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太子之王者归来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冥昭不扰)

《废太子之王者归来》 小说介绍

一朝穿越,冥昭成了病殃殃的废太子也就算了,居然还是人人可欺的他国质子! 然不到一年时间,他略施手段便成功返回了母国。就连权倾朝野的丞相也不得叹一句:废太子居然杀回来了。 但冥昭的目标远不止于此……。书中主要讲述了:一朝穿越,冥昭成了病殃殃的废太子也就算了,居然还是人人可欺的他国质子! 然不到一年时间,他略施手段便成功返回了母国。就连权倾朝野的丞相也不得叹一句:废太子居然杀回来了。 但冥昭的目标远不止于此…………
废太子之王者归来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冥昭不扰)

《废太子之王者归来》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杀手组织?

正在收拾东西的逐风一听,又慌了:

“主子,您可别想不开呀,那些杀手组织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

冥昭又鄙视的看了逐风一眼:

“我又没说要去找他们算账,我只是想找点活干。你还真以为每天就靠这么点山鸡田鼠能过日子?”

逐风更是不解,主子这是咋了?

其他的不说,就说自个到了象牙城三年,就被人家欺负了三年,之前也没说啥啊!

如今居然想着去当杀手?

这想法是不是太吓人了?

冥昭看着逐风那双反应不过来的大眼睛,笑道:

“今时不同往日,你要相信你的主子才会有好日子过,是不是?”

好像也是!

逐风木讷的点点头,前阵子主子不是就独自灭了六个黑人吗?

那时主子还伤着呢,何况现在主子的伤全都好了。

逐风握着拳头道:

“好,逐风相信主子!”

冥昭这才又道:

“这回你可以好好给我说说这腰牌什么来历了吧!”

逐风在旁边的柴堆上坐了下来,慢慢道来:

“据说,黑字令牌代表的是赫兰国最大的杀手组织,叫黑罗门,什么生意都接,大到刺杀王公贵族,小到婆娘偷人,甚至小孩在学堂受了欺负,都可以找他们解决!”

冥昭摸了摸光溜溜的下巴,十分不解的问道:

“你说婆娘偷人去找他们可以理解,毕竟男人都好面子嘛,而这偏偏又是见不得人的事。

可这小孩在学堂受欺负,去找他们是几个意思?莫非他们连小孩也不放过?

这也太违职业道德了吧!”

职业道德?

逐风瞬间明白过来,补充道:

“这倒不是,听说他们找的是山长,谁让他们拿了钱不好好办事呢?”

哦!

这么看来,这个所谓的黑罗门也不是完全没有职业道德。

冥昭又问:

“那你知道怎样才联系得上他们吗?”

自己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的,目前探消息还是得靠逐风。

逐风看了看四周没人,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

“听说,城西有一家常胜赌坊,就是黑罗门开的,而常胜赌坊的二楼就是杀手们接单子的地方。

平日里,黑罗门估计无法完成的单子,就会拿出来放在二楼,给有能力但又不愿加入黑罗门的江湖中人去完成。

据说那里的单子都是万两起步。但是,只有他们完成了暗杀任务回来,才能拿得到那一万两银子。”

冥昭翻翻白眼:

“这不纯粹就是画饼充饥吗?

完成了任务还好说,要是完不成任务的,岂不是白白丢掉性命而又得不到一两银子,妥妥的人财两空。

黑罗门这招也太损了吧!”

逐风想了想,才道:

“听说这是为了防止恶意接单!”

“恶意接单?”

这又是什么梗?

冥昭满脸不解,古人的意识都这么超前的吗?

看着主子不解的样子,冥昭又补充道:

“听说是为了防止能力不足的人,在拿了定金之后又无法按时完成任务而设定的。”

而逐风所知道的这些,都是在出尘医阁里那些受伤的江湖人士那里听来的。

冥昭擦了擦那泛着蓝光的定秦剑,然后又把剑插回剑鞘,慢慢道:

“且我等去会会这个黑罗门!”

冥昭这么一说,逐风突然又想了一件事:

“主子,您就这样去,是接不上单子的!”

“为什么?”

这是冥昭从灵魂里发出的拷问。

一个杀手组织而已,咋就那么多规矩呢!给你完成任务不就行了!

