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质:女难全文在线阅读楚成殇小说全本无弹窗

《天质:女难》 小说介绍

带着女难之相的楚成殇苏醒在另一个世界,这里任侠如风,这里快意恩仇,王朝割据又风波四起,但比起行侠仗义,楚成殇更想知道,有没有哪位大侠能先救一救已经快挂了十几次的自己。。书中主要讲述了:带着女难之相的楚成殇苏醒在另一个世界,这里任侠如风,这里快意恩仇,王朝割据又风波四起,但比起行侠仗义,楚成殇更想知道,有没有哪位大侠能先救一救已经快挂了十几次的自己。……
天质:女难全文在线阅读楚成殇小说全本无弹窗

《天质:女难》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不是楚成殇不想看两个高手打得落花流水,他怎么不想看,小说里的武侠高手就在他面前比剑,这可比看VR电影刺激几百倍,何况这种剑拔弩张如同西部牛仔左轮对决一样的场景,简直就是男人的浪漫。

可他就是不知道为啥,一旦敏锐的感觉到气势的变化就血气翻腾,仿佛心血逆流,心脏紧张的跳个不停,这样搞下去,这比剑的两个没见血,他得先把命搭在这。

豁出去喊了一招后,双方锋芒内敛,更加谨慎却也更加蓄势待发,楚成殇反倒舒服了些,起码没有被两个大气场夹得喘不过气,只可惜也没好多少。

还是拿着现代思维靠想象弥补常识的楚成殇也并不清楚,他们的一招到底怎么算。

“谁能赢?”楚怜音看着这两人,虽事不关己却也看得自己手心冒汗,其他人也大抵相似。

“阿虞,怎么看?”

“不好说,无虞昔年有幸见识紫薇歌生剑神威,一招更比一招强,一着不慎,非死即伤,传闻方少侠久困第七式,难以进境,这才四处找高手比试,以求精进。”

“荧心宗的呢?”

“萧少侠性情清冷,极少出手,偶有露面也只是点到即止,但刚才谈话来看,这两位想必已经打过一场,只输在伯仲之间,不然方少侠也不会纠缠不放。”

“这位公子好生聪慧呀。”轻巧的嗓音从旁边传来,荧心宗的小师妹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听了他们说话。

山蜿月瘦,纤纤弱质,好一个病弱系古风美少女,以楚成殇上辈子毒辣的眼光来看,这是最容易激发男人保护欲和嗜虐心的类型。

“在下柳惜缘,方听公子高论,不胜佩服,只是,这一次也会是师哥得胜的。”她展颜一笑,当下间却剑风骤起,众人聚睛望去。

方剑晴只轻轻甩了寥寥几个剑花,便激风四起,看样子锐意沉定,亟待千钧一发,俄而,他负剑立身,非但不看着萧愁,反倒扭头闭目,凌然目中无人。

“当晚输你半招飞帘逐月,今天你试试接我这招孤阳九绝!”

话落间,幽街风起尘,吹绽桃花开,几缕胭脂红,零落遮剑来!

只一呼吸,两人竟飞身越过中间十数米距离,乱风吹落的桃花花瓣在剑戈交击间尽数碾为齑粉,又一股烈风乍起!吹得吊牌噼啪作响,两旁观者衣衫猎猎,皆是大呼小叫的惊讶声。

楚成殇想看看不得,眯着眼睛也还得急忙用手遮风,免得烈风刺眼,真的是刀光剑影全然沉在一刹那,听辨不出是刀剑相摧残,还是乱风叩耳关,只是眨了眨眼的功夫,那两人竟然已经一左一右互换了位置!

