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绝色医妃倾天下刘霁雪谢云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独宠:绝色医妃倾天下》 小说介绍

刘霁雪重生到十四岁那年。 父母健在,兄长未亡,族人安稳,表妹还是孤女,一切都还在最好的时候。 这一世,她要守护家族,守护爹娘兄嫂,要让宋恒和燕柔付出代价,要讨回曾今失去的一切。 这些都挺顺利的。 除了…… 诶诶诶?你谁啊? 说好的未婚夫不是个病秧子嘛,你别靠近我呀。 隐藏幕后的英俊男子凉凉一笑,“娘子,我是你指腹为婚的相公啊。” 且看某不要脸皮的狗皮膏药,如何牢牢抓住自家娘子的心!。书中主要讲述了:刘霁雪重生到十四岁那年。 父母健在,兄长未亡,族人安稳,表妹还是孤女,一切都还在最好的时候。 这一世,她要守护家族,守护爹娘兄嫂,要让宋恒和燕柔付出代价,要讨回曾今失去的一切。 这些都挺顺利的。 除了……
独宠:绝色医妃倾天下刘霁雪谢云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独宠:绝色医妃倾天下》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元恩十二年,上善京,城郊栖山寺后山。

正是深冬之时,大雪如鹅毛一般,覆盖在天地之间,厚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貌美的少女未曾梳理长发,衣着单薄朴素,被寒风吹过的脸颊显出几分让人担忧的青白色。

不知在雪地里待了多久。

她的身体感受到寒冷,呼吸中的冷意让她在冷风中不自觉的战栗。身体的苦痛让她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浅薄的悲伤,可是这些微的悲伤又怎么能与内心相比呢?

环顾四周,脑子里错乱的记忆提醒着她,她重生了,就像是上天的一个玩笑,或是看她可悲可怜而降下的些许怜悯。

十四岁,她是刘霁雪,药族刘氏的嫡出小姐。万千宠爱在一身,藏在深闺人不识。

她名字是霁雪初晴的霁雪,却不知冬雪纯白,只可远观,若遭受践踏,便是泥泞不堪。她自幼师从族中隐修的长老,因天资极高,为她定下与大族少主的婚约,她却性格骄傲矜持,自负天资一品,远超族中他人,少年意气深重非要自己闯一闯外头的世界,又是少女情窦初开,三言两语就被宋恒骗走了心。

她为宋恒陷入爱河,以死相逼拒绝族中安排,又用药瞒天过海假称有孕,成功嫁给了宋恒。

她始终沉浸在宋恒浅薄的爱意之中,乃至举族倾覆,依旧轻而易举地被宋恒的谎言蒙骗,悲恸之下刚刚有孕就不幸流产。

本以为觅得良人,等待她的是相夫教子的安稳生活,没想到她接族中幸存的表妹燕柔在家中暂住,竟是引狼入室。

更是直至被囚在暗室之中求死不能,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么愚蠢,人心又是多么不可直视。

她在暗室之中被毒哑了嗓子,折断了手脚,只能像条狗一样匍匐在地上。

衣着华贵的燕柔趾高气昂:“好姐姐,我还在你刘家的时候就一直想看你像是狗一样趴在地上的样子,不知道刘氏的嫡女折辱起来是不是别有滋味。如今得偿所愿,才晓得天之娇女失去了一切,也不过是足下泥尘。”

刘霁雪的眸中如同焚烧过后尽是死灰,可死灰之下仍是不肯熄灭的余烬。

“你一定以为你受今日之辱,只错在识人不清?”燕柔露出了往常的柔柔笑意,眼中却闪烁着残忍的神色,“我与宋郎早定终生,你知道我看见你坐进轿子里嫁给宋郎的时候什么心思吗?我在高兴,我都止不住笑你知道吗?你怎么能那么的蠢,那么的蠢啊?刚布下一个网,你就迫不及待的往里面钻。毫无自知之明,又是识人不清,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真真笑死我了。”

燕柔蹲下身,表情疼惜的抓住了刘霁雪的手,曾经柔美纤长的手指如今遍布伤痕:“这双手我瞧着真真可怜,虽是巧手,却也真是做了不少恶孽呢,合该有此一劫。”

做恶?刘霁雪如死水一般的眸子忽然溢出了几分惶恐,她医术天资极高,年幼之时在家中不曾害过人,嫁人之后一心钻研药学,鲜少抛头露面,何来的害人?

