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道大陆林一凡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悟道大陆》 小说介绍

在这以武为尊的悟道大陆上,群雄争霸,万族林立,诸强争峰。 更是有着燃到爆的修炼巅峰。 一个天生闭脉者从一个小家族中走出……………从此搅动风云。。书中主要讲述了:在这以武为尊的悟道大陆上,群雄争霸,万族林立,诸强争峰。 更是有着燃到爆的修炼巅峰。 一个天生闭脉者从一个小家族中走出……………从此搅动风云。……
悟道大陆林一凡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悟道大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林家。

“长老,林飞他伤势还未恢复,现在还没吃饭,能不能先给他一些食物,今天落下的杂役工作我明天再去多做一些,把今日的工作给补回来,你看行不行?”苏千雨像个下人般正愁眉苦脸的哀求着林得。

“哼…林飞受伤无法工作我可以理解,但你苏千雨又不受伤,凭什么不去工作,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般,那我还怎么管理这几百人的吃穿用度?我林家是不许养寄生虫的。”停顿了一下,那满脸恶相的林得又接着说道:“不是每个月都给你们发了月钱吗,要吃饭就自己到外面去买。”

其实林飞一家的月钱标准是与下人是一样的,根本无法享受到家族的红利,生活过得很是拮据,要不是此次林发给林飞弄来家族里的疗伤丹药,那苏千雨还得到处找人借钱去给林飞治疗呢,想着现在也到了饭点,能省一点是一点,所以才出现了这一幕。

“别以为我们林家其他人都貌似很闲,但是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在外面跟别人血战的时候你们又知不知道?要不,你也让林一凡这个废物也跟人家一样到外面去争夺地盘、护送药材,我就让我父亲按族人的标准每月给你们发放月钱。”

林一水的话音刚落,一道愤怒的声音突兀的自他后方响起:“好啊,不知道你的话能不能做得数?”说话的正是带着周婷婷气匆匆赶来的林一凡。

林一水循声望去,见果真是林一凡正像个未曾受伤的人一样的走来,明明已经被他揍得不轻,就算是有上品丹药的治疗下,没有几天时间是不可能恢复正常的,虽然疑惑,但林一水也不好当众人的面追问。

“看来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连我都打不过还想着去立功,莫不是你脑袋被驴给踢了吧,不自量力的废物。”

林一水的话一出,就引得围观的众人一阵哈哈大笑。

对于众人的嘲笑,林一凡不为所动,他先是行至苏千雨的身前,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旋即转身将目光落在林一水的身上,信誓旦旦的开口说道:“一个月,只要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就能打败你。”

此言一出,再次引得哄堂大笑。

一个天生闭脉者,想要打败五阶道者,别说是一个月了,就是给他一辈子的时间也是不可能的事,众人都觉得此刻的他无比的滑稽。

“林一凡,你确定你不是来搞笑的吗?”有人笑出了眼泪的问道。

“好啊,一个月后,我们擂台上见,如果你真的能侥幸赢了我,你们家的月钱就按族人标准发放,只是拳脚无眼,万一不小心把你给打死或者打残了可就怪不得我了?”林一水一脸玩味的将目光集聚在林一凡的脸上说道。

闻言,苏千雨顿时脸色一变,有些焦急的一把拉住林一凡那手臂,道:“凡儿,千万别乱来,你怎么可能打得过他呢?”

“是啊,一凡哥哥,这可开不得玩笑,而且你才刚刚…”似是想起林一凡的叮嘱,站在苏千雨身后,出落的亭亭玉立的周婷婷那水润的嘴唇顿了一下及时止住了话。

旋即见得林一凡那俊朗的脸庞上露出了胸有成竹之色,转身冲着苏千雨与周婷婷道:“母亲、婷婷,你们都放心吧,我有办法能打赢林一水。”其实他也不知道一个月内能不能修炼至五阶道者的境界,只是这一连串的打击和多年来的生活状态让得他急迫的想要改变现状。

在林家,有三个擂比,分别是:一、当家族中有人出现无法调解的矛盾时,便可以上擂台比武,生死由命,直到一方妥协为止。二、如果觉得自身有能力,在通过家族临时设置的擂比考验后,便可根据实力强弱申请跟随外门队伍外出为家族做事来立功。三、十年一度的族比。

而林一凡与林一水双方的擂比则属于第一项。

在多次劝阻无果后,苏千雨与周婷婷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不再劝说,只能打算私下再做林一凡的思想工作了。

