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室友能斩神全本免费阅读,白叶舟秦玄小说全文

《我的室友能斩神》 小说介绍

我叫白叶舟,小的时候有一个关系十分要好的朋友,后来因为一些变故,我和他断了联系。没想到十年后,我们竟再次相遇,并且成了同一宿舍的室友。 然而,事情也随着我俩的重逢,开始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夜晚校园的湖底,竟游荡着白衣水鬼; 传承了千年,神秘莫测的秉烛郎组织; 自诩为神,却心怀叵测的邪恶教会; 命悬一线,被迫迎娶素未谋面的女鬼新娘…… 一系列的变故,从此将我引上了不归路 与此同时,隐藏在黑暗角落里的阴谋,也逐渐浮出水面。 是谁在密谋窃取华夏气运?大厦将倾之际,又是谁将力挽狂澜?。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白叶舟,小的时候有一个关系十分要好的朋友,后来因为一些变故,我和他断了联系。没想到十年后,我们竟再次相遇,并且成了同一宿舍的室友。 然而,事情也随着我俩的重逢,开始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夜晚校园的……
我的室友能斩神全本免费阅读,白叶舟秦玄小说全文

《我的室友能斩神》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我们这次所要去的地方,是处于巫江流域上的巫云县,离我们学校有一千多公里,来回也要好几天。时间紧急,所以我们当天便收拾好出发了。

秦玄已经在网上订好了票,由于那柄八面汉剑无法通过安检,所以出发前只好特地去办理了托运,先让人将汉剑送到目的地。

在候车厅里等候检票时,秦玄又打了个电话。这次似乎是要找人置办一些东西,都是些我没听过的玩意儿,像什么镇尸符、缚灵索一类的,听得我是毛骨悚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这是要去捉鬼呢。

终于列车到站,我们背着随身行李,便检票上了车。

坐在列车上,我对近来发生的事,都细细梳理了一遍。从在宿舍见到秦玄开始,到后面连接发生的几次生死危机,这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以至于我压根没有时间去反应。

而现在,我又要去找一个从未谋面的媳妇,最离谱的是,我连这个未来的老婆是人是鬼都不知道。

这几天发生的事弄得我是神经紧绷,此刻坐上列车,终于能暂时放松一下。我将头靠在车窗上,感受着列车运行时带来的轻微震动,很快一阵困意袭来,我的上下眼皮直打架,没一会儿便两眼一合,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期间还伴随着嘈杂的嬉闹声,吵得我一阵头大。

我艰难地睁开眼,刹那间射入的光亮刺得我瞳孔生疼。我皱紧眉头,眯眼查看周围的环境,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偌大的房间内。房间的四周,全是大红色的装饰,屋外似乎还有锣鼓的吹打声,显得格外喜庆。

房间内挤满了人,将我围在中心,众人的脸上全都充满了笑容,正满怀祝福地看着我。而我的面前,还站着另外一人。

那人面向我站着,身着大红色的嫁袍,头上罩着鲜红色的盖头,看不清面容。

显然这是一个婚礼现场,而我,正是婚礼上的主角新郎官。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现场的氛围很快便感染了我,一阵说不出的兴奋感从心底升起。没想到我白叶舟,今天也娶上新媳妇了。

我盯着眼前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傻呵呵直乐,心里那个美啊,恨不得立马抱着对方进入洞房,一睹眼前佳人芳容。

这时,人群中有人高喊了一句:“一拜天地!”

周围瞬间爆发出一阵欢呼,我在众人的簇拥下,和身边的新娘一起,转身朝大门方向深深鞠了一躬。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声音每喊一句,人群中就爆发出一阵欢呼,好不热闹。我的情绪也被周围的气氛调动起来,迫不及待地和新娘进行对拜礼。

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对拜之时眼神忍不住往上瞟,想要借着红盖头下面的缝隙,看看新娘到底长什么模样。

就在这时,也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怪风,将眼前新娘头上的盖头掀了起来,而我也正巧瞥见了对方的真容。

可等看清对方的样貌后,我脸上的笑容却顿时怔住了,心跳也在那一刻瞬间停止,整个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那张脸我是再熟悉不过,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和我结拜的新娘,竟然是那湖底的白衣女鬼!

