑在广翠楼后院的树上晒太阳呢。

绑他的人留了话,不晒足两天两夜不许放下来,期间谁敢送一口水,就按通敌来定罪。

随着一道彻天的喊叫,张蟠彻底没了声音。

这事蒋进做的滴水不漏。

汪庆是朝廷的官员,不能轻易用刑,蒋进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一道疤痕。

至于张蟠,彻底的二世祖,又没什么官缺,打死也不算什么,反正有朱橚在后面撑腰。

广翠楼的戏班子没一会又咿咿呀呀唱起来了。

朱橚没有坐轿辇,而是骑了一匹快马,直奔文华殿。

路上风驰电掣,无人敢挡,仅仅一炷香的时间,朱橚便从夫子庙赶到皇城。

皇城内不能再骑马了,朱橚飞身下马,朝里面快步走去。

文华殿隐在一大片梧桐树中,三伏天的烈日也没有劲去照透高高的宫墙,让人忍不住想进去探究一番。

门口的内官看到朱橚,纷纷行礼。

“奴婢见过五皇子。”

“奴婢见过五皇子。”

“奴婢见过五皇子。”

朱橚一路走到哪,内官就跪到哪。

偶尔遇着不长眼的,好奇地打量朱橚,边上宫里的老人也会把那人的头狠狠扣在地上,敲得邦邦响。

一直等到梧桐树变成香樟树,压抑的高墙变成宜人花草树木,一座硕大宫殿矗立于眼前。

这便是文华殿,太子朱标的宝殿,大明未来皇帝的宝殿。

多少人挤破脑袋也踏不进这区区二尺高的门槛,一旦能踏入,那就意味着将来飞黄腾达,留名青史。

“老子将来去了开封,也要弄这么高的一个门槛,恶心恶心上门的人。”

朱橚踩着门槛,高高跃起,幻想自己能飞檐走壁,短暂的滞空后重重落地,嘴里嘟哝好玩好玩下次再来。

走进寝宫,映入眼帘的是一副金字裱的牌匾中堂,上书敦实的张猛龙碑大字‘俗儒多是古非今,奸吏常舞文弄法’,中堂下面落款是小楷‘洪武七年六月初五朱元璋书’。

再往里走,便看到一副银字裱的牌匾,写着‘温仁恭谦’四个大字,落款是玄真遁叟。

这位玄真遁叟便是修《元史》、太子的‘五经师’、被朱元璋誉为开国文臣之首的宋濂宋大学士。

朱橚在文华殿东张西望,却怎么也找不到朱元璋和朱标的身影。

顺手在殿中随处摆着的瓜果盘中拿了一个花红,啃了一口,也就只有他敢在文华殿这般放肆。(花红,很小的苹果,也叫海棠、沙果、林檎。)

“是老五吗?”

朱元璋声音远远传来,已经恢复到中气十足的状态,温去病那几针让他感觉回到了三十岁时候。

朱橚顺着声音探去,再进三间屋,一直到了朱标的书房,才在一把紫檀木座椅上看到了朱元璋。

朱元璋神色模糊,看不清是喜是悲,朱橚连忙把花红连核带肉塞进嘴里,跪了下来:

“父皇圣躬安。”

小说《大明:老六皇子和他的怨种父皇》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