逐风瞄了一眼冥昭,生怕他伤心似的,小声道:

“因为您不仅是废太子还是质子!”

好吧!冥昭承认逐风这话说的有点道理。

毕竟古代国与国之间是经常打仗的,这难免就会积下来国仇家恨。

而自己无疑就是送到他们家门口的出气筒了。

所以,他们不想让这敌国的废太子混口饭吃,也是再正常不过了。

但这又有何难?

于是冥昭又去了屋后边,翻那堆大概是前人留下的废铜烂铁去了。

在找了两块比较满意的小铜块之后,冥昭生起火又叮叮当当的敲了起来。

而冥昭这一波操作,又是把逐风看得云里雾里的。

两个时辰之后,当两具崭新的带着一些邪魅之气的面具出现在两人面前时,逐风再一次见识了主子的本事。

这可是真正的变废为宝化腐朽为神奇啊!

因为赌坊二楼要到晚上才开放,所以冥昭主仆在傍晚时分胡乱吃了一点东西,戴上面具就出门了。

为了显得更加有沧桑感和缺钱,冥昭主仆甚至把破了好几个洞的褥子垫,都拿来当披风披在身上了。

逐风很肯定,这会再也没人能认出他们是来自西赵国的废太子兼质子了。

可当他们走在城西街头时,还是吸引了一个坐在马车里的绝美女子的目光。

而这个绝美女子便是不扰了,她刚从城门那接师兄北辰回来。

坐在马车里的不扰,只一眼便认出了迎面而来的冥昭的。

因为她太熟悉他的气息了。

不过,不扰并没有叫住冥昭,只是有些好奇,他穿成这样是要干嘛去?

学别人去做杀手吗?

好像他连傍身的功夫都没有吧。

这时,北辰也发现了冥昭主仆,但他并没有不扰的好奇心,只道:

“果真如你信中所说,他的气息的确与以往不同了。不过,好像你比之前更关心他了。”

北辰如今已是出尘医阁的阁主了,他是在五年前接任的。

不扰云淡风轻的笑道:

“以前师父常教导我们要医者仁心,虽然他老人家不在了,但我们也不应该忘记。师兄,你说对吧?”

北辰看着不扰,笑道:

“对!你说的都对。看你的黑眼圈,这段时间一定没有休息好。你先眯一会吧,等回去我们再慢慢讨论这个问题。”

于是不扰放下车帘子,听话的闭目养起神来。

冥昭主仆很快来到了常胜赌坊的二楼。

他们对这并不熟悉,只是一路上看见很多江湖中人,冥昭猜想,他们应该也都是来常胜赌坊的,跟着他们走就对了。

果不其然,彼此目的地都是一样!

只是,他们的这身行头确实引起了很多江湖人的注目。

他们很是奇怪,这两人披着个破褥子也就算了,毕竟英雄不问出处嘛?

但两人脸上戴上的鬼皮面具就有点意思了。

这是为了做任务时不让对方认出自己来吗?

赶明儿自己也要做一个!

只是这工艺看着有点复杂,不知一般工匠能否做出来。

冥昭并不在意这些人的目光,不是说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吗?

逐风则有点不淡定了,时不时被一些满身杀气的人盯着看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主仆俩在诺大的二楼等了一个时辰,只听得一声锣响之后,屏风后面侍女打扮的丫环们鱼贯而出,每人手上都捧了一幅悬赏图,并排好队列等待杀手上前挑选。

冥昭一看,果真如逐风所说,悬赏都是一万两起步,难度越大悬赏就越高,当然,十万两是最高悬赏价了。

而黑罗门敢如此公开所有信息,不怕杀手们会泄露消息,是因为他们还有一条让杀手闻风丧胆的门规:

一旦有泄密者,黑罗门会倾尽全力追杀泄密者,可以说是至死方休。

据说,十年前就曾有一个泄密者,被追杀得逃到了海外,即使这样还是没能逃过黑罗门的魔爪。

最终泄密者被扔进了海里喂大鱼。

所以,没有任何一个杀手会愿意成为黑罗门追杀的对象,即使他武功再高!