林一凡用那犀利的眼神看向了林得,显然是在等待对方的回复,后者立即会意,随即嘴角微微上扬:“好啊,一个月后,只要你能打赢一水,那就给你一家发放族人同等标准的月钱。”

“好,一言为定。”林一凡当下就应下了这赌约。

擂比已定下,林得父子及围观的众人也都是嘻嘻哈哈议论着林一凡“脑残”的决定相继的散去。

见到这群令人厌恶的“族人”走光后,林一凡则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道:“婷婷,你应该还没吃饭吧,你在这陪苏阿姨聊聊天,我到街上去打包些食物,等会我们大家一起吃。”

“嗯,谢谢一凡哥哥,那我就不客气了,嘻嘻…”见到一向颓废,见到林一水这帮纨绔子弟唯恐避之不及的林一凡刚才的霸气模样,周婷婷也是有些诧异,旋即掩嘴轻笑道,举手投足间尽显女子的娇态。

“你说你这孩子是不是烧糊涂了,你怎么…唉…”苏千雨一想到林一凡与林一水的赌约那饱受风霜的脸上顿时暗淡了下来,旋即无奈的说道。

对于母亲的无奈林一凡也是微微一笑。

林一凡知道,周婷婷肯定是担心他受伤的情况,所以一干完活,晚饭还没来得及吃就急着到柴房去找他的, 对于这个心地善良的姑娘,前者也很是喜欢,他每月的月钱大部分都给了苏千雨,只留下一点银两备用,平时都不舍得花,所以还是能够买点食物的。

很快,食物就买回来了,今天他因祸得福,心情大好,所以把身上所有的积蓄都花光了,买了些烤鸭、红烧肉、还有些对于他们家来说算得上是不错的菜回来,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吃了起来。

看着这一桌”无比“丰盛的饭菜,林飞夫妇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在他们心中林一凡可能是被司徒雪儿退婚受了刺激才有了今日的这一连串的怪异举动。

席间,沧桑的脸庞还挂着阴霾的林飞夫妇再次苦口婆心的对林一凡劝说,后者是夫妇俩唯一的儿子,私下里也都是“宠”着,并不像其他贫苦人家那般管教的严,好在他也从不惹事、抱怨生活、或是抱怨父母是天生闭脉者,未能给予他像其他林家子弟那般的生活。

对于父母的担心,林一凡也是理解,但一想到他们一家子的生活状态,他便是心有不甘,即使知道父母会十分担忧,但他也要决定搏一搏,眼眶顿时有些湿润起来,好在如今他也算是迈进了炼气者的行列。

“父亲、母亲,你们就放心吧,对付林一水我还是有办法的,相信我,咱们的生活会慢慢好起来的,儿子会让你们在不久的将来也能像其他族人一样有尊严的生活。”林一凡抿了抿嘴很是认真的道。

平日里林一凡也从未向父母撒过谎,见他说得那么认真,林飞夫妇虽有不解,又劝说无用,都把问题归结于受了刺激也只好作罢,到时候也只能向林得求饶便是,再不济也是族人,他们应该不会把事情做得那么绝。

翌日,一大早,林一凡让苏千雨辛苦这段时间,把他的活也一起给干了,便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随后取出一把水果刀,在手指上割开了一道小口子,一滴鲜血随即滴在了那吊坠上,接下来果真如那老者所说一样,他出现在了吊坠空间里。

“来得挺早啊?”他刚一出现,老者就笑眯眯的说道。

闻言,林一凡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微一笑道“晚辈想早点变得强大,能够保护想保护之人,所以今后都将早早的前来麻烦爷爷,还望爷爷莫怪。”

“好小子,合老夫胃口,既然来了那就开始吧。”

“一般来说所谓的修炼功法是有着天地玄黄四阶等级之分的,天阶为高,黄阶为低,而根据不同的功法修炼出的道气也是同样的有着质量上的高低之分。”

“接下来我传授给你的功法是超越天阶的功法,级别属于道阶功法,修炼出的道气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纯度最高的…而道技与功法差不多一样的有着天地玄黄人五阶等级的高低之分,就算你的境界比对方弱上几个小境界,但凭借高级道技却是可以击败对方的,所以功法是基础,道技是攻击手段,相辅相成…”

听完老者的讲解,林一凡顿时对修炼体系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也不免有些激动起来,按照老者所说,虽然他修炼起步比较晚,但凭借道阶功法的强悍,足以弥补他修炼时间上的不足。

