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你软萌奶凶的小娇包又哭了》主角厉司宴鹿小柒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大佬,你软萌奶凶的小娇包又哭了》 小说介绍

【爆甜爆宠】深夜鹿小柒在头顶绿油油的事发现场没出息的晕了! 清晨醒来发现自个躺在黑缎缠目的瞎眼腹肌男怀里,吃到呕~呕! 从那以后,她结束娘家受气包日子,进入奢华庄园开启小哭包生活,疼的时候哭,舒服了哭,天黑了哭,天亮了也哭。 从天黑到天亮,一夜不知道要哭多少次。 管家:小夫人昨晚又哭了,奶凶奶凶的,厉爷您怎么不哄哄? 哄了一夜的厉司宴:哪只耳朵听的墙角?割了! 【哭有很多种,请正解~开头一点绿只是假象假象!跟女主接受的教育有关!男女主双洁!】。书中主要讲述了:【爆甜爆宠】深夜鹿小柒在头顶绿油油的事发现场没出息的晕了! 清晨醒来发现自个躺在黑缎缠目的瞎眼腹肌男怀里,吃到呕~呕! 从那以后,她结束娘家受气包日子,进入奢华庄园开启小哭包生活,疼的时候哭,舒服了哭……
《大佬,你软萌奶凶的小娇包又哭了》主角厉司宴鹿小柒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大佬,你软萌奶凶的小娇包又哭了》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绿是一道光,绿的你心直发慌。

鹿小柒慌了。

她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胸肌上尖锐的指甲划痕触目惊心,八块腹肌上鲜红的唇印更是一路蜿蜒而下,特别是他双眸上,蒙着薄薄的质地极好的一层黑绸缎,在这种旖旎的环境里,像极了女人的丝袜。

可真会玩儿。

鹿小柒双眸泛红,抓起一把水果刀,冲着男人就割了过去。

渣男!你伤我感情我毁你殿堂!

“宝贝儿,你想谋杀亲夫?”男人却精准的伸出手来扼住她的手腕,声音慵懒。

“你?你是谁?”听着男人的声音,鹿小柒愣了。

一声莫名其妙的宝贝儿,就像叫了千遍万遍般熟稔,鹿小柒差一点以为她是他的小宝儿了。

可是,不是他….

看着陌生男人,鹿小柒傻乎乎的成了奶雕。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

男人拿掉她手中的水果刀,熟稔的把她放倒翻身压在下,声音蛊惑,黑布下的眸子怕是更撩人,“昨晚叫的欢,今早穿上裙子不认人?”

鹿小柒不由看向自己,一张小白脸像是打了催化剂的西红柿嗖的熟透了。

这才发现,她穿的是哪门子裙子?

两块薄薄的粉色布料,被男人这么一拉扯,东倒西歪的挂在身上…

穿比不穿还丢人。

关键是–她纯白无瑕连颗痣都没有肌肤上,什么时候印上了一层地图的?

“你,你起开….好吗?”她可怜巴巴的哀求,声若蚊蚁,内心荒慌。

这样一个大男人为她做铺盖,她虽看不见他的眼神,但真的好–

好有感觉。

好怕下一秒她会被吃掉。

“宝贝,你这么乖,自然听你的。”男人就像宠爱新婚妻子的好夫婿,言听计从的松开了她。

鹿小柒苦着一张小脸想说,我跟你不熟啊。

可是以事发现场来看,她和他似乎又很‘熟’啊。

鹿小柒连滚带爬跌落床下。

一路上“啊…呼…呜…”

最终,她抱着自己,皱着秀气的眉头,苦着一张小脸坐在毛绒绒的地毯上,又是半天没回过神来。

“呵。”看着她狼狈生涩的小模样,男人的喉咙里发出一声轻笑,带着万般宠溺。

错觉,一定是错觉,她和这男人毫不相识,怎么会有宠溺。

鹿小柒伸出白皙的胳膊,慌张的捡起地上的衣服裹在身上。

男人黑缎缠目虽然看不见她,但依旧犹如千遍万遍看穿她身心–

“想起来了,嗯?”男人问。

他身上,有一股威严的力量,让人可以神奇的顺从。

鹿小柒乖乖点头。

嗯,她想起来了。

她是鹿小柒,她在酒店,今晚她是来捉男朋友偷人的,不是这瞎眼男人说的什么‘今早’。

到达事发现场,她看到男朋友和好姐姐鹿幼蓝两人赤膊上阵抢肉吃。

白茫茫一片,互不相让那个惨烈。

连白色的血液都喷出来了。

她被刺激的脑门当机充血,直接没出息的晕了。

然后脑袋一清醒摸起刀就想杀人。

可是,她怎么会跟这瞎子男人在一起?