不,有一个人是知道她善药的。

她不可置信地看向燕柔,只见她掩口一笑。

“姐姐你还不知道对不对?宋郎把你做的解药用在了金城,效果真不错,多少医家都束手无策,真是给了宋郎好大一个功勋啊。可姐姐你就不曾想过为什么你的药能救治金城疫病么?还有你的族人,姐姐,我真不知道你怎么能蠢成那个样子?刘氏族灭,至宝失窃,多少年都不曾有过的惨案,傀儡密药那般的隐秘之事,你就不曾想过是谁透露了消息吗?想来你家自知身怀重宝,不可走漏半分消息,便有意要让你与谢氏联姻,待你生下贵子,承继谢族嗣位,日后就可受谢家庇佑,傀儡密药正好成为你母子、氏族登天之阶,偏你非要退婚,可不是正好落入了圈套么?”

金城之疫,傀儡密药!

刘霁雪张开嘴,啊啊发出绝望的喊声,匍匐在地的身体疯狂想要往后退,像是不能接受自己与族人之死有关,更不能接受金城百万人死去的罪孽。

“诶,”燕柔悠悠叹了口气,神色间显出了几分意兴阑珊,还有一点点儿不走心的怜悯,“真是没有意思,刘氏贵女,不过如此。姐姐,我说你蠢,你怎么真的一点长进都没有?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再如何怨恨后悔也没有意思,你就没有想过我为何今日肯告诉你这些?”

看着刘霁雪沉浸在自己世界里,一副不受教的样子,只能凑近她耳边,直白说:“姐姐,醒醒,你要死了。”

霎时,内脏刻骨的痛意令她忍不住挣扎,她却无法动弹,只能一点一点的感受生命的流逝。

是毒药!

恍惚间,她仿佛听到当年与她结发的男子那带着嫌恶的声音,陌生地让她感到无比痛苦。

“阿柔,天冷,你怎么赤着脚就出来了,这女人疯了,不要再靠近她。”

燕柔哀婉道:“表姐自家中出事就疯疯癫癫,又几次出事成了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活着也不比死了舒坦。她虽害过我,但毕竟是我表姐,我心里是希望她好起来的,宋郎,日后能不能将表姐从暗室中放出来,找两个丫头悉心伺候着,也全了她主母的颜面。”

燕柔最后看了刘霁雪一眼,转身离开,只剩下刘霁雪一个人孤独又痛苦地死在了暗室之中。

……

毒药的灼烧感至今仍仿佛残存着在她的身体中,令刘霁雪呼吸困难,心中复仇的火焰熊熊燃烧,自从她带着记忆从梦中醒来,飞快地逃离她其实不大熟悉的栖山寺,就从没有一刻忘记复仇的念头。

但伴随而来的,是在暗室之中被折磨的恐惧。

她受家中娇宠,天之娇女,何曾受过那等折辱?又如何能不怕?

强撑着跑出来,已经是她极力冷静的结果了。

她记得这是十四岁时候的事情,燕柔与她定计,趁着母亲带她们去栖山寺上香,助她偷跑出去行走江湖。

刘霁雪有医毒的底子,虽然还没有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却也足够她保全自身,安稳妥当地护住自己,谁知她竟拿错了包裹,包袱里净是些治病救人的良药,随身携带的只有几样没什么用场的迷药。再随便遇上几个坏人,就是九死无生的绝境。

正当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时,宋恒英雄救美,又是几番善意回护,令年幼肤浅的她如何能不动心?

轻而易举,就成就了话本里英雄救美,才子佳人的桥段,她又如何能分辨宋恒言笑晏晏的面具下是对她的冰冷评估,她一口口饮下的蜜糖原来是掺了糖霜的毒酒。

如今时过境迁,她知道人心的狠毒,自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原来早在这时候,宋恒燕柔就已经暗通款曲,为她设下了天罗地网。

亏她还一无所知地为凶手们递上了刀子。

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应该做的是悄无声息地回到栖山寺厢房,可只要想到自己要与燕柔相处,她就止不住战栗害怕。

那就是一个佛口蛇心的蛇蝎,就是一个凶狠残暴的罗刹女!

夜雪纷飞,刘霁雪面对天地间的白茫茫,心中是一片茫然。她再回不去十四岁少女的心高气傲,又掩饰不住心中眼中恨不能将仇人碎尸万段的恨意。

宋恒、燕柔,她唇齿中细细咀嚼着这两个名字,上天予她重生一次的殊荣,若不能令二人血债血偿,如何对得起自己家门覆灭的惨案!

这一世,她定要护家人周全,定要为自己复仇!

父母,兄嫂,族人!

刘霁雪忽然蹲下身,牢牢抱住双膝,热泪夺眶而出。

先是悄无声息地默默垂泪,然后是如同幼兽失怙般的嚎啕大哭。

天地间大雪纷纷,能够淹没一切脆弱的痕迹。

刘霁雪发了狠的告诉自己,这是她最后一次哭泣,此后,她必护佑家族,斩杀恶人,一雪前耻!

可她忘记了自己已经在雪地里呆了许久,又是大喜大悲,终于没有支撑住昏了过去。

小说《独宠:绝色医妃倾天下》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