就在林一凡震惊于道阶功法的强悍时,老者伸出右手两指按压在自己的眉间,下一刻又将两指往前探出,对着林一凡的眉心,手指轻轻一弹,一道金光瞬间没入了林一凡的眉间。

林一凡只觉得一阵眩晕,紧接着脑海里便是出现了众多修炼功法、道技,不久后,他的脑海里不再出现新的信息,他快速的浏览一下这些突然多出来的信息,顿时让得他欣喜若狂,只要有了这些功法、道技,变强指日可待。

此时,耳边响起了老者那沧桑的声音将他从激动当中拉了回来:“你先从霸龙诀开始修炼,这个是修炼的基础,其他的你现在还学不了。”

闻言,林一凡便是盘膝而坐,双眼紧闭,在脑海里找到“霸龙诀”,第一步是先悟透心法……两个时辰后,他彻底理解领悟后便开始第二步的“引气入体”。

林一凡按照霸龙诀的修炼方法,不知道尝试多少次后,周边的天地灵气开始有了无风波动的迹象,在林一凡的不断的尝试下,忽然间那些白色的天地灵气便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钻入了他的体内,而后在霸龙诀的疯狂吞噬下,将这些涌入体内的天地灵气吸收后转化为一丝丝的道气,充斥着他的四肢百骸,进而再次涌入到筋脉里。

这种感觉很是奇妙,林一凡稍微的感应一下便是心里一喜,随后他又继续运转霸龙决。

在霸龙诀的吞噬下,天地灵气不断的被他吸收淬炼着他的肉体,林一凡的身体也在发生着天翻地覆变化,他肌肉不断的在强化着,每个细胞都充满了强暴的力量。

随着涌入筋脉里的道气越来越多,直到筋脉里的道气达到了一个饱和的状态,不管他怎么运转霸龙诀,周边的天地灵气仿佛静止一般,无法再度被他吸收转化为一丝道气。

他停了下来,缓缓的睁开双眼,嘴中吐出一口浊气,旋即眉头微微皱起,疑惑的问道:“爷爷,天地灵气无法再被吸收转化,是筋脉里的道气已经饱和了吗?”

闻言,老者眼前一亮,继而又有些疑惑不解,这小子不是天生闭脉者吗?这才多久啊,就已经是修炼出道气并达到了饱和的状态,难道他同时还是一个“道心通明”者?

说道“道心通明”,这个世界除了天生八脉尽通之人和天生闭脉者之外,还有一种人就是天生“道心通明”,后者是天生对悟道的领悟能力最强的,没想到这小子同时拥有最劣与最优,冰火两重天。

老者暗暗的惊叹一声,随即轻声道:“嗯,如果是无法再吸收灵气,那就说明你筋脉里的道气已经属于一个饱和的状态了,那就进行第三步的道气循环阶段。”

林一凡还不知道自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达到这个状态是意味着什么,他只是听从老者的话按照脑海里的方法进行修炼。

刚才他筋脉里的道气虽然是饱和的状态,可是也只是像管道里的烟雾一样的形态,在他不断的循环一个个大周天下,道气越来越粘稠,直到道气变成了头发丝般大小,他才又开始霸龙决的吞噬吸收炼化,周而复始,直到筋脉里充满了粘稠的道气他才停止了修炼。

此时,也已经是傍晚时分,他感觉到自己全身充满了力量,旋即嘴角微微上扬:“爷爷,我什么时候才能学习技法?”

老者呵呵一笑,夹杂着训斥的语气:“你小子挺急啊,修炼禁忌心急浮躁,想要成为真正的强者,必须做到每一步都必须极致。”

闻言,林一凡那张稚嫩的脸上顿时泛起一丝红润,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实不相瞒,我与人约定一个月后要决斗,如果那时还是无法学有所成,将会有生命危险。”

想要快速的变强,只有不断的实战,才能从战斗中领悟功法和道技的精髓,老者顿时来了兴趣:“哦,那人是在什么境界?”

