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修仙,但遇到东厂(孙二贵杜娘)小说最新章节

《明代修仙,但遇到东厂》 小说介绍

【武侠+权谋+明朝+东厂+宫廷密辛+混沌态穿越者+神仙弱干预系统】 天上白虎七星 一帅七将降世临凡 要毁灭大明朝的江山社稷 孙二贵一个社畜会计,加班过劳死 遇到阎罗王亲手写系统 带着天命穿越自己同名同姓的明朝祖先身上。 会有什么新奇的故事等着我们。 庙堂与江湖之争 正义与邪恶之战 千百年来术士就是在走受人非议的独木桥 元朝至大元年,妖僧杨琏真迦使用厌生邪法诅咒应天府,希望斩断中原龙脉。 但事与愿违,朱元璋出身布衣夺得天下,为了解开对应天府的诅咒在燕地成立了凤凰岭组织招收天下术士参与。 可历史的车轮还是打破了朱元璋的努力,燕王朱棣夺得大统设立东厂掌管天下秘密,大多秘术组织先后归顺东厂势力。 但江湖上还有很多术士甘愿为老百姓做好事。 也有异常邪恶的法术被江湖庙堂合力围剿。 南京盐案,刺杀权阉,紫塞假报…… 借我的口向您讲述 这些波谲云诡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武侠+权谋+明朝+东厂+宫廷密辛+混沌态穿越者+神仙弱干预系统】 天上白虎七星 一帅七将降世临凡 要毁灭大明朝的江山社稷 孙二贵一个社畜会计,加班过劳死 遇到阎罗王亲手写系统 带着天命穿越自己同名……
明代修仙,但遇到东厂(孙二贵杜娘)小说最新章节

《明代修仙,但遇到东厂》免费试读 免费试读

大明正统三年,农历五月初,初夏。

南直隶江苏,苏州府昆山县,淀山湖。

孙二贵还在做梦,他能感觉,有很多人绕着他那两张桌子拼成的木床来回踱步。然后人慢慢走了,室内一片安静。

好像人群带走了热量,孙二贵突然感到寒冷,冷有助于保持清醒。

孙二贵现在五感只剩下听觉可以正常工作。少年试图醒来,但疲劳困住了他。少年索性催动真气,将真气从心包经送入耳窝。顿时,他的听力灵敏了数倍。

他听了好久,风声,鸟鸣声,湖水撞击石岸的轰鸣。人离开的脚步声,关门的声音。

最后是寂静,安静的可怕。

突然门被慢慢的打开,发出轻微的嘎吱声。然后是两个人的脚步声,非常轻,近乎猫步。孙二贵明白,那是贼步,是刻意掩饰自己的行踪的一种脚上功夫。

这些都被孙二贵听在耳中,他是习武之人本来就对声音非常敏感,加之修真他已经能不睁眼就能感知十五步之内的动静。

还没有到定位来人的水平,所以孙二贵不敢动。

孙二贵不动声色,听这二人要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当家公哎,这回咱们店里多出来的都是什么人呀?”一个中年妇人问到。

“是沧海盐田的老幼。是太湖中山狮子寨保护的老百姓,”一个男声低沉的说。

“沧海村说是集体通了海贼走私粮盐。那可是重罪呀……”女人的声音有一丝威胁。

“那是阉狗定的罪,又不是真的。”男人打断女人的话,但显得很犹豫。

“咱们给太湖中山当陆哨十二年了,才得了十几两银子。还要躲官府的围剿。现在沧海村灶户,供出一个人就一两银子,无论男女老少!”女人的语气有些激动,正在压制自己的喜悦。