她的好男友和好妹妹那对狗男女呢?

男人不解释,他起身,即使眼睛被遮挡,依旧熟练自如的走过去拉开窗帘。

明媚的阳光瞬间照了进来–

鹿小柒脑袋更发懵,“怎么,怎么会这样?”

她瓮中捉鳖的时候,明明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而如今–怎么出太阳了!

这时差…

过去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怎么没有丁点儿的记忆?

男人若天然雕琢的俊脸浮起一抹笑意,薄唇是令人销魂的弧度–这是一张令人想亲吻的唇。

特别是眼睛上那抹黑绸缎,凭空为他俊美轮廓添上一层神秘,让他此刻欲的可怕。

鹿小柒咽了口唾液,眸光像是被钩子勾住一般不由自主的下移。

“你,你快穿好衣服!”鹿小柒嗖的捂住双眼。

长针眼了,差一点就长针眼了!

男人你瞎我又不瞎!

厉司宴却‘光明正大’的逼鹿小柒,修长的大手轻而易举的拿走覆盖在她双眼上的小手,“乖,昨晚你可不是这样的。”

他拉着她的手放在他‘受了伤’的胸肌上,“你弄的,现在是想跟我装失忆?”

鹿小柒不敢直视,只能羞红的闭上眼睛,拼命的摇头。

不不不,怎么可能是她,她怎么可能这么疯狂。

男人身上的印记,没有三年五年的妖精道行是办不成这事的。

她还是纯洁又纯情的小白兔。

虽然男朋友她也有,但跟男孩子牵手还是幼稚园时候的事。

呜呜….

可现在她以这副德行和这个男人独处一室,又该如何解释?

鹿小柒想哭了。

“乖,不哭。”男人把鹿小柒拥入怀里。

男人雄性的荷尔蒙冲击的她心跳如小鹿,被男人这样‘坦诚’禁锢在怀,宠爱有加,她觉得她都要成仙了。

她伸出小手想推开他。

可是男人的力道如此大,她在他怀里,就像一只被绑住了翅膀的小鸡。

“疼…”她忍不住喊。

身体本来就要散了架,现在他还这么用力。

“对不起,宝贝儿。”男人脸色浮现一抹内疚,他低头,亲她秀发,“女人都有第一次,我也是,是我没把握好力度,下次不会了。”

鹿小柒:….

她脸更红更想哭了。

她说的疼不是他说的疼,好吗?

“放,放开我,好吗?”她抬起蒸红的小脸蛋儿再次哀求。

她知道自己很没出息,可是此刻男人就像弱肉强食的雄性人种,她怕。

厉司宴感受到她的身子在抖.

就像过去的那个夜晚,明明怕的发抖,却故作勇敢的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痕迹。

“乖,休息下就好了。”他抱起她走向沙发,低沉暗哑的声音击打着鹿小柒此刻非常敏感的耳膜。

刚刚被置放到沙发上,鹿小柒像是屁股着了火一般,弹跳起来。

她不能继续跟这个男人独处一室了。

再这样下去,她真的要沦落了!

“我可以走了吗?”她问。

厉司宴看着这张楚楚的小脸沉默不语。

要分别吗?

可是他还没疼够。

硬留下她吗?也未尝不可。

可是,她一定还有很多疑问,很多事要做。

以后,他是要继续疼她惯着她的,这点要求怎么能不同意。

厉司宴点头,黑绸缎缠着的眸子里,似乎有光。

鹿小柒忽地深深的鞠了一躬,红着脸跑了出去。

厉司宴:….

明明是她被吃了,竟然还跟他鞠躬。

这简直就是一只小白兔,被炖了被吃了还觉得是她啃了他的胡萝卜她有错。

厉司宴慢条斯理的穿好白衬衣,纽扣一丝不苟的扣到脖子下最上边那颗。

黑绸缎下凤眸蛊惑,唇角升起满足的笑。

宝贝儿,不错,你好乖。

也很美味。

不急。

我们新婚燕尔来曰方长。

跑出房间,鹿小柒再次愣了。

小说《大佬,你软萌奶凶的小娇包又哭了》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