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镇女少主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何叶)

《古镇女少主》 小说介绍

女主:
年少的她在古榆镇上,因为天资聪颖,有着独特的经商头脑,也算混的风生水起。
跑着百货业务、干着好多家不同的店。
多年前她堂叔借了一大笔钱去外地做生意,最后钱丢人亡,堂婶也因此早产大出血一尸两命。
她的爸爸作为担保人,卖的了堂叔和自己百年家业。
长大后,她的身世也变得扑朔迷离。
她是否能收回家业,查清真相呢?
男主:
帅气、善良、勤奋,感情专一,女主助他家族重旺,他伴女主一世长情。。书中主要讲述了:古榆镇位于豫南某境中南部,80年代末,古榆镇被豫南首批命 名为“中州名镇”,该镇地理位置优越,处豫、鄂、皖三省物流之要冲,居三市八县之中心,106国道穿过镇境,217省道横亘东西,阿深高速公路面朝该镇……
古镇女少主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何叶)

《古镇女少主》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古榆镇位于豫南某境中南部,年代末,古榆镇被豫南首批命 名为,该镇地理位置优越,处豫、鄂、皖三省物流之要冲,居三市八县之中心,国道穿过镇境,省道横亘东西,阿深高速公路面朝该镇开口,城区道路四通八达。

古榆镇之前是一个老县城、新县城搬迁以后,它也没有因此而受到影响。相反随着随着经济改革的发展,古榆镇更加蓬勃的发展起来。大有小镇若市之势。

说到古榆镇,当然也要说到古镇上两大家族,何家和徐家。在老一辈记忆里,都留着两家恩怨的故事。

那就是年前,徐天鸿和何光伟各自在家族筹集了一大笔钱,去外地做生意,可是何光伟却意外死亡,巨款去向不明。何光伟媳妇为此早产大出血,一尸两命。

他的堂兄弟何中堂作为担保人,为了还清了这笔账,卖掉了何光伟的和自己的百年宅子。

之后举家搬迁到了古榆镇西的何家村村口。

故事要从年后开始说起。。。

年月某一天,是特别炎热的日子。

古榆镇上,一个留着短发,穿着一身绿色短衣短裤的少女,满怀欣喜的从古榆中学跑了出来。

她一阵风的跑着,那挂在脸上笑容,在有点黝黑的皮肤上,却显现着别样的青春靓丽。

这个短发少女,从古榆镇街上跑回家,有四五里地。

需要过两个大路口,她路过一个木材收购地的时候,就放慢了脚步。

只见一群树贩子正围着一个拉木架子车的老爷子,讨论着什么。

这个木材厂,也是开春刚建起来,平时主要就是收杨树为主,其他就是椿树了。

随着这几年外地人都来这里收树建木材场,古榆镇本地人,也建了两个,一个是南街的徐姓人,一个是北街的何姓人。古榆镇千年古镇,方圆百里的杨树更是多的数不胜数,懂行的人自然其中的利益所在。杨树以.米,和.米两个规格,每逢cm直径上升一个价格。

(举个例子说小头直径厘米的树是元,但是超不过厘米,都只能在元的基础上算规格(长、宽、高的面积),但是上升到厘米,它的底价就是元了。)

一个面容微胖,满脸邋遢胡渣的岁左右的男人道。

他嘴里不经意的叼着一根没点燃的烟,双手背着身后,满脸写着我是为了你好的表情。

他叫徐前进,南街村上上,以前都是出去打个散工,从去年,古榆镇木材场多了起来以后,他也跟着三两个人,套了一个破大篷车,拆了车厢,下乡收树了。

一群围观的人,有的清然微笑,有的默而不语。他们大多数都是看热闹的,有的已经交完树,闲着没事,抽个小烟,找个消遣。有的听说木材老板今天没现钱,还在观望。

中间那个白色老式衬衫都洗的破出了无数个小洞的老大爷。有些为难的看着徐前进。

白卦老头有点心酸的说,他抬起有点颤巍巍的左臂,用挂在脖子里面,那洗个变色的白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徐前进环视了一下四周,大家都没有答话。

只不过是一颗杨树,犯不着招惹徐前进。看着就是一个粗暴,不爱讲道理的家伙。而且他身边跟的都是姓徐的伙计。

老头话中都带着悲伤了。

其中一个年轻小伙刚想张口说话,被后来的长辈一把拉住了。

停了一分多钟,四下依旧无人回应 老头黯然转身,本来就驼着的背,显得更加弯曲了,少女看着老头那腿上,脸上还挂着新鲜的伤口,肯定是自己好不容易才把树弄过来吧!