“这…你就不怕太湖中山的好汉找上门来要人吗?”男子迟疑了一下。

“这店也不是我们的呀。咱们是徽直道上的大贼,来淀山湖是避风头。大不了,得了银子卷铺盖跑路!”女人更加兴奋了。

这两人的交谈虽然声音很小,且夹杂江湖春典暗语。孙二贵已然听了个满耳。

孙二贵微微睁眼,看见一男一女正在贴身交谈。两人的自然是店里的老板一家。

趁二人不防备,孙二贵后腰用力,双腿以屁股为轴,踩水车似的前后脚蹬出。拳风呼啸而至,正打在妇人的腰眼上,发出清脆的卡吧声。

那妇人没有防备,直接摔了个狗啃泥,昏倒过去。

孙二贵顺势坐起身来,双手撑桌面。那桌子吃不住这么大的力气,发出咯吱咯吱的暴躁咒骂。孙二贵一个鹞子蹬腿。打秋千一样把身体往外一送,一脚踹向客店老板。

那老板腿上有功夫,一个侧步躲开孙二贵的攻击。老板上步出拳,拳带恶风,呲鸣着直砸孙二贵的小腹。

孙二贵一缩肩,嘎巴一声把弹出的身子摆回到桌面上。老板的重拳落了个空,哐当一下砸在桌角上。桌子跟着老板疼痛的嚎叫左右摇摆。

孙二贵双臂撑桌,屁股悬空好像现代的跳操健将,用双手站在桌子上。

那老板顺着惯性冲到少年近前。孙二贵肩膀发力,把身子往外一弹,双脚交替打在老板的手臂上。老板一个趔趄,哐的一声,摔在了老板娘身上。墙上的锅碗瓢盆被震了个粉粉碎。

老板这一摔打醒了被踢昏过去的老板娘。老板娘开口就骂:“小畜生!陪我家伙什!”

夫妻二贼双双从地上腾起,四个拳头从上往下砸去。

孙二贵屁股落桌,张开双臂,揽住狗男女打出的双拳。少年两手改立掌快速收回,重击二贼的肘窝麻经。疼得二贼嗷唠地惨叫,胳膊直接砸塌桌沿,又嵌入桌面。二贼的脑袋几乎要趴在桌子上。

孙二贵一招便破了二贼的拳劲。

孙二贵扣住二人手臂,把带着木渣子的手臂拉出砸得变形的桌子。少年把二贼的胳膊往近一拉。咔的一声,男女二胳膊碰在一起。疼得二贼手上抽经,脸上变颜变色。

孙二贵趁机使了个童子拜佛的架势,双手把住敌人两对双臂往左腋下一带,双肘往外直撞二贼面门。

裤衩两声,二贼门牙飞溅,人被打飞出去。

孙二贵顺势放肘推臂,一个排山倒海打向二贼的胸膛。

当的一声,二贼胸口被二次加速。双双打破竹泥墙飞出了店门。

外面的沧海村老乡不知发生了什么,马上散开。孙二贵三两步从屋内跑了出来,大喊,“这夫妻恶贼要去阉狗那里告密!快绑了他们!”

那知,这两恶贼居然从地上腾起,手里多了两对二尺长的分水峨嵋刺。

二贼卯足力气,直扑孙二贵。

无巧不成评书呀。突然院中大柳树上,发出一声巨响,一道白光劈下。二贼瞬间头颅飞出,腔子倒在地上。

那白光不是法术,而是一把九尺九斤的关刀。使刀的人正站在院中。是一个破衣烂衫浑身沾满树叶藤条的巨汉。

那巨汉也不管男女二贼,直接对孙二贵说:“孙二兄弟,乃师父的下落我们太湖中山寨已经打探清楚了。十天后,我们要去劫囚车。乃要随我们前往吗?”