我惨叫一声跌倒在地,嘴唇发白,满身都渗出了冷汗。而周围原本热闹的气氛也瞬间凝固,众人脸上的笑容,此时已经消失不见,全都神情冷漠地盯着我。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面前的新娘,也就是那白衣女鬼,突然呵呵轻笑起来,笑声在屋子内回荡着,听得我心里直发毛。

突然,我只觉得浑身一凉,随即喉咙里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一样,让我无法呼吸。我捂着脖子拼命挣扎着,这种感觉,让我不由得回想起那晚落水时窒息的场景。

“滴答~”

一滴水珠不知道从哪里落下,正好滴在我的额头上,冰凉刺骨。

“滴答……滴答……滴答……”

水滴越来越多,逐渐汇聚成细流,屋子的木质墙壁上,也传来嘎吱嘎吱的声响,似乎被什么东西用力向内挤压着,立刻就要崩裂开来。

脚下地板连接的缝隙处,也有水流不断渗出。水流越积越多,没一会儿,就已经淹没了整个地面。

终于,在一道巨大的断裂声后,木板墙壁再也承受不住压力,整个崩裂开来,无数冰冷的水流涌入房间,将我瞬间吞没。

我在水中拼命挣扎,一道鲜红的人影飘到我的面前。此时,盖在白衣女鬼头上的盖头,已经不知所踪,满头黑发在水中飘散开,映衬着那张惨白的脸,正对着我诡异地笑。

“老白,老白!”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我抬起头,只见秦玄正趴在水面上朝我焦急地呼喊。我心中一喜,瞬间燃起希望,拼命朝秦玄的位置游去。

可是无论我如何努力挣扎,秦玄与我之间的距离,却似乎没有一点变化。

我焦急万分,拼尽最后一口气力,朝着水面游去。我只感觉肺都快憋炸了,而秦玄依然趴在上面,焦急地伸手朝我大喊。

“老白,老白!醒醒!”

我心头猛地一震,瞬间从座椅上弹坐起来,大口喘着新鲜空气。原来,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噩梦。

我惊魂未定,全身早已汗湿,而秦玄正坐在一旁奇怪地看着我。

“老白,你这是梦到什么了?刚开始还呵呵傻笑,后面脸都变白了?”

我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朝秦玄摆了摆手,刚才的一幕我实在不想再回忆一遍。

“没……没什么,我们这是到哪儿了?”

我转头朝窗外看了看,外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看来现在应该已经是晚上了。

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刚好是7点整。

“这车似乎有些不对劲。”秦玄突然没来由地开口道。

我疑惑地转过头,不明白他的意思。

“不对劲?有什么不对劲?”

我环顾了一眼四周,车厢内的乘客不多,大部分都昏昏欲睡,气氛显得十分安静。

可秦玄却是一脸的凝重,这种表情我只在秦玄的脸上看到过两次。第一次是看到我背后的红印时,还有一次是提到组织的时候。而每一次出现这副表情的时候,都代表着事态的严重性。

我当即也是坐直了身子,内心也开始慎重起来。

“你看窗外,竟然没有一丝光亮,黑得有些异常。”

我再次看向窗外,还是和之前一样,看不见一点外面的景象,只有玻璃上反射出的车内光影。

人的眼睛在从亮处看向暗处时,会因为光线干扰而看不清暗处的物体。一开始我以为是因为车厢内亮着灯,所以才看不清外面。可当我将额头贴在玻璃上,用手遮挡住两侧的余光时,却依然无法看清窗外的情形。

这下我也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就算这里是荒郊野外没有灯光,可也不至于一点光线也没有吧?这简直就像是行驶在一条充满黑雾的隧道里一样。

我正想回头询问秦玄这是怎么一回事,谁知,秦玄却冒出一句更让我心惊的话来。

“你有没有感觉,列车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小说《我的室友能斩神》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