冥昭也不贪心,准备只接一个最低价的单子就算了,毕竟一万两也能做很多事情了。

又因为在这个古代里,不管谁对于冥昭来说都是陌生的。于是他看都没看,便随手揭了一张一万两的悬赏令。

待揭下来一看,是一个叫张九且只有二十岁的倒霉蛋碰上了自己。

而这个倒霉蛋之所以上了悬赏令,是因为他年纪轻轻就已妻妾成群且荒淫无道,十里八乡不知多少良家妇女遭了他的毒手。

本来这样的人渣,随便二三千两就能打发了去见阎王爷的,但又因他是北郡刺史的嫡长子,这个身份硬是让他的身价提到了一万两。

不过听说北郡倒是离这里有点远,快马都得跑三天。

远就远点吧,对于现在无所事事的自己来说无所谓啦,冥昭心想。

众人的目光不禁又投向了冥昭主仆。

这张悬赏令都已经挂了一个月了,因为涉及到刺史这么大一个官,他真动起势力来可不是一般人能招架得住的。

所以杀手圈全没人愿意接这个单子。

可眼前这俩年轻人居然接了,这不明摆着是要虎口拔牙吗?

他们不得不感叹,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杀手们仿佛已经看到了这个年轻人,被全国通缉后走投无路的狼狈模样了。

揭了悬赏令,冥昭便若无其事的出了常胜赌坊,逐风却在出了赌坊之后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这阵仗太吓人了!

然冥昭并不理会逐风,胆子小成这样,以后怎么跟着自己混!

而逐风一见主子没有停下来等自己的意思,赶紧起身屁颠屁颠的追上去:

“主子,等等我!”

冥昭依然不管,心在盘算着,去北郡总得租一辆马吧,租马可是要花银子,可现在身无分文的,那要怎么办呢?

难道真是两斗米折了英雄腰吗?

正在此时,冥昭看见前面不远处,一珠圆玉润的彪形大姐正在对着一大群下人,指指点点的破口大骂:

“看个人都看不住,留你们有什么用?要是半个时辰之内还不把相公给我找回来,你们就准备着给发卖出去吧。”

看样子这大姐该有二百斤吧,且身上的肥肉都跟着她骂人的动作一抖一抖的。

下人们一听到发卖,瞬间慌的一批,却不知如何是好。

冥昭记得此人,在进常胜赌坊门口时,眼角无意瞄到了她正搂着一美男子,扭扭捏捏的走着。

当时自己还感叹来着,原来古人早就意识到了富婆才是宝的道理!

可巧不巧的是,冥昭刚才在路过后面一条街的青楼时,却看见她的相公搂着一青楼女子进去了。

看这彪形大姐确实有点钱的样子,冥昭不禁计上心来。

于是冥昭收收神情,特狗腿的跑到大姐跟前:

“敢问美娘子,您是不是在找一位甚是俊俏的蓝衣小相公?”

冥昭发誓,这是他第一次说如此违心的话。

大姐一看眼前这穷酸落魄之人,本想立马叫下人棍棒打了走开的,怎的在听到蓝衣小相公之后立马改变了主意,两眼放着光道:

“你知道他在哪?快带我去!”

冥昭搓了搓手,故作可怜道:

“美娘子,我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你看是不是……?”

哦!

大姐瞬间秒懂,特别是那一口一个的美娘子,把她叫的可真是心花怒放。

于是她大手一挥,对着身旁的丫鬟爽快道:

“赏他一百两!”

此话一出,站在一旁的逐风惊得嘴巴都合不上了。

主子果然不一样了,不过几句话而已,一百两就到手了!

虽然冥昭也不知道这一百两,在这古代能折合成多少人民币,不过看逐风的表情应该是不少了。

于是赶紧接过银子,装着像得了天大恩赐的样子道:

“谢美娘子!蓝衣小相公在春花楼呢!”

“什么!这一眨眼的功夫,居然就跑到青楼去了!

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彪形大姐瞬间撸起袖子叉起腰,招呼起下人气势汹汹的向着春花楼去了。

冥昭掂了掂手里的银子,嘴角向上翘了翘,还回头看了看彪形大姐远去的背影。

我的问题是解决了,至于你的后果如何,我就不得而知了。

小相公,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于是,冥昭大摇大摆的笑着走了。

小说《废太子之王者归来》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