孙二贵赶忙上前,抱拳行礼,道:“多谢陆头领美意。我安顿完乡亲,自然会去的。”

树上猿陆三一拍胸脯说到:“那咱们现在就是同路了。现在风声紧,先把乡亲们转移到邓尉山避难才是紧要大事。”

“有劳陆头领”,乡亲们向树上猿陆三纷纷行礼。

大明正统四年,农历五月十五,初夏。

南直隶,应天府江宁县,赤山地界。

正是中午,毒日头照射着无风的官道。晒得赶路的行人走的七扭八歪。热浪和蒸发的水汽也在扭曲他们的影象。

从西门走来一队人马,迎着太阳行进。热浪都扭曲不了他们整齐的步伐。

这是一只军队。两个长官顶红缨盔,穿直身龙鳞甲,披大红斗篷在前头开路。

后面跟着两队各二十五名,绿战袍,罩子甲,手拿短矛的步卒。

车队一直西行,没有遇到树荫,人马体力接近极限。转过官道,来在一片密松林。便知已到了江宁县赤山地界,押送人物已经到了尾声。

在树林中的一双双眼睛已经瞄准了这个车队,一个少年身体前倾,准备出击。旁边的同伙用手臂挡住他。用行动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

等车队近了,他们看见:一辆小小的囚车。那逼仄的囚车夹在两队盛装步兵之间,更显得小了。

但这又是多么沉重的囚车呀,居然需要两匹挽马并排拉才能勉强移动。

这囚车是胖子胳膊粗的杉木搭的框架。在薄弱环节和接口处都包了一指厚的生铁,整个囚车被刷了防潮用的黑漆,更凸显它的压抑。

是什么样凶猛的巨汉被关在这个移动的监牢中?

非也!这里面只关着个奄奄一息的长须老者。老者支在稻草铺的垫子里,颧骨高起,双腮凹陷,双唇黑紫。已经被折磨的脱了人像。

谁能猜到,这位老者十多天前,还是一副仙风道骨,在盐田里对战东厂阉狗。

他一定是受到了残酷的刑罚。就连刑具都还留着他身上。他的两边锁骨之上,各有两个一指粗的铁环插穿身体。

这是废功鸳鸯锁,用来孤立任督二脉的气血运行。这不仅能废人武功,还能给受害者吊命,让他们遭受更久的痛苦。多阴损的刑具呀。

这是妖魔杨琏真迦给元朝当走狗的时候创作的邪器,两百多年间无数英雄豪杰死于它们的折磨。

孙二贵看见师傅被折磨如此不堪,忍不住要出击,被后面两个巨汉死死抱住才不至于打乱计划。

“你不能独自行动,对面要是摆开阵势我们都得玩完!”一个巨汉在孙二贵耳边呵斥道。

这赤山,山浅林密,是夏天游玩的好去处。得了阴凉,押送队的人心照不宣地放慢脚步,想把日头避开再出山。

正行到半路,忽然听得山歌声响!

“咦!哈!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赛尤通的程咬金在此!哇呀呀呀!”

突然从大杨树上跳下一个巨汉。那巨汉用油彩勾了一个蓝脸,挂着一副红马尾的假胡子。身上破衣烂衫挂着老藤树叶,手持一把九尺九斤的关刀。

扮得像戏台上劫皇杠的程咬金。手里的家伙倒像是水浒里的大刀关胜。实在是不伦不类。

他这一吼说玄了,打前山绕后山,转三圈还能把人吓尿了裤子。

孙二贵见状,也要冲出树林和官兵拼命,被群好汉一齐拦住。

马上胖军官刀出鞘,一指假程咬金,刚要骂。

那假程咬金学了一声虎啸,吓得两匹战马,前蹄腾空,嘶叫连连。

高个军官一捋马脖鬃,把马安抚妥当。又牵过胖军官马的外缰绳把马拽了回来。两匹马四蹄蹬地,走了几下,双双昂首,望向突然出现的大汉进入了战斗姿态。

高个军官二话不说,用刀指着假程咬金大吼:“抓活的,拿住的赏现银五两!”