少女看着刚把架子车套在肩上的老大爷,高喊了一句。

大家本来以为散场的事,忽然听到半路来了一个程咬金,而且还是一个女的,纷纷又都朝少女这边看过来。

只见她直径走到老大爷跟前,很诚恳的看着老大爷。

老大爷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满脸笑容的少女。

原来刚才少女去学校的路上遇到了老大爷,还是她给老大爷指的路,告诉他木材场的方向。

徐前进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跟在他身边的几个人,也跟着笑起来。

忽然带着呵斥的声音传来,大家随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光着膀子,圆脸黑皮肤的男人站在徐前进身后不远处。他叫何大炮,也是收树的。也是何叶家同村的一个后辈。

徐前进不屑地看了何大炮一眼。

何叶微笑着看着他。何叶看了何大炮一眼,何大炮又慢慢的坐了下去。

何叶问。

何叶道。

何叶道。

徐前进不相信的又朝树根上看了看。他身边的人都跟着看了看,有两个人还摇了摇头。

徐前进一看同伴摇头了,更坚定自己的看法了。

何叶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说。

徐前进把刚点燃的烟叼在嘴里,开始左右手同时摸口袋。

说完他从裤子兜里掏出来一沓钞票。然后摆在地上开始数。

徐前进指着地上的钱道。

大家开始议论纷纷,说这树都没有量尺寸,只凭眼力确实不好说啊。

老行家看了都摇头,因为在跟之间,不是用眼看就能确定的。这都是一半一半的几率。

徐前进那得意的表情,让人看了都想上去打他一个巴掌。

忽然坐在何叶不远处,一个瘦个子的中年男人开口说话了,这些话,听起来就是给何叶找台阶下的。

站在瘦个子男子身边的一个帅

气的小伙子喊道。他叫何文礼,是跟着何叶一起长大的同龄小伙伴,按辈分,他也叫何叶姑。刚才那个瘦个男人是他爹,叫何有才。

何有才打了自己儿子一巴掌。这多可不是小数,起啥哄呢!

何叶看了一眼何文礼道。

何文礼说着就走到何叶身边了。

徐前进都等得有点不耐烦了。

何叶说的时候,看了看何文礼。何文礼点了点头。

何叶伸出手,何文礼刷的一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大沓钱,十块的,五块的都有。朝何叶递了过去。

何有才身边的人对何有才说道。

何有才抽了一口烟道。

何叶数了数,然后又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个绣着荷花和荷叶的小钱袋,拿出一把钱,又数了数。

何叶拿着两把钱,看着徐前进道。

乖乖里,本来想拿出来吓唬吓唬她,这下好了。骑虎难下了。徐前进嘴里的烟,瞬间烫嘴似的,掉在了地上。

站在徐前进身边的人,干咳了两声。

四周安静了那么一小会。

何叶道。

周围似乎有人笑了那么几声。

徐前进赶鸭子上架,只能硬着头皮上。

坐的最近的一个老者说了一句。

大家也都随身附和着,虽然大家也都爱看热闹,但是确实收树,砍树都不容易,挣得都是辛苦钱。

何叶道。

徐前进也松口了。

何叶喊道。

一听有烟,大家都坐不住了。找电锯的找电锯,拿卷尺的卷尺,三下五除二,这棵树就成了标准的.的尺寸了。

木材场的李老板李刚,多岁的年,看上去一副忠厚老实的模样,见人三分笑、做生意也比较诚信,所以在大家心里自然有分量。他刚才就看见这里的事了,有人来喊他,他自然也等着凑个热闹,

木材场这今天没现钱,所以生意也冷清。大家都屏住呼吸,等着李老板那双量上去手,何大炮也有意无意的凑上去看,何叶只是默默的老远的观望着,却丝毫看不出她的紧张。

李老板手中的直尺刚放好,眼尖的何文松高兴的大声喊道。

周围的人也都亲眼看到了。

何文礼看着徐前进道。

徐前进不相信的似的,又自己量了一下。然后就乖乖把钱给了何文礼。

徐前进朝何叶喊道。

何叶回头反问他道。

本来就是一半一半的希望,输了自然也怪不到别人,徐前进不说话了。

何叶指着老大爷那颗树,微笑着问徐前进。

徐前进没接她的话,往一边蹲了蹲。

何叶又走到老大爷身边,只见她拿出一把钱递给老大爷道

老大爷站起来,不好意思接钱道。

李刚道。

老大爷摇摇手道。

何叶压低声音道。说完就把钱塞到老大爷手里了。

老大爷也笑了起来。

何叶道。老大爷正想拒绝。

只见何叶喊道

大家齐声叫好道!

何文礼应声去了。

何叶冲着李老板喊了一句。

李老板爽快的应了一声。

何叶忽然想起来,还要回家报喜,就急忙跟大家告别了。

回去的路上,正好遇见买了几盒烟迎面跑过来的何文礼,只见他大声喊道:

小说《古镇女少主》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