“五阶道者。”林一凡挠了挠头,干净的脸庞上充斥着担忧味道,嘴唇轻启。

老者神态平静,道:“根据你今天修炼的进度来看,应该没问题。”

闻言,林一凡顿时便是松了一口气,只要能赢得了林一水,那他们一家在家族中的日子不但好过了,也是他在林家露脸的机会,将来还可以不断的提高在家族中的地位。

吊坠空间里的时间与外面是同步的,只是这里没有黑夜,但随着外界的日升月落还是有些变化的,老者抬头看了看天色,随即便道:“天色已晚,你也该是时候回去了,如今你已修炼出道气,能与这里产生共鸣,以后进出这里只需要心念一动即可。”

与老者道别后,他心念一动,果然下一刻就回到房间,推门而出,此时,苏千雨正拖着极其疲惫的身躯,手里提着俩父子俩的饭菜走回来,她一人干了三个人的活,实属不易。

林一凡快步上前,接过苏千雨手里的饭菜,脸上露出不舍和心疼之色:“母亲,一定累坏了吧,赶紧去休息,这些我来弄就好。”

看着乖巧懂事的儿子在气质上今日似乎与往常有些不太一样,好像多了一种东西,具体是什么她一时也想不起来,实在乏力的苏千雨在这念头闪过之好,那疲惫的脸上还是挤出一个慈祥的微笑:“好,那母亲就去休息了,你们慢慢吃。”

林一凡把饭菜都摆在木制餐桌上后,把林飞也叫出来一起吃饭了,后者的伤势还未恢复,断骨处于愈合阶段,但气色也是明显的有所好转。

在第一眼见到林一凡时,林飞也是有着苏千雨一样的感觉,稍作思考,刚想起什么,随即又是摇了摇头,轻叹一声:”那是不可能的。“

席间,后者神情有些严肃的问道:“凡儿,你说的要打赢林一水的办法是一整天都呆在房间里吗?我和你母亲都知道你是受了司徒雪儿的刺激才这样的,可是凡儿,男子汉大丈夫,要学会拿得起放得下,她不是我们这样的家庭能够高攀得起的,你也早点死了这条心吧,再过些时日,赶紧出去躲些日子,等林一水的气头过了你再回来跟他道个歉也就没事了。”

冷不丁的听到父亲的结论,林一凡霎时”噗嗤“一声,将嘴里的饭菜像喷雾一样喷在林飞的脸上,敢情父母对于他与林一水的赌约是把他当成了受到司徒雪儿的刺激了,顿时便放下手里的筷子,看着满脸饭菜渣的父亲,顿时露出尴尬的笑容想把父亲脸上的饭菜渣擦拭掉。

“你这孩子…行了,我自己来吧。”林飞顿时脸色沉了下来,摇了摇头道。

见状,林一凡也只得坐回木凳子上,随即忍俊不笑说道:“父亲,你和母亲想多了,我以前确实对她有那么点意思,但自从订婚宴以后我就已经对她没有那种心思了,甚至说是厌恶,我和林一水的事你们就信我一次吧,如果到时候我还没有把握打赢他,就听你的。”

事已至此,看着有些”疯疯癫癫“的儿子,林飞只好无奈的叹了一声,知道多说无用,或许时间是他最好的良药,也就不再劝说。

晚饭过后,各自回房休息。

第二天清晨,林一凡来到吊坠空间里,热情高涨的与老者打了声招呼:“爷爷,早。”

老者:“嗯,来了就开始吧。”

……

而另一边,司徒家,堂屋。

林炎正勉强的挤出笑容给司徒长空双手奉上一份账本,道:“司徒族长,这是我林家那五分之一产业账本,请您过目。”

司徒长空春风满面,笑呵呵的接过那厚厚的账本打开认真的看了起来,上面白纸黑字清楚的写着林家一些在忽牧城的产业,涵盖了丹阁、商铺、房产以及在忽牧城周边的一处煤矿,价值少说也有几百万金币。

确认无误后,司徒长空顺手递给了站在一旁的一位账房总管,随后司徒家与林家账房总管进行了产业过户的手续核对工作,随后林炎在那合约上签下了“丧权辱族”的条约。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弱者不但被弱肉强食,还要亲自上门赔笑双手给强者奉上。

吊坠空间里,少年盘膝而坐,开始了第二天的修炼,筋脉里那稠黏的道气开始了一个个大周天的循环,一个时辰后,道气已经由稠黏状变成了几乎实质化的状态,无法再涌入筋脉一点点,他知道已经达到了饱和便停下来:“爷爷,筋脉里的道气已经几乎实质化的饱和了。”

对于林一凡的修炼速度,老者已见怪不怪,轻声道:“不错,那就开始修炼道气的第四步-开启丹田。”