这假程咬金一听,转头就往林中跑去。

步卒们一看,认定那人只有嘴上功夫,没有真实本领,撒野似的跟着他跑出了官道。这松树抽出的枝子矮,正好打在追来官兵的身上,渐渐追兵自己的阵势被打乱了。

那假程咬金听得后面脚步杂乱,远近不一,就知道有落单的已冲到自己后边近处。

那巨汉一回身,推前手,收后手,转腰带动巨刀一个回马劈,向来人砍去。

刀来的真利落,直接砍飞两个脑袋。后面的追兵撞上这一幕被吓呆了。那巨汉借机左右抡刀,像切黄瓜条一样又砍死了五六个步兵。

后面的兵吓得逃回本队,快的兔子都是他们孙子。

又是几声大吼,两个巨汉推着双轮木车封死了官军的来路。车上都是石板,死死堵住囚车的退路。

树上弓箭大作,官兵只能龟缩在囚车周围。

那高个骑士看后路被堵,只能率众向前突围。

高个军官催马向前,正撞上从密林中杀出的假程咬金。

那假咬金,运一口丹田气用胸口顶住关刀,用刀柄直撞战马,。

连人带马五百多斤的力道,像踩油门下坡的路虎揽胜一样撞向假咬金。一个碰撞,刀柄挨上了战马胸腔的护甲,居然没有发出声响!可见假扮程咬金的汉子内功有多可怕。

假程咬金被撞得口中渗出白沫,草鞋也被蹬散了架。但他居然寸步未动!

高个军官哪见过这等猛汉,慌张用刀劈巨汉脑袋。

巨汉反手立刀,刀刃冲天,挑刀上砍高个军官没有甲叶保护的腋下。哧得一声,一层血墙喷出,高个军官的右臂飞出三尺。

巨汉一转刀,用力下劈,咔得一声砸碎了高个军官的头颅,高个军官死尸随即栽倒。战马吓得暴叫着掉头冲回本队。

围在囚车周围的军卒被军马冲开,四散奔逃。

“孙二贵快救你师父!”假程咬金大吼。

一个干瘦长脸少年,马上从树冠跳到囚车顶上,双手握住胳膊粗的杉木梁子。

口中念动真言:“阴阳虽妙,不能卵无雄之雌。惟其来干我者,皆摄之以一息,则变物为我,无物非我。所谓五行者,孰能变之?”

孙二贵投下的影子在杉木梁上,形成一个巨手。孙二贵在想象用手掰断木梁。咔嚓木梁居然被影子撅折了!

孙二贵跳进了囚车。

囚车里他师父睁开了眼睛,惊恐的望着孙二贵,说:“你中圈套了,快跑!”

突然号炮声连天,大量官军拿着火铳向囚车周围开火。这是官军的援兵杀到。

孙二贵背上也中了一发飞溅的碎石。他能感觉自己的后背麻了,感觉不到疼痛。这才是最可怕的,说明伤口已经影响到了神经。污血从孙二贵口中喷出。

孙二贵盯着老师的眼睛,仿佛再说:我跑不了了。

白须仙长盯着孙二贵的眼睛。孙二贵惊呆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亮的东西,好像是日光进入了老师的眼睛!

最后老师的眼睛浑浊了,变得黯淡无光。白须老者羽化升仙,离开人间了。

孙二贵也倒下了。但孙二贵开始做梦,他梦见了老师的一生掠影,每一个画面中老师的左手都是模糊的。

孙二贵感觉非常好奇,伸手去摸老师的左手。那是个幻影,他好像摸到了水,然后就变得意识模糊。但这时他听见有一个沙哑的陌生声音在念经。

“人生虽有百年期,夭寿穷通莫预知。

昨日街头犹走马,今朝棺内己眠尸。

妻财抛下非君有,罪业将行难自欺。

大药不求争得遇,遇之不炼是愚痴。”

孙二贵感觉自己左手腕下的寸关尺三穴剧痛。其他便不得而知了。

这孙二贵得师父临终前传授,已将玉带黄庭三卷心法放入了他的深层记忆里。

我要如何修行秘法?要如何自救呢?孙二贵最后的意识问道。

小说《明代修仙,但遇到东厂》免费试读试读章节结束