空中缓缓飘落了一缕黑色长丝。

“头发?”楚成殇定神,认出了那东西。

萧愁首先收了佩剑,却隐忍的咳嗽了两声,往茶馆走来,也不管众人,就这么走回座位上。

“掌柜,上茶。”

“噢噢噢噢!!!!!”荧心宗的后辈们像失心疯了一样兴奋的大叫了起来,他们的小师妹也是笑逐颜开。妖世门人神情郁闷的找自家师兄围了上去,小声的交谈着,看样子也多是安慰。

周遭的看客们也不管他三七二十一,看不看得懂,两个高手比试,技惊四座,还是不见血的那种,让他们这些小百姓看个够意思就成,全都热闹的鼓起掌来,大声叫好。

“谁跟我解释一下刚才发生什么事了?”楚成殇热闹没看成,反倒差点吹了个鸡窝头,有点无语。

“成殇兄这个一招,可真是比十招都精彩呀,孤阳九绝当真了得!”水无虞看得心潮澎湃。

“这不是人家萧愁赢了吗?你怎么反过来夸输的?”

“啊,是无虞疏忽了,忘了成殇兄没有武功底子,看不清剑路。刚才方少侠这招孤阳九绝,一绝九剑,一眨眼间竟能连出九九八十一剑,出剑之刁钻更是鬼神莫测,看得无虞是头皮发麻汗毛倒竖。”

“真的假的?!人家只看到十一二剑就数都数不过来了,还以为那人会被扎出几百个窟窿,吓死了。”楚怜音抚着胸口,惊魂未定,但楚成殇更在意的是这小丫头居然比自己有眼见力,他可是什么都看不见。

“更绝的是萧少侠,不仅把这九九八十一剑尽数接下,竟然还能回这最后一剑。”水无虞一边说着,转头看向了地上静静躺着的那一缕黑发。

看样子这头发的主人不是别人,就是方剑晴的呀。

楚怜音和水无虞两人崇拜得都快失了魂,听到他们吹萧愁吹得快上天的荧心宗门人也是一副傲气的臭美样,反而搞得楚成殇这个“比赛主办人”很不是滋味。

挪眼看了看这个大剑神,楚成殇却像刚才那样,在萧愁身上看到奇怪的气场,仿佛高温时光路扭曲的微妙气场,它并不像一开始那么平稳,而是随着萧愁的呼吸,时而剧烈颤抖,时而勉强平顺。

“是很厉害啦,可我怎么感觉他这么喘——”楚成殇话没说完,一个巴掌就盖在了自己嘴上,水无虞眼睛瞪得水灵水灵的看他。

“成殇兄还真是百般出奇呀,这都看得出来,但有些事,还是不说的好。”水无虞低声说话,没有威胁的意思,他是真的震惊,楚成殇绝对毫无功底,是怎么看得出萧愁内息紊乱,后劲无力的。

楚成殇了然,但他两人却突然感觉到一个微妙的视线正盯着他们,荧心宗的小师妹柳惜缘,三人视线交接之际,她变换了心情,淡笑着坐回师兄旁边。

“我这是被惦记上了?”楚成殇掰开他两根手指,眼睛没离开那个看似病弱的荧心宗女弟子。

“难说,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啊。”水无虞也一样看着她的背影,颇为犯难。

“你们这是怎么了?”楚怜音只见水无虞急忙堵了笨蛋哥哥的嘴,却不知道他们说什么。

“少爷!少爷您没事,太好了!”还没等来回答,老赵就挤开人群,气喘吁吁的迎了上来,也看见楚怜音,连忙行礼,“小姐怎么也在?是来送行的吧?啊,总之两位都没事就万事大吉。马已经备好了,跟驿站扯皮好一会总算是买了下来,行李也打点好在马背上,随时可以出发。”

“好,辛苦你了,我们马上就走。”楚成殇衷心感谢这位踏实的老管家。

“我也一起!”楚怜音飞快的在茶馆里来回了一趟,把那个大斗笠和行囊带上。

在场其他三人一脸懵逼,楚成殇看老赵也哑巴似的,看样子也是不知情。

“胡闹呢,我是去上山逃难,不是去旅游,你跟着干嘛?”

“我跟着照顾你呀,你早上起来连头发都弄不好,我要是不照顾你,岂不是两三天就披头散发变小乞丐了。”楚怜音见他还是一副What the fxxk?的嘴脸,马上又搬出另一座大山。

“娘亲也允许了!娘亲允许的话,那就等于爹爹也允许了!”

小说《天质:女难》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