林一凡根据脑海里的信息,修炼了开启丹田之法的第一步:入静,这是修炼丹田至关重要的一关,“恬淡虚无,道气从之”。

第二步:聚气,“我在其中,天人合一,气为我用”。

第三步:丹田内气,“万念俱灭,一灵独觉”。

……

又过了一个时辰,他开始感觉到腹部有些异样,随着体内的道气在八脉中循环的速度越来越快,忽然间体内澎湃的道气犹如受到一阵猛烈的吸力一般,猛地向小腹处的位置极速收缩,片刻间就将体内各处小脉络及八大脉里的道气全部骤缩在小腹处,形成一团几乎实质化的金色道气,随着这团金色道气在原地旋转到达了一定的速度之后,便是逐渐的平静了下来,而此时的那团金色道气已经变成了一个拳头般大小的圆滚滚的球体,没错,他的腹部出现了丹田。

丹田一经出现便是连接了八大脉,筋脉里那些刚刚被他吸收转化成的道气一窝蜂的涌入丹田里,原本那筋脉里饱和的道气只能填满丹田里的空间十之一二,他又得开始了周而复始的吞噬天地灵气。

他废寝忘食的一直修炼到傍晚时分,当他停下来时,筋脉、丹田里已填满了近乎实质化的道气,此刻,他虽然一整天未曾进食,却感觉到全身有使不完的力气,精神抖擞,他嘴角微微上扬,忍不住的打了一套组合拳,拳速比之前快了数倍有余,力量感也更足了,每打出一拳都能听到破风声呼呼响。

这就是武者和道者的区别,现在他缺的就是道技了,林一凡知道自己是天生闭脉者,根骨比普通人要差上一些,只有付出比别人多得多的努力才能弥补这些。收回小激动的情绪,随即行至老者身前恭敬道:“爷爷,我晚上能不能进来修炼呢?”

老者面露和蔼之色道:“可以,你什么时候来都可以。”

林一凡知道老者已经达到了辟谷的境界,基本不用怎么休息精神一样十足,因此道了声谢谢后便回到了卧室里,用过晚饭后他又来到了吊坠空间里。

就这样他每天往返于卧室和吊坠空间,没日没夜的修炼着,最终在他废寝忘食的努力和“道心通明”的领悟下,修为突飞猛进。

时间飞快流逝,此时,距离擂比日期还剩下两日时间,林一凡有些担心的将目光落在老者身上:“爷爷,我现在的境界是六阶道者,万一对方在这一个月里也突破到了六阶道者的话我可还有把握打赢他呢?”

闻言,老者呵呵一笑,道:“你所学的霸龙道气法可不是普通的道气功法可以比拟的,你体内的道气纯度极高,加上你的道技,八阶道者以下你是无敌的。”

听到老者的解释,林一凡的信心更足了,这岂不是说明他以后都可以越级战斗了?与老者聊了一会后,便回到了卧室。

来到院子里,此时,早就恢复伤势的林飞与苏千雨正在摆弄着几碟菜,林一凡春风满面的走了过去,伸手抓起一根烤鸭腿就往嘴里塞,咬了一口,道:“嗯,好吃,我们家今天是有人来做客吗,怎么弄这么多好吃的菜呢?”

林飞假装怒道:“还不是你小子惹的祸,赶紧吃吧,要不然有段日子吃不到你母亲做的菜了,吃完赶紧给我滚出林家,下个月再回来与林一水道歉,这事也就过了。”

闻言,林一凡这才明白父母还在以为他无法走出感情背叛的阴影,到时真去与林一水决斗才特意弄了一桌丰盛的饭菜为他送行,子女永远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啊。看着一身素衣,才四十岁看起来却像是五十岁模样的父母,林一凡眼眶顿时有些湿润,略微沉寂,他暗暗发誓一定要让父母过上好日子,不再受人冷眼。

“父亲、母亲,孩儿已经长大,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有分寸,这事你们就别管了,两日后,我们的生活定会好起来的。”林一凡一本认真的说道。

自从儿子与林一水定下赌约以来,精神状态是越来越好,人也变得开朗了起来,林飞与苏千雨看在眼里乐在心里,虽然疑惑不解,但也不能直接把他给绑了吧,又是一顿训斥无果后也就只能半信半疑的随了他,大不了到时候夫妻两去跪求林得饶过林一凡应该没多大问题。

很快,就来到了林一凡与林一水的擂比日子。

小